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別再難為劉翔委員了!

劉翔

劉翔,中國短跑健將,2004年獲得雅典奧運會110米跨欄短跑冠軍之後,就有了「飛人」的稱號。2008年,不到25歲的劉翔作為體育界代表成為中國政協第十一屆全國委員會中最年輕的一個委員,於是他又有了「劉委員」的稱號。今年是劉翔第三次參加全國政協會議。劉翔表示,很喜歡他的「劉委員」稱號。

2011年3月5號,原湖北潛江市人大代表、選舉專家姚立法與各地90多位公民聯名在海外網站發表致全國政協十一屆四次會議的建議書,呼籲撤銷劉翔等人的政協委員資格。

姚立法稱發起這個建議的原因在於劉翔今年是「裸會」,所謂「裸會」就是他沒有準備任何提案,並稱劉翔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不稱職的、不配擔任全國政協委員職務的人,沒有能力和責任感。

但是,在我看來,姚立法先生等人要求撤銷劉翔政協委員資格的建議,未免太難為劉翔了。

按照官方的解釋,兩會是人大會議和政協會議的簡稱。全國人大是中國法定的最高權力機構,人大代表從制度上代表選民對國家重大問題進行審議和決策。全國政協的官方定義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和政協協商的重要機構,是中國政治生活中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的一種重要形式」。政協委員來自社會各界的主流精英人士,每年一次被執政黨邀請進京議政。

這兩個會議要幹的事情,可以說決定著國家的前途和命運。全國人大可以修改或制定包括憲法在內的各種法律,選舉國家主席、副主席,選舉軍委主席,選舉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等等。在沒有換屆選舉的年份,他們也要聽取、審議並表決政府工作報告,計劃、預算報告,最高法、最高檢的報告。政協委員也要參與討論,遞交提案。

但實際情況又是怎樣呢?首先,民間普遍認為,中國的政協和人大一樣,都是沒有實權的橡皮圖章,這種觀點早已不是甚麼秘密。在每年兩會所公佈的決議和國家政府領導人的人選都是在會前由黨內高層內定,兩會只不過走走過場,宣佈一下而已。由於沒有新聞自由的環境,公共輿論和媒體無法對政府行為進行有效地監督,所以外界包括西方社會、媒體要了解決定國家前途的國策的重要信息頗為困難,只能從兩會上高層領導人的發言中,在刪除了官話、黨話和套話之後的「弦外之音」中去尋找。

第二,一人去吃牛肉麵,端上來卻沒找到牛肉,遂問老闆為何無肉。老闆說:牛肉麵裡面一定要有牛肉麼,你甚麼時候看見人民大會堂裡面坐過人民?現行的政協委員產生辦法是,先由各單位提名推薦,然後報經政協常委協商通過,向社會一公佈即可。也就是說,一個人能不能參加政協,決定權在政協常委。那麼政協常委又是怎樣產生的呢?是由政協委員選舉出來的。並且政協委員都不是主動報名爭取的,都叫接受邀請去參政議政。受邀而去,做客而已,客人該為誰著想呢?顯然應該是主人——執政黨。

有了以上兩點,來看看劉翔委員今年的兩會發言,輪到劉翔發言時,他手捧稿紙念道:「腳跟傷處隨著訓練程度的提高,仍然會出現一些反應,為了緩解腳跟反應,必須每天做一些康復的訓練和理療。實事求是地說,2012年倫敦奧運會,對我來說,將面臨年齡增長、恢復時間長、傷病困擾的實際問題。」

劉翔在發言中,只是向邀請他的主人匯報了一下自己的工作和訓練情況,至少還沒有像一些委員那樣提出向主人獻媚雷人的提案和發言。比如:

央視節目主持人倪萍曾表示,「在大的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都沒有反對過或者棄權過,因為我熱愛這個國家,我不添亂。」

政協委員劉長銘談起擇校問題時曾說,「誰要給我500萬,我絕對降他20分錄取。」

雲南省交通廳廳長楊光成:雲南94%是山地,交通非常不便,大山裡應該配好車,這樣才能保障安全。公務員下鄉坐25萬元以內的車,那不現實。他認為,公車改革,不能一刀切。

民盟中央副主席、華南農業大學副校長溫思美:要大幅提高農藥、化肥的價格,讓他們農民用不起!緊接著說道,以前農民一大早起來,都要拿筐子出去拾糞,現在畜禽糞便等農家肥都不願費力氣了!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鐵路局常務副局長羅金保:春運期間鐵路一票難求的現象始終得不到緩解,根本原因在於鐵路票價太低。

吉利集團董事長,全國政協委員李書福說:「企業一定要聽黨的話」。

全國政協委員、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在全國政協分組討論會上坦言,房價上漲根本是一個貨幣問題,因為老百姓手中的錢太多了。
……

姚立法先生等人在建議書中表示,他們認為徐友漁、秦永敏、艾未未、胡星斗等人能更好的履行政協委員的職能,因此推薦他們參加全國政協會議。這種提法與希望和他在前邊對人大和政協的認識是矛盾的,既然人大是橡皮圖章,不能起到應起到的作用,那麼換甚麼樣的人也是換湯不換藥,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民選政府,沒有有效的輿論監督體制,所有的這類建議都是空中樓閣。

所以,對於劉翔委員在兩會上的表現,他的發言和他的「裸會」,可以說是「中規中矩」,比那些厚顏無恥的獻媚者要強得多。在中國現行體制沒有出現根本變化的情況下,別再難為劉翔委員了!

2011年03月12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更多閱讀

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夏小強:「孔子熱」中的孔子之悲

夏小強:不忘初心 中共官員包養情婦創紀錄

夏小強:「失去」共產黨,中國會怎樣?

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