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需要末日地堡嗎朋友? 3萬美元一個

亞特蘭大的湯姆和瑪麗夫婦,剛看到新聞說市長被確認感染了新冠,就連夜收拾行李北上搬到了他們早在南達科塔州購置的末日地堡中。

來了以後,卻像喬遷新居的新婚夫婦一樣,站在這個200平米的全封閉毛坯房裡開始規劃著未來:

「那邊設計成廚房,旁邊就是餐廳,後面的牆壁旁邊是主臥。」

儘管真的末日來臨時並不會有鄰居串門這種事發生,但他們還是預留出了客臥的位置。

這一區域的地堡是由美軍在冷戰時期建的世界上最大的避難所改造而成的,獨門獨戶堅不可摧,一旦住進來相當於完全與世隔絕。如果準備得當,比如安裝太陽能電池板,就可以在這里永遠生活下去。

在美國這種檔次的末日地堡是比較普遍的。開發商vivos公司的官方宣傳單上寫著成人3.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2萬元)、兒童2.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2.5萬元)的租金看上去好像稍微夠得上中產的家庭都能擁有。

但並沒有明確寫著租期,就像廣告底下更具誘惑力的小字:「一旦買下地堡中的一間它就完全屬於業主,可以轉讓,也可以繼承,或者出售。」卻故意沒有價格,不禁有理由懷疑開發商隨時準備溢價。

的確,2020年春天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地堡的銷售一下子增長了400%,入住的價格水漲船高。像湯姆夫婦在之前就置辦好的,相當於理財賺到了。

來自芝加哥的馬克就沒有那麼幸運,疫情爆發才讓他有了末日恐慌,臨時賣掉了自己在芝加哥的房子,才只湊夠買下一座廢棄堡壘的費用。

搬進去的那一刻沒有避世的幸運感,反而生出絲絕望,不知這裡是不是自己餘生的唯一去處:

「經濟出了問題還有疫情,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住到哪裡。」

這類型地堡是剛需,緊急情況下甚至需要你在現有住房和地堡之間二選一。但這是普通有錢人才會面臨的窘境,那些真正屬於富豪們的末日地堡,都實行的是邀請制。

不過什麼人才有資格被邀請,出於隱私保護負責人維奇諾諱莫如深。連地堡的具體的位置也是個秘密,只能在俯瞰圖上畫個圈,標出一個大概。

在這座豪華地堡裡,vivos公司也承諾了:

有無數可密封的防爆門;

有獨立的供水、供電系統,還有通風、空氣過濾以及通訊系統;

結構堅硬,可抵禦核爆炸、化學毒劑、地震、海嘯以及任何其他形式的災難或襲擊;

儲存的食物和其他資源,可以在6個月到1年內自主運行。

但這些應對災難的必要條件並不是地堡貴的原因,更不是富豪們排號購置的理由,他們更關心裡頭的配套設施和服務。

比如業主們擁有自定義房屋風格的vip特權,卻不用動腦。地堡本身的設計風格足以讓挑剔的他們滿意。

負責人維奇諾也對自己的設計很驕傲,這都是他平時在社交場上得來的經驗:「這些人中大多數都擁有高端遊艇,因此去請教他們固定的設計師和遊艇建造者來裝修事半功倍,只有他們知道富豪想要的口味,舒適度和完成度。」

拎包入住的富豪們買了以後沒有等到世界末日,倒是每年假期來休息度假。地堡裡游泳池、電影院、健身房、餐館、酒窖、私人專屬的直升機服務一應俱全,相比起來那些打著避世旗號做廣告的五星酒店都像是在做虛假廣告。

就像官方承諾的那樣,這裡不僅擁有家的舒適感,而且擁有離開家時所期望的舒適感。

只有看到公共區域裡出現了:祈禱室、教室和電視台,甚至還有監獄,才會讓人恍悟如果真正末日來臨後,這個僅存的社會將如何重新構建。

像是一輛載滿了富人的《雪國列車》,總會有人安排在末尾車廂,不得不遵守叢林法則,階級在地堡裡將重新洗牌。

一些人早已預料到並有所防備,拉里霍爾Larry Hall在美國堪薩斯州買下一處導彈發射井建造地堡。

末日地堡

並讓自己像上帝一樣掌握著這座「超級蜂巢」的遊戲規則:

孩子們必須每天拿出4小時上課,成年人必須拿出4小時勞動工作;

為了防止暴動,地堡在低下61米處,有2.7米厚的加固混凝土牆導彈都無法摧毀;

門口有扛槍的警衛,高牆佈滿監視器,旁邊還停著防彈裝甲車。

而且這裡只租不賣,每個月繳納5000美元,大部分房間就像普通公寓,擁有wifi和電視信號。想要住上3臥2衛的套間並且擁有自己的餐廳、客廳、按摩浴缸、控溫馬桶,不僅需要交選擇費還要下手夠快,因為過於火爆目前拉里霍爾的地堡已經全部售罄。

