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中無法否認的八個事實

我們必須承認:這一次的美國大選幾乎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無論是誰,都無法否認此次大選中的問題。

現在的消息錯綜複雜,有些事情一直都在反轉之中。但是有些事情,誰也無法否認,拜登​​、奧巴馬等人都無法否認,因為這些事確實明白無疑地發生了。

我在前幾天也寫過一篇文章,講了幾件美國大選中的6個假消息,大家可以點擊這篇文章《關於此次美國大選的6個不實消息》進行了解。

人們無法否認以下幾個事情:

人們無法否認:去年12月6日,三位民主黨參議員,其中包括兩位黨內競爭總統候選人提名者(伊麗莎白·沃倫、艾米·克羅布徹),還有一位眾議員聯合起來,質疑美國的投票機存在嚴重問題和缺陷,質疑投票機存在後門,並對投票機的生產商不願意接受黑客檢測而提出了疑問。這四位民主黨議員歷數了美國三家主要的投票機生產商存在的問題,其中也對「 Dominion多貓膩」投票機和計票軟件提出了疑問,並列出了這個投票機在以往的劣跡。四位議員還表示:美國需要一個強大的、不容易受到攻擊的選舉體系。但是為什麼現在,這四位議員就沉默了呢?大家可以看我的《文章2019年,三名民主黨參議員曾質疑投票機和選舉軟件,為何現在不質疑了? 》以作了解。

人們無法否認:在密歇根州,安特里姆縣(Antrim County)因為「 軟件故障」而導致了幾千張屬於川普的票,被劃給了拜登,儘管這個錯誤已經更正,但是別的縣是否有類似的問題而沒有被發現?這是需要打一個問號的。安特里姆縣本是傳統的支持共和黨的縣,而在此次選舉中,最初的計票結果顯示這個縣被拜登拿下,在處理了「 軟件故障」後,川普才拿下了這個縣。

人們無法否認:在密歇根州底特律所在的維恩縣,當地計票員委員會中的兩名共和黨人並不同意認證選舉結果,但是隨後遭到了左派威脅和網絡暴力。兩人隨即同意認證,第二天兩人又宣布撤回認證,並給出了其受到民主黨人威脅的信息。這些問題都應該釐清。左派對這兩名共和黨人的威脅是真實存在的,這種威脅不僅針對於這兩人,還針對他們的家人。這種行為是否應該進行調查?

人們無法否認:佐治亞州在重新計票過程中,弗洛伊德縣發現了數2600多張沒有上傳的票,這些票中,1643張是投給川普的,865張投給拜登(還有一些票投給了別的候選人)。隨後,弗洛伊德縣的計票主管被革去職務。而佐治亞有多少個縣呢?有159個縣。佐治亞州的重新計票過程中,並不會核對選票的合法性,僅僅只是把數過的票再數一次而已。

人們無法否認:在賓夕法尼亞費城的計票過程中,有些計票中心的共和黨的計票監督員被趕了出去,原因是為了符合防疫規定,難道防疫比選舉公正還重要嗎?在共和黨隨後的一系列努力中,共和黨人獲得了近距離觀察計票的權力,但是這一權利並不充分,仍有許多人無法看清計票過程。隨後共和黨人提出了上訴,但是賓州最高法院以5比2裁定說:共和黨計票員在計票中心內就可以了,至於是否能看到計票過程,則不屬於法律規定的範圍,法律並沒有明確規定計票監督員需要在多少距離內。確實,在美國,解釋法律的權力歸於法院,但是這個解釋明顯不符合立法者的初衷。為什麼設置監督員呢?就是為了讓他們能夠監督計票程序啊。

人們無法否認:推特在此次大選中,充當了新聞審查者的角色。在選舉結果塵埃落定前,推特幾乎給川普的每一條和大選有關的推文都加上了「 有爭議」的標籤。推特不能在享受「 230條款」所帶來的好處時,卻充當新聞審查者這個角色,230條款規定此類公司不必對發布者所發布的任何消息負責。推特是一家私人公司,並不是任何官方機構,不應該如此針對川普的推文。而且,在選舉前,推特短暫封殺了報導拜登兒子丑聞的《紐約郵報》的賬號,並限制醜聞的傳播。推特是平台公司,與CNN這些公司並不一樣。

人們無法否認:川普目前所採取的行動,都是在現行框架內的合法行動,都是在訴諸法律,是在以合法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訴求。僱傭律師、蒐集證據、在法庭上起訴,要求有爭議的州重新計票等等,都是在法律框架內。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在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後,提出訴訟,更何況是關於國本的大事。

人們無法否認:民主黨人、前民主黨內的總統競選人楊安澤在推特上呼籲民主黨的支持者立即遷往佐治亞州,以在明年1月5的參議員重選中,為兩位民主黨候選人投票。

這種行為是公然呼籲選舉舞弊,而像他這樣公然挑戰選舉法、要求民主黨支持者擾亂佐治亞州重選的民主黨人不止他一個,只是他是最有名的那一個,或者說是最蠢的那一個。在被佐治亞州政府警告後,楊安澤隨即刪去了他的煽動性推文。

來源       寰宇大觀察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