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海底撈會被告,「吃女性軟飯」會翻車,11月大型撕扯現場

董明珠接班人

11月,空氣逐漸凜冽,大小公司都進入了維權時間。

商業世界,誰不想不拖不欠,再轟轟烈烈也保留一些體面。但可惜,因為商標,海底撈告了「炒菜界的海底撈」,潼關肉夾饃協會告了潼關肉夾饃們。時值雙十一,李佳琦、薇婭和歐萊雅撕破臉,稅務局打了雪梨的臉。

還有公司打了自己的臉。宣稱做「最好的牛肉飯」,吉野家的肉沫卻發臭發酸;標榜「更愛女人的汽車品牌」,長城歐拉卻瞞著車主偷換芯片。

都是搞直播帶貨,李國慶卻「在線教育」起俞敏洪和董明珠;同樣是做內容,某鵝被質疑想要「空手套版權」?

這裡是「Pia Pia Time」的第十期。這一年還有31天,是乘勝追擊、甘於平淡或者逆風翻盤,留給大公司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文 :西打

海底撈告了「炒菜界的海底撈」

關店300家,但官司該打還得打

海底撈一紙訴狀,打算和傳說中的「海底撈炒菜分撈」對簿公堂。

被告是一家名叫河北小放牛的餐飲公司,海底撈向它索賠100萬元並要求刊登聲明消除影嚮。因為小放牛在某家門店宣傳中,稱自己為「炒菜界的海底撈」,海報、菜單、微信公眾號頁面,印得哪哪都是。

小放牛方面辯解說,評價不是他們先說的,是顧客在用餐反饋中反複提及,才將這句話變成宣傳口號,「實屬無意侵權」。接受媒體採訪時,一位負責人稱小放牛無意「攀附」,海底撈一直是行業學習的榜樣,「我們願意追隨海底撈,為顧客提供暖心的服務」。

表白再懇切,為時已晚。案件起訴書裡寫明了海底撈的態度:河北小放牛使用「炒菜界的海底撈」標志,目的是借助「海底撈」品牌的影嚮力吸引消費者。對於潛在風險,海底撈心裡也和明鏡似的:消費者對小放牛服務產生負面評價時,同時也會對海底撈的聲譽造成影嚮。

說到打商標侵權官司,海底撈是有些吃虧經驗在身上的。2019年8月,海底撈以商標侵權為由,告了湖南長沙一家名叫「河底撈」的湘菜館,一年後卻以敗訴收場。似乎為了杜絕後患,2020年10月,海底撈一口氣申請了200多個商標,其中不僅包括「池底撈」「撈底海」「粵底撈」「渠底撈」「清底撈」「上海底撈」「深海底撈」「海底撿」等聯想詞,就連「三每底手勞」都沒放過。——讓人聯想到老幹媽把商標註冊成族譜的保護性措施:192個註冊商標裡包括「老幹媽」「老幹爹」「老姨媽」「老舅媽」「老幹嫂」「幹兒子」等。

很長一段時間裡,海底撈這三個字代表著給顧客貼心到每個毛孔,也讓人感到社恐的服務。很多品牌也因為足夠暖心,有了「XX界海底撈」的名號,包括但不限於「汽車界海底撈」蔚來和「零售界海底撈」胖東來。但和小放牛不同的是,它們都沒有把這幾個字印到自己的海報上。

而一直被推崇的海底撈糢式本身,也不太牢靠。就在11月5日,海底撈發布公告稱,將於12月31日前逐步關停300家左右門店。據分析,這是集團在瘋狂擴張後,逐步走低的翻臺率帶來的無奈結果。

▲ 北京某小放牛門店。圖 / 視覺中國

「更愛女人」的汽車品牌犯了「欺君之罪」?

