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大痛苦,就是感覺自己很優秀但又證明不了

金庸

文:六神磊磊

桑昆,是《射鵰英雄傳》裡的一個人物。在這套書的第一本裡你會讀到他。

這是個特別不討喜的人物。他的老爸王罕是蒙古大酋長,他自己卻是個沒用的紈絝子弟,毛病很多,嫉妒,殘忍,無能,好色,還養豹子吃人,等等等等。

可是他最大的毛病,或者說問題的根源還不在於此。

桑昆真正的致命傷是什麼呢?

有一次,金國人問他老爸王罕:草原上最優秀的年輕人是誰?王罕老實說是我義子鐵木真和札木合。
作為親兒子的桑昆在旁聽了,很不痛快,不住大杯大杯地喝酒,後來還摔了杯子。意思很明顯,草原上最優秀的年輕人,難道不是我桑昆嗎?

你看,桑昆雖然無能,沒有什麼真本事,卻自我感覺非常好,自認為是草原上最優秀的人。
他認為自己很優秀,卻又永遠證明不了,這才是他最大的病根。

他的很多毛病,都是從這個病根上來的。

比如在一個很隆重的場合,突然沒來由地侮辱神箭手哲別:

「你這個小小的十夫長,也配用我的金杯喝酒?」

你可以說這是因為他的傲慢、無知、素質低、不懂得尊重人才。

但根本原因是他在瘋狂地尋找優越感。哲別是真的勇士,有神箭手的光環,他卻沒有。所以他迫切地想顯示自己的優秀——你只是十夫長,而我是大汗的兒子;我有金杯,你沒有。所以還是我優秀。

又比如他特別迷戀養豹子,還宣稱自己的豹子可以吃掉鐵木真手下的猛將:

「我只要放出一樣東西來,就能把鐵木真義兄的四傑一口吃了。」

說出這蠢話,固然也是因為他粗魯、顢頇,但根子上還是因為他急迫地想證明自己的優秀。

——鐵木真勇猛善戰,他不行,所以他養豹子,搞噱頭,補足一下「勇猛」的人設,花式證明自己的優秀。

——鐵木真手下有「四傑」,老被人表揚稱讚,他沒有,所以他讓豹子去壓倒「四傑」,凸顯自己的優秀。

桑昆的這種毛病,和我們平時講的人要自信是兩回事,或者說,這是一種桑昆式的自信。

沒有人能敲打和警告桑昆,告訴他認清自己嗎?幾乎沒有。

但凡是這種脾氣比本事大的人,和他們交往總有一個難處:你無法提醒他/她其實並不優秀。

草原上,人人都知道桑昆不行,但是沒有人能提醒他。同僚也好,朋友也好,沒有人能告訴桑坤:其實你並不怎麼優秀,你不怎麼能打仗,你的脾氣比你的本事大多了……絕對不能。

一個人對某樣東西有執念,他身旁就像是自帶了一個大漩渦,接近的人都只能順著漩渦划水,不能逆著來,否則就會變成對他的嚴重忤逆和冒犯。

不但不能提醒他,你還必須繼續恭維他。從小到大,桑昆肯定被廉價的讚美包圍著,聽見的都是:真棒!虎父無犬子!好優秀啊!以後肯定是草原上的雄鷹!

長大以後,身邊人仍然要不停給他吃藥:你最牛了!鐵木真和你比算個屁!

反正恭維傻子又不要錢,而得罪傻子要命。

一個桑昆這樣的人,如果永遠無法自證自己的優秀,就會怎麼辦呢?

一般就會習慣性地喜歡否定別人、踐踏別人,在任何無關緊要的瑣事上都要顯得比別人高明,藉此證明自己的優秀。

之前說的他沒來由地侮辱哲別、四傑、鐵木真就是典型。

在今天的職場裡,他們可能就會表現得愛「起釁」,愛生事,並且往往特難合作。假如要他們肯定一下別人,那還不如要了他們的命。其實骨子裡都是那顆不甘平凡的心在作祟。

在網上,大概就會成為特別刻薄的噴子,看見什麼都要「呵呵」一下,挖空心思踩上幾腳。

其實桑昆很有一點點像郭芙。只不過郭芙是正面人物,總體上算得大節無虧,而桑昆是反面人物而已。但他們有一些氣質真的很像。

郭芙也是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特優秀、特棒,沒有本事就先有了脾氣,但在內心深處,又隱隱感到自己其實沒什麼真才實學。她的很多毛病都是從這個心態上來的。

當然了,話說回來,桑昆、郭芙他們有牛的權利。

畢竟人家的老爸一個是王罕大汗,一個是郭靖。他們花式作一下,耍一點大少爺、大小姐脾氣也沒什麼,砍了人家胳膊都不用蹲號子,連道歉都沒有,也行。

就怕沒有王罕、郭靖這樣檔次的爹,不是真的大少爺、大小姐,卻也得了桑昆的郭芙的病,不把別人的胳膊當事,那就麻煩了。

今天過兒不打你,明天神鵰都要啄你。

文章轉自「六神磊磊讀金庸」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