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機軍師朱武的神機

 鐵劍幫幫主

《水滸傳》中有一個被忽略的人物,由於智多星吳用、入雲龍公孫勝太過於光輝,以至於把他的光輝掩蓋了。他就是神機軍師朱武,朱武到底有甚麼神機才配得上這樣的稱號?

朱武是定遠人氏,善使兩把雙刀,精通陣法,很有謀略,只是武功不怎麼樣。他和跳澗虎陳達、白花蛇楊春一起在少華山落草,專幹一些打家劫舍的生意。陳達帶人借路史家邨,被九紋龍史進生擒活捉。朱武料定打不過史進,就和楊春一起演了一場苦情戲,如果這算是他的神機的話,那麼主朱武只是有心機,鬼點子多,並不能算有甚麼智謀。他和楊春到史進面前,雙雙跪倒,痛哭流涕說道:「小人等三個累被官司逼迫,不得已上山落草。當初發願道:『不求同日生,只願同日死。』雖不及關 、張、劉備的義氣,其心則同。今日小弟陳達不聽好言,誤犯虎威,已被英雄擒捉在貴莊,無計懇求,今來一逕就死。望英雄將我三人一發解官請賞,誓不皺眉。我等就英雄手內請死,並無怨心!」金聖嘆夾批道:「解官則死於官也,又曰英雄手內請死,其視史進如戲也,真乃神機軍師。」史進當然上當,自視為英雄,不肯送他們到官府去。於是,請他們到後堂,朱武越是讓史進把他們解官史進越是不肯。金聖嘆評價道:「此反嫌其詐。」

史進因此和三位頭領結交,禮尚往來,只是走了風聲,逃離史家邨,上了少華山,又不肯落草,自己下山,尋找師父王進。不知道史進上山之後有沒有上當受騙的感覺,放著一個好好的地主豪強不做,卻偏偏和強盜勾結,為掩護強盜和官兵打起來,丟了家園和地產,亡命天涯。而這一切的根由起源於他的自大,活捉陳達,當然也和朱武的苦情戲脫不了幹系。所以,害史進顛沛流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神機軍師朱武。

史進遍尋師父而不得,還是少了少華山。三山聚義歸水泊的時候,魯智深和武松到了少華山,魯智深和史進交情好,兩人曾經合作大鬧瓦罐寺,殺死惡僧生鐵佛崔道成和飛天夜叉邱小乙,所以,魯智深和史進心心相通。朱武解釋說:「小人等三個在此山寨,自從史大官人上山以後,好生興旺。近日史大官人下山,因撞見一個畫匠,原是北京大名府人氏,姓王,名義;因許下西岳華山金天聖帝廟內裝畫影壁,前去還願。因為帶將一個女兒,名喚玉嬌枝同行,卻被本州賀太守,——原是蔡太師門人;那廝為官貪濫,非理害民。——一日因來廟裡行香,不想見了玉嬌有些顏色,累次著人來說,要取他為妾。王義不從,太守將他女兒強奪了去,卻把王義剌配遠惡軍州。路過這裡,正撞見史大官人,告說這件事。史大官人把王義救在山上,將兩個防送公人殺了,直去府裡要剌賀太守;被人知覺,倒吃拿了,見監在牢裡。又要聚起軍馬,掃蕩山寨。我等正在這裡無計可施!」甚麼叫做「無計可施」?神機軍師朱武的神機到哪裡去了?

魯智深是個痛快脾氣,立刻就要去搭救史進,武松、朱武等人勸住。可是,四更天魯智深就自己去了。朱武也沒用甚麼神機,只是派兩個精細的小嘍囉去打聽消息。宋江帶人冒充進香的宿太尉,賺賀太守前來的計策是吳用出的,和神機軍師朱武沒甚麼關系。況且,華山刺殺賀太守和隨行人員的案子主要是梁山人馬幹的,和少華山人馬關系也不大。神機軍師朱武的神機又沒有顯露出來,而是被隱藏了。

到他顯露本事的時候,他就顯不出來,是不是沒有甚麼神機,而是吹牛?很有可能。當梁山泊好漢救出史進和魯智深之後,史進、朱武、陳達、楊春要帶人攻打徐州沛縣芒碭山,起因是芒碭山聚集三個強盜,分別是混世魔王樊瑞、八臂哪吒項充、飛天大聖李袞,三人要向梁山挑釁。史進、朱武等人立功心切,自告奮勇,帶人去打芒碭山。可是,神機軍師朱武的神機再次被隱藏,沒有顯露出任何痕跡,只一陣便大敗,「史進前軍抵敵,朱武等中軍吶喊,退三四十裡。史進險些兒中了飛刀;楊春轉身得遲,被一飛刀,戰馬著傷,棄了馬,逃命而走。」朱武沒有擺陣,也沒有顯出甚麼妙算之神機,而是只會帶著士兵吶喊助陣,難道吶喊也是一種神機?

