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同情累死的人

文:南洋富商  

接連幾天的失眠和日夜顛倒,讓我覺得很疲憊,經常有心絞痛的感覺。

昨天又是一個通宵。本來計劃白天好好補睡,從早上九點睡到下午二點,補回幾天的睡眠欠缺,但是約好了鐘點工阿姨十二點上門,不好意思改變安排讓她失望,於是硬生生把白天的睡覺取消了。

鐘點工阿姨完成工作走後,到了我預定的工作時間。很多事情必須要做。於是又沒法睡覺了。

晚上應該寫一篇公眾號文章,但是想不出寫什麼。跟人群聊了一會兒依然沒有靈感。

就這麼在極度疲憊又不能無法安心睡覺的狀態中,覺得很累,但是又睡不著,一旦硬挺著撐過最想睡的時間,就反而睡不著了。

隨時有過勞猝死的感覺。

我若今夜猝死,你們不要說什麼同情的話,人累死大多是自找的,根本不應該同情。

過勞死當然也是活該。

有些人累死值得同情,比如那些沒有自由的奴隸、囚犯、戰俘、軍人,他們經常會被迫做過勞的工作,沒有選擇餘地。但是普通人過勞死,都是自找的。

比如此刻的我,並沒有任何人拿槍頂著我的腦袋逼我工作,也沒有人拿著鞭子抽我,也沒有在我睡覺的時候拿手電筒照我或把我喊醒。我在群裡與人聊天,也是我自己去聊。

都是自願不睡覺。

昨晚我本來可以不通宵。公眾號文章寫不出來就可以不寫,沒什麼大不了的,充其量不過是少幾個閱讀量,少一點收入。

今天白天我本來也可以睡覺的,大不了讓鐘點工阿姨不開心,或者生氣。這又有什麼大不了的,總比冒著猝死的危險好吧。

晚上我本來也可以啥也不干的,大不了讓大家認為我懶 ,沒出息,是個廢物,那又怎樣,總比猝死好吧。

此時此刻我其實也是可以吃點安眠藥睡覺的,大不了明天的公眾號文章開天窗,讀者真的有那麼在乎我的文章嗎?絕無此事。

我不會自我感覺那麼良好 ,以為真有那麼多人眼巴巴等公眾號更新。真實情況是我眼巴巴指望別人來看我的文章,這分明是自己的貪婪。

所以,總結起來一句話:累死是活該。若是今夜沒有猝死,那是命運暫且放過你一次,下次再跟你算賬。

多年前的一個晚上,我的兩個妹妹正接近期末考,她們討論熬夜備考,喝咖啡好還是喝濃茶好。外婆聽到了,把她們訓斥一頓:困了就應該去睡覺,怎麼可以用咖啡茶葉提神?

像我外婆這麼正常的人真是太少了。

很多韓國家長甚至用各種辦法買莫達非尼給孩子吃,這種處方藥被稱為聰明藥,或考試神藥——只要吃一粒,一天只需要睡4小時。很多韓國人就是靠莫達非尼日夜苦讀,成績突飛猛進,進入名校,成為人之龍鳳。最後,出於對年輕人健康的考慮,韓國政府把莫達非尼禁止了。

在美國,有一種叫咖啡因麻黃素合劑的食品添加劑曾經流行幾十年。據說在健身前吃一點,不僅可以提高新陳代謝,還可以大大延長運動的時間。咖啡因麻黃素合劑導致很多美國人運動過度死亡。

後來就有人用了更牛逼的各種興奮劑和激素。死得更多。

為了成功,為了戰胜對手,運動員吃各種禁藥是很普遍的事。很多運動員命不長。

有些運動員過勞得很厲害。小時候聽中國女排的英雄事蹟,得知她們都是一身傷,三天兩頭做手術。

在歐美國家的金融圈高層,吃莫達非尼依然很流行,這是他們的隨身藥。你不能一天工作16小時就可以在會議上顯出倦態。

有個叫李開復的人,在他沒得癌症之前,總是不斷鼓勵年輕人要努力奮鬥。癌症手術後,死裡逃生,於是有了新的感悟:年輕人還是身體重要,絕不要為了前途和成功搞壞自己的身體。

跟我外婆比,李開復的人生感悟真是太落後了。

沒有幾個人是被逼著工作的。所有996的工作,都是大家搶著去,不是警察拿手銬抓你去工作。

還有很多人的工作時間遠遠超過996。或者工作強度比那些996的白領高很多。

人人都有各種理由逼自己努力。比如說,買房那麼貴,不努力怎麼買得起。孩子補習班那麼貴,考上好中學也還得花大錢,你沒看到北京四中最便宜的暑假遊學就是去美國麼,稍微有錢的都去南極玩。

一個老人流感就可能讓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陷入絕境,很多人都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個月把一輩子的積蓄看病花光。你會忍心看到親人沒錢治病而回家等死嗎?你怎麼可以不努力呢?