這一次,割韭菜割到了「公主殿下」

作為長城汽車旗下新能源品牌,歐拉給自己的定位是「更愛女人的汽車品牌」,其高管也曾公開表態:滿足女性需求如果是討好女性甚至吃軟飯的話,我們歐拉要把這碗軟飯吃到徹底。

言語讓人不適之外,如今參數也讓車主們不樂意了。

歐拉車系有黑貓、白貓和好貓等等。有車主發現,好貓車型,在宣傳時說好搭載的高通8核高性能中央處理器芯片,變成了2016年生產的英特爾4核處理器芯片,減配了。

11月17日,歐拉官方的第一次回應頗為硬氣,稱有非歐拉用戶冒充真實用戶煽動負面情緒,企圖謀取不正當利益,歐拉已掌握相關證據並報警。本已感受到欺騙的車主們顯然更怒了。5天後官方終於第二次回應,道歉並承認目前在售車型確實尚未配置高通8核芯片。

事件中最戲劇的一幕出現了:歐拉在聲明中自稱「微臣」,並稱呼車主為「公主殿下」,而高通芯片「原定是要在未來的車型上搭載的,但微臣急於把好消息稟報給公主殿下,沒想到造成了殿下的困擾,好心辦成壞事」。

「公主殿下」們顯然並不買賬。有車主對媒體評論說,「口口聲聲『公主殿下』,這要是在古代,歐拉犯的就是『欺君之罪』,腦袋都落地了」。

畢竟,不管黑貓、白貓,欺騙消費者,都不算「好貓」。

▲ 歐拉向「公主殿下」們道歉。圖 / 網路

吉野家的肉沫臭了,油黑了

官方微博:與我司無關

很遺憾,打臉月報的食品安全專題,這個月又更新了。

博主「內幕糾察局」暗訪一家吉野家門店後發現,制作麻婆豆腐飯的肉沫已經變臭發酸,用來烹飪食物的油嚴重發黑,過期後的白菜和菠菜也被端給了食客。

與糟糕的衞生狀況相對應的是,該門店的運營方在官網上赫然寫著:堅持採用精選上等材料烹制,售賣「最好的牛肉飯」。且不說當下的打臉有多疼,「最好」的說法也被網友質疑涉嫌違反廣告法中,不得使用「最高級」「最佳」等用語的規定。

暗訪視頻沒有點明門店具體位置,但@吉野家官方微博很快給了回應。白紙黑字的聲明寫道:吉野家在中國市場分屬不同的運營公司,本次視頻中的吉野家餐廳並不在我司運營範圍內。聲明落款為合興餐飲集團,公開資料顯示,該集團憑借特許協議,在國內北部地區經營吉野家快餐連鎖店。

有網友評論替官方微博總結了一下:你爆料吉野家和我吉野家有甚麼關系。而靠一碗牛肉飯打天下的吉野家,可能也快和牛肉飯沒甚麼關系了——近來新裝修的不少吉野家門店,招牌都打上了火鍋的字樣,定位也變成了「超級火鍋店」,主打產品包括48元的一人食小火鍋和107元的雙人餐,遇上折扣的話人均只需40元不到。

只是肉如果臭了,價格再低也沒人喊得出「真香」。

▲ 吉野家進軍火鍋,還「香」得起來嗎?圖 / 微博@吉野家官方微博

董明珠捧祕書,俞敏洪找出路

嫌棄別人荒唐的李國慶,帶貨最勤

過去的11月,商業大佬集體「愛」上直播帶貨,過程或神祕、或心酸,或猝不及防地反轉。

走神祕路線的,是格力董事長董明珠。不久前的一次峰會上,董小姐一句話引得舉座皆驚,「我希望她能在我身邊,把她培養成未來第二個董明珠」。「她」指的是董明珠22歲的祕書孟羽童,上任不過兩個月。

外界開始揣測,董明珠算不算指定了接班人?對此,當當創始人之一李國慶直言,這一看就是炒作,「目的就是為了直播帶貨,要自己孵化網紅」。沒過多久,格力就註冊了「明珠羽童」「孟羽童」等多個商標,「明珠羽童精選」的官方賬號也在抖音上線,負責直播帶貨的正是祕書孟羽童。

李國慶以過來人的語氣,在直播間隔空提醒董明珠,簽好權約,「否則煮熟的鴨子飛了」。他也是這麼勸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的,在得知後者即將轉型直播帶貨,為新東方找尋出路時,李國慶勸說:「老俞小心點啊,這個水很深,別把前世英明搭進去了。」

在不少圍觀者看來,俞敏洪說新東方轉型農產品直播時,透露著一股子心酸。而李國慶的直播帶貨路,則是一個完整的打臉故事。

別看他如今既賣書又賣酒,但在去年羅永浩直播時,李國慶還嗤之以鼻:如果一個企業家做自媒體、掙廣告費或帶貨,我覺得很荒唐。一年多的時間過去,李國慶好像也想開了:甚麼企業家啊,如今的我啊,企業沒了,家也沒了,叫我慶子。

興致高昂的一次直播裡,慶子還撩起上衣展示了一下僅剩的東西——一褲腰帶拿小繩綁好的當當公章。

▲ 李國慶腰間的當當公章。圖 / 行動電話截圖

萬物皆可元宇宙?