所以,只有世界上1%的富豪們足夠有實力讓其他人都登不上自己的諾亞方舟。他們選擇的地堡一定要遠離城市,不僅防天災,更要有效避免人禍,興許還加一點風水學。

地廣人稀的新西蘭就是首選,這裡被稱為這個星球上你到達南極前的最後一個巴士站。

總部在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地堡製造商Rising S公司就專門做這門生意,早已在新西蘭為富豪們埋好了10座頂級地堡「The Aristocrat」。

近幾個月來,重達150噸的地下堡壘陸續從美國德州的一個倉庫,悄無聲息地經陸路和海路運抵新西蘭,並準備埋藏於11英尺深的地下。

該地堡擁有不同程度的安全和豪華設施,包括防彈門、射擊場、太陽能充電系統、游泳池和保齡球道等。

據可透露的消息,已有7位矽谷企業家從該公司購買了地堡。

說是末日地堡,但他們似乎並沒有考慮抵達風險,即便有私人飛機,如果遇到颶風這種天災,從美國飛新西蘭需要13個小時的成本似乎無法縮減。

這麼看來,富豪們在這兒買下一座地堡的心情就像過生日得有個生日蛋糕一樣,不管吃不吃,可能用不上但一定得有。

貧窮限制象限,因為沒有錢才變得實際。對於嚴謹的生存主義者來說,在遙遠的地方買一個家不如在後院搞一個有安全感。畢竟世界末日來之前,可不會提前打招呼給你做準備。

只需要在網上花3.95萬美元(約合28萬人民幣)訂購完畢,地堡公司Rising S就會把定制好的Mini Bunker送到你家。如果實現挖好了坑,用不了一天時間你家後院的地下就多了一個家。

「就像上床睡覺時確認了一下家裡裝著煙霧報警器一樣安心。」

這種Mini Bunker只有8英尺x12英尺,提供了基本的生存空間,配有空氣過濾系統,雙層床和酒精燃燒爐,能保證在寒冷天氣裡的溫度需求。還有一個緊湊的小廚房,一個獨立衛生間和淋浴間,還配備電視。

如果預算稍高你的Mini Bunker還可以升級成plus版 ,上下舖變成了兩間私人臥室,可提供更豪華、更寬敞的生存環境。

別小看這種埋在後院的Mini Bunker的防禦能力,與簡單的龍捲風避難所不同,Rising S Mini Bunker旨在保護乘員免受炸彈爆炸和核輻射的影響。如果發生最壞的情況,可以將堅固的鋼結構提升到位,以提供即時庇護。

而像這樣提供不同末日地堡服務的製造公司,在美國遍地都是:

實際上不僅是疫情期間,末日情緒一直是彌散在美國社會中的陰雲。早在上個世紀60年代,「末日文化」逐漸從邊緣的小眾文化成為主流。

不少人開始在家中建造地下避難所、制定逃生計劃和路線、並且開始健身,掌握醫學知識,學習荒野生存技能。還把家裡的備用臥室改建成儲藏設施,定期更新囤房的壓縮餅乾和罐頭食品。

汽車的後備箱時刻配備著72小時應急裝備:飲水、藥物、牛肉乾和輕型帳篷,甚至還有專為傷員設計的血液凝結劑。這樣的人時至今日只增不減。他們被稱之為「末日生存主義者」(Survivalism)。

50年代避難所

怕死客和生存狂,有錢人和窮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對抗生存恐慌。但沒人說得上末日什麼時候來,我們只能努力想像它來後的世界。

這種情緒的強烈發酵讓販賣恐懼是門大生意,如果讓人們感到恐懼,就可以向他們出售各種東西,不僅僅是地堡。

美國最大的連鎖會員制倉儲量販店Costco也看到了末日經濟裡的商機,在2018年推出了一款末日罐頭,保質期長達25年,不同價位你將到攝取的熱量不一樣。

600罐包裝包括硬質白小麥,白米飯,肘麵食,斑豆,速溶牛奶,脫水土豆,牛肉,雞肉,玉米,西蘭花,蘋果,黃油粉,糖,香蕉,草莓,洋蔥,鹽,等等更多。

儘管是為末日準備的救命食品,但看完豐富的營養配比圖,在評論區湧現出真正打算買的都是平時不想做飯的懶逼:

「儘管非常適合想要為末日做準備的生存者,但是更適合像我這樣只想每年購物一次的懶傢伙。」

這些日常裡的廢材,在面對世界末日這種巨大課題前,淡定的態度才是真正擁有大智慧的生活家:

「早睡早起,鍛煉身體,生病治療,還是對抗不了天災,意外一來只不過留下一具健康的屍體。」

那些傾家蕩產購置地堡的人在他們眼裡就像是一場真人秀。地球本身就是一個最好的避難所, 只要我們好好珍惜它。

但對於這些已經建好的地堡,「希望自己的錢沒白花,也希望我們永遠用不上它。」

來源    公路商店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