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當人民有地方說話,炸藥才不會說話

炸藥

2011年5月26日上午9點,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政府大樓、信訪局和檢察院同時發生爆炸事件,造成二死六傷,爆炸現場升起蘑菇雲,後媒體報導,爆炸製造者是在爆炸中死亡的錢明奇

炸藥

網友從網絡記錄中發掘出「自殺式襲擊者」的身份。錢明奇,男,53歲,他在微博中他以天安門廣場留影為頭像,寫到:「我身體、精神一切正常,至今也無違法犯罪、非法上訪行為,因合法新建的樓房,被非法拆除,給我造成巨額損失,十年訴求未果,逼迫我走不願走的路」。根據《南方都市報》記者王星出示的私信記錄,這位宣告「行動才能解決根本!奮鬥才能得到解放!」的撫州農民在25日凌晨1時已經發出「死亡宣言」:「請關注撫州近期發生的爆炸性新聞……我不想做第二個錢雲會和徐武,但我想用實際行動為有冤百姓除害。」

這兩年撫州新聞頻發,宜黃拆遷自焚和唱凱決堤均發於此。作為臨川區最高長官,區委書記傅清在去年7月的一段會議中,曾要求本區官員嚴格按照「搞定就是穩定、擺平就是水平、不出事就是有本事」的理念切實抓好信訪、維穩、安全生產各項工作的落實。

錢明奇也曾遵循法律手段,不斷上訪,希冀通過溫和的抗爭手段,使自己的利益得到維護。然後十年辛苦過後,依舊是一籌莫展,所以採取了最後的手段——去炸了政府和檢察院。

拆遷戶從被逼「自焚」變成「恐怖襲擊」,對那些曾關注過宜黃自焚、唱凱決堤事件的人們來說,撫州政府治下,發生此等暴烈之事雖屬意外,但已是偶然中的必然。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站在官方維穩的立場對錢明奇的行為進行譴責:「對錢的非理性爆炸案,無論他是否有冤屈,他都應受到譴責。即使200萬元也換不來幾條鮮活的生命,因為一個是命,一個是錢。中國社會應毫不猶豫地集體譴責之。那些為他叫好的人,同樣應受到譴責。……」

北京學者崔衛平對此持相反態度:「暴力是無聲的,並且在暗處。然而一直到今天之前,錢明奇都是一個說話的人,與你我一樣。他多年上訪,走的合法路線。他有思想的,包括選一個他認為合適的日子。因此,不能將錢明奇僅僅當作『炸彈』、『暴力』、『恐怖』的代表。」

另一位學者潘采夫對此這樣發問:「我一向信奉改良,反對暴力,但有一些事糊塗:卡扎菲的利比亞怎麼改良?金二的朝鮮怎麼改良?利比亞的起義算甚麼?當統治者踐踏底線,恥笑善良,有底線的人們拿甚麼說服它?民主體制橫行的世界,暴力革命的果實還是專制嗎?是否民主的暴力得民主,專制的暴力得專制?」

26日同一天,發生在中國的具有影響的另一事件是公民獨立參選基層人大代表,一些知名人士和草根公民,陸續在微博上宣佈參加當地的基層人大代表選舉,其中包括作家李承鵬、時評人五嶽散人、商務人士梁樹新、學者吳丹紅、作家夏商,以及人人網上的王箐豐等。

《南方都市報》評論部就此即用微博賬號對撫州爆炸案發出快評:「撫州不撫,維穩才是陷阱。想到微博上開始不斷有人出來參選人大代表,以平和但堅韌的程序性的行動,讓集中而強大的公權讓步,讓子民成為公民,這樣的路徑才是希望之途。可以負責任地說,政權機器正在和炸彈賽跑,公民社會不是陷阱,當局應讓人看到希望。」

從現實的情況來看,南都評論中的呼籲可能是一種奢望,當局似乎沒有讓人們看到希望,相反正在盡全力消除任何帶來這種希望的可能。這裡僅舉兩例:

其一:江西新余失業職工劉萍,因自己的某些權益受損多次上訪無果,還被視為「非法上訪」受過「嚴肅處理」。劉女士於是決定獨立參選當地渝水區人大代表,自行報名,自製競選宣傳材料,主動到各種場合對選民發表競選演說。劉萍還在新浪微博中不時發佈自己的競選觀點與競選經歷,她的微博至今已有2萬6千多粉絲。

5月13日下午,江西新余市委市政府召開緊急維穩會議,市委書記李安澤等高層將劉萍參選事件渲染為有國內外政治勢力在幕後操縱的、企圖顛覆共產黨政權的一次重大政治事件。各級政府及單位都召開了緊急維穩會議,要求守土有責,內外有別,內緊外松。劉萍於是受到了一系列的特殊「照顧」:被斷水斷電,被跟蹤,被關機,被「守衛」,被失蹤,支持推薦她作為代表候選人的選民被「有關方面」「約談」然後其中一些「退出簽名」。劉萍在其新浪微博上說:「兩天對我三次傳喚,喉嚨潰爛連水吞嚥都困難!接著關押不給添加衣服,讓我受涼腹瀉三天。健康和精神上備受摧殘。。只因為我參選人大代表。」

其二:中國媒體對撫州爆炸案報導的變化。26日午前,撫州爆炸案打亂了騰訊、網易、搜狐、鳳凰等各大門戶網站的頭條安排,各網站均建頭條專題,轉發人民網消息和那些升騰的蘑菇雲畫面。但五大門戶新聞首頁的聚焦之勢在午後4時許戛然而止,專題皆已撤除,得到保留的是新華社不足200字的通稿。而後,人民網也將相關消息降至要聞區之外。不論是歎是怨,中國各地媒體評論版上都沒有「錢明奇」。

學者趙楚說:諸多公民獨立參選基層人大代表和撫州多起爆炸,兩件事貌似風馬牛,我卻在其中看到緊密的聯繫:前者正是後者的解藥——當人民有地方說話,炸藥才不會說話。

此話說得不錯,但是,早已習慣了用「子彈」對人民「說話」的當局,有可能給人民說話的地方嗎?當局現在為「維穩」進一步對民眾和異議人士加大控制和打擊力度,他們有讓人民說話的可能嗎?那些「要選票不要炸彈」的改良派的「改良」夢想有實現的可能嗎?

2011年5月28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更多閱讀

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夏小強:「孔子熱」中的孔子之悲

夏小強:不忘初心 中共官員包養情婦創紀錄

夏小強:「失去」共產黨,中國會怎樣?

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