這些道理,說得都好有道理。

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累了,或者你的親人累死了,你可能就不那麼想了。

有一次,我們去爬山,超過了體力極限,黃偉說了一句話:「現在即便有一條蛇來咬我,我也不想動」。我覺得有道理,蛇來咬我我也不想動。

這就是真累了。

人要是真累了,就會想開了。

你無需因為自己沒錢為孩子創造一個富裕的階級台階而愧疚,那是他的命。

你無需為親人沒錢看病而愧疚,那是命。

你無需為自己總是辜負別人的期望而愧疚,你只需要說服自己——我就是個廢物。

做個廢物是幸福的。有時候,你必須做個廢物才有幸福。

我小時候受到的教育,是各種美德教育,比如勤奮是美德,懶惰是惡習。他們從小教育我們要明辨是非。

還有些努力讀書的理由更令人嘆為觀止: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現在想起來覺得挺好笑的,勤奮努力怎麼就成了美德了呢?

如果勤奮努力,掙錢送給大家一起花,爬到上層階級又主動退下來,把階級地位讓給別人,那才叫美德。否則掙更多的錢,佔領更高階級地位,不過是讓別人的相對地位更低了,這怎麼會是美德?

勸人奮鬥,在目前的語境,就是大家努力往上爬,成為較高階級的意思。

所謂內捲,就是這些勤奮的人造成的。無論是做完2.41米考試卷的衡水中學學生,還是主動加班到半夜的員工,大家都是內捲的製造者。

努力,其實是一種綁架大家內捲的惡行,與美德毫無關係。

努力過度累死了,能怪誰呢?這是報應。

四周望去,盡是抱怨內捲競爭困境的人。跟他說:退出吧,你又不會餓死。他可能會罵你飽漢不知餓漢飢,或者說你不懂中國國情裝外賓。

一份博士論文致謝詞感動了無數人,微博一搜,全都是被感動、被激勵的人。

「我走了很遠的路,吃了很多的苦,才把這份博士學位論文送到你的面前」。

我對朋友說:「遠離這種人吧」。

他們不理解,認為我有偏見。我說讀這篇致謝詞,感覺就像在西瓜汁加了一大勺味精的那種噁心怪味。

刻苦,努力,實現階級上升夢。這一切都是符合他們規範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美德。

他們並不熱愛努力工作,他們只是愛階級地位。

褪黑素沒了,沒有別的安眠藥。我打開一瓶「時光鑑證」酒,打開一罐北戴河的午餐肉罐頭。

喝了二兩,感到有點昏昏欲睡了。

也許再過一小時我就睡著了。當我醒來時,或許又是陽光燦爛的一個下午,或許恢復了體力,不再是這種瀕臨猝死的疲憊狀態。

我,一個安分守己的人,一個面對現實以降虜自居的人,一個對階級地位上升沒有興趣的人,一個不以勤奮為美德的人,也一樣傻傻熬夜過勞死,那可太虧了。

困了就要睡,不要撐著。不要太努力,不要相信他們「走出舒適區」的鬼話,一旦找到了舒適區,就要賴在裡面不出來。

昨天有人問我一個問題:你取得的成就,與父母對你的影響有沒有關係?

我趕緊糾正:我沒有成就,我沒有成就。

我父母對我的影響,就是讓我成為一個不大可能有成就的人。別拿成就來綁架我,我覺得累。

我就是這麼沒出息的人。
我就是這麼沒出息的人。
我就是這麼沒出息的人。

重要的話要說三次。

千萬別對我有過高期望,千萬別指望我過上令人羨慕的好日子,更不要指望我成為一個對人類社會有巨大貢獻的人。

也不要誇獎我是個天天可以寫文章的日更高手,那會讓我為了對得起這份誇獎而熬夜通宵,正如此時此刻即將天亮我還在寫文章。

別誇我,也別指望我,那都是逼我過勞死。

 

 來源     南洋富商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