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一粒灰,飄進了富豪家

何享健
文:余遠環

6月14日晚,網傳美的集團創始人兼實控人何享健在家中遭劫持。

消息震動整個商界。

居然財經報道稱,何享健的兒子游泳到對岸報案,綁票者貌似持有炸彈:

對峙,談判……有點當年張子強的意思!很魔幻。

媒體披露了昨晚解救視頻,場面猶如香港警匪大片。

據佛山警方官方微博消息,6月14日17時30分許,佛山警方接報警:美的集團君蘭生活村一住宅有外人闖入,威脅住宅內人員人身安全。據悉,佛山警方已抓獲5人,處置過程中無人員受傷。

為警方點贊。

時代的一粒灰,飄進了富豪家。

何享健,1942年出生,廣東順德人。2020年4月7日,何享健以216億美元財富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36位。

早在2014年7月21日,《理財週報》發布的《3000中國家族財富榜》,美的集團創始人何享健家族憑藉346.51億元資產沖入榜單第5名,成為榜單上佛山最富有的第一家族。

2020年5月12日,何享健家族以1652.7億元財富位列新財富500富人榜第6位。

在《 100 名改革開放傑出貢獻個人》與《改革開放 40 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名單》榜單中,都有何享健的名字。

他很激動,說:「能獲得今天的成績,離不開時代。」

時代是一個美好的名詞。

充滿了重量。

目前,還不知道綁匪們是如何躲過物業的保安和監控,進入小區的,也沒人知道,他們是如何獲得爆炸物的。

昨晚一直有民警在何家門口的保安亭裡查看監控視頻。一位鄰居在現場吐槽,何老闆的監控視頻竟然是黑白的,這樣的安保不出事才怪。

順德的治安一直很好,順德的老闆都很低調,常常穿拖鞋騎單車一個人出街的。

當然,何享健有沒有這樣做我不知道,但他為人很真實。就像他罵過高管許多次:知道你們有多傻嗎?加班加點,搞得雞飛狗跳還沒錢賺,你們是為啥?

目前,佛山警方已抓獲5名綁匪,詳情有待警方通報。

想學張子強,結果變成牆內張。唉。

別當國內警察是吃素的,香港黑幫片也別看太多,實實在在做事才是正路。

網友有個留言,不要用狹隘的三觀來貶低人民警察對犯罪零容忍的意志,這事和身價無關,與社會安定和諧密切相關。

這個話提醒了我。

是啊,今年疫情的影響,外貿、電影、餐飲……多少個公司關門。

疫情就像《金瓶梅》中胡僧給西門大官人的那瓶藥,加速了多少行業的死亡。

活著都不容易。

有些人活著,就已經用盡了力氣。

今年,瘟疫、騷亂、衝突和失業,拼出了全世界的2020年。在半年前,這一切都還讓人無法想像。

都活在一個時代,人類的悲歡並不共通。

前幾天,看了一則帖子「58同城上的失業日記」,知道了什麼叫真不容易。

有人在路邊看到席地而睡的打工者,而附近的出租房只有30一晚。 

這大概就是樹葉身不由己被吹動漂浮的生活吧。

女孩「薄荷」經歷了從滿懷期望到跌入谷底的過山車。

「登西樓望歸路」同樣經歷人生的起伏。

成年人的委屈之一,就是放下身段。

失業與就業,無奈和堅韌,讓很多人的生活變得擰巴。

像這樣的人,很多很多,找工作,真的變難了。

可日子總是要過的,如何過卻是個問題。

58同城上的失業筆記,在1萬條評論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條是:

那些睡在地上的人,我很怕這就是以後的我。

疫情影響的不僅是收入,還有心態。

6月10日凌晨,博納影業集團副總裁黃巍跳樓身亡。這位剛過完52歲生日的男人,生前最後一條朋友圈,是討論電影行業復產復工的。

黃巍身邊的一位朋友說,黃巍應該患有嚴重的抑鬱症。在去年年中跟他吃飯時,他就建議黃巍去看心理醫生,今年4月份他再次跟黃巍吃飯時,他感覺黃巍的情緒已經掉到冰點了。黃巍問他:我們這麼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推測,疫情可能是壓垮黃巍的最後一根稻草。

還是那句話,成年人的崩潰、絕望,都是默不作聲的。

殘酷背後都是無奈。

似乎被時代拋棄一樣,有些人的心態會變得特別不好的,動邪念的人當然也有。

春江水暖鴨先知。

要辛苦警察蜀黍了,社會治安得開始密切注意了。

還是你獸爺說得好:

發生在何享健家的這起惡性案件,或許是一個標誌性事件,時代的灰塵,不僅落在窮人的頭上,也開始落在了富人的頭上。

巨額的公共安全投入,高效的警察力量和精細的網格化管理,都不如穩定的經濟,更能保證社會和人心的安穩。

還是那句話,經濟是對抗大部分問題的最有力武器。

老百姓的飯碗,是比天還要大的事情。

經濟發展好,人民生活好,就是最大的正能量。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