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駕順手把車主送進監獄

代駕

文:半佛仙人  

我被一條新聞魔幻到了,代駕把車主送進監獄。

上圖文字:典型案例|請了代駕仍被判刑,酒駕不容一點饒幸澎淋政務:近日,海門法院審結了一起危險駕駛案,被告人張某因危險駕駛罪被判處拘役三個月,緩刑五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六千元。與以往的案例不同的是,該被告人在酒駕前是請了代駕並把他送回了小區樓下的,那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今年4月初某日晚,張某和朋友聚餐完後準備回家,由於喝了很多酒他也很自覺地叫了代駕。在代駕送至小區樓下後,因費用問題雙方有點不愉快。張某支付完費用後,代駕就下車了。見車子沒有停在停車位上,張某又坐上駕駛位發動汽車,將車停在了幾十米遠的停車位上。此時,代駕揚言要舉報張某酒後駕駛,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對方報警。經檢測,張某血液中的乙醇含量已達到酒駕入刑標準。也許大家會對本案有所疑惑,危險駕駛罪,是指醉酒後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那小區內部道路也算道路嗎?事實上,小區的管理糢式一般分為三種:一是封閉式管理小區,即嚴禁非本小區業主車輛出入;二是開放式管理小區,社會車輛可以任意通行;三是半開放半封閉式管理小區,比如經過小區業主同意或者登記交費等附條件入內。其中,第一種嚴格實行封閉式管理的小區,小區道路一般不應視為危險駕駛罪中的「道路」,因為其不具有公共屬性。而實行開放式管理的小區,允許社會車輛任意通行,其小區道路具備公共交通道路的屬性,可以認定為「道路」。實行半開放半封閉管理的小區則需要區別對待,此類小區在一定條件下允許其他社會車輛出入,如果社會車輛必須經過小區業主同意,才可以進入,那麼來訪對象相對固定,範圍相對較小,則小區道路一般不認定為危險駕駛罪中的「道路」;而如果社會車輛交納一定費用或者登記即可進入小區,對像也不特定,應認定為危險駕駛罪中的「道路」。

11月3日江蘇海門法院審結了一起危險駕駛案,被告人張某引危險駕駛罪被判處拘役三個月,緩刑五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六千元。

張某的危險駕駛指的是酒駕。

酒駕入刑,光這麼看似乎沒什麼問題。

但是往下看會發現,舉報人是代駕。

這就魔幻了,通常用戶找代駕九成九是因為自己喝了酒不想酒駕,如果想酒駕誰找代駕呢?

所以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非常詭異的畫面,我以為肯定是這個張先生喝多了,搶代駕電動車騎了起來,最後代駕忍無可忍報了警,這才有了危險駕駛。

再往下看就發現故事非常的不可思議,在離車位幾十米的時候,雙方因為服務價格產生了分歧,並且爆發了肢體衝突,堪稱醉拳之戰,隨後張先生自己將車開入車位,代駕報警,酒駕成立。

簡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又一思考,還有點黑色幽默。

車子開到小區門口,大家開始講價,要麼是代駕想漲價,要麼是車主想降價。

考慮到雙方能因為價格存在異議,那肯定不是走的代價平臺,根據我的生活經驗以及長期在各個車主群收集的車主反饋,感覺是代駕漲價的概率更大,群裡不止一個車主反饋被代駕臨時漲過價。

很簡單嘛,案子裡面有個細節,那就是車停在車位幾十米的時候雙方發生了爭執。

要是用戶不給錢,那也該是停穩了再耍無賴,這樣才能利益最大化。

差車位還有幾十米的時候率先開啟了嘲諷,這要麼是傻,要麼就是喝假酒了。

總之吧,代駕看沒談攏,立馬化身成了代價。

發動了撥號功能,報了警,隨後的事情我們也知道了。

你說代駕做錯了麼?完全合法合規,舉報酒駕嘛。

你說代駕做的對麼?這事兒確實是不地道,甚至可以說是噁心。

但沒辦法啊,就是給他裝到了。

類似的例子層出不窮,我們假設有一個學校,學生快畢業之前學校要求他們必須去工廠打工來賺實習的學分,不打工不給畢業證,這時候學生就陷入到了兩難的選擇,打工,那就成了校方斂財的工具。

不打工,那前幾年的書就白讀了,一切都成了沉沒成本,真鬧到最後畢業證沒有了,那該如何?

