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黨的悲歌

驢黨的悲歌

文:worldpupil111

前言

本文說的是一位影響世界走向的老太太。通過認識這位老太太,可以幫助理解:

1、什麼樣的人適合做法官

2、如何維護女性權利?

這位剛剛去世的八十多歲的老太太魯斯·巴德·金斯伯格 Ruth Bader Ginsburg,簡稱為RBG,她是米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也是驢黨和全球女權主義者的偶像級人物。對她的標準描述是這樣的:金斯伯格於1993年由民主黨總統克林頓提名為大法官,是繼歐康納之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亦是猶太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畢生為女性權利而奮鬥,立志做一輩子的理想主義者。

她有多紅呢?

被印在文化衫上

有一部暢銷書《異見時刻》

前年好萊塢給她拍了部記錄片,被提名2019年奧斯卡,豆瓣評分9.0,蠻高的

其實,這部好萊塢的政治正確片,遠遠不如敘利亞導演的戰地記錄片,塔拉勒·德爾基潛伏聖戰家庭二年多,凝聚成二小時的《恐怖分子的孩子》

這部記錄片是難得一見的精品,網上已經有很多解讀,以后有空談談。

她也是很多媒體的寵兒

被《時代》《紐時》等夸到天上,微信圈也是不吝讚美之詞

呵呵,「全美最受愛戴」,這麼猛的詞彙都用上了,嚇死個人了,如果我批評她,會不會傷害米國人民的感情?

當然,很多米國人也不同意。驢黨參議院曾進行了一次民意測驗,二位最高大法官,一位是驢黨英雄,女權代表–RBG,一位是被性侵門搞得當堂落淚的卡瓦諾,結果大跌眼鏡。

看來,米國人民也不傻,還是覺得卡瓦諾更靠譜些。作為驢黨的旗手級人物,RBG老太太的問題在哪裡?

簡析

女性權利是文明程度的體現,也是區分文明與野蠻最簡便的尺度。峰哥支持男女平權,支持男女同工同酬,支持女性的生育自主權等等。但是,明確反對所謂的「女權主義」。

男女平權,是指法治權利的平等,人格尊嚴的平等,但並非否定男女的差異,男女要完全一樣。如果男女一起打麻將血戰到底,差異不大。如果男女一起搬磚頭,那還是男性有體力優勢。而瑞典搞的女性內閣、挪威搞的軍隊崗位男女平分,完全走向了平權的反面。平權的目標是反對「男權」,而不是建立什麼「女權」。

舉幾個女權主義者的搞笑故事。

揮舞頭巾女的華盛頓女權主義者遊行

經常看到女權主義者和伊斯蘭信徒搞在一起,這實在是很滑稽的一幕。伊斯蘭教義要求女性戴頭巾把身體裹嚴實,禁止女性的著裝自由,理由是因為這樣會誘惑男性犯罪。難道女權主義者不應該先跑沙特、伊朗去抗議,解放中東伊斯蘭世界的女性嗎?

她們其實都是欺軟怕硬的慫貨,只會在文明社會和文明人面前展現出勇敢和正義。

瑞典人號稱擁有全球第一個女權主義政府,還發圖諷刺老川的男性內閣。可是就在幾天之後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由瑞典外長率領的代表團訪問伊朗時,把自己裹得嚴實,還清一色的帶上了頭巾,唯恐冒犯伊斯蘭主義者。看下她們諷刺「歧視女性」的老川怎麼著裝

再舉個例子,在卡瓦諾任命案中福特同志一路撒潑打滾,明明是個無時間無地點無人證無邏輯的四無式碰瓷,竟然還有不少女權者僅僅因為福特是「女性」,就認同卡瓦諾性侵福特的可能性,這腦子要進多少水。直白了說,福特不過是阻止卡瓦諾任命的道具,現在,還有多少人關心道具的命運?

女性平權是反對「男權」,如果走到了「男權」的對立面「女權」,難道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人的權利,首先是法治概念,不是性別問題。

女權主義者的智商故事不少,有時間專門發一篇。如果大家有好玩的故事,也歡迎分享。

關於RBG大法官,常見這樣評價:

「金斯伯格的存在本身就具有重要意義,她不僅是自由派法官的象徵,也代表了最高法院的多元性,她是女性大法官,是猶太人。」

這實在搞笑,最高法院的多元性是什麼鬼?難道法院不是談法律的地方,而是談膚色談族群談性別的地方。按照這樣的理解,最高法院的九個長老,應該是白人+黑人+黃人+紅人+綠人+印第安人……各色人等來一個,或者是猶太人+新教徒+天主教徒+伊斯蘭信徒+佛教徒+無神論+…….各種觀念來一個。當然,還應該男女平權,四男四女,再加一位變性人。這已經不是法院的概念,這是全人類的平均主義運動嘛。大家先別笑,這正是驢黨正在做的事情。

