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在靠《甄嬛傳》賺錢?

在抖音、B 站等平臺上,活躍著一群以《甄嬛傳》為主體素材進行二次創作的作者,也正是在這些作者的多方位解構下,《甄嬛傳》被盤出了 「電子包漿」,誕生出了許多網路流行的爆款梗。而他們的生活也因為《甄嬛傳》而產生了不小的改變。

撰文 / 《財經天下》周刊作者 張繼康
編輯 / 董雨晴

五一假期,你又重看《甄嬛傳》了嗎?

這部由導演鄭曉龍在 2011 年拍攝的電視劇,至今在互聯網上仍舊有著不小的熱度。不止正片被許多人反複觀看,其也是眾多短視頻創作者的重要素材來源,二次創作來的短視頻內容也受到不少人的追捧。

毫無疑問,制片方成了最大贏家。不久前,有媒體報道稱,這部劇平均每年能為花兒影視帶來一千多萬元的收益,而花兒影視正是《甄嬛傳》的出品方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共 76 集的《甄嬛傳》總制作成本約 8000 萬元,由北京電視藝術中心、花兒影視、尚世影業、星格拉四家公司共同投資。2012 年 3 月,《甄嬛傳》正式登陸安徽衞視和東方衞視。隨後,樂視購買了這部劇的獨家網路播映權,耗資 2000 萬元。

由於該版權價格高到開創紀錄,行業內無人願意為分銷買單,以至於樂視最後只賣出兩家。但意外的是,直到該劇播出到大結局,收視率與網路點擊雙破新高,電視臺和樂視全部賺翻了。

就該部劇集至今仍在為花兒影視賺錢一事,樂視視頻方面則向《財經天下》周刊表示,「《甄嬛傳》每年給樂視視頻帶來的收益,其實不止千萬。」 後臺數據顯示,2021 年,《甄嬛傳》僅在樂視視頻的播放次數就超過了 1 億,總播放量已經達到了 127.1 億次。

距離《甄嬛傳》播出已經過去了十年,在《如懿傳》、《延禧攻略》等口碑不錯的宮廷劇接連上映後,觀眾們卻仍然孜孜不倦、一遍又一遍地 「過情關」(《甄嬛傳》主題曲最後一句為 「誰能過情關」)。

在行業內外,這部已經存活十年的老劇,已經成為一種特別的存在。

2

3

一部甄嬛傳,火了十年

「要我說,《甄嬛傳》只看零遍和看無數遍。」 數不清是第幾遍重溫的丁靈在朋友圈裡感慨道。

讓她意外的是,這條隨心而發的朋友圈卻在一瞬間收到了許多條評論。有人說自己正在刷,也有人稱自己已經達成 10 刷成就,其中最讓她驚訝的是,有位男性同事給她留言,說自己看《甄嬛傳》已經看了 n 遍。

「《甄嬛傳》有男性受眾是讓我很意外的,後來問了問單位裡的其他人,發現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男性同事也看過《甄嬛傳》。」

無關性別,無關題材,《甄嬛傳》變成了觀眾劇荒下的一個標準答案。電視劇《甄嬛傳》官方微博最後一次更新還是在 2016 年,不過直到今天,仍有觀眾在該微博下面留言打卡,並喊話讓導演鄭曉龍把傳聞中刪減的 14 集片段放出來。

在豆瓣,《甄嬛傳》以 9.3 的分數居於 「高分經典大陸劇榜」 的第三位,有 61.2 萬人標記了看過,短評數量超過了 17 萬條,比第二名的《武林外傳》還多出了整整 5 萬條。

事實上,只要每天在社交網路上沖浪,就會發現《甄嬛傳》和 「甄學家們」 無處不在。

新褲子樂隊主唱龐寬開啓的 24 小時不間斷直播裡,淩晨一兩點他看的電視劇是《甄嬛傳》;正在封校的同濟大學學生用宿舍樓投屏看 「巨幕」,「巨幕」 上演的也是《甄嬛傳》;冬奧會吉祥物之一雪容融的形象公布,網友紛紛評論這是安陵容(《甄嬛傳》主演之一)來了。

