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東航副駕駛反習?二十大前權鬥激烈詭異

東航

2022年3月21日發生在廣西梧州的東航MU5735班機墜毀事件,日前海外學者袁紅冰教授向看中國網站獨家披露了此次空難真相。

張正平報復性自殺

袁紅冰教授根據民航內部良知人士和民航內部公安系統良知人士消息披露,空難直接原因是副駕駛張正平自殺式俯衝導致,整個過程廣州和雲南塔台都知道,在俯衝過程中,張正平還喊了一句:我下去了,不知道是地獄?還是天堂?

東航

消息還披露,東航內部公安找到了張正平的一封遺書。遺書主要有兩大內容:一是,張正平控訴東航對其不公,多年的功勳飛行員本應是駕駛員裡最高級別的待遇,卻被壓製做副駕駛;二是,張正平通過親戚代持投資恆大等金融投資項目,因中共經濟下滑而全部歸零。

消息披露,遺書還提到,由於習近平這個人根本不懂經濟,敗壞了改革開放的家底,使經濟越搞越糟糕。消息還說,目前這封遺書被王小洪列為最高的保密等級。民航一副局長等幾十個知道遺書情況的人都被公安專門警告不許外泄。

民航內部良知人士對外披露的這些關於梧州空難的信息,外界目前無法驗證其真偽。外界對空難的真相恐怕永遠也不會完全知道,凡是對中共體制有負面影響、對中共顏面有衝擊的事件真相基本都是「國家機密」。

單就袁紅冰教授披露的大陸民航內部消息總體上來看,和外界一直猜測和分析的基本吻合。事件剛一曝光,國內外的諸多航空專家、資深飛行員、專業媒體人士等,都視東航MU5735在巡航8000多米高度的垂直墜機現象,為極其離奇的現象,研判飛行員自殺的可能性很高。

外界也通過張正平近乎完美和卓越的個人專業履歷情況分析出,其現實所處境遇和實際資歷應得完全不匹配,換句話說,張正平極有可能受到了東航的不公平對待,這樣的話,理論上就存在報復性自殺的因素。

中共治下,惡性案件層出不窮

其實,報復性案件,在中共治下已是家常便飯。報復性刑事案件基本有兩種表現狀態,一種是同態復仇,精準報復,不牽扯無辜民眾,比如張扣扣為母復仇,歐金中因房屋土地糾紛殺死村幹部,上海復旦海歸數學博士姜文華因長期受數學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壓迫,而割其喉斃其命。

另一類的就是屬於報復社會,行凶擴大化,傷害無辜。近年來,這類惡性案層出不窮。2018年4月27日,陝西米脂縣第三中學外的巷道中,一名趙姓男子持匕首襲擊學生,9死10傷。2018年6月28日,湖南科技大學畢業的黃某因找不到工作,在上海世界外國語小學附近砍殺,導致1男童和母親受傷。2021年5月22日,大連劉某因投資失敗駕奧迪車將油門踩到100多邁,撞行人,5死5傷。

2020年7月7日高考日,貴州省安順市西秀區,一輛公交車在行駛時突然90度急轉加速橫衝出馬路,墜入虹山湖水庫,事故已造成包括司機的21人死亡,16人受傷。財新網報道,司機張包鋼當天10點左右,家被政府拆遷。媒體還透露,2019年,張所在的民營公交企業雲雁巴士被併入國有的安順市公共交通總公司,合併前工資每月5,000元左右,合併至國企後每月3,000餘元,武漢肺炎疫情以來,工資降至每月「一兩千元」。

種種惡性事件,根源都是中共體制極度不公平、貧富不均,經濟不斷下滑下的民眾走投無路,人性惡的一面被中共挑起,導致報復社會的惡性事件頻發。

東航空難,官方控制手法嚴密

而在中共整個官方對這次空難重視程度和處置手法上,也非同尋常。自由亞洲報道,許多記者感嘆這是他們遇到過的最為艱難採訪的一次災害採訪,當局根本不讓接觸出事地點,《人物》雜誌對死難者的報道也被迫刪掉;當局採用3人一組的特務組貼身監控死難者家屬;第二個黑匣子,民航記者宣布找到後,被官方新華社迅速否定;東航公司在空難發生後,一方面強調波音737-800和全部機組人員達到適航標準,一方面卻迅速全面實施「雙機長制」。

