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就是讓我們挨打的時候別還手

文: 齙牙趙 

先給大家講一個我覺得挺悲傷的新聞。

陝西咸陽高速路的一個收費站前,一個小伙子在停車取卡的時候,旁邊有輛車變道,小伙子沒來得及讓,然後雙方就發生了口角。

變道車上下來兩男兩女,氣勢洶洶地拉開小伙子的車門,強行把小伙子拽下車,中途甚至卡著小伙子的脖子,把他壓在車門和車頂中間。

小伙子掙脫以後,這幫人還不依不饒繼續推搡,然後小伙子的女朋友從副駕駛位置上下來去拉架,結果他女朋友也被對方一把重重地推得撞到了車身上。

小伙子終於被激怒了,奮起還擊,10秒鐘之內就把對方兩個男的KO在地,沒有對女人揮一下拳頭。

就是我們在拳台上看見過的那種幹淨利落的KO,毫不拖泥帶水。

後來一查,這個小伙子是一個專業的拳擊運動員。

正常人看到這樣的新聞,第一反應是什麼?當然是大快人心。

這條新聞滿足了普通人對於英雄情結的全部嚮往:

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在公共場合遭遇對方的欺負,一忍再忍,哪怕自己被人掐著脖子都不還手。但是當自己的女朋友也被對方欺負的時候,終於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用碾壓式的表現將對方揍趴下。

我這麼說吧,在我的價值觀裡,這件事就是讓人腎上腺飆升的正義之舉,在我年少輕狂的時候曾無數次出現在我的幻想之中。我只恨自己沒有那麼強的專業技能,能夠如此穩準狠並且不留後遺症地KO對手。

並且,我一度都認為,這個小伙子的行為是標標準準的正當防衛:

自己的車被人別下來,被人強行拉開車門從駕駛位裡拖出來毆打,然後女朋友也被人毆打,被迫還手。沒有使用管制武器,對方失去反抗能力之後沒有繼續毆打,沒有造成法醫鑑定意義上的傷害。

這很完美啊!

但是這件事的處理結果讓我既覺得大吃一驚又覺得不出所料,一種特別矛盾的心情,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

經過警方的調解,雙方達成和解,小伙子賠償對方的醫療費用,然後公開道歉。

至於攔下小伙子的車、把小伙子從車裡拖出來辱罵毆打、對小伙子的女朋友也進行毆打的四個人,始終沒見著對他們的處理結果。

彷彿他們沒過錯一樣。

這種邏輯,像極了前段時間在我關於「社會性死亡」 那篇作文下面追著罵我的那群人一樣:我不管誰對誰錯,誰受傷更重我就支持誰。

彷彿這個小伙子練習的拳擊技能,倒是成為了他人生的一大污點:你要是不能打多好,妥妥地佔理,就因為你能打,所以你就不佔理了,你就得賠錢,你還得道歉。

光看一條新聞沒啥意思,昨天我還看見了另外一條,其中的價值導向,很值得細品。

揚州的一個初中男孩子,有天晚上出去買宵夜的時候,發現一個醉漢騷擾一對母女。小男孩勇敢衝上前去,用身體擋在醉漢和這對被騷擾的母女之間,結果醉漢對他拳打腳踢,造成了身體上的多處受傷,直到警方趕來控制住醉漢。

後來,警方找到了這個小男孩,給他送上了一封表揚信,除了肯定他的行為之外,專門在採訪中強調,「沒有還一下手」 ,彷彿還一下手就在道德層面和法律層面就站不住了,把見義勇為變成互毆了,把完全無責變成了誰傷重誰有理了,就應該用自己的腦袋、軟肋去跟不法分子作鬥爭。

圖為頭條新聞微博視頻截圖

可能會有朋友跟我講,這不是一回事,因為小男孩如果還手的話,可能會激怒這個醉漢,受到更嚴重的傷害。

我只能這麼回答一句:長平之戰後,被秦軍坑殺的幾十萬趙軍,當時也是你這麼想的。

你都被打成那樣了,被逼到萬人坑邊上了,你還不還手,那就是做好了必死的決心了,我也不跟你講道理了,祝你一路順風吧。

我是一個挺有憂患意識的人,我曾經在腦海裡設想過無數次正當防衛的場景。

比如在肢體衝突發生之前,我要怎麼做才能保證自己的行為毫無瑕疵;在對方動手之前,我要怎麼做才能留下對方先動手的證據;在打起來之後,我要怎麼做才能讓監控認為對方已經威脅到了我的生命或者健康;在結束戰鬥之前,我要怎麼做才不會留下防衛過當的隱患……

但是隨著我看的新聞越多,我越來越發現我做的都是無用功。很多時候,別人根本不管這些,上手就先驗傷,誰受傷重,誰就有理。

我處心積慮想半天,就是不想受那麼重的傷,結果到頭來你還是讓我去醫院比賽誰的傷更重,那我還費個什麼勁,我上手就在柱子上把腦門子磕一道口子,然後順手一抹,到時候滿臉是血的照片和視頻在網上一傳,那場面,瞬間就能讓我佔據道德的珠穆朗瑪峰,你把我氧氣瓶拿走我都捨不得下來,我寧可把自己憋死在道德高地上,我也不落人口實。

正當防衛尚且如此,更不用說見義勇為了。

從小在課堂上學習的「要用於同壞人壞事作鬥爭」 ,結果到了社會上才發現,是別人負責用拳腳跟我鬥,我只能負責用語言跟別人爭。

抱歉,我沒來得及修煉金剛不壞的鐵布衫,確實達不到這個要求。

一個謹慎的人,是應該從法制新聞裡面學會正(安)確(全)的行為處事方式。

不僅僅是我剛才列舉的兩條,還有很多類似的新聞,都非常直觀地傳達給我一個明確的概念:別還手,不管怎麼情況都別還手。

可能還有朋友會跟我講,你這個人怎麼這麼陰暗,你也要看到有不少關於見義勇為和正當防衛的大快人心的判決結果啊,崑山龍哥的事兒,你轉頭就忘了嗎?

我當然沒忘,我記得死死的呢。但是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只要有這種「不還手」 的價值取向存在,我就不敢賭,哪怕是五五開我都不敢賭,因為我輸不起,而且我沒必要拿自己的金錢和自由去跟人賭,沒必要。

而且,對我來說,這個輸贏的賭注也很不匹配,幾乎就是包賠不賺的生意,何苦來哉?

那你問我真遇到這樣的事情怎麼辦?

我明確回答吧:如果挨打挨罵的是我的親人或者關係特別好的朋友,我會拼一拼,賭一把。

如果是我自己,猶豫什麼,跑啊!五十多個全程馬拉松,一萬多公里的訓練量,汗水白流的嗎?

至於陌生人,恕我自私,我打個110報警就是我最大的善意和能耐了。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