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在苟晶事件裡,這才是房間裡的大象啊!

文:押沙龍

01

我前幾天寫過一篇跟苟晶相關的文章苟晶、陳春秀,還有那些壞人,都在和我們賽跑,現在苟晶事件的調查結果出來了。網上有人說翻轉了,我不覺得有什麼翻轉。

最早看到新聞,我也覺得苟晶可能有不盡不實的地方,但基本面應該是真的,那就是班主任確實讓女兒頂替了她。

而這個基本面並沒有被推翻。

調查結果指出她誇大了事實,苟晶的高考成績遠遠沒有自己說的那麼好。

為什麼她要這麼誇大?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不是說我沒有想法。她可能是為了讓事件引起注意,也可能是對自我美化的記憶偏差,也可能是為了個人利益炒作。

那種可能性是真的?我當然有個人判斷,但我的判斷有可能是錯的。

所以我只能說:不知道。

活到這個年紀,我已經明白了一件事:

根據以往的社會經驗,推測別人的動機,並不需要很高的智力,這也不是一件多難的事兒。

但難的是對自己的猜測保持克制。

我上篇文章裡截屏一位網友罵苟晶是騙子的言論,那是在調查結果公布之前。

我很厭惡這個人的言論。我認為那是惡毒。

現在調查結果公布出來,我還是很厭惡這個人的言論。我還是認為那是惡毒。

他可能認為那是聰明。

不,那就是惡毒。

現在我依舊不能斷定苟晶是個蓄意的騙子。但即便進一步的事實證明她確實是個騙子,一個人在調查結果出現之前就認定苟晶是個騙子,我在現實生活中碰到他,還是理都不會理。

這就像一個老太太過馬路,一個踉蹌摔倒了。
有人說:好可憐啊,我這就去扶!
有人說:我覺得有點可疑,再等等看,說不定一會兒她自己就爬起來了。
這兩種人都沒問題。

但是有一種人說:又沒人絆她,怎麼會摔倒?這個老太太就是騙子!誰搭理她誰是傻逼!我鄙視!
這種人你千萬不要理他,儘量離他遠點兒。
哪怕過了幾分鐘,那個老太太過一會兒真爬起來拍拍屁股,悻悻不平地走遠了,這種人你還是不要理他。
因為這種人腦子裡從沒有閃過一個念頭:如果我猜錯了,那個老太太真死在眼前,怎麼辦?

02

真正讓我吃驚的不是苟晶並非學霸,而是另一件事兒。

以前好多人都說苟晶第二年參加的是假高考,「因為學籍檔案只有一個」。班主任的女兒已經頂替她了,她就沒有學籍了,所以參加的只能是假高考。好多人還說對這個細節「細思極恐」。

實際上不是這麼回事。

苟晶有學籍,因為學籍檔案也能造假。

一個普通班主任,靠個人關係,就能造出全套的假名字,假身分證,假戶籍,假檔案,假學籍。

我當然沒有天真到認為這些東西不能造假。

但我覺得這畢竟是很大的事兒,得有極大權勢的人才能操作得過來。誰能想到一個普通班主任就能搞定的小事兒?

那麼,當時冒名頂替的事情,得泛濫到什麼程度?

當年又得有多少受害者?

上週那篇文章裡,我收到了很多留言。不少人給我現身說法舉例子,說自己被頂替了,或者周圍的朋友被頂替了。條數太多了,很多都沒放出來。

一篇並不火的文章下面,就有這麼多類似留言。那當年受害者的規模,到底有多大?實在是難以想像。

而這種事情往深裡想,會更覺得可怕。

當年靠人情關係就能做這樣的操作,那受害者僅僅是那些被高考被冒名頂替的人麼?

碰到其他的事情,難道就不會這麼做麼?

這僅僅是高考的問題麼?

03

整個苟晶事件裡,這才是房間裡的大象啊。

這難道不是比一個學農自稱學霸,要可怕得多麼?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