《甄嬛傳》也滲透進了大眾的生活。有網友發現自己的大學物理課本上放了一張《甄嬛傳》的劇照,課本上放的圖是甄嬛和皇上在禦花園蕩秋千的名場面;很多人用甄嬛在倚梅園中祈福的劇照當頭像,稱這是心想事成的好兆頭;更有人用《甄嬛傳》的經典劇情當成八卦和朋友講述,引發了社交平臺的一次集體糢仿。

不過,十年前第一次開播的《甄嬛傳》,在當時卻並沒有引起現象級的討論,其首次開播的頻道甚至不是上星衞視,而是地方臺紹興新聞綜合頻道。直到 2012 年,《甄嬛傳》才得以在安徽衞視和東方衞視正式上星。

在上星衞視開播的《甄嬛傳》成績也不是最出眾的,其在安徽衞視和東方衞視的平均收視率分別在 1.48 和 1.34,直到大結局才勉強破了 2,而當年的收視冠軍《宮鎖珠簾》,平均收視率就已經到了 2.43。

此後發生的現象讓《甄嬛傳》像是一杯佳釀,時間越久才變得愈發醇厚。根據雲合數據統計,2022 年一季度,老劇有效播放量在整個劇集大盤中的播放占比達 54%,同比上漲 4.3%。其中《甄嬛傳》以 3.45 億的播放量成為了老劇有效播放 TOP10 中的第二位。2011 年出產的它也是這 10 部老劇中年份最長的一部,堪稱是 「老劇中的老劇」。

如同《甄嬛傳》的大結局裡,主人公鈕鈷祿甄嬛正式走上權力巔峰一樣,《甄嬛傳》的這把火也從它播出大結局後才綿延不斷地燃燒了起來。

「《甄嬛傳》近幾年的熱度主要是由於短視頻平臺的發展,二創、真人 cos 視頻爆梗反哺了長視頻。」 樂視視頻方面向《財經天下》周刊表示。

4

5

被《甄嬛傳》養活的短視頻創作者

在抖音、B 站等平臺上,活躍著一群以《甄嬛傳》為主體素材進行二次創作的作者,也正是在這些作者的多方位解構下,《甄嬛傳》被盤出了 「電子包漿」,誕生出了許多網路流行的爆款梗。而他們的生活也因為《甄嬛傳》而產生了不小的改變。

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 「@S 同學甄不錯」,已經是一位小有名氣的 「甄學家」 了。

今年 1 月初她發布了第一個有關《甄嬛傳》的名為 「中譯中」 的視頻,後來這個視頻的播放量超過了 100 萬。這在她看來有些意外,因為做視頻的初衷僅僅是因為自己想跟朋友吐槽《甄嬛傳》,但沒想到後來能吸引這麼多人觀看,甚至這種 「中譯中」 的視角(指深度解讀劇中情節、人物關系、臺詞等)還吸引了一大批效仿者。目前她在 B 站投稿的視頻總播放量已經突破了 4000 萬,總獲贊數也達到了 196 萬。

S 同學向《財經天下》周刊表示,找到她的商業推廣合作已經有二十多個,而目前為止她接到的推廣品牌數量僅在個位數。據她稱,在她的這個行業內,商業合作的報價浮動比較大,往往在幾千塊到幾萬元不等。

此外,S 同學還有來自 B 站的流量扶持以及其他協議。對於僅把賬號作為副業運營的她來說,這筆收入足以維持她日常的生活和開銷。

和 S 同學一樣,把二創賬號當作副業的還有從互聯網大廠離職的讓讓。2021 年的元旦,28 歲的讓讓從互聯網公司辭職了,從節奏緊湊的通勤工作,乍然回到無事可做的獨自生活,再加上裸辭後沒有固定收入,讓讓在北京的生活成本驟然拔高。

