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為什麼也哭窮?

文:陶婷 黃瑩

「我已經很久沒收入了。」10月20日,陳奕迅對媒體苦笑著說。

這迅速點燃了吃瓜群眾的討論熱情,#陳奕迅稱很久沒有收入了#的話題,立即飆升至微博熱搜榜第一名。

陳奕迅稱很久沒有收入了

按照慣例,原本這個時候,陳奕迅是在全國各地開巡演的。然而,今年陳奕迅宅躺家裡半年多,只有一個廣告的收入。

不僅僅是陳奕迅,「沒掙到什麼錢,感覺今年就過去了」,成為很多人的常態。

對從事演藝工作6年的顧成而言,在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他也患了「荷包乾硬化」。只客串兩部戲的他,淨收入共7000多元。

唱《煎熬》走紅的女歌手李佳薇,也沒能逃過這一劫。疫情期間,沒有工作的她,迫於生計之下,到售樓處賣起了房子。

受疫情衝擊,今年前4個月,就有5328家影視公司註銷或吊銷,是2019年全年的1.78倍。許多影視歌從業人員,或多或少受到了影響。

不過,危機並非突然發生。早在疫情之前,限薪令、政策收緊之下,影視娛樂行業早已危機重重,一場大洗牌正在進行中。

一、明星到底靠什麼賺錢

陳奕迅公開哭窮,引得網友們也紛紛猜測,他是不是真沒錢了?

要想搞清楚陳奕迅的收入,首先得看看藝人一般都靠什麼賺錢。總體來說,無非是演唱會、影視演出、商演、綜藝、廣告代言、版權費、投資收入等。

對於陳奕迅這樣的歌手而言,大半年沒收入,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演唱會的取消。

原本,陳奕迅計劃4月在上海連續開6場個人巡迴演唱會,演出票價為780元-2580元。

雖然門票早早銷售一空,但因為疫情原因,演唱會不得不延遲舉辦。

通常一場演唱會,歌手拿固定的唱酬。如果是像陳奕迅這樣級別的明星,還可以參與分賬。

業內人士告訴市界,像陳奕迅演唱會這種座無虛席的演唱會,一般是賺錢的,歌手也能得到不錯的收入。

不過業內普遍認為,開演唱會賺錢太耗費精力,性價比遠不如拍廣告、參加綜藝節目。

但在參加綜藝節目方面,從以往的經歷來看,陳奕迅似乎並不太熱衷。


《中國好聲音》導師團

陳奕迅當過《中國好聲音》導師。期間曾曝光過一份導師薪酬表,傳言陳奕迅的薪酬達到了2000萬。

但今年因為疫情的原因,很多藝人無法參與綜藝節目的錄製。比如韓國組合BlackPink成員Lisa,就差點放棄《青春有你2》的錄製。

Lisa

廣告代言方面,陳奕迅曾代言麥當勞、曼秀雷敦、Adidas、sugus、美汁源等品牌,但是今年,根據其自曝,只拍過一個快餐店廣告。

不過,大家也沒必要為他擔心。

歌手的一個優勢是有版權費收入。這次自曝「沒收入」的採訪,實際是陳奕迅新歌宣傳的一個採訪。當天晚上,他就發布了自己最新單曲。

此前,因為出不去,陳奕迅在社交網站上曬了自家房子。後來,有網友扒出這是位於香港壽臣山的豪宅,當時買入的價格為4億人民幣左右。不僅僅有兩個後花園,而且還有大泳池和大天台。

陳奕迅說自己沒收入,也可能只是調侃而已,各位操心的網友們,可以散了。

不管陳奕迅說的是真是假,「沒收入」確是疫情下演藝行業的現狀。

北京某女團成員綾綾向市界表示,今年前8個月都沒有錢賺,因為沒有活動。

她表示,她們雖然和公司簽約了,但是沒有基本工資,沒有活動就意味著一分錢都沒有。她們中間一位外籍的團員,因為疫情原因遲遲不能回京。好在從7月開始,她們開始啟動了一些線上活動,到9月份開始線下活動,一切才開始慢慢正常起來。

