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實例分析揭穿醫學領域雙盲實驗的荒謬性

文:劉紅雄

摘要:由於病情是動態變化的,治療時必須對症下藥,因人而宜,而且還要動態把握下藥的時機。因此,治療的過程實為醫生通過高級思維正確用藥的過程。所謂的「特效藥」是不存的,唯一特效的是醫生的醫術,進而可以證明雙盲實驗在醫學領域的應用是十分荒謬的。

為了便於讀者理解,特作如下名詞解釋:

① 雙盲:就是互不相見或互為不知。

② 邏輯跳轉:指計算機程中的邏輯分支或子程序。程序運行到此處,要判斷執行的條件,選擇相應的子程序執行特定的命令。

③ 化工藥品:通過化工流水線合成的非自然生長的一種給人吃的「食品」(蘇丹紅、瘦肉精、三聚青胺等化工食品不能吃,而化工藥品不知為啥就能吃)。

④ 溫邪犯肺:因病毒或細菌感染,引起肺部發炎發熱的疾病。

⑤ 咳嗽微喘:呼吸短促,並伴有咳嗽的疾病。

⑥ 邪犯胃腸:因肺部病變,而引發腸胃功能失調的疾病。

⑦ 舌苔:舌頭表面的乳突。

⑧ 兼症:併發症,即連帶引起的其他器官病變。

⑨ 透肺宣肺:透肺指的是讓肺部的代謝通暢,宣肺指的是讓肺的有效功能恢復。

⑩ 大便溏:指大便稀疏。

11 邪熱壅肺:肺部炎症強烈,胸部發熱。

12 疫毒閉肺:疫免系統消滅病毒時產生的大量廢物無法及時排出體外,而導到的肺功能衰竭。

13 辛燥:強烈的辣味。

14 湯、散:多味中藥的組合方。

15 陰脫:器官過熱。

16 陽脫:器官動力不足。

17 津虛:器官的細胞液脫水。

18 肺胃津虧:肺和胃的汾泌物不足。

19 脾肺氣虛:器官因病變而動力不足。

正文:

不知從何時起,醫學的殿堂突然掛起了一面高大尚的旗幟——雙盲實驗,一時間被「化工藥品」膜拜為科學的標尺。凡能入其法眼者,那就是「科學」,反之就是「偽科學」。

那麼,這個高大尚的「雙盲」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原來,它就是個評價方法注意,不是標準也不是真理)。即施用者和受用者均不知情,之後通過樣本統計得出是否有效的結論。通俗地講就是:一種藥品是否有特效或副作用,得先進行雙盲測試,如果大多數人試用後有效且短時間內無副作用,那就符合科學,反之就不科學。再通俗一點,就是張三感冒,得根據李四的症狀來吃藥;張三健康與否,那要看李四、王麻子……是否健康。

乍一聽,這個主張「可重複性」的邏輯確實與眾不同,確是「高大尚」,但這個萬能的「雙盲實驗」真的有資格做醫學領域的「科學」標尺嗎?

下面,就以本次新冠肺炎的治療實例,來設計和驗證一下雙盲實驗「科學」身分的真偽(本文治療實例源於國醫大師熊繼伯關於《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的講座)。

熊先生講,本次肺炎的主症在肺,兼症在腸胃,且根據病人的症狀分為四期,即初熱期(包括咳喘期)、重症期、危重期和恢復期(存在邏輯跳轉)

如果要做雙盲實驗,是用一個標準的藥,還是用四種標準的藥呢?顯然,根據常識,還是選四種標準的藥比較「科學」(在計算機程序中,把這種情況稱之為路徑選擇),畢竟不同的病症擺在那裡。

熊先生接著講,初熱期又分三型:溫邪犯肺、咳嗽微喘、邪犯胃腸(存在邏輯跳轉)。

溫邪犯肺的症狀是:微惡寒,發燒38-39度,乾咳,少痰,咽乾,咽痛,舌紅,苔薄白,脈象浮或浮數。

咳嗽微喘的症狀是:不發熱或輕熱,以咳為主兼有氣喘,伴有胸悶,咳痰不暢,咽喉癢,食量差等兼症。

邪犯胃腸的兼症是:大便稀,噁心欲嘔,有的腹脹,有的疲乏,有的苔薄黃,有的苔黃膩。

針這三種類型能否用一個標準的藥治癒呢?

