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制裁,到底是在制裁誰?

拜登
文:漫天霾

只要明白「交換創造價值,交換是雙贏的」這一基本的經濟學原理,就會知道對外實施經濟制裁是「傷敵一千自損百八」的損招。

拜登

甲擅長生產糧食,乙擅長生產水果,甲乙雙方交換,雙方既有了糧食又有了水果,福利都得到了增進。

現在甲對乙實施制裁,不賣給乙糧食,不買乙的水果,並且也不讓丙買乙的水果,結果固然是乙會受損,但是甲和丙都吃不到水果了,同樣受損。或者自己去生產水果,但是乙分明更擅長生產水果,因此那就是不利的生產條件得到使用,更為有利的生產條件被棄置一旁,所以必將造成產出下降、質次價高,降低所有人生活水平。

現代社會之所以物質豐裕,就是因為人類認識到自給自足意味著貧窮落後,各自發揮優勢,然後用自己生產的東西交換他人生產的東西,是更有效率、產出更大的生產方式。道理很簡單,買比自己生產更劃算。於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分工交換合作網路,實現了人類物質福利的幾何式提升。

全球經濟是一個緊密連接的整體,是相互依存的關系。參與分工合作的人越多,市場擴展的範圍越大,就越有利於比較優勢的發揮,越有利於所有人的物質福利增進。

所以北韓閉關鎖國,不僅傷害本國國民的福祉,而且損害全球所有人的福利。

那麼制裁,就是阻斷人類分工合作,人人蹩腳地生產自己並不擅長的東西,回到自給自足的落後狀態。就是北韓式的閉關鎖國,只不過程度不同罷了,本質並無不同。就是不但在犧牲他國人民的利益,而且犧牲本國人民的利益。

那你說,美國,或者任何一個國家的對外制裁,難道是自己制裁自己?這不科學啊!

這就要搞清楚,「美國」,並不是一個行動主體。「美國」,並不是鐵板一塊,美國人的利益,並不一致。

是美國通用汽車公司賣汽車給俄羅斯消費者,而不是美國、或者美國政府,賣汽車給俄羅斯、或者俄羅斯政府。貿易,總是個人之間的交換,與國家沒關系。國家不會交換,國家這一抽象的概念沒有行動能力,能行動的,總是個人。

同理,制裁,也總是某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制裁。當我們說「美國」制裁「俄羅斯」的時候,實際上是在說,美國有一個叫拜登的人,用手中的權力調動這個國家的所有資源,限制這個國家的相關企業和機構與俄羅斯某些人之間的交換,以實現自己想要追求的目的。

拜登的利益,並不一定與美國所有人的利益一致。因為只有51%的美國人選擇了他,美國國內,也不是每個人都支持制裁俄羅斯,然而這些不同意的人,也失去了從俄羅斯購買商品的固有權利。所以拜登就是在犧牲美國消費者的利益,實現自己的目的。

當拜登對日本汽車進行制裁,例如課徵巨額關稅的時候,受益的是通用汽車公司,它可以在免於競爭的情況下,以較高的價格將汽車賣給美國消費者了。這時候,受益的是通用汽車,受損的是美國消費者。所以美國普通人的利益,也並不一致。

再同理,打仗,總是一波人與另一撥人的廝殺。「國家」無法打仗,殺人的總是人,不是「國家」。

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要收拾俄羅斯,實際上是在說,拜登、普京、澤連斯基三個人,帶著一幫人打群架。這個過程中,他們三個人、以及他們的追隨者中可能有人失敗有人成功,軍工企業從中會賺得盆滿缽滿,但是三國普通老百姓卻沒有人受益,受傷的總是老百姓。

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

所以,當我們說制裁損人害己時,是站在雙方人民的立場上說話。如果站在政客和裙帶利益集團的立場上說話,制裁的確可能對他們是有利的。

冤有頭債有主。普京錯了,拜登你收拾普京;拜登錯了,普京你就手撕拜登。你們的錯誤,為甚麼連累外國人民,並且讓本國人民買單?

對敵對國家、在沖突之下實施經濟制裁,給人一個印象,似乎他們對友好國家,以及和平時,是貿易自由的,制裁這種畫地為牢的手法只會發生在特殊情況下。

這是最大的誤解。

事實上,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在所有時候,都在實施制裁,制裁別人的同時制裁了本國老百姓。一直在相互傷害。這並不是一個自由貿易的時代。

例如關稅和貿易壁壘,就是一種對外國的制裁,哪個國家沒有呢?不論哪個美國總統,都會說,關稅和對外國商品設定壁壘,有利於美國國家利益,有利於保護國內產業。但是正如前面分析的那樣,「美國」不是一個整體,關稅和貿易壁壘,只會讓被保護的國內產業從業人員受益,受損的是消費者,他們無法購買物美價廉的外國商品了,購買本國同類商品,必須付出更大代價了。

