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多情卻被無情惱

夏小強:多情卻被無情惱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裡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蘇軾的這首《蝶戀花》講到了對「佳人」的自作多情,從詞義的表面上看,似乎作者只是對「佳人」的自作多情,但仔細品味,其中有蘊藏著深意。其實,自作多情不只是對「佳人」。

我從小就是一個自作多情的人,從小時候記事的時候起,心中就充滿著離愁別緒;每次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停留一段時間要離開時,都會戀戀不捨,心中想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重回此處。每次外出,心中都想著心愛的玩具獨自在家裏的角落中,不知是否孤單。在我幼小的心中,認定世界中的天地萬物,一花一草,都是活的生命。

年歲漸大,直到進入現實成年人的世界,我的這種離愁別緒、多愁善感不僅沒有減少,進而推及到了人。形形色色的人出現在我的生活中,然後又匆匆離去,留下的只是記憶。每當和熟識的朋友或親人相處相聚,享受著短暫的快樂時光,在談笑風生的同時,我內心中都充滿著傷感惆悵,我知道就像我無法永遠留住春天一樣,我也無法留住這轉瞬即逝的時光,內心懷想:「不知我們這樣的談話和相聚今生還有幾次?」

更多出現在生命中的是只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雖然這一面之緣陌生人的面孔大都在幾天之後被忘記,但在和陌生人相遇的瞬間我都認真的面對分享,因為我知道,可能此生此世,我們再難見面。

年過四十,回想生命中經過的歲月時光,都彷彿發生在昨日,那些曾經痛苦難熬的日子,那些曾經歡樂溫馨的日子,在今天看來,也都已經沒什麼分別,都是讓我懷舊的回憶,都是生命中所經歷的必然。

打開窗戶,冬天的寒冷清新的空氣吹來,遠方的街燈下竟有一隻小鳥,不由的心中擔心:它將在哪裏,又怎樣度過這寒冷的冬天呢?而在這寒冷的冬天,我那些多年未見的遠方好友,又是怎樣呢?

抬頭仰望無垠的天際,心中隱隱的知道,我的生命和這天地萬物的一切發生著一種聯繫,我的自作多情或許就是對生命之緣的一種珍惜。或許,我們每個人也都有很多這種看似自作多情的時候,但那種情感的紐帶,也許曾經陪伴過我們更長歷史的歲月,以至於今日仍然彼此牽掛。這種緣份,也提醒著我們珍惜所遇到的一切,用更開闊的心胸、用真誠和善念來對待身邊所有的人,不管是相熟還是陌生,不管是咫尺還是天涯。

2009年11月30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