為了搶回徽欽二帝,趙構曾經計劃過「 仁川登陸」

文:齙牙趙  

南宋建炎元年十月(公元1127年),在商丘登基的趙構出於自身的安全考慮,南下到了揚州,守著長江渡口,擺出一個進可收復開封、退可南渡長江的姿勢。

這段時間,南宋軍隊和金兵的作戰效果非常不好,雖然說不上是一兩年前的那種一觸即潰的局面,但是勝率實在是不高。

所以,趙構決定邊打邊談,先服個軟爭取點時間整合軍隊,順便看能不能在談判桌上把戰場上丟失的利益給找一點回來。

第二年三月,趙構派了一個叫楊應誠的使者,擔任大金、高麗國信使,嘗試著先跟金國在外交層面上對話,再圖進一步的溝通。

楊應誠是一個外戚,他的曾祖名叫楊景宗,是宋真宗楊貴妃的弟弟。 (我以前的作文寫過,歡迎複習》》宋仁宗饞海鮮,饞到失去價值觀)

楊應誠出發之前,給趙構提出了一個計劃。

現在我們苦於無法穿過正面戰場搶回二帝,不如我們派一支精銳部隊,來一次大穿插、大迂迴,從高麗國登陸,直插哈爾濱,那路程就近很多了。

從江南出發去高麗的航線,朝廷很熟悉,五六年前徽宗就派人去過,從明州(今寧波)下海,沿著海岸線北上,在淮河入海口離岸東行入海,然後到仁川登陸,去高麗的首都開京,也就是今天的開城。

趙構對這個方案非常感興趣,召開了一次會議讓大家討論。

會上,一個叫翟汝文的官員提出了反對意見。他不是從軍事上分析的,而是從外交上分析的。

他說:「 高麗一定會反對這個計劃的,他們的理由我都能猜到。高麗在金國眼皮子底下,今天要是答應了我們藉道攻擊燕京,明天如果金國要求借道攻擊江南他們也沒法拒絕。這就是個於我、於高麗雙輸的方案,純粹是楊應誠為了個人榮譽欺罔君父的小算盤,皇上你千萬不要信。」

趙構不聽,他覺得,楊應誠反正都要去,不如試試。

翟汝文也是一個犟脾氣,他直不愣登地對趙構說:「 我已經給寧波港的守衛下了命令了,堅決不許楊應誠下海。」

楊應誠一聽,決定賭個氣:「 你不讓我從寧波入海,我從杭州出發!」

楊應誠是三月底出發的,經過了兩個多月的海上漂泊,六月十四日,他們一行人不辱使命,真的抵達了開城,並且受到了高​​麗國王王楷的熱情接待。

楊應誠一看氣氛還不算不錯,就提出了借道攻燕的計劃。

王楷是個聰明人,知道其中的厲害,金國正愁沒藉口收拾高麗,高麗當然不能主動送上門去,於是乾脆利落地拒絕了楊應誠的計劃:「 山東還在你們手裡,你們為什麼不從山東下海去遼東?」

楊應誠一看對方不答應,決定退一步:你要是不幫忙也行,讓我們自己走一趟,也熟悉熟悉道路,以觀後效。

所以,楊應誠又提了一個要求:「 那你看這樣行不行,你派人給金國打個招呼,說我們要去談判,然後你借我們二十八匹馬,我們自備乾糧就行。」

王楷依然不敢答應這個要求,但是自己不好意思當面拒絕,把楊應誠他們安排到驛館以後,派了自己的門下侍郎傅佾(讀義)來跟楊應誠談。

傅佾的藉口,果然跟翟汝文一模一樣。

他說:「 我們已經得到情報,金國正在打造戰船準備從海路去兩浙。如果我們今天給你引路了,明天金國要求我們給他們藉道攻擊你們,你說,我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楊應誠找不到話反駁,只能另闢蹊徑,他說:「 金國又不會水戰,怎麼可能找你們藉道。」

傅佾說:「 女真人也常年在海上往來,不像你們想的那麼弱的。再說了,女真當年臣服於我們,現在天天想著讓我們臣服於他們,他們強不強,難道我們還不知道嗎?」

楊應誠依然不死心,賴在這裡不走。

半個月之後,高麗派了中書侍郎崔洪宰、知樞密院事金富軾來慰問,楊應誠又提出了這個計劃。

崔洪宰有些不太耐煩了,說:「 你們情報都沒搞清楚,現在二帝不在哈爾濱,還被關押在燕京呢!」 意思很明顯,你們直接從陸路進攻方便多了,何必在我們這裡繞一大圈。

崔洪宰是騙人的,這時候,徽欽二帝並不在燕京,而是在趕往哈爾濱的路上。一個多月之後,他們就將在哈爾濱接受屈辱的牽羊禮了。

但是楊應誠不知道這個情況,只能無言以對。

更大的羞辱還在後面。一個叫文公仁的官員笑嘻嘻地插話說:「 十二年前,我曾經代表高麗去開封上貢,當時我就給你們皇上(指徽宗)說過,不要相信金國,你看你們一直不聽。」

楊應誠還沒來得及消化這種情緒,崔洪宰又補了一刀:「 你們不要想著和談了,金國即便是收到你們割讓的土地,依然不會把二帝還給你們的。你們是大國,唯一的方法就是秣馬厲兵,在戰場上把二帝搶回來。」

楊應誠沒回答,我估計他想的是:「 要是能硬碰硬在戰場上搶回來,我還需要找你們藉道?」

就這樣,楊應誠一直在高麗呆了六十四天,王楷始終不鬆口,楊應誠無奈原路回國。

到了九月,趙構始終放不下這個計劃,還想再努力一下,於是再派楊應誠從海路去高麗。

這時候,獲得了昏德公和重昏侯爵位的徽欽二帝已經按照完顏吳乞買的命令去了韓州,也就是今天的遼寧昌圖。

這一次,明白了南宋朝廷意圖的王楷連面都沒讓楊應誠見,直接就把他趕下了海。

得到消息的趙構非常生氣,在黃潛善的攛掇下準備派戰船北上征伐高麗。

朱勝非一看,本來跟金國作戰就焦頭爛額了,這貨居然還想海陸並進兩線作戰,趕緊當場否決了這個方案:「 高麗跟金國接壤,跟我們隔海,拒絕我們也是人之常情。再說了,越海征伐,當年燕京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嗎?」

至此,趙構總算認清形勢,放棄了這個仁川登陸、直插金國大後方的作戰計劃。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