對於當前的現狀,綾綾表示有一點擔心。雖然她們目前在參加活動,但是主辦方給的費用有時候還覆蓋不上公司支出,等於公司虧錢讓她們參加活動。周邊有很多類似的團體都在解散,公司更沒有新的藝人進來。

但綾綾也對市界表示,好在去年賺得多,自己是靠著去年賺的錢,撐過了今年的前8個月。

二、兩極分化

從更多的樣本來看,藝人們沒收入的原因各種各樣,他們正處在分化之中。

在2019年年底的綜藝節目《我是演員之巔峰對決》中,孟美岐扮演一名乞丐。按道理,這麼特色鮮明的角色,演好了就會很出彩。然而,孟美岐從一開始就輸了,她連最簡單的造型問題都沒能克服——她是帶著美甲上場的。

孟美岐

乞丐帶美甲,前所未聞。儘管李冰冰勸其處理一下美甲,但孟美岐還是沒能放下身段,直接上陣表演。比賽結果也就可想而知。

一位製片告訴市界,有些藝人的機會其實不算少,但找過來的機會,可能與他們的預期不匹配,有些人放不下身段。

比方說,一位明星站在他那個領域食物鏈的頂端。找過來的工作,尤其在疫情影響下,可能是幫某個品牌方做一場直播。而這個品牌的檔次,或給出的坑位費,與他的身價和地位並不匹配。

在大家都難熬的情況下,就只有幾種選擇了:要么委身降價降格,要么品牌方抬高價格,要么就沒有進賬。藝人們擔心的是,撕開降價降格的口子後,就不能夠回到從前。

比如大S就曾公開表示不想演媽媽,擔心以後找她的都是家長角色。但她尷尬的年齡擺在那裡,演偶像劇吧,年紀太大;演甜寵劇吧,違和滿滿。

所以,喊著「沒有戲演,給個機會」的海清們,並不是真的沒戲演。

但也真有人沒戲演。

抖音裡,有一個名叫如蘭的演員,引起了網友們的注意。在以年輕貌美著稱的影視娛樂行業,如蘭無論長相、身材,還是其他條件,顯然是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了。但她仍然有夢,比如她羨慕貌美的特約演員,能演上她想演的「戲」。

「通常來講,這個戲指的是大製作、大手筆、名導的片子,而不是網劇、短劇等。」上述製片說,「不能苛責他們的夢想,但現實是很殘酷的,畢竟從素人成為明星的只有那麼幾個。」

但他也承認,底層演員的收入,是經過層層壓榨的。比方說,有的劇組,原本能給演員每天1000元的費用,但經手幾撥人後,演員最終拿到手的可能只有400元。另外的600元,進入了中間人的腰包。

該製片給市界的截圖顯示,對於底層演員而言,每天其實有大量的工作機會,但費用大小不等,且地點遠近不一。

實際上,激烈的競爭狀態,也擠壓了從業者們的生存空間。每年各大院校畢業的藝術類學生,都呈現增長狀態。 2020年,即便在疫情影響下,報考藝術類的考生也達到了115萬。

「更新換代相當快。」該製片說。

有些藝人,開始尋找新的出路,比如直播帶貨。當所有人都只能宅在家裡時,直播行業迎來了第二個更具想像力的春天。

李湘直播截圖

儘管李湘直播帶貨多次翻車,有網友嘲笑她貂賣不出去,一些高檔品也賣不出去,但通過直播生意,李湘可謂賺得缽滿盆溢。這從李湘參加綜藝節目,節目組給她全身上打的碼可以看出。