為了填補空閑,作為職業剪輯師的讓讓決定自己做點甚麼。她在熱搜上看到喜愛的《甄嬛傳》開播十周年的消息,於是她決定,剪一期關於《甄嬛傳》服裝造型的視頻。

2 月 19 日,讓讓創建了自己的 B 站賬號 「讓讓悠哉大王」,上傳了自己的第一個視頻。出乎她意料的是,這條視頻並沒有石沉大海,慢慢的有了彈幕和評論。半個月後,她在 B 站的粉絲數就漲到了 2 萬。目前,讓讓一共在 B 站發布了 6 條關於《甄嬛傳》的服裝造型盤點視頻,平均播放量都能達到 30 萬。

視頻的播放量上來了,與之相關的商業合作也迅速找上了門。讓讓表示,在自己發布第二個視頻後,就有商業合作找到了她,她都以不想過早接廣告婉拒了。到第四個視頻才接了第一個合作,直到現在,來找她談合作的品牌已經不下 10 個,報價在幾百到幾千元不等。

目前,讓讓已經離開工作了幾年的北京,在老家保定的郊區租了一套房子開始了新的安靜生活。老家的生活節奏慢,生活成本也低了很多,依靠她之前的工作積累足夠她脫離上班的狀態,休息調整一段時間,UP 主的工作也會帶來收益,不過在她看來,自己並不算是全職的 UP 主,只不過是 「在休息的期間做了些自己喜歡做的事兒」。

二創《甄嬛傳》內容的全職博主也有很多。比如 31 歲的 「@光頭讀書」 就是其中一位。

目前他在抖音、微信、B 站等平臺累積的粉絲數已經超過了一百多萬。在他 80 萬粉絲的抖音賬號裡,他寫的自我介紹是:我的主業是讀甄嬛,讀紅樓。

從傳統出版行業離職的他,本來想做一個和讀書有關的博主,但沒想到的是,自己偶爾發了幾期《甄嬛傳》的解讀視頻,流量效果竟然意外地好。

隨後,「光頭」 便專攻以電視劇《甄嬛傳》為主題的解說型視頻,在最近更新的一期視頻中,他把開頭出場僅有幾秒鏡頭的劇中人物孫妙青,通過層層解碼、抽絲剝繭,分析出了她的出現是為後來皇上與華妃相鬥的劇情埋下了伏筆。

從事了將近 4 年自媒體行業的 「光頭」,卻存在高流量無法變現的難題。據他稱,自己目前的變現渠道比較單一,基本上依賴於抖音平臺為鼓勵創作者推出的中視頻計劃。

他表示,自己也想過如何靠解讀《甄嬛傳》的高流量來實現商業變現,但由於版權保護問題,他一直未能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

盡管樂視視頻表示對於《甄嬛傳》的二創作者秉持著開放和擁抱的態度,但也有不少二創作者表示,自己無法通過高流量來變現的原因之一就是擔心版權方的舉報導致視頻下架。

B 站某知名《甄嬛傳》二創作者曾拒絕採訪,原因是害怕版權問題會對自己的視頻造成影嚮。小紅書博主 「@鈕鈷祿氏培盛」 也表示,自己的賬號發《甄嬛傳》有關的流量很高,不到一個月就累積了將近一萬粉絲,但她卻無法通過這些高流量完成變現,原因就是擔心版權方會讓其下架。

S 同學認為,在整個影視行業,二創和原創其實是一種互利共生的關系。只有原創作者們給觀眾留出想象的空間讓其他作者去進行二次創作,才能在作品和觀眾之間形成一種良性互動。「過度保護也是一種傷害。」S 同學說道。

不過多位二創作者仍然表達出了他們對《甄嬛傳》的喜愛。S 同學認為,《甄嬛傳》的經典之處在於,每一個觀眾都能在這部劇的角色中找到自己。比如權傾天下的皇帝內心也有幼稚的一面,就像每個成年人心中都住著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6

7

優質內容的價值

在 「甄嬛傳每年播出收益仍有上千萬」 的新聞傳播開來後,最高興的樂視視頻,一連串發了 5 條官方微博,配圖《甄嬛傳》,並寫道 「有你,是我的服氣」。其還表示,「如果 2018 年版權不被花兒賣出,樂視現在回的血會更多,樂視視頻可以安心養老。」

