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扯「動物權」:不虐殺,是因為人的道德情感

江西上饒

文:北遊  

同樣是因為防疫,同樣是寵物主人和防疫人員事先有過溝通,對比下江西上饒和四川成都的做法:

江西上饒的防疫人員在給狗主承諾「不會對狗怎麼樣」的情況下,依然給狗當頭一棒,進行了「無害化處理」,有博主網絡發文後,疑似被「陌生人」威脅刪文,後在引發洶湧輿情,官媒發聲後,上饒官方發了一則通告,對當事防疫人員做了停職處理,並聲稱取得了狗主的諒解。

同樣是寵物因主人隔離獨自在家,四川成都的防疫人員在匯報社區後,主動跟貓主溝通後,帶著貓喜好的貓糧上門給寵物貓做核酸測試,並更換貓砂和飲用水。

這兩種處理方式,哪種方式更好,我想,你光看文字都能自我體會。

還不要說跟自家寵物朝夕相處、已經建立情感紐帶的狗主,即使是我們這些陌生人,看到成都的處理方式,都會感覺到溫暖,而江西上饒的處理方式,只會讓人感到心理不適。

會問一句:虐殺寵物,有這個必要嗎?即使是為了防疫。

其實完全是沒有必要的,成都的做法很難嗎?在我看來,稀疏平常,乃再正常不過的應對了,也花不了多少成本。

還別說寵物本身是條生命,即使把狗單純看做當事人的財產,處置對方的財產也要和對方充分溝通,取得同意才行吧。

相反,如上饒這種蠻橫的處理方式,非要拿鐵棒把狗活活打死,其成本以及對防疫人員的心理衝擊,在我看來,其實要大得多,也難得多。

一個公共行為,即損害了當事人的財產和權益,損害了防疫人員自己的身心健康和職業前途,也沒節省成本,還造成不好的社會影響,可以說沒有任何一方得到一絲好處,為什麼還要這麼蠻幹呢?

實在讓人費解。

也許,如我在講上海防疫政策時所說的,保持恰到好處的分寸感,在防疫的同時,尊重並儘最大可能照顧每個人的權益,不對普通人的生活產生不必要的影響,恰恰是一個智慧的人才會擁有的認知和智慧,這並不是所有人,或者所有城市都能想明白的道理。

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城市的民眾在平日的生活裡,並沒有建立起尊重他人權益的認知,沒有把尊重他人財產和權益當做一種行為習慣,那麼在某些特定時刻,一定會表現出對他人財產和權益的粗暴踐踏,這可能是難以避免的。

「陶瓷店裡抓老鼠」可不是人人都能具備的認知,但卻是文明的門檻,沒有平日裡的積累,關鍵時刻就會掉鍊子。

其實我們都不用談到立法和執法中的專業問題,我們就用最樸素、最基本的思維來推理,稍微懂得換位思考,懂得邏輯,都能明白文明的、尊重每個人權益的生活方式,在公共行為中,選擇在規則的範圍內採取對他人權益損害最小的方式,對你我他,對所有人都是更加有利和長久的方式。

實際上,各地防疫措施雖有不同,但對待居民隔離,寵物如何安置,不同的城市都有充分的考慮和妥當的安排。

比如,上海黃浦區允許居民家中的寵物狗,隨同主人一同隔離;又如,北京市大興區專門設置了可攜帶寵物的專門隔離點,以此來完善寵物防疫工作;北京市昌平區為解決隔離寵物無人照顧的問題,在徵得業主同意後,對隔離人員的無人照料寵物,可進行寄養;此外,在廣州為了妥善照料居民家中的寵物,當地工作人員根據居民的實際需求,輪流上門餵養留守寵物。

雖然根據《傳染病防治法》,對於染疫的動物,無論是野生或者家養,即使是寵物,也可以控製或者撲殺。

但對於沒有染疫的寵物,進行撲殺,則沒有法律依據。

所以,可見此次江西上饒防疫人員撲殺寵物狗的行為,法無可依,屬於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亂為。

當然,既然全國有那麼多城市可以做到妥善安置隔離居民的寵物狗,那麼出於善意的判斷,江西上饒的這次事件可以看做一個孤立事件、偶發事件,當地官方也發布了通告,當事的防疫人員也為自己的亂為付出了代價。

我想,這意味著,全社會都因此達成了一個共識,即如何在公共防疫中,最大限度的去保護和尊重他人的權益,去更好的平衡防疫和個人權益。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文明的磚瓦正是在這一個一個的事件中,不斷達成共識,共建規則中形成的。

那麼,我為什麼說,不虐殺寵物狗,並不是因為所謂「狗權」呢?

這是因為,原本就沒有「狗權」這回事,我們不虐殺動物,不是因為動物跟我們人類有人權一樣,有著所謂的「動物權利」,而是因為,我們是人,愛護動物出自人類的一種道德情感需要。

不好理解,是吧?

老讀者都知道我寫過一篇系統論述「動物權利」的文章,一直以來頗受好評,我個人對這篇文章的論述也比較滿意。

我在這篇文章中講到,不只是所謂「動物權利」,實際上,歐美白左在近代所創造出來的各種時髦詞彙,諸如環保、素食、LGBT、黑命貴、動物權利等,在我看來,絕大多數都是偽概念。

而這些「偽概念」不但對歐美社會造成了嚴重的衝擊,同時隨著中國的國門大開,各種良莠不齊的思潮也不可避免的影響和左右著中國人的思想。

類似於「狗權」之類的概念,早已被相當部分國人不假思索的接受和傳播。

當一種錯誤的觀念被固化,其危害是顯而易見的。

所以,這個問題需要時時講,尤其要放在這個事件之後再講,是避免某些偏激的「愛狗人士」們藉題發揮、渾水摸魚,藉著現代人對於寵物的感情越來越深,對寵物的依賴越來越重,把一些有毒的思想灌輸到你的腦子裡。

我們已經看到太多的「愛狗人士」走火入魔,被這些「偽概念」荼毒、禍害,心甘情願打著愛狗護狗的旗幟,實際上乾著偏激並危害公共安全和侵犯他人權益的蠢事,而不自知。

如果我們不在這個問題上達成共識,我們的公共空間都被一些心智不成熟的「危險的瘋子」所佔領,那麼我們將為之付出慘痛的代價。

原文鏈接是《別被白左騙了,從來就沒有「動物權」這回事

 

來源  北遊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