法術方面朱武打不過樊瑞,樊瑞打不過公孫勝。

朱武確實沒甚麼法力,只會一點陣法。招安之後,他跟隨盧俊義南徵北戰,顯露了一點擺陣破陣方面的才能。

破遼的時候,朱武隨盧俊義大戰玉田縣,和禦弟大王耶律得重鬥陣法。耶律得重擺了「五虎靠山陣」,朱武就擺了「鯤化鵬陣」,他對盧俊義解釋道:「北海有魚,其名曰鯤,能化大鵬,一飛九萬裡。此陣遠觀近看,只是個小陣,若來攻時,便變做大陣,因此喚做『鯤化為鵬。』」真的兩軍交戰的時候,朱武的「鯤化鵬陣」似乎不敵耶律得重的「五虎靠山陣」,張青被天山勇射成重傷,雖然盧俊義生擒耶律宗霖,但還是被遼兵團團圍住,如果不是宋江帶兵裡應外合,盧俊義和朱武的人馬很可能要被吃掉。此時的朱武給盧俊義說,只能和宋江裡應外合;等遼兵撤退的時候,他又說,此時不追更待何時?看來,他的大陣只是看著花哨,實則不起甚麼作用。

盧俊義和朱武帶人徵討王慶的時候,朱武和王慶手下大將奚勝鬥陣,似乎能顯出她的一點神機。他知道奚勝善於布陣,就要和奚勝鬥陣法。他對盧俊義說:「聞奚勝那廝,頗知兵法,一定要來鬥敵。我兵先布下陣勢,待賊兵來,慢慢地挑戰。」就先在山南平坦處擺了「循環八卦陣」,奚勝擺了「六花陣法」。朱武評價道:「此是李藥師『六花陣法』。藥師本武侯八陣,裁而為六花陣。賊將欺我這裡不識他這個陣;不知就我這個八卦陣,變為八八六十四,即是武侯八陣圖法,便可破他六花陣了。」朱武在將臺上,將號旗左右招展,變成八陣圖,然後算定當日屬金,派楊志,孫安,卞祥,領披甲馬軍一千從離位出軍,去打「六花大陣」的西門,只一個沖鋒,就打贏了。似乎贏得太順利了,讓人有點不敢相信。其實就是朱武不擺甚麼迷惑人的「循環八卦陣」,直接派連環馬軍沖擊奚勝的大陣,也能取勝。也就是說,取勝的關鍵不是朱武的大陣,也不是他的能掐會算,而是頗具實力的梁山連環馬軍隊。如此一來,朱武的陣法也就不足為奇了,說他是神機軍師似乎有些牽強。

盧俊義帶朱武打方臘的時候,到了歙州,和方臘的叔叔方垕對陣。朱武獻計,空設營房,四面埋伏,等著敵人來劫營。果然讓他猜中,高侍郎和龐萬春帶兵劫營,大敗虧輸,龐萬春被活捉,祭奠了戰死的歐鵬。只是盧俊義大戰昱嶺關死傷將士很多,這不能不說是神機軍師朱武無能導致的。

神機軍師不神機,只是被人吹噓得厲害。雖然他排名地煞星第一名,星號為地魁星,職務為同參贊軍務頭領,但是他真的打仗不怎麼樣。他更像是吳用和公孫勝的影子,在盧俊義和宋江分兵之後,跟定盧俊義,計謀不如吳用,法術不如公孫勝,甚至連樊瑞都比不上,只是懂些陣法,卻沒多大用處。

有說法稱,《水滸傳》作者為元末明初人,朱姓為明朝國姓,武字為朱元璋洪武年號。且朱武和朱元璋都是濠州人,與朱武聚義的陳達、楊春也暗合徐達、常遇春,因此,朱武之名可能影射的是朱元璋。

他的結局是不做官,而是和樊瑞一起跟隨公孫勝學道,沒有遭到姦臣迫害,這一步還是走得有些聰明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