《甄嬛傳》這種優質內容的價值,樂視早就看到了。

早在 2005 年,花兒影視投資的第一部作品《幸福像花兒一樣》,其版權就被樂視購買。後來幾年,花兒影視出品的《金婚》、《新編輯部故事》等作品均被樂視買下納入其影視庫中。

2013 年 10 月,樂視網宣布用 9 億元全資收購花兒影視,花兒影視正式成為樂視網旗下的子公司。收購花兒影視後,樂視還與花兒影視簽署了一份 「對賭協議」。

對賭協議提到,花兒影視在 2013 年、2014 年和 2015 年的淨利潤分別需要達到 6300 萬元、8100 萬元以及 10320 萬元。在鄭曉龍的幫助下,花兒影視不僅完成了這份對賭,還超額完成了約 1.7 億元。

當然,讓樂視下定決心入股花兒影視的,還是《甄嬛傳》這個最值錢的項目。2011 年,在買下《甄嬛傳》獨家網路版權後,樂視網副總裁高飛就在發布會上預言,「《甄嬛傳》將會是明年網路點擊率最高的一部劇。」

事實也正如他所料,這部劇上線 38 天後,樂視就打破了網路視頻行業單部電視劇最快破 10 億點擊的紀錄。時隔三年後,高飛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僅僅是《甄嬛傳》的獨播,就讓樂視網至少得到了上億元回報。

不過,在樂視爆發危機一年半後,樂視對於《甄嬛傳》的獨播權在 2018 年被優酷打破。2018 年,有消息稱,由於經營困難,《甄嬛傳》的出品方花兒影視將《甄嬛傳》的版權分銷給了優酷。僅上線一周,優酷的播放量就突破了 1.5 億,超過了同時段上映的其他新劇。

目前,據優酷官網資訊顯示,在電視劇分類最多播放的榜單中,《甄嬛傳》的播放量僅次於兩部正在熱播的電視劇。

《甄嬛傳》的長尾效應有目共睹,但人們依舊不得不深思的是,為甚麼時至今天,觀眾與播出平臺們仍在懷念《甄嬛傳》這樣的老劇?一個顯著的原因是,古裝劇在倒退。

就在《甄嬛傳》誕生四年後,整個影視行業迎來了一場資本大入侵,IP 改編潮襲來,天價片酬、陰陽合同事件頻發。有著《甄嬛傳》續作之稱的《如懿傳》更是賣出了 900 萬元一集的版權天價,是《甄嬛傳》的整整 30 倍之多。當行業對資本趨之若鶩,許多人已經失去了潛心研究作品的能力。這既是行業的損失,也是觀眾們的損失。

8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這個假期,有不少人又一次打開了《甄嬛傳》。

用 「光頭」 的話說,看《甄嬛傳》不僅僅是宮鬥,更有一種映射現實、讓我們反觀自身、看見和認識自己的力量。

有人從劇中甄嬛和安陵容的友情裡看到了親密關系裡癡迷型依戀的焦慮與惶恐,從甄嬛和皇上的愛情裡看到了人生經歷和感情經歷不對等對於戀人關系的影嚮,從皇上和太後的母子關系中看到了家庭成長環境對人性格的養成,從整部《甄嬛傳》裡看到了這個世界與你 「嬛嬛」 相扣。

「光頭」 曾經因為賬號的商業變現難題陷入過焦慮,但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和自己和解,和解的原因之一就來源於《甄嬛傳》中的一句臺詞。

劇中人物甄嬛給曹琴默送禮物假裝討好,甄嬛走後曹貴人把東西全部扔掉,唯獨留下了珍貴的香料。崔槿汐在這時對甄嬛說:「放不下榮華富貴的人,永遠成不了大氣候。」

聽完這句話的 「光頭」 醍醐灌頂,他笑著說,「我還是想去成為一個擔當大氣候的人。」

來源:AI 財經社 微信號:aicjnews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