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偽知識限制你的思想能力

川普

文:西奈山峰  

寫了兩篇「左右」話題的文章,從留言來看,感覺雖然許多朋友讀懂了,但還是有點深。其實也不是多麼高深,而是許多朋友被以前諸多說法限制了解讀能力。

比如留言中有大段留言,告訴我「左派右派」的來历,就是法國大革命前議會開會,保皇派、傳統派坐在右邊,自由派民主派坐在左邊,所以形成了後來的右派和左派的說法。

這些東西我能不知道嗎?我在文章中沒有提到它,是因為感覺這類常識太常識了,再提它顯得我太貧太沒水平了。就像朋友圈裡總能看到的一些文章,別人30年前就看過了,您還在當一個新發現而被「震驚了,驚豔了,震撼了」,那首先反映的是您的水平有問題。

還有繼續留言深入講解的,說左派要大政府小社會,右派要小政府大社會,左派要平等,右派要自由,之類。可您沒發現這些說法是跟所謂「左右」的法國來历矛盾嗎?

那時的右派保皇,保的不就是專制政府嗎?而左派反皇,要的首先不正是自由嗎?何來「左派要平等,右派要自由」之說?

有人說保守主義就是保守「自由」主義。回到法國左右派的起源看看,是保皇右派保守自由呢,還是啓蒙左派更保守自由呢?

不要以為許多左派最終建構的是奴役,就來反對「左是解放」的說法,他們的奴役只是維持他們理想中的「解放」的必然。就像徐志摩說過的:「他們堅信彼岸是天堂,只是要先渡過一片血海(大意)」。而這裡的「他們」,就是白左自平博發展到最高階段的必然產物。

要說左右的原始意義,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左右也許能算個標志,但更早的起源要比它早得多,至少早一千多年。

比如3000多年前的舊約就貴右卑左,「傳道書」中說「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舊約新約也都是以右為尊,百十處提到「右」,都說那是神的大能。而人子升天也是坐在神的右邊。

2000年後的法國左右,很有可能與此有關,因為當時的西人誰不知道他們的宗信中右貴左卑呢?而保皇保傳統符合宗信,這些人就以坐在右邊表達立場;而左邊的人是啓蒙運動的信徒,就是要自由反傳統,當然不以坐在左邊為恥了。

那些告訴我「左右」之法國來历的,知道這些嗎?難道這些不正是符合我的「左是解放,右是保守」的定義嗎?

漢語文化中也有左右的問題,但比西方要複雜一點。儒道都是貴左卑右,但那只限於平時,正常生活時期左為尊右為卑,戰爭時期則右為尊左為卑,因為右代表殺伐,所以在專註殺伐的戰爭時期右為尊。老子說:「君子居則貴左,用兵貴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就是這個意思。

漢語文化中的這個說法也與當下的左右問題有某些相通之處。比如當今世界的人們絕大多數向往左派宣揚的「自由平等博愛」的生活,厭惡右派們保守的那些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但是如果發生了戰爭,自平博就會受到理所當然的限制,比如以色列,左得一逼,只有戰爭期間才能讓其國內的左痞們消停片刻。這不正應了「君子居則貴左,用兵貴右」嘛。

知道了這些之後,再重溫一下我昨天文章的觀點,是不是會有一些新啓發?

我說:左是解放,右是保守;左是向前走的油門,右也並非是向後走,而是穩健的剎車。因此,自以為的右,其實也在左行,只是更小心謹慎而已。

還有一點。不要以為左派都是刻意包藏禍心的,恰恰相反,從伏爾泰到聖西門,從路德金到曼德拉,從馬斯列到波布特,他們都是要拯救人類的大慈大悲之人,正因如此,他們才做得大義凜然。只不過他們失去的不是枷鎖而是剎車,駛向天堂的列車最終駛向了奴役。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