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溺亡的悲劇並非完全緣於「 溺水 」

救生圈
文:朝天椒

昨天7:10傳來最終消息,21日下午落水的重慶潼南區8名小學生已全部打撈上岸,但令人辛酸的是,他們均已溺亡。

這8名小學生的溺亡,起因於其中一個小學生不慎落水,而其他小學生群起施救後導致的。這使得本該只溺亡1人的事件,最終卻讓7個家庭陷入同等的哀痛,無論如何都讓人感到不該如此。最令人扼腕的是,這樣本不該擴大化的悲劇,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們這個社會重複而悲哀地上演。

先看今年就有的2起:

6月14日,廈門有兩個男孩相約去集美區杏濱路的海邊遊玩,一個不慎落水,另一個趕緊去救,最終兩人均溺水而亡;

5月16日,河南信陽潢川縣5名高二生在小潢河集體溺亡,雖然沒有公開報導說是因為施救他人導致,但很容易判斷出,5名學生的溺亡,極小概率屬於同時各自溺亡,而大概率是1人或2人溺水,同行的學生奮不顧身施救但卻未果。

當然,今年可能不止這兩起,若要搜索,可能還有更多案例。

再看往年的:

去年7月14日,還是在小潢河,33歲的母親郭某帶著自己的兒子侄子侄女共5人去河灘玩耍,最後卻全部溺亡。與上面那個例子一樣,沒有報導稱是因施救導致了5死的慘劇,但也與上面的判斷一樣,大概率仍是施救他人未果且又未能自保後發生的。

去年6月6日,福建長泰縣珠浦河3個小伙子下河捕魚,其中一個不慎溺水後,另外2人急忙下水施救,最終三人均遭溺水身亡。

2015年8月16日,鄭州花園口景區,2個小伙子淺灘涉水過河,一個不幸落入深溝,另一個即施援手,卻不僅未能救下同伴生命,自己也同時罹難。

……

類似這樣救人不成反都溺亡的悲劇,多少年來屢見不鮮,而我們很少能看見西方的國家比如美國會有如此現象發生,這絕不是巧合!

我以為,中國之所以會發生這麼多此類悲劇,主要原因有兩點:

第一,雖然我們也有教育,也有囑咐,也有告示牌不讓下野水游泳,也不提倡輕易救人,但這就像我們的法律也有保護兒童不受侵害的內容但實際效果卻遠未達到人們的預期一樣,照樣會接二連三地發生悲劇。原因就在於我們的教育力度太小,孩子從沒有把這些教育內容內化成自己腦海裡的意識。如果我們能像愛黨愛祖國那樣的教育力度去教育他們,恐怕就不會出現這樣形同虛設的教育,也就大為降低這樣的悲劇。這方面,家長有責任,學校有責任,社會更有責任。

第二,有意無意地、不太現實的英雄情結和道德鼓動也是相當重要的原因。對於救人未果而溺亡的事件,我們常常習慣於漠視生命的意義而更希望推崇樹立一種道德,認為它會對整個社會的良好風氣起到正能量的作用。最典型的一個例子,是十一年前湖北荊州的救人溺亡事件,當事者是3個長江大學的大一學生陳及時、何東旭、方釗,因為施救長江中2個落水兒童,結果溺水身亡。萬幸的是,2個兒童獲救成功。事件發生後, 3個大學生獲得了整個社會極高的讚譽,更是獲得了2009年感動中國人物特別獎。對他們最常見的褒詞是:生命雖然短暫,卻意義崇高,價值非凡。

說實話,我不贊成把這種救人的溺亡說成意義重大價值非凡之類,更不贊成有意無意地鼓勵孩子們去爭做這樣的英雄。水中救人這件事,倘不是很專業的人員,絕大多數——哪怕是成人——都不會成功,何況是連自己遊起來都很局促的學生及孩子們。但他們為什麼要去救呢?是因為腦子裡被植入的此類道德感太深厚了,遠遠大於也應該紮根下來但實際極其式微的自我保護意識,一遇突變,往往不假思索,以致心有餘而力不足,屢屢成就災難。

關於保護孩子,我寫過好幾篇文章,但均遭不測。一篇是寫小學生軍訓時,指導員讓某個小學生用身體壓住快爆炸的手雷掩護其他小學生逃生的演習。文章屢發未果,所以這裡不深說了,但對這種內容的軍訓,我要用一萬個帶感嘆號的「 堅決反對 」 表明我的態度;還有一篇是今年六一兒童節發的文章,談美國華裔軍校生王孟杰為救他人而被歹徒槍殺而被美國人厚葬的,但發表不久也被咔嚓了。文章也談到要不要在社會層面鼓勵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他人的問題。

我不是說不在危難時救別人,但這裡有個界限。簡單地說吧,看到老太太昏倒路邊,或是小悅悅被車壓倒在路中央,你正好看見去救她,和跳入深水或闖入火海去救人,情況肯定是不一樣的。一個是舉手之勞,而一個則很可能付出生命代價,且還大概率不能保證施救成功。

所以,我的意思是,只有當你確保自己能夠在保障自己生命的前提下挽救他人,你才應該竭力去救,倘不能,還是尋求他法,絕不要「 沒多想就跳了下去 」 。真實的好的道德是首先保證自己的生命。我這句話是有語境的,撇開了本文的語境專摘出來批判,就會斷章取義。我其實也很敬佩那些捨己救人的英雄,但這個英雄壯舉一定是個人選項,而絕不應該是被教育倡議甚至被道德脅迫的公共選項,且很可能演繹成必選。即使是鼓勵和培養一種救人的本能,也決要首先鼓勵和培養理智的救人本能,不能培養意氣用事的救人本能。

湖北荊州的那次溺亡事件,我也寫過一篇文章,但寫得很含蓄,因為他們都被視為英雄了,不大好寫。我做了一個比喻,說被救的2個中學生和因救他們而溺亡的3個大學生假如都是我的兒子,我會在家庭裡鼓勵其他孩子去效仿3個大學生兒子麼?肯定不會!原因很簡單,無論這3個兒子多麼勇敢偉大,用3條命去換2條命,從簡單的生命成本看,我的家庭是絕對不划算的。但要是不救,是不是就看著2個中學生兒子等死呢?這是一種命題,也是我若是他們父親的一種心病。

但換個角度,這種命題或心病就迎刃而解了。什麼角度呢?我根本不是這幾個孩子的父親,而是社會管家,那我就不會去算那個生命成本的帳,這時候我要算的,是如何能讓更多的人承擔起見義勇為的責任,這樣才能顯見我把世道人心治理得好,管家也就坐得穩。所以這個時候,用3個大學生的命換取2個中學生的命,我就認為值,也就願意大力宣揚和鼓勵這種救人。這其實是我的私心而非公德。

所以,這是一種看不見的文化汪洋,很多擴大化的溺亡,多是因此發生。就拿上面列出的案例(包括湖北荊州)說話:

在這7個案例中,如無人貿然去救,死亡人數應該是8個,即使算上小潢河的不確定人數,頂多10個。但我們的大人還有學生孩子們,因本能或道德或英雄情結,最後都選擇了「 沒多想就跳了下去 」 ,結果溺亡人數變成了本不該有的28人!何等慘痛!

這就是我題目所要表達的意思,希望家長們能夠善解。至於其他管家之類,倘不對我問罪已是萬幸,善解就絕不想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