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式怪誕劇:美國世紀的提前結束

文:謝遠東

就像卡夫卡的經典故事《變形記》中那個主人公一樣,美國在1月7日醒來時發現,他們也是 “一隻巨大的昆蟲”,”圓頂狀的褐色肚皮分成僵硬的拱形部分”,還有許多 “瘦得可憐 “的腿,在眼前 “無助地揮舞”。

不過,美國人倒是可以直接說:睜開眼睛,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我們已經變成了一個國家的巨型蟑螂。

是的,無論如何,美國現在是拜登和哈里斯當家作主,瘋狂地揮舞著自己的小肢體,試圖為這塊憂心忡忡、武器過剩、病魔纏身、奄奄一息的傷心地做一些事:

拜登試圖讓非法入境變得更容易。這幾乎肯定會導致大量無技術的人湧入,而且對於黑幫成員、販毒集糰子,甚至是外國恐怖分子滲透基本沒有認真區分。

拜登已經停止了在聯邦土地和近海的鑽探,並扼殺了Keystone管道–這不會減少進入美國的石油供應,但將會通過卡車和火車運輸——增加碳排放。

而在氣候方面,拜登重新加入巴黎協議。如果拜登真的關心溫室氣體,為什麼不推崇核電?核電是清潔的,比起風力發電場和成百上千畝的太陽能板,核電更不礙眼。

川普政府失業率低得驚人,收入普遍增加。放鬆管制和降低稅收是其中的竅門。拜登傾向於大量的外國勞力,將最低工資提高一倍以上,提高稅收,加強監管。這是一個反就業、反增長的奇妙組合。

在民主黨人控制的每一個大城市,暴力犯罪都在激增,那是由於民主黨人對警察的仇恨攻擊所造成的。現在民主黨人入主白宮,情況只會更糟。

在文化方面,情況看起來更加嚴峻。拜登向心理上的男性開放女子運動隊及其更衣室,將一根木樁刺入女子運動的心臟。在校園性別和教育上,拜登再次回到奧巴馬時代。

能源大州德克薩斯州,卻被一場暴風雪搞到停水停電,那裡的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而美國人的綠色新政才剛剛開始。

現在和選舉前一樣,拜登的唯一和全部的使命就是反川普。要推翻川普的每一項政策,甚至是那些相當成功的政策。

路剛開始,盡頭不遠。

沒錯,所有的問題都可以歸咎到川普頭上。雖然這個74歲的老人現在只是平民,但一樣當成總統來彈劾。而敢於和這個荒唐案件翻白眼的,那你真的是不想混了,哪怕是做川普的彈劾律師,一樣可以砸你的飯碗。美國人就是這麼認認真真的在毀掉他們的憲法。他們現在還好意思說什麼人權、說什麼自由、說什麼法治?

美國人不能不意識到,他們現在的確是一個蟑螂國,雖然是地球上依然最富裕的國家。

去年一個夏天,黑命貴和反法在美國各大城市打砸搶燒。美國政客除了下跪,就是讚美他們的勇氣和他們的和平。沒有人看見民眾生命和財產遭損,更沒人敢說「法律和秩序」?要知道,有《紐約時報》無數頂法西斯的大帽子等著,在社交媒體屏蔽你,給你打上藍色標籤。

當然,這裡用的是文學比喻,還是很偷懶的從卡夫卡先生那裡借用來的,但美國要否認自己是蟑螂王國其實和卡夫卡的主人公一樣困難,無能為力。要知道美版蟑螂王國也是由來已久。

2015年6月,當川普走下那座特朗普大廈的扶梯,歡呼他未來的 “美國再次偉大”,哪怕他走進了橢圓形辦公室,這仍然是一場超乎想像的美國噩夢,只可惜還要搭上一個70歲的老人四年噩夢。

川普今天很慶幸,他比2000多年前的凱撒幸運。為了挽救這個國家,至少目前他還沒有將性命搭進去。

面對現實吧,不管美國人是否完全掌握了這個事實,他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明顯處於瓦解初期的制度以及國家中。

1991年,柏林牆倒塌近兩年後,蘇聯終於內訌,冷戰正式結束。沉醉在1991年勝利幻覺的華盛頓,”最後一個超級大國 “的勝利之都,近30年後的2021年,他們無視人民的呼聲,顛倒黑白,直接將抗議民眾污衊成暴徒。