所以大部分學生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能成為打工人,這也算是學校給他們上的最後一課,大家最終都是成為打工人。

而校方也可以抽水賺中介費,開了個大學一分錢沒花,最後還解決了就業問題,這真是高啊。

還有更高的,反向向學生收實習費的,社會教育拉滿啊這是,救命。

我們看這種博弈以及威脅,其實都是因為被敲的人沉沒成本太高了,高到讓他們不得不選擇沉默。

而這類事情的終極版本,應該就是割包皮割一半要加錢的。

別笑,真的有,真的是新聞。

通過這條新聞可以得知割包皮手術是局麻不是全麻,如果是全麻那根本沒辦法討價還價。

沒用的小知識點又增加了。

每次看到這種「臨時敲詐」的例子,我都得感嘆人類的智慧。

更令我深刻意識到了藝術來源於生活。

這麼精彩的故事,一般來說編劇是編不出來的,我真的不怪他們。

經過研究這套邏輯,我發現只要執行邏輯,人類就可以輕鬆玩兒死自己。

新聞裡的張某被判刑,舉報的代駕沒有付出任何代價。

我們或許會很氣憤,也很噁心這個結果,但是代駕的舉報合法麼?合法。

張某是否酒駕了?的確是酒駕了。

不能說張某隻開了三米就不算酒駕,酒駕一定要嚴查,畢竟我還記得酒駕不嚴查的時代裡,醉酒的車就如同一輛飛速行駛的保齡球,把大街上的路人一掃而空。

所以這種「敲詐」就需要一分為二的看了,像我提到的割包皮手術做到一半要加價的,這無疑是敲詐,法律會制裁他們,畢竟確實是違約。

沒有醫院會有合約是手術做一半可以講價。

但還有一種「臨時敲詐」,他完全合法,甚至不應該說這是「臨時敲詐」,這完全是「合法敲詐」。

那上面假設的學校舉例子,學生的沉沒成本之所以高,是學校真的有本事在畢業證上拿捏你。

很多人在學生時期都有過討好輔導員的經歷,並不是輔導員多牛X,而是他們真的能在合理範圍內讓你難受。

考駕照的時候很多人會主動給教練買煙,甚至不知道教練抽不抽煙,也會跟風送。

明明交了培訓費,卻還要再交一筆錢,原因就是教練能在合理範圍內讓我們難受。

而代駕這件事也是如此,當一部分黑代駕發現了只要進行敲詐就可以多賺錢的這個財富密碼時,要不要發動這個技能完全取決於良心了。

畢竟這是一個無本買賣,敲成功了,多賺幾筆,敲失敗了,當然也不一定送你入獄,畢竟犯不著弄這麼極端,入獄只是小概率事件。

但噁心你,這就已經夠難受了。

我看到新聞的評論區有人說就待在車裡不要動,就和代駕耗下去。

這是一個好主意,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耗下去,尤其喝了酒,代駕們賭的就是你一時衝動。

畢竟冷靜的人早就給了錢,不冷靜的人早就動了手,無論是哪個選擇,對黑代駕來說,都是一個好結果。

畢竟為了免去牢獄之災,大部分人都會破財消災。

於是我又想到了套路嫖。

各種足浴按摩店會所之類的瘋狂暗示你這裡不正規,充值就可以不正規,結果充值之後只提供正規服務。

可算是給玩兒明白了。

更騷的是,買家也不是沒有反制措施,出手就是一個報警把錢要了回來。

這可真是一個,魔幻的世界。

 

來源 半佛仙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