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傾倒核污水,到底有沒有危害?

日本

文:馮學榮

這兩天,日本傾倒核污水事件,刷屏了。很多人看了新聞,都說「完了」,以後海魚沒法吃了。

今天,老馮和大家聊聊這事。

未必有結論,但是,與其跟著恐慌和起鬨,我們還不如通過談論這事,至少學到一些方法論。

首先,我們看看什麼叫核污水。

簡單地說,核污水就是核電站裡面,在運作過程中使用的水,這些水,由於常年受到核電站裡面核反應堆的輻射,所以,這些水帶有輻射性。

十年前,日本爆發地震和海嘯,日本福島的這個核電站被破壞了,簡單地說,就是核電站以及周邊的核污水泄漏了,而且,當時也用了一些海水,來對核電站進行降溫,事後這些海水也帶有輻射,日本人後來把這些核污水,給抽了出來。

抽出來之後,日本政府最近宣布:把這些核污水,倒到大海里去。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我們的刷屏,就是這麼來的。

那麼,這些核污水,倒進大海里,有什麼危害呢?以後海魚會不會變異?還能不能吃?

不知道。

別笑。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別說文科生不知道,就算理科生,也不是每個都知道,為什麼呢?因為,理工科也是分很多類的,學原子能的,不懂研究酶的,反過來也一樣,專業研究酶的,也不懂原子能,而且今天日本核污水這事,要求分析人不但要懂原子能,而且還要懂生物學,其專業之程度,可見一斑。

有許多自媒體,就是利用老百姓的不懂,連夜炮製出一些文字,配幾個生病的魚的不相關的插圖,製造焦慮,收割流量。

事實上,雖然我們不懂原子能,但是,我們說分析問題,還是有方法論(methodology)的。

首先,日本人往大海傾倒這些核污水,如果說有害的話,請問首先受害的是誰?答案是:日本人。為什麼?因為他們離得最近。這個事實在法學上,叫做prima facie,也就是「初步事實」的意思,也就是說,如果這是一起犯罪的話,那麼,這個犯罪動機,它是有瑕疵的,別的先不說,單憑這一點,就足以告訴我們:先別跟著起鬨,先了解完整的事實,再說。

我們說分析問題,正反雙方的意見,都要聽,總的方法論是:

先弄清事實

再發表觀點

正反兩方的意見都分析之後,我們很驚訝地發現:原來,國際原子能機構、世界核電運營者協會,這兩個相關機構,竟然是支持日本將核污水倒進大海的。

為什麼?因為國際原子能機構經過研究之後認為:這批核污水雖然含輻射物質「氚」,但是,其水平很低,有多低呢?大概是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的飲用水的15%左右。換句話說,我們平時喝的水,輻射量都比它高。國際原子能機構認為這批污水倒進大海會很快被稀釋,不足以對魚類和人類造成危害。

說到這裡,我們想起了那句我們說了很多年的老話:

離開劑量談毒性都是瞎起鬨

舉例說,我們平時吃的很多西藥,都有毒性,但是,毒性劑量很低,會被我們的腎臟過濾掉,不足以構成危害。再舉例說,我們平時吃的蔬菜、喝的茶,也都含有農藥殘留,但是,經監管認為:毒性劑量很低,會被我們的腎臟代謝掉,不足以危害健康。這就是為什麼,藥和蔬菜,都可以公開出售。

那麼,日本這批倒進大海的核污水真的「劑量少、毒性小」嗎?其實即使在科學界,這個問題仍然有爭議,有科學家說:雖然說,數據看起來很安全,但是,人類的相關經驗太短,長期可能的潛在危害,也許暫時還看不出來,所以,要謹慎。

而且,國際原子能機構會不會犯錯呢?理論上說,也有可能。

這就是為什麼,日本傾倒核污水的事情曝光,許多週邊國家都發聲反對,試問周邊國家的反對,有沒有道理呢?答案是:

有道理

為什麼有道理呢?因為,核污水這個問題,今天即使在科學界,仍然有爭議,那麼從周邊國家的立場出發,當然是希望日本不要傾倒。無論這個核污水到底有沒有危害,總之,既然仍然存在爭議,你不倒,總比倒要好,這就是為什麼許多週邊國家都站出來抗議,我認為,這個做法是正確的,換了你和我在那個位置上,我們也是這樣做的,這一點無可厚非。

那麼談到這裡,有沒有結論?日本倒進大海的這批核污水,到底有沒有危害?還能不能吃海魚?我們要不要為它擔心?

答案是:我沒有結論。事實上,我這篇小文的目的,也不是為這批核污水,做出什麼科學結論,這篇文目的,是通過這件事,和大家分享一下,分析問題的最基本的幾個方法論:

方法論一:民眾對化工的恐慌,有些有理,有些無理,不足為憑,盲目跟著起鬨,不值得,但也不能盲目否定這種恐慌。

方法論二:分析任何事件,都要先弄清楚事實、再發表觀點。

方法論三:調查研究事實的過程中,正、反兩方面的看法和意見,都要聆聽,不要單憑自己的喜惡,主觀地篩選信息。

方法論四:越是專業的問題,越是需要聆聽專業人士的看法。

來源:讀書人馮學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