你的註意力,別人的生意

元宇宙(Metaverse)火了,火到哪哪都是。

巨頭們沖得最快。除了Facebook為它改名Meta這則大新聞外,國內外大公司也都結合自身實際,主動卷入這場「龍卷風」——「辦公大佬」微軟宣布企業元宇宙解決方案,「游戲扛把子」騰訊註冊「王者元宇宙」和「天美元宇宙」商標,「撒錢專業戶」位元組跳動則投資了元宇宙概念公司。

就連此前錯過N個風口、總是慢半拍的網易,也破天荒地跑步入場。CEO丁磊信誓旦旦:網易在元宇宙相關技術和規則上,都做好了準備。

大多數看客們還沒做好理解這個詞的準備,但「貼心的」得到APP已經有了收獲——他們上線了《元宇宙6講》網課,營收很快突破百萬。在大多數大佬還說不清楚元宇宙究竟是啥的當下,羅振宇已經靠元宇宙賺了一把。

賺到錢的還有幾只元宇宙概念股的股東們。美國有號稱「元宇宙第一股」的游戲公司Roblox,上市當天市值較上年同期暴漲10倍,國內有推出元宇宙游戲《釀酒大師》的中青寶,兩個多月,股價翻了近5倍。

B站CEO陳睿說,如果現在聽到元宇宙的概念,再宣布布局或進軍,應該是來不及了。在他看來,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有足夠的內容產能,獨力創造一個世界。

但一家叫天下秀的公司可能不同意。他們不僅官宣了自己的元宇宙產品——「下一代互聯網的門票:虹宇宙」,11月18日,董事長還發了公開信,宣布全體員工將在虹宇宙虛擬世界辦公。這一消息直接讓天下秀股票連續兩日漲停,但也引來了監管部門對異常波動的關註。

在隨後的澄清公告中,天下秀強調,公司並未參與AR、VR、MR及相關硬件技術研發,亦無相關硬件技術儲備或專利,目前「虹宇宙」產品也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術。「虹宇宙」作為實驗階段產品有較大的風險和不確定性,敬請廣大投資者理性投資,註意投資風險。

總結一下就是:我們還沒推出產品,投資賠了不能怨我們啊,提醒過了。

▲ 圖 / 視覺中國

B站up主被騰訊坑了?

某鵝接「鍋」速度堪比滑跪

上線不到半年,騰訊的「黎明計劃」就以一封道歉聲明宣告終止。該計劃被B站多位up主稱「詐騙計劃」,矛頭懟向了一些與騰訊相關的MCN機構,還有騰訊企鵝號。

起因是11月8日,B站游戲科普類up主「薄荷小夢」發布的一則視頻,標題簡單粗暴——「千萬別被騰訊黎明計劃騙了」。據他講述,一個自稱騰訊合作拓展機構的人邀請他入駐企鵝號,多平臺地推廣視頻內容,入駐成功後他將獲得200元入駐獎勵、原創標識和流量扶持,以及每一萬播放量最高30元的收益。

後來,這位up主才知道,聯繫他的是第三方MCN機構的人,騰訊企鵝號原先給的入駐獎每人2000元,9成的錢被機構中飽私囊;而30元的播放量收益也是最高值,並不能保證拿到,最低1分錢甚至沒錢也有可能。

這還不算完。另外一些up主提到,一些MCN機構以幫助up主做原創維護為由,實際上套取了他們在B站的後臺資訊,私自將創作者在企鵝號的賬號申請為獨家——換句話說,創作者自此只能在企鵝號發布內容,而不能其他平臺發布。如果發布了,機構可以以此去投訴其它平臺的內容為盜版,這甚至會讓up主原先的B站賬號被封號。

一位up主「粵語紅茶館」還提到,她和MCN公司簽署的協議裡,有一條最可氣,「自本規則簽署之日起,您已將該賬號項下發布的創作或享有知識產權的創作及發布內容,在全球範圍的永久性資訊網路傳播權、拷貝權、翻譯權、匯編權、維權權利……等不可撤銷地授予騰訊公司」。