所以關稅實際上就是對國內消費者徵稅,補貼國內低效的生產商。

但是這個行業的受益,也或者僅僅是短期的,或者只是一種假象。當國家對某個行業進行特殊照顧,稀缺資源就會被吸引到這個行業,這扭曲了生產結構,其他行業的資源就會發生短缺,因此價格上漲。

汽車行業可以通過游說獲得特殊利益,牛奶生產商又不傻,也會靠近權力謀求同樣的照顧。

其結果就是:汽車工人的收入可能增加了,然而牛奶的價格上漲了,以此類推,其他所有商品的價格也上漲了,因此金錢收益似乎大了,然而生活水平卻降低了。

因為收入和報酬,從來不是看拿到手的現金,而是看它的購買力,看各種商品的相對價格。

因為一個人從來不僅僅是生產者,他同時也是消費者。

國家幹預主義的惡果就是,所有生產者都向權力靠攏謀求特殊利益,然而他作為生產者獲得的收益,必然在作為消費者的時候受損。最終結果就是所有人一起受損。

對國內的經濟幹預,必然要延伸到國外,否則國內幹預政策就行不通。例如通過產業政策補貼國內低效的鋼鐵產業,就必須對外國物美價廉的鋼鐵實施貿易限制,否則補貼政策就失效。所以制裁外國鋼鐵產業就是必然的選擇。

外國也會實行相應的報複。這時候實際上就是相互畫地為牢,互相實施封鎖,國際分工合作體系就解體了,回到了自給自足。

無法自給自足的國家,就會陷入生存困境,就需要「拓展生存空間」了。辦法就是武力徵服。

所以制裁政策點燃了對抗的情緒,將人們拖入戰爭的深淵。

商品跨不過去的地方,軍隊就會跨過去。自由貿易是和平的根本保障。這個道理要重複一萬遍。

最後再看看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

2022年2月26日,美國和歐盟、英國及加拿大發表聯合聲明,宣布禁止俄羅斯的幾家主要銀行使用SWIFT國際結算系統,作為針對俄羅斯的最新制裁手段。

被逐出SWIFT系統是最嚴厲的金融制裁措施之一,這相當於在金融領域對俄羅斯「斷網」。它意味著俄羅斯企業無法通過銀行用美元結算了,只能用本國貨幣,或者是和其他簽訂了外幣互換的國家進行貿易。

雖然除了SWIFT,還有其他的國際結算資訊系統,例如中國央行就有人民幣跨境結算系統CIPS,俄羅斯自己也有SPFS,但是當今世界,美聯儲就是事實上的全球央行,美元就是世界性的國際結算貨幣,國際貿易就是以美元來計價的。其他任何系統的覆蓋面,都無法與SWIFT匹敵。

所以這無異於基本鎖死了俄羅斯的進出口,將俄羅斯與他國之間的貿易打回到以物易物的原始時代。

太狠了。

你對普京有仇,認為他發動了戰爭,那就制裁他完了,為甚麼要對俄羅斯企業和銀行下手?他們做錯了甚麼?那些想和俄羅斯企業交換的他國企業,又做錯了甚麼?把俄羅斯經濟搞崩潰,讓俄羅斯百姓食不果腹,對自己有甚麼好處?沒有的。分工交換的範圍減少了,對誰都不利。俄羅斯那麼多反戰人士,為甚麼要一起承受這樣的慘痛代價?

貨幣是一種交換媒介,使用貨幣,能夠避免交換中「雙重巧合」的困境,進而大大拓展交換範圍和提高交換便利程度。因此在一個自由市場中,貨幣最終會走向統一,將一種本來有價值的、人們普遍公認的財貨作為貨幣使用。例如黃金。

當今國際貨幣體系,各國不同的法定貨幣林立,且不說失去了黃金的錨定會使通脹成為脫韁野馬,各種貨幣並存,本來就是一定程度上的以物易物。

現在,要再插上一刀,那俄羅斯企業就只有和願意冒著被「長臂管轄」制裁風險的外國企業,進行以物易物了。既然是以物易物,那就不光是針對俄羅斯,而是雙方都在用物品直接交換,所以同樣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原始社會到來了。

這讓我們看清了一個本質:許多政客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不惜讓人類社會倒退回原始時代,犧牲所有人的利益。

這跟扔一顆原子彈,把一個地方炸回石器時代,並沒有甚麼本質區別。

原子彈是一個邪惡的存在。因為它是對無辜平民的無差別毀滅。威脅使用原子彈的硬漢,是邪惡的;使用「原子彈」手段的人,跟他相比,也不過五十步笑百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