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博士們為何熱衷去「街道辦」工作

思想改造

文:張慧東

據陸媒報道,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公布了一張2018年公務員招錄名單,讓人驚訝的是這份名單中的人全部來自清華北大的碩博畢業生,最終去向卻是「街道辦」,這份名單引發了中國社會的廣泛熱議。與此同時,近日陸媒又傳出,哈佛大學博士、南京大學原副教授羅林姣,轉職到深圳市南山區桃源街道辦工作,再次引發國內輿論關注。

上述的清華、北大、哈佛碩博士們到「街道辦」工作,讓中國網民不禁要問為何這些人要斷送學術生涯。

思想改造 知識分子群體消失

知識分子,自古以來一直是傳統文化的傳承者,他們所堅守的傳統價值觀、社會良知和獨立思考性深深影響著中國文化和社會道德走向。秉筆直書不畏生死的史官垂諸後世,浩然正氣死諫之士更是知識分子的楷模。

在民國時期,無論是北洋政府還是蔣介石治下,不僅尊重知識分子,而且儘量包容那些敢於冒犯權貴的知識分子。如,北洋政府期間1914年,章太炎因不滿袁世凱獨裁統治,遂前往總統府去叫罵,並砸壞總統府的家具。袁世凱只是將其軟禁在龍泉寺,不僅每月提供生活費用,同時親自手書對其保護的準則;1938年,北大教授傅斯年在擔任國民參政員時,曾兩次上書彈劾行政院長孔祥熙,並在國民參政大會上把孔趕下了台,而且蔣介石去說情也沒有用,蔣最後選擇不了了之。

然而,1942年,中共從延安整風開始,要求知識分子後發展到每個人都要絕對「服從黨的領導」和做黨的「馴服工具」,最終成為中共黑社會化的家規。如原中共黨魁毛澤東祕書胡喬木在延安整風期間的,「如果允許有那麼多的自由,毛如何領導和指揮?」。

1949年,中共建政後,為了系統摧毀中國傳統文化,而知識分子所表現出的堅守傳統價值觀的思想,成為中共實施暴政的最大障礙。1957年,中共發起「反右」鬥爭後,中國知識分子受到全面壓制,幾代知識分子不僅完全喪失了言論和思想自由,而且在政治上和生活上也備受歧視和迫害,按照中共公開的統計數據,約有40萬到70萬知識分子下放到農村或工廠中進行改造。

在中共文革結束前,知識分子一度被中共貼上了「臭老九」標籤,成為社會最底層的群體,這個群體的人生希望全部被破滅,只能老老實實、低調接受改造,在歷次運動中幾乎都要被批鬥一番。

在隨後的歲月中,中共於80年代又發起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直到目前使用最新的科技來實施洗腦摧殘,如使用手機、電腦記分來強迫學習中共黨魁習近平思想,中共通過殘酷政治鬥爭和霸占絕對真理暴力下,對知識分子實施思想改造,讓他們只會知聽從命令,沒有獨立思考和批判精神,稍有反抗者中共便暴力對待有獨立意識者。如,7月15日被清華大學開除的許章潤教授,因他多次在網上發文,批評中共暴政極權。

正是在中共一輪又一輪暴力摧殘下,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大部分為了生計對權勢頂禮膜拜,而主動放棄自我思考判斷和尊嚴,因此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群體消失殆盡,大部分淪為「馴服工具」,更有甚者自甘墮落成為中共代言人。目前,僅存一小部分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和個體,如維權律師、維權人士,敢於批評中共的學者,敢於對中共公開表達不滿的異議人士和敢于堅持信仰的人士等等。

學術凋敝 全面腐敗嚴重

中共雖然成功的把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群體消滅,改造成中共的「馴服工具」,但同時給學術界也帶來了兩個副作用。

一是,學術凋敝,導致在許多關鍵領域中,學術界竟然無法獨立培養出自主產權和創造性的高層次人才。中共建政前,還有海外歸來的大批高級知識分子,在很多重要領域中如「兩彈一星」都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目前狀況是,懷有獨立精神的科研人才出走。如最近的清華顏寧、北大許晨陽等中國頂尖青年科學家歸國後再次出走美國,7月份中科院合肥研究所出現90多名科研人員集體離職事件;二是,學術圈腐敗。目前國內學術造假、學術不端、學術腐敗之風卻日盛發展,大有愈演愈烈之勢。弄虛作假、抄襲剽竊他人成果的所謂科學家、教授紛紛落馬,一些研究生也被除名,被取消學歷、學籍。學術圈淪落為中共官員「造假」基地,如,高校屢屢成為中共官員學歷證書速成班,以部分「落馬」的中共省部級高官履歷為例,可以發現,有些中共官員甚至連基礎學歷都沒有,最後卻成了博士、教授、研究員,原中共南京市長季建業,沒有高中學歷,也沒有大學第一學歷,最詭異的是他在任期間沒有到校學習卻能獲得博士學位。有的中共官員學歷專業跨度很大,從理科到文科,從文科到理科,還有的從文科跨到工科,其跨度之大令人匪夷所思。

因為從傳統社會繼承下來的一個社會道德楷模的「士」階層——知識分子消失了,中國社會也沒有一支獨立為文化、道德負責的力量了。中共官員堂而皇之的全面腐敗,腐蝕了每一個人的靈魂,導致中國社會的道德崩潰。

從江澤民時代的公開貪腐治國開始,中共已經全面步入腐敗,目前已病入膏肓。目前中共黨魁明白「反腐敗就亡黨」的道理,為了保政權,從表面上反腐,實際上則是逼人們站隊、選團伙,因為大多數人在空前絕後的腐敗中已經貪腐,因此,在中共暴政下,中國社會已無形成知識分子群體的土壤了。

在此氛圍下,很多碩博士讀書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找個好工作,而不是發自內心要做學術研究,真有科研理想的可能唯有出國。加之中國大陸經濟下行持續加速,企業面臨著經營危機,2020年中國大陸高校874萬畢業生步入社會,在失業問題繼續惡化等諸多矛盾同時爆發的大背景下,只好斷送學術生涯,投機去做中共的「馴服工具」而餬口。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