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手坑爹,悲從中來

鼓手

文:與歸  

這可能是《樂隊的夏天》熱播以後,「 鼓手 」第一次受到這麼強烈的關注。

4月1日深夜,一位名叫更生仔的樂隊女鼓手,在微博發文向粉絲們講述自己這幾年的心路歷程。

文章中,她自曝在大四時,自己的GPA成績都在85分以上不可能;父親還將她和她對像都安排到了事業單位,而她在這個閑職單位摸魚。

這大概是這個愚人節最大的玩笑。

不過,我們卻不是第一次見了。更生仔和仝卓一樣,都是面對粉絲,在公共平台,自然而然地自爆,甚至還有點傲嬌和洋洋得意。

有網友感慨:別人唾手可得的,有些人一輩子都得不到。

也有網友共情:她爸可能不是個好官,但是個好父親。

是的,她嫌棄的,正是很多人一輩子想要但無法企及的。而很多人面對這樣的現象,更多的是羨慕沒有這樣的大樹父親。

我思考的是:她們為什麼可以那麼自然地說出來?

問題可能不只在更生仔和仝卓。

他們覺得世界就應該是這樣的。她的爸爸「 安排 」一切,只是體現了一個父親對女兒暖暖的愛,這是正能量,說出來會得到大家的誇獎和羨慕,甚至值得發揚。

他們只不過是把平日里、私下里的聊天內容髮了出來。她們誤以為,或者說根本就是以為,對外公開的社交平台也和私人場合無異。

她們不在乎。

所以,我想提醒的是,形勢已經嚴重到了他們不屑於遮掩的地步。溫水煮青蛙,已是肌體潰爛的階段。

其實,我們都在保持一種默契,一種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又不敢輕易說出來的默契。每個稍微有點社會閱歷的人,可能都聽過被富貴父母安排人生的故事。

彼時,我們大都不覺得這樣的「 安排 」有什麼問題,大家似乎也不會去追問,更沒想過去追究這樣違不違規、合不合理。

我們默認,或者說服從這樣的潛規則。

只不過,當它突然跌入輿論場,大家再視而不見,就顯得太說不過去了。這是所有人的尷尬。

這就好比,娛樂圈某一位渣男,大家私下里都知道他是個渣男,但是各方都保持一種默契:綜藝節目該請他還是請他,劇組該找他拍戲還是求他拍,廣告商該找他代言還是照常撒錢。

但是有一天,他出軌的視頻突然被他自己一不小心發在了網上……然後所有人都尷尬了,接下來就是不得不做出程式化的動作。

我們活在一種很奇妙的氛圍中:

在各自的私下生活裡,道德和規矩似乎不是個什麼事,但是一旦某個人有個事被聚焦在了公共輿論場,那麼道德和規矩便立刻成為那個最強大的存在,一切圍繞它來。

只有在這個時候,我們似乎才去認真審視自己所處的世界,認真於世界本還該有的樣子;才開始嚷嚷著,讓規則回歸規則,把潛規則逼上岸來。

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其實享受於那個我們平時難以握住、甚至根本不會去想的權利。

我們通過關注、轉發、點評來完成一次公平正義。這種稀缺的參與感,讓我們興奮而滿足。

但這又是一件很被動、很悲哀的事情。

我們的監督,得益於他們自己的不小心。這是一種僥倖的、有著恩賜意味的公平正義。

如果她不說,一切都是「 最好 」的安排。她的故事,只不過是萬千同類故事中的一個。

所以,又見凡爾賽式坑爹,我難以喝彩,只是感到悲哀。

 

  來源     與歸隨筆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