這是世界上最荒誕的科幻現實,最不現實的黑色喜劇。

不到三十年的時間裡,一個非凡歷史的故事,美國帝國強國”企業號 “成了 “羅奇號”。

畢竟,這個國家成為歷史上最後一個超級大國不到30年。孤零零的留在這個星球上,它的軍事力量無人能及,經濟也是全球化體系的核心地帶,讓世界羨慕不已。

這是一個美國人的星球,純粹而簡單。

如今,他們就這樣當著全世界的面撒謊。他們就是要消滅一切敢於質疑的美國人。

想來很諷刺。

當年福山大談特談歷史的終結,曾有好多人談論冷戰後的 “和平紅利”。

誰會想到,是美國人親手終結了自己的民主自由。誰能猜到,在冷戰後的華盛頓,美國成了一個打著「政治正確」旗號消滅一切異議的國家,這和專制國家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紅利還很大。在近30年後,這個國家成為一個巨大的財閥,財閥的世界。但誰會想到美國版的和平紅利會被更多的億萬富翁抽走,而在這些年裡,貧窮和飢餓卻在增加?

誰能想到,一支被認為是無與倫比的軍隊會打一場又一場的無止盡的荒謬戰爭?實際上幾十年的衝突,除了第一次針對侯賽因的海灣戰爭的准勝利外,沒有一次取得勝利?甚至在六位總統之後,美國還是沒有能力停止戰鬥。

誰會想到,2001年9月,美國曾經支持過的一個富有的沙特極端分子領導的一小撮伊斯蘭武裝分子,會派出19名(主要是沙特)劫機者直接攻擊美國?

誰能想到,在9/11恐怖襲擊之後,那位曾主持過第一次海灣戰爭人的兒子和他的政府高官會相信,世界是他的棒棒糖,美國應該以一種以前無法想像的方式主宰大中東,甚至可能主宰整個地球。他的入侵伊拉克,有效地幫助伊斯蘭極端主義遠播,同時給這個國家製造了無休止的災難?

誰能想到,2009年,在美國國內經濟大衰退之後,侯賽因-奧巴馬總統會下令大規模 “增兵 “阿富汗。數以萬計的新軍,別說承包商、中情局特工等會被派到那裡去,也不會微微安定下來。誰會想到,這位黑人總統得到史上最搞笑的和平獎,世界卻越發的動盪。這位史上最失敗的美國總統,卻奇怪的是因為一身黑皮一張巧舌如簧的嘴巴成為美國媒體的寵兒,更是美國史上最會利用總統職位發家的能手。

絕望的美國人民在2016年11月拋棄了腐敗的希拉里,他們自以為選擇了川普可以還給他們一個屬於美國人民的國家。然而,他們想像不到沼澤的強大。為了讓這位美國史上最受歡迎的總統下台,他們不惜將香蕉共和國的手法用到了這裡。

川普四年的努力,如今甚至不到一個月,一切又回到了原點,甚至更糟。美國這個國家更加不屬於美國人民。

剩下的事情,歷史早已註定,太陽底下無新事。

正如一場瘟疫最終終結了羅馬帝國。美國的末路顯而易見。

2020年初席捲全球的噩夢在美國仍在持續,有朝一日,也許是多年後的人們,會將它視為美國世紀的真正終結點。

那場席捲全球的大流行病,在感染了數千萬美國人,以無法比擬的方式殺死了數十萬美國人。更令人髮指的是,以福奇為首的科學家、一些大型醫藥機構,政治挂帥,赤裸裸指鹿為馬。這是一個如今在實驗室數據上都已經破產的國家。

你可以說這是上天賜予的徵兆,但你無法否認它的令人震驚。這不是墓誌銘的話,又是什麼?

在蘇聯退出歷史舞台還不到30年後,美國人生活在一個奇怪的土地上,而它自己也正奇怪自己正在步其後塵——一個由78歲的總統領導的殘缺不全的國家,它的制度顯然已經分崩離析:它的政黨完全把幾十年不挪窩的老政客把持;它的總統職位已經被剝奪了,而且它越來越具有帝國主義性質;它的經濟體系是財閥化的;它的軍隊還在地球上相當大的範圍內掙扎……

在現代帝國時代開始的幾個世紀後,它顯然要在拜登的地獄加速模式中窮途狂奔。

不過,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此時再清楚不過了,人們需要一些新的方式來思考,我們這個日益被蟑螂侵襲的星球。

在卡夫卡經典故事的結尾,格里高爾-薩姆薩,那位主人公現在是一隻背上嵌著爛蘋果的巨型昆蟲,死在蟑螂的地獄裡,也是死在自己的房間裡,父母和姐姐就在附近。

美國這個超級大國,是否也有同樣的命運呢?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