這一套紛繁複雜的操作徹底激怒了創作者們。11月17日,騰訊內容開放平臺終於頂不住壓力出來道歉,稱相關MCN機構操作存在著不少問題,包括承諾了入駐金未兌現、MCN惡意舉報賬號,或在入駐時被索要創作者在第三方平臺的賬號和密碼等情況。而且主動接「鍋」,稱無論是哪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是自己的問題。但騰訊同時也否認了內容產權的「一鍵轉移」問題,稱他們屬於「非獨占性權益」,版權仍然歸屬創造者或原創制作人擁有。

只是,「黎明計劃」自此在騰訊終止,開拓up主的路還長著呢。

▲ up主「薄荷小夢」發布視頻維權。圖 / b站截圖

李佳琦薇婭打臉歐萊雅,稅務局打臉雪梨

今年雙十一,戰報少、官司多

相比往年,今年的雙十一安靜了許多。11月11日當天,實時跳躍著數字的大屏不見了,明星粉墨登場的晚會沒有了,鋪天蓋地的宣傳廣告也少了。但就在「尾款人」忙著收快遞的同時,打臉的戲碼上演了。

先被打的是歐萊雅。10月20日,雙十一預售當天,許多消費者在李佳琦、薇婭的直播間裡,以429元的價格購買了50片面膜,歐萊雅宣稱:這是全年最大力度(的優惠)。可沒過幾天,歐萊雅品牌直播間發放了滿999元減200元的優惠抵扣券,領取到該券的消費者曡加雙十一優惠券後,最低只需257.7元就能購入50片同款面膜。

憤怒的消費者找客服要說法。網傳截圖顯示,歐萊雅的態度很是堅定:「李佳琦說是低價就是低價嗎,李佳琦也是個打工人而已。」「根本不可能退差價。」這也引發了新一輪的輿論發酵,李佳琦和薇婭在11月17日晚,陸續發表聲明,稱暫停與歐萊雅的一切合作。

作為淘寶直播的TOP2,李佳琦和薇婭罕見地站到了同一陣線。而GMV常年排在他們身後的「千年老三」雪梨,陷入了自己的危機。

11月22日,杭州市稅務局發布的通告打了雪梨的臉,表示將對網路主播雪梨(朱宸慧)、林珊珊依法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分別計6555.31萬元和2767.25萬元。也是到那一刻,她的粉絲才發現,曾說出「女人嘛,還是搞錢最重要」的雪梨,勵志背後有一個那麼「重要」的窟窿。

▲ 圖 /《武林外傳》截圖

你的肉夾饃「侵權」了?

協會維權,小商戶恐成「老賴」?

不少賣了十幾年「老潼關肉夾饃」和「逍遙鎮胡辣湯」的小商戶,接到法院傳票後才知道,自己「侵權」了。

舉起法律武器的,是手握商標的潼關肉夾饃協會和逍遙鎮胡辣湯協會,一個在陝西潼關縣,一個在河南西華縣,但維權半徑都擴大到全省乃至全國,瞄準了那些店名帶上「潼關」的肉夾饃店和標著「逍遙鎮」的胡辣湯鋪子。

小商戶們被告知,他們有兩個選擇:要麼繼續使用商標,需每年繳納1000元的入會費(胡辣湯)或一次性繳納99800元商標使用費(肉夾饃);要麼停止使用商標,並賠償協會3萬至5萬元不等。

一家小吃店不知要賣出多少個饃和多少碗湯,才能攢出這麼多錢。無奈的店主們只能求助。糾紛出現後,國家知識產權局的答複證明,從法律上,「逍遙鎮」作為普通商標,其註冊人並不能據此收取「會費」;「潼關肉夾饃」作為集體商標註冊的地理標志,其註冊人也無權向潼關特定區域外的商戶許可使用該地理標志集體商標,並收取加盟費。同時,也無權禁止潼關特定區域內的商家正當使用該地理標志集體商標中的地名。

簡單總結一下,就是對協會方的訴求,不予支持。

兩個協會倒是馬上道歉並立即停止維權了。但據「每日經濟新聞」11月30日夜間的報道,部分已經交了侵權費的商戶還沒有收到退款,此前沒交錢的商戶的判決書卻先生了效,「我會不會成老賴啊?」一位河南商戶很是擔心。

▲ 圖 /《請回答1988》截圖

來源:每日人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