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別得罪領導枕邊的女人!

文: 令狐不敗 

無論在機關工作,還是在公司,都要講政治,要講站隊,這一點大家都清楚。

比站隊更難的,是看清一些正常的關係鏈背後的人際關係。比如說,你隔壁部門的女部門主任,也許業務上配合不好,你說幾句得罪了她。假如她是大領導的小三,可能你的前途就會受到影響。

得罪領導的小三,比得罪領導的後果更嚴重。

這是職場鐵律,不可不知。

領導通常還是能判斷人的,你業務上有不同意見他雖然當時生氣,可事後想通了,也就沒事了。可得罪了領導的小三,她天天說你壞話,從背後戳你,領導架不住枕邊風,輕則給你小鞋穿,重則趕你走。

水滸》裡的雷橫都頭,就有這樣的遭遇。

雷橫這個人,號稱插翅虎,做事不認真,喜歡貪便宜,是個混事兒的。

他一出場,就抓了在廟裡睡覺的劉唐,順手從晁蓋那裡賺了10兩銀子。這種做派,倒是和嫌煩擺攤百姓菜車的城管差不多。

後來,無論是抓晁蓋,還是抓宋江,他都不盡力,內心里希望放跑他們。沒完成任務,也沒受啥懲罰。縣官換人後,他的同事朱仝轉行當了節級,可他還是原地踏步。

這麼一個不求上進、也不想落草的普通基層公務員,日子還是不錯的,反正是有吃有喝有一堆朋友,黑道上的混混拿他當大爺,可以擺擺威風。經過黑道老大樑山泊的時候,還能被待為上賓,拿大把的銀子回家花。

這是典型的基層小霸王,一輩子就這樣也心滿意足。年輕的時候,還知道收斂,處處對自己的上級或有背景的同事忍讓。可到了一定階段,想風光風光的時候,如果碰到更硬的茬,就要倒霉了。

雷橫遇到的人,叫白秀英,縣太爺的小三。

這事兒說起來也是雷橫理虧。去看白秀英的表演,坐頭排,還不帶錢,被搶白幾句勃然大怒,打了白秀英的老爹。怎麼說,都不對。

都頭,相當於今天的刑警大隊長,看戲不給錢,在古代其實不算什麼新聞,就像城管從擺地攤的老人那裡拿幾捆韭菜不給錢一樣,那是看得起你。

至於說打人,那也算不上什麼大問題,如果白秀英是個普通歌女,她爹被打,只能忍下,還得給雷大爺陪不是。

可她是縣太爺的心上人,一哭,知縣就大怒,這叫「 枕邊靈」。

雷橫因此受處罰,也算是罪有應得,可白秀英不依不饒,要來當中羞辱雷橫,還打了雷橫的老母親。雷橫這才動手,舉起大枷,要了白秀英的命。

按律,當斬,多虧朱仝仗義,私自放走了他。

雷橫得罪領導的女人,是由頭,會惹禍上身,這毫無疑問,但表象背後,還有其他諸多原因。

第一,這是新來的領導,不是原來的知縣,雷橫不是自己人。

古代對女人,不是那麼尊重和在意,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因此,在自己的死黨兄弟和女人之間,有些人選擇兄弟。

可惜,雷橫不是新領導的嫡系,更不是兄弟。這位新來的知縣,對於身邊的刀把子相當重視。把騎兵大隊長朱仝調到監獄管理部門,尚未對雷橫動手。就在這關鍵時刻,雷橫打了白秀英的父親,恰好給了知縣動手的藉口。

第二,雷橫辦事不力,沒有不可替代性。

對於男人來說,尤其是對於領導來說,小三具有高度的可替代性,可身邊的貼身秘書、保衛科長卻是人才難得。雷橫這些年,是個混日子的人,幹啥都乾不好,抓晁蓋抓不住,抓宋江也抓不住,典型的不認真負責的干部。

這種人,具有高度的可替代性,隨便找個人,可能幹得比他還好,沒有保他的理由。

第三,雷橫人緣不好,看他熱鬧的多。

這一點,原著沒有特別交待,可我們從字裡行間,可以讀出他這個人的本質。

他一出場的介紹,是鐵匠出身,殺牛放賭,性格特點是心地偏狹。這種人,愛談小便宜,不守規矩。

前任知縣時文彬派他出差,他不問青紅皂白就抓了劉唐。知縣明明吩咐了不許騷擾百姓,他卻還是轉悠到晁蓋家混了頓飯,還隨隨便便就為了十兩銀子,相信了晁蓋編的瞎話。

他真相信劉唐是晁蓋的外甥嗎?鬼才信呢,他只不過是藉機從天王那裡訛詐點銀子罷了。

對晁保正如此,對其他人也可能如此;看了白秀英的戲不給錢,看了其他人的戲估計也不給錢。

從他做鐵匠、放賭的出身來看,這個都頭是買來的。買來的職位,自然要想辦法賺回來。結果是,很多人恨他,卻也沒辦法,這下被抓、被羞辱,好多人是看熱鬧、心裡暗自高興的心態。

此事的結果是,小三白秀英被打死,雷橫投奔梁山,朱仝發配滄州,唯一的受益者是縣太爺,不費吹灰之力,清洗掌握刀把子的強力部門,估計,心裡偷著樂呢。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