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替英國人操心,英國人民可能還沒慌

約翰遜

文:北游

01

最近沒有太多時間碼字,就寫個短文吧,說說最近熱議的「英國方案」。

「英國方案」之所以在中國引發軒然大波,是因為在中國人聽來,鮑裡斯的話非常刺耳。

先來看鮑裡斯說了些什麼?

總結起來,其實就是四句話:

1、我們運氣不好,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所遭受的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

2、這次新冠肺炎和季節性流感不同,要比季節性流感危險的多;

3、目前已經過了有效遏制病毒傳播的節點,只能儘量減緩新冠肺炎的傳播過程,未來幾個月病毒將在全英國傳播;

4、我們中的很多人將會面臨失去所愛之人的痛苦。

句句都透露出一個信息:疫情太凶猛,政府管不了,你們各安天命吧。

這是什麼操作?公開甩鍋,不管人民死活,還有這麼不負責任的政府?中國人民都替英國人民心痛三秒鐘。

不過,有這樣疑問的人,有可能是即不看英國歷史,也不懂英國傳統的。

因為從古至今,英國政府就不是英國人民的救星,英國人民也從來不感恩英國政府。他們更像赤裸裸的合作關係,一筆買賣——合得來就擼起袖子一起干,合不來就脫鉤,沒有什麼好抱歉的。

眼前就有英國硬核脫歐的戲碼,歷史上,這樣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

給你們講一段歷史,說是當年英國的鴉片販子在大清朝走私鴉片,被林則徐扣了,這「虎門銷煙」的事中國人都知道,不知不是中國人。不過,這其中的一些細節,中國人一般不知道。

話說這些鴉片販子既然是英國人,當然知道英國政府的德性,知道政府不一定會救自己,要是損失小呢,他們自己一咬牙估計就忍了,但這次林則徐實在太狠,損失太大,所以就死馬當活馬醫,自己籌錢在議會活動,看英國政府能不能干涉一下,你猜怎麼著?

當時的英國政府可比現在的鮑裡斯絕情多了,不但立馬回絕,還直接補刀,「你們走私,你們活該」。

政府不管,軍隊總要管吧,要知道,當時的海上霸主可是英國皇家海軍,論實力那是先後打敗了西班牙的「無敵艦隊」和號稱「海上馬車夫」的荷蘭,身經百戰,稱霸世界多年,夠牛吧,結果是他們也坐視不理,還義正言辭的批評這些鴉片販子——「不會保護違反他國法律的走私行為」。

看到這裡,你可能已經深深懷疑,這英國政府到底是哪一頭的?怎麼跟個「英奸」似的,一直站在大清國這邊替大清國說話?眼看自己的同胞在國外別人欺負了,不說雖遠必誅,還頻頻甩鍋,見死不救,這還是英國人民的政府嗎?

你還真說對了,如果說負責人民死活的政府,才是人民的政府,那麼英國政府還真不夠格,因為英國人習慣了自己管理自己,看看這些鴉片販子的遭遇就知道,英國人的死活,都是英國人自己的事,大多數時候,都跟英國政府無關。

自己花錢供著政府,政府卻不管人民死活,這英國人的缺心眼是怎麼來的呢?

傳統中來的唄。

02

英美系國家的傳統有兩個核心,一個是自由,一個是自治;前者是文化傳統,後者是政治傳統。

要知道,任何國家的具體措施,要順利的實施,都必須在文化和政治兩個層面,得到民眾在意識和行動兩方面的有效支撐,否則就不具備操作性,很難施行下去。

所以,當「英國方案」出來的時候,很多中國人表示不理解,其實是很正常的。

當一個人對其他群體的傳統和文化基礎一無所知的時候,往往會沿用自己傳統中帶來的慣常思維方式去解讀,怎麼可能真正理解呢?

反過來也是一樣的,當某些自由散漫的外國人不理解我們偉大祖國的偉大人民,如何做到十幾億人心甘情願,萬眾一心、居家隔離、服從管理的時候,總不是中國人的錯,只能怪這些外國人對我們傳統的無知,對吧?

我們中國人之所以不太能接受鮑裡斯的說法,是因為中國人其實骨子裡從來就不認為命運由天定。雖然經常說「生死有命」,實則言不由衷,歷代皇帝最熱衷的事情,就是尋找長生不老藥。

對於中國人來說,人與神之間,人與群體之間,從來就界限模糊。

前段時間電影《哪吒》很火,創造了票房記錄,裡面的台詞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這話能夠被絕大多數中國人理解,就是因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基因原本就是不信神的,沒有僭越這一說。

我們一直都認為命運其實都是可以由人來決定的,不由他自己,就是由他人決定。

這其實挺有意思,很多人不會往深了想,其實我告訴你,這句話的深層含義是說:

人與人是深度捆綁的,你可以主宰他人的命運,他人也可以主宰你的命運。於是,我的命不是我的命,我的命是大家的命,大家對我的命必須付上責任。

我被傳染了病毒,大家必須負責,因為我的命和意志早就和群體融為一體,你們可不能不管。中國人是這麼一個思路。

是不是很有意思?