熊先生說:第一個類型治療時一開始不能用重劑,要先用桑菊飲和銀翹散來透肺宣肺存在邏輯跳轉,如果有口苦、嘔逆及惡寒發熱的症狀,還要用小柴胡湯或加桑菊飲(存在邏輯跳轉)。

第二個類型治療時要用桑貝止嗽散宣肺止咳,還要注意防病為先,已病防變(即防喘促,存在邏輯跳轉);如果舌苔黃膩,胸悶,吐黃濁痰,就要用小陷胸湯(存在邏輯跳轉),如果舌苔不黃膩,不黃滑就不能用此湯(存在邏輯跳轉);又因該湯含瓜蔞,會導致病人拉肚子,故用兩三劑即可,否則病人的抗病能力會急劇下降,反而不利於治療(存在邏輯跳轉)。

第三個類型治療時用王氏連朴飲藿朴夏苓湯(存在邏輯跳轉),但若病人有大便溏的症狀,則要去掉其中的梔(zhi)子豉(chǐ)湯(存在邏輯跳轉);一旦兼症消失,立即停藥,因為主病是肺(存在邏輯跳轉)。

從治療的具體方案來看,一種藥肯定是不行了,這裡已經涉及到了至少八種藥(如果拆解藥方,肯定會更多),這就犯難了,到底是用八種藥還是十種藥「雙盲」呢?先不想這麼多,接著往下看。

熊先說,第二期是重症期,也分兩型:邪熱壅肺證、疫毒閉肺型(又稱臟腑同病。存在邏輯跳轉)。

邪熱壅肺證的症狀是:發熱咳嗽,氣喘口渴,胸悶,吐黃痰,脈滑數。

疫毒閉肺型的症狀是:高熱、咳嗽、吐黃痰、胸悶、氣促,其中有一個更重要的症狀是便祕和腹脹,黃膩苔或者黃燥苔,脈象滑數。

針對症重期,又如何「雙盲」測試呢?至少也得用兩種藥吧。

熊先說:第一種類型治療時,要用麻杏石甘湯,但要注意石膏:麻黃5:1為最佳(存在邏輯跳轉)。同時為了防止病人虛脫,麻黃要先煎去沫或用蜂蜜炙(目的是去其辛燥之氣,存在邏輯跳轉)。

第二種類型治療時要用宣白承氣湯清肺通腑來解毒熱,但服用後只要大便一通,喘促一降,高熱一退就要立即停藥,因為藥方中的大黃和瓜蔞會導致拉肚子(存在邏輯跳轉)。

這個過程涉及到了至少四種藥,還特意提到了煎藥去沫的重要環節,同時又強調不能一種藥一吃到底,需要根據病情調整。由此來看,要進行「雙盲」還得加上至少四種藥。

熊先說,第三期是危重期,會出現內閉外脫的現象,中醫分為陰脫(熱邪深重)和陽脫(氣津虛脫,存在邏輯跳轉)。

具體症狀是:神昏煩躁,胸腹灼熱而手足不熱,呼吸急促,舌質紅絳或苔黃或苔燥,脈象是芤脈或促脈。

還有一個危險的症狀是陰竭陽脫(生命垂危):手足冰冷,全身出汗,體溫下降,精神萎靡,神識淡漠,舌色淡紫,脈象微弱。

第一種症狀治療時要用生脈散,固肺氣,救肺津。又說本次肺炎熱邪深重,要用紫雪丹清熱化濁(存在邏輯跳轉),其中的三石湯量劑要重(存在邏輯跳轉)。如果病人出現昏迷還必須配服安宮牛黃丸(成人一日一丸,兒童及青少年減量,存在邏輯跳轉)

第二種症狀治療時用參附龍牡湯,用此藥要把握時機,尚有邪熱者不能用,以津脫為主者不用,一定要在生命垂危的情況才能用,切不可弄錯(存在邏輯跳轉)。

這個過程又涉及到了至少五種藥。

接著是恢復期,也分兩型:肺胃津虧型、脾肺氣虛型(存在邏輯跳轉)。

肺胃津虧型的症狀是:口乾食少,疲乏,舌紅少苔,當然有的還口乾舌燥。治療時用沙參麥冬湯滋肺養胃,促進食慾。

脾肺氣虛型的症狀是:食慾不振,氣短而喘,聲低懶言,乏力少氣,或吐痰清稀而多,或見面浮肢腫,面白無華,舌質淡,苔白滑。治療時用黃芪六君子湯來滋脾益肺。

第四個過程,相對比較簡,只涉及到了兩種藥。

整個冶療過程用藥的種類至少17種,否則就無法有效應對複雜的局面,達到良好的冶愈效果。若僅僅是數量的加減還好辦,問題是病人的病情在時刻發生變化,用藥的成分也需要動態的調整,至少存在高級思維的邏輯跳轉達20次(也可「高大尚」地稱為隨機變量),試驗者的情況根本無法和未來患者的情況完全一致啊(因為客觀上存在隨機變量)。還有,治療要求把握用藥的時機、用藥的劑量(即要用到腦袋思考),這個「時機」「雙盲」又該用什麼指標來衡量,劑量又用什麼指標來量化?試驗過程中如果不考慮「活著」的細節,那這個「雙盲實驗」設計的思維基礎就已經不「科學」了,如何能得出「科學」的結論呢?反正老百姓把這種不會拐彎一條道走到黑的行為稱之為「一根筯」,也不知道是褒還是貶。

其實,最頭疼的還在後面:

熊先生講,每一期冶療都要見人看病,依症而施,決不能紙上談兵,暗箱操作(意思就是說,治病不是生產流水線,你的藥得根據你的病來吃,關鍵是治療過程還需要用到腦子)。

「雙盲實驗」最值得炫耀的就是「不見病人」(因為怕產生心理安慰),而科學的冶療又要求必須見到病人(其實,中醫說:上醫治神,其次治表,其下用藥),那,這個「雙盲」還符合「雙盲」的標準嗎?