越多越多的人在加入直播隊伍。 9月9日,趙薇突然空降李湘的直播間,宣傳起自己家的紅酒。

陳麗莎則摘掉了陳浩民老婆以及「生子機器」的標籤。她憑藉高頻的直播次數、較長的直播時間,以及發揮穩定的帶貨能力,大有進入直播帶貨第一梯隊之勢。市界發現,每次陳麗莎直播,都有幾十萬人觀看與購買。

而陳浩民則化身陳麗莎的小助手,在直播間充當刷臉擔當。他們的收益無從得知,但公開數據看,做一場抖音直播,音浪打賞收益是10萬,如果按照提成,收益至少是5000塊左右;而抖音直播加帶貨的收益,只會更多。

儘管陳奕迅自稱自己沒收入,但在疫情期間他也和同行們,比如五月天、劉若英、孫燕姿等,開起了線上演唱會。只不過,陳奕迅將自己演唱會的收入,全數捐掉了。

就連上文中提到的如蘭,也利用抖音平台,將她拍戲的日常呈現出來。收穫20多萬粉絲的同時,她也在抖音上做起了櫥窗生意。

「在這期間,其實電視劇還是可以專注於後期製作,有些電影也在拍攝當中。我們的工作也並沒有停過。」上述製片告訴市界。

三、錢不好賺

種種跡象表明,疫情倒逼之下,影視娛樂從業人員正以各種姿勢,解鎖沒收入的難題。

受創嚴重的還是全國大大小小的影視公司。疫情期間,已有數千家影視公司註銷或吊銷,還在營業的影視公司也面臨著巨大的虧損。在影視行業的24家上市公司中,盈利的僅有6家,虧損的高達18家。

不過,就算沒有疫情的衝擊,影視娛樂等行業也仍然危機重重。 「錢真的不好賺了。」一位業內人士向市界感嘆道。

時代已經天翻地覆。

自2018年范冰冰偷稅漏稅事件之後,國家政策收緊、資本退潮,彷彿一夜之間,就有1884家影視公司在2019年以註銷、吊銷、清算、停業等形式消失了。

范冰冰

天價片酬事件後,今年3月,廣電總局再一次製定了新的明星片酬要求:演員單集片酬(含稅)不得超過1000萬元,最高片酬總額不得超過5000萬元;綜藝藝人每期節目總片酬不能超過80萬元,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總片酬不能超過1000萬元。

人們的收看習慣也正在發生變化。較之於傳統的電視節目,大部分人在閒暇時候,喜歡觀看網絡節目。網絡節目既方便又快捷,還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類型。

然而,對於網絡節目的監管也越來越嚴格。

今年7月起,重點網絡影視劇上線備案時,不僅需要公示「節目上線備案號」「申報機構」等,還新增了「演員片酬」「年代」等信息。

其中特別提到的是影視劇成本配置比例,包括總投資額、總片酬佔總投資額比例、主演片酬以及主演片酬佔總片酬比例。

從限薪到片酬公示,意味著明星賺錢更難了。

類似楊冪這樣的一線明星,離婚的前一年,她的影視收益是大概2億元。最忙的有一年,楊冪接了11個戲。然而,今天的楊冪,即便是嘉行傳媒的大股東,她大部分的收入也只是來自綜藝節目和代言。

楊冪

曾經是《超級星光大道》冠軍的李佳薇,也在今年9月份被人發現,當起了售樓小姐。以一首《煎熬》唱火全國的她,也曾是各大晚會的座上賓。

如此情況下,儘管上述業內人士感嘆錢不好賺,但他也承認,這對於優質化、精品化作品是有利的,也將倒逼整個行業良性發展。而加劇從業人員的競爭,讓從業人員真正回歸到專業之上,才是當務之急。

今年的《演員就位》中,爾冬升問無戲可演的曹駿:「那你想不想繼續(幹這行)啊?」曹駿篤定地說:「我想繼續。」爾冬升:「待會兒我把微信給你,你隨時找我。」

與曹駿一起上《演員就位》的,還有曾紅過一陣的馬蘇。

他們正以相同或不相同的姿態,追趕已經變了的時代。

來源        市界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