中共官方也對321空難表現出前所罕見的高度重視。習近平和李克強第一時間對事故調查進行批示。劉鶴與王勇親赴廣西梧州,南部戰區參與搶險。3月下旬,中共政治局的一次會議上,全體為死難者默哀。3月3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專門討論321空難議題,並發布會議通告。

東航副駕駛反習?二十大前權鬥激烈詭異

幾乎與所有報復社會惡性事件不同的是,東航MU5735班機副駕駛張正平,居然在遺書中痛罵習近平,發表反習感言。這似乎更是離奇,讓整個空難事件更顯撲朔迷離。

眾所周知,上海是江家幫地盤。有證據顯示,江綿恆曾擔任東航公司董事,幕後實際控股的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而中國民航則是曾慶紅的勢力範圍。曾偉貪腐的格言是:「一筆項目的進項少於一個億,免談。」

東航在江曾的把持下經常出事。「人民報」披露,2006年5月初,從韓國首爾飛往上海浦東,飛機降落時後部十二個輪胎居然全部爆裂!2007年1月2日,東方航空一班從青島飛上海的航機在虹橋機場著陸時,四個輪胎爆裂,導致機場整個下午關閉。

大紀元日前報道,知情人揭祕,雲南航空於2002年與東航合併,成為其旗下分公司,之後效益和員工待遇下降,待遇明顯低於同行。後直接導致2008年3月31日,東航雲南分公司發起18個省內航班「集體返航」的變相罷航運動。罷工事件後,東航雲南分公司一批人受到了東航的嚴厲打壓。而在2008年之後,張正平職位就再也沒有得到提升,外界分析,可能是張正平受到東航的打壓所致。

2009年,東航又將東航雲南分公司變更為東航持65%股份,雲南政府控股35%,自此,東航、東方航空雲南分公司和雲南省政府之間的三角利益矛盾與衝突,就成為影響飛行團隊穩定性的重要因素。同時,外界又曝光出,東航自主維修波音飛機,更是為安全隱患埋下雷區。

2020年以來的疫情讓東航年虧損100多億,加上中共全面左轉、戰狼外交讓經濟快速下行,去年房企爆雷,恆大首當其衝。張正平在遺書中所提及的個人資產歸零,如果情況屬實,跟經濟下滑的大形勢的確緊密相關。

但是張正平在遺書中將矛頭直接對準習近平,讓外界多少感到有些詭異。應該說,東航多年來對張正平的直接打壓是張產生報復心理的主要動因,作為老東航人,不可能不知道東航是江曾的利益地盤,遺書中沒有將矛頭對準江曾、中共,而是對準習近平,在江習斗空前激烈的當下,釋放出的信息耐人尋味。

這有三種可能性,一是張的遺書中根本沒有提及「習近平」,而是反習勢力利用了321空難的因素,釋放了這一消息,是想將社會矛盾的矛頭引向習近平,給其製造不光彩的政治色譜;二是,張正平東航文化圈內反習氛圍強烈,長期的薰陶,這才導致張在內心將個人不幸的根源歸結於東航和習近平;三,張正平深諳中共官場權鬥規則,想借自己的這封遺信,激怒習近平去收拾東航,為己報仇。但這一點的可能性極小,張正平如能算計到這一點,大可不必自殺了。

當然,還有一點,就是民航內部人士釋放的這個真相本身存在真實性與否的問題。但無論東航梧州空難的真相是什麼,根本上是因中共體制本身的不可調和的矛盾、管理混亂、貪腐敗壞、人心不古才導致的種種社會亂象,民不聊生。一切的禍源在於中共。如果張正平真的存在自殺式駕機的可能性,其復仇也用錯了方向,不該拉無辜的乘客墊背。

此次空難,習近平本人也高度重視,是否習已知曉事件本身關涉權鬥?外界不得而知。但目前中共整個社會生態在疫情衝擊、俄烏戰爭、經濟下滑中表現出的混亂、暴戾與無序,已充分證明了中共本身危機重重,保黨是萬劫不復的絕路。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