但很顯然,英國人不這麼想,他們的傳統讓他們用另一種方式思考。

什麼方式呢?

一句話:每個人的生活和生命都需要自己來負責,其他任何人都沒有義務負責。

所以,鮑裡斯可以非常坦然的講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來,還一點不臉紅。

要讓中國人看來,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不都應該是政府的責任嗎?你鮑裡斯作為政府的代表居然公開推卸責任,英國人居然選這麼一個不顧人民死活的傢伙當首相,真是瞎了眼了。

英國人眼睛瞎沒瞎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知道,鮑裡斯這套說辭,大多數英國人並不會感到突兀,因為他們一直都是這麼幹的。

看看美國就知道了。

03

我之所以拿美國來舉例,是因為,美國不但是英國人建立的,同時也是英國政府甩鍋的產物。

我們知道,開發美洲的實體不是英國政府,是英國的商業公司,開發美洲的人也不是英國的公務員,而是被祖國逼走的清教徒,這些公司和殖民者的行為不但不受英國政府控制,他們原本就是英國政府甩出的鍋。

開發公司自負盈虧,獨立運作,賺了錢不會給政府分,破產了政府也不需要兜底,總之,無論是公司死活,還是人的死活,通通都跟英國政府沒有一毛錢關係。

而這些殖民者在美洲建立的殖民地,同樣秉持著「各管各」的傳統風氣。

托克維爾在《論美國的民主》中,就敏銳的洞察到這個由英國清教徒建立的社會,與眾不同的、讓人耳目一新的政治風氣。

他發現,美國所有的鄉鎮和縣都建立在同一個信念之上,這個信念就是:每個人都是自己利益唯一而且最好的裁判員。

其他人不能當這個裁判,政府當然也不能。

這種強大的自治傳統和審慎自律的國民性,讓這些來自英國的民眾都習慣於自我管理和自我約束,而無需政府教他們如何做。

既然政府不管理人民,政府自然就沒有義務幫人民拿主意、擋風險。參與遊戲的是人,而不是政府,政府唯一的功能只是維護人與人之間遊戲規則——法律。

說到這裡,可千萬不要以為自由給你帶來的全是好事,這世界沒有什麼東西是免費的,你要擁槍,就要忍受槍擊事件,你要自由,就需要付出代價,比如隨時面對個體弱小帶來的無力感,獨自面對風險的無助,以及擁有足夠充分的智識和膽識。

個體總是弱小的,當你有個強大群體做後盾,有其他人幫你拿主意,自然會安心很多,不過記住我的話,這世界很公平,你要獲得A,必然會付出B;你要當巨嬰,必須要學會賣萌,才有得吃。

好了,介紹完英國人的文化傳統和政治傳統,我們再來解讀鮑裡斯的講話,就很容易理解了:

1、英國政府之所以不管英國人的死活,是因為英國人的生活和生命一直都由自己管理;

2、英國政府只是個中介和仲裁者,它不參與英國人之間的遊戲,政府的作用只有一個:維護遊戲規則,確保每個人遵循規則參與遊戲;

3、政府不是救星,救人的是醫療系統,英國政府有責任讓英國人可以公平、平等而人道的接受醫療服務,鮑裡斯只是提醒英國人,這些資源和能力都是有限的,無法覆蓋每一個人;

4、他建議英國人,為了自己和所有人好,更加明智的做法,是自我隔離,儘量避免感染和利用自身免疫力來應對疫情,同時建議非必要情況不要去醫院,把醫療資源留給那些更需要的人,避免醫療擠兌和交叉感染,因為這些更容易殺死你;

5、英國政府有責任和義務告訴公眾發生了什麼,也有責任和義務建議公眾如何做,但沒有責任和義務來強制公眾如何做,每個行為的風險和權衡都應該由每個英國人自己自由做出;

6、死亡是每個人必須面對的現實,有些可以避免,有些不能避免,目前已經過了控制疫情的最佳時機,面對無法避免的悲劇,鮑裡斯坦誠的告訴英國人,政府不是神,更不是救星,每個英國人都需要運用自己的智慧來勇敢面對。

我說過,防疫並沒有什麼通行全世界的標準答案,只能根據各個國家的情況「一地一方」。我們大可不必替英國人擔憂,習慣自我管理的英國人,可能原本就不對政府抱有太大的期望,我們又何必操那份閒心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