本文之所以不惜篇幅地將此次肺炎的中醫治療方案詳細地摘錄出來,就是怕因遺漏給讀者造成不必要的誤導(若要了解詳情,請嚴格參見原文)。因為,治病救人,人命關天,事關國運,差之毫厘失以千里!此方案所講的症狀和所用的藥方多達十幾種,其藝術般的拿捏手法雖令人眼花繚亂,但又不得不拍板叫絕,它要求治療疾病必須對症下藥,因人而宜,用腦治病才是關鍵。

試問,針對如此複雜多變的肺炎病症,這個只聞病名不見病人的「雙盲實驗」如何設計?如果不能根據「活」的實際情況設計出「死」的驗證步驟,就能藉此否定上述治療方案嚴格的科學性嗎?

當然,雙瞎觀點會說:「化工藥品」的成分沒這麼複雜,是適合雙盲條件的。可問題是,不管你用藥的成分如何簡單,有一個事實你永遠無法迴避,那就是病人十多種不同的症狀。總不會因為你的成分簡單,這些症狀也自動縮減了吧?再說了,誰會相信單一的化工藥品就能有如此神功,應付自如呢?又有誰會相信固定的炮口能打中飛行的導彈?你符合「雙盲」的條件,就一定要求別人也符合嗎(看來,沒腦子、一根筯還真是表揚的話)?那男人站著尿尿,就非得要求女人也必須這樣,否則就不「科學」?

也許還有人會說:適合「雙盲實驗」的化工藥品,殺的是病毒。那麼請問,你治的是人還是病毒,哪一種治療最後不是靠人體的機能自愈的?如果連這一點都不認承,那你犯得就不是方法的錯誤了,而方向性的錯誤!如果你的結論也是治人,那因肺炎而引起的腸胃兼症要不要治,雙盲的時候能不能也恰到好處地出現這種病症呢?如果沒有,實驗結論的可靠性又在哪裡,依此為基礎的「特效藥」又從何談起(參見拙文《鼓吹「特效藥」就是最大的欺騙》)?我想,要回答清楚這個問題,「雙盲」除了編造,是別無他法的。

最後,也順便回答一下一些奇怪的狡辯:在沒有弄清楚病毒和細菌的前提下,進行地治療都是不「科學」的。

請問,沒搞清楚懷孕和卵細胞發育的機理,婦女就不會生孩子了?不懂水的化學成分,喝了就不能解渴?不知道五穀雜糧的分子式,就不能吃飯?人類沒搞清楚宇宙運行的規律,宇宙就得停止?

由此可見,「雙盲實驗」在醫學領域是非常不適合的,也是無法根據客觀實情動態設計的,更不可能被「科學」的實施。

醫學的終極目標是為了治病救人,而不是為了符合「雙盲」的要求和標準,「雙盲」不過是僵化的教條主義所產生的一種精神安慰劑罷了,它即沒有邏輯上的正確性,也沒有實際上的可行性,是一種十分幼稚的幻想症。把這樣的一尊精神失常的「菩薩」供奉於醫學的殿堂,來充當「科學」的標尺,甚至還用屍體的腐臭來否定靈魂的高貴,那是十分荒謬的。它不僅不能治療當前肆虐的肺炎,還會使醫學界也患上一種難以冶愈的「新型肺炎」——泛科學主義,必定貽害無窮,禍及子孫。因為我們都知道,科學只是個學科(格物),它永遠走在認識、肯定和被否定的路上,它也永遠替代不了真理(至知)。

2020年2月17日   於濟南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
\n\n\n',once_per_page:0,debugmode:!1,blog_id:1,type:"adsense",position:"",privacy:{ignore:!1,needs_consent:!1}}},type:"ad",id:42095,placement_info:{type:"post_content",name:"\u6587\u7ae0\u6bb5\u843d\u6700\u540e",item:"ad_42095",options:{lazy_load:"enabled",placement_position:""},id:"%e6%96%87%e7%ab%a0%e6%ae%b5%e8%90%bd%e6%9c%80%e5%90%8e"},test_id:null,inject_before:[""]}},window.advads_has_ads=[["32549","ad",null],["42095","ad",null],["69172","ad",null]],(window.advanced_ads_ready||jQuery(document).ready).call(null,function(){window.advanced_ads_pro||console.log("Advanced Ads Pro: cache-busting can not be initial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