這位民主黨女議員沃倫冒充印第安人三十年,打賭輸給了老川,還被切諾基人譴責。這完全是靠臉皮在戰鬥啊。

驢黨不斷在推動各類種族配額法案,才是對華人最大的傷害。請見《美國華人之聲》解濱文章【排華法案2.0】,關注一下華盛頓州的I-1000法案,還有國會的H.RES.169法案,驢黨計劃在教育、就業的高科技領域全面實行AA,這將是對華人的沉重打擊。還在支持驢黨的華人,可以醒醒了。不要給驢黨賣了,還在給驢黨數錢。

再看下《RBG》的中文譯者對她的評價:

「金斯伯格大法官之偉大,與性別標籤和女權立場無關,也與自由、保守之爭無涉。她的人生,有大起大落的波折,也有金石可鏤的堅持,始終貫穿著正直、頑強、善良、敬業等美好品質。」

我完全同意後面的一句,金斯伯格確實是一位堅韌、善良、敬業的女性,她也是一位好妻子、好母親、好朋友。但對前面一句持反對意見,作為對社會有著深遠影響的最高大法官,權力越大責任越大,僅有上面這些品格是不夠的,她還應當深刻地理解美國傳統,她還應當堅守程序正義的法治原則,並對每一個判決保持高度理性與審慎。

從金斯伯格的言行來看,她為女性平權長期奮鬥,貢獻巨大。但過猶不及,她沉浸在女權立場中,迷失在自由正義的概念中,偏離了美國憲法和社會傳統,走向了政治正確旗幟下的多元平均主義。

簡單說下RBG的言行:

金斯伯格經常引用馬丁·路德·金的原話:「道德世界的蒼穹雖長,但它終將趨向正義」。作為法律工作者,空談道德是危險的。正義誰都會說,難題是誰能夠代表正義?怎麼實現正義?

匯集這麼多烏合之眾的驢黨,他們能夠代表正義嗎?是金斯伯格這樣的女權主義者,或是輕描淡寫911的頭巾女議員,還是大搞階級鬥爭的桑德斯?

金斯伯格經常引用憲法開頭的句子:「我們,美利堅合眾國的人民,致力於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這句話沒錯,但她卻忘記了,更完善不等於完美。立國者們的初衷,並不是要努力建立一個理想化的聯邦。身為法律工作者,需要深度的理性和永遠的審慎。

金斯伯格在這方面表現如何呢?

2016年大選前,身為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告訴媒體「如果川普當總統,我不能想像這個地方將是什麼樣「,「現在到了我們移民新西蘭的時候。」作為執掌最高司法權的官員之一,她應當尊重憲法,尊重任何一名根據憲法選出的總統。當法官的激情超越理性,就會違背基本的職業操守。

堅持為人民服務的金斯伯格

2015年有人建議她提前退休讓奧巴馬任命一名大法官,她說:「自己感覺不行時,就會辭職。」當然,她的真實想法,是等候希拉里當選總統後,在一位女總統的任上,把自己的崗位傳遞給一位女權法官,很完美。然而,川普的當選徹底打破了她的美夢,雖然她現在連參加基本的會議討論都困難,已經無法正常履行工作。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在峰哥看來,從個人角度來說,金斯伯格老太太是個好人。從法治與秩序角度,作為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明顯是有爭議的,談不上偉大。金斯伯格自以為正義的觀念,恰恰是美國社會墮落與撕裂的源頭。平權運動的五十年,美國中產階層的比例不斷下降,並且實際收入只增加了0.2%,可以說完全停滯。作為平權運動的偉大成就,難道不值得反思嗎?

這樣的女性當上了大法官,恰恰是政治正確旗幟下女權運動的結果。可見政治正確的泛濫,會拉低整個社會的智商,峰哥稱之為「真誠的愚蠢」。其實不難理解,正確就是正確,而加上「政治」這個定語的「政治正確」,恰恰是為了掩蓋其「事實錯誤」的本質。脫離基本事實的政治正確,掀起了一輪又一輪的烏托邦浪潮。

最高法院再增加一名保守派大法官,那米國就可以徹底扭轉六十多年前沃倫法院的進步主義運動。這完全印證了亨廷頓的看法,當米國拋棄膚淺的泛民主理論,擺脫平均主義的陷阱,就能夠重建公民忠誠和國家認同。而國家,不僅是必要的惡,也同時是必要的善,這正是MAGA的理論基礎。

至於驢黨,旗幟快沒了,早該散了。

來源: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