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藥師罵孟子的歪詩是底層文人乞食之作,毫無道理可言

黃藥師罵孟子的歪詩是底層文人乞食之作,毫無道理可言

文:食堂

《射雕》裡面黃蓉譏諷孟子「 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據說令大理狀元朱子柳啞口無言。其實這是秦制社會的人對封建時代的倫理不了解之故,根據封建制度逐級效忠的原則,孟子出仕魏、齊比出仕週天子要合理得多。

在金庸《射雕英雄傳》第三十章「 一燈大師」中有這麼一個名場面。

(黃蓉)當下小嘴一扁,說道:「 孟夫子最愛胡說八道,他的話怎麼也信得的?」

那書生怒道:「 孟夫子是大聖大賢,他的話怎麼信不得?」

黃蓉笑吟道:「 乞丐何曾有二妻?鄰家焉得許多雞?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

這個名場面說的是黃蓉和郭靖在求見一燈大師時被書生朱子柳為難,古靈精怪用黃藥師一首詩,刁難朱子柳,證明孟子最愛胡說八道,他的話不能信。

東邪黃藥師什麼人,離經叛道,狂傲不羈,亦正亦邪,平生最看不慣一些腐儒,他「 對聖賢傳下來的言語,挖空了心思加以駁斥嘲諷,曾作了不少詩詞歌賦來諷刺孔孟。」黃蓉刁難朱子柳這詩就是其代表作。

因為金庸對封建倫理的不了解,黃老邪的人設在這裡塌掉了

其實這首詩並不是金庸借黃藥師之口所做,而是出自明朝馮夢龍編寫的《古今笑史》和清朝李宗孔編寫的《宋稗類鈔》裡的一個段子。

段子說的是,一個混吃混喝的人知道主人不喜歡孟子和佛祖,故意斷章取義,作了兩首詩挖苦孟子,黃蓉引用的這句就是第二首。

最騷的是,這哥們後來還用孟子理論去反駁佛祖。

而這首詩第一句,說的是《孟子·離婁章句下》中名篇《齊人有一妻一妾》故事,說的是齊國有個屌絲,有兩個老婆,但他混得不咋地,臉皮卻厚如城牆,他為了在妻妾面前擺闊氣,抖威風,於是打腫臉充胖子,自吹自擂說自己每天參加達官貴人的趴體,實際上,他每天都在墳地裡乞討。

妻妾發現了他的秘密後痛苦不堪,而他卻並不知道事情已經敗露,還在妻妾面前得意洋洋,繼續吹捧自己。

第二句出自《孟子·滕文公下》的月攘一雞典故,說的是有個小偷每天偷鄰居一隻雞,別人跟他說偷雞不對,他卻說:我改為每個月偷一只,明年就不偷了。

這其實只是個比喻,重點是後面的「 如知其非義,斯速已矣,何待來年?」,孟子告誡人們知道自己做得不對就要立即改正。

但黃蓉(或者說黃藥師)卻刁鑽的質疑孟子,既然齊國屌絲這麼挫,怎麼會有兩個老婆?而那個偷雞小偷的鄰居怎麼會有這麼多雞給小偷來偷,這顯然就是孟子在胡說八道。

其實,這兩句只是一個比喻,不用較真,用金庸先生的話來說就是朱子柳「 也想道:‘齊人與攘雞,原是比喻,不足深究。’」

問題出在後兩句,「 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

孟子不是倡導忠義嗎?當時周天子還在,他怎麼不效忠週天子,卻遊說魏惠王和齊宣王。

黃蓉這個靈魂之問就難住了朱子柳,因此朱子柳「 越想越對,呆在當地,半晌說不出話來。」後來又想道:「 但最後這兩句,只怕起孟夫子於地下,亦難自辯。」

現在問題來了,孟子該如何自辯自己在還有周天子的情況下,去遊說魏齊之舉呢?

這個問題別說朱子柳被難住了,相信很多讀者也和朱子柳一樣被難住了。

有人解釋說,這是因為春秋戰國時期週天子威風掃地,名存實亡,落難的鳳凰不如雞,權勢一落千丈,只是名義上的天下共主。孟子跟著周天子混沒有前途,所以才去魏國和齊國。

實際上,這只是一個很淺薄的說法,根本就沒有說到點子上。

孟子之所以不去遊說周天子,根本原因不在這,而在於孔夫子老先生一輩子倡導遵循的周禮。

孟子出仕魏齊而非週天子,是遵守周禮的表現

周禮是什麼?周禮就是西周時期的禮樂制度,是一種「 別貴賤,序尊卑,經國家,定社稷,明法度,行教化。」的社會秩序。

周禮在政治上集中體現就是分封制。

分封制下的周朝,週天子分封諸侯,諸侯分封卿大夫,卿大夫下面有士。

諸侯之所以為諸侯是周天子任命的,諸侯應該忠於週天子;卿大夫之所以為卿大夫是諸侯任命的,卿大夫應該忠於諸侯;士之所以為士是卿大夫任命的,士應該忠於卿大夫;

週天子確實是天下共主,理論上全天下人都應該尊重週天子。

但是周天子和卿大夫存在一個斷溝,卿大夫的俸祿並不是周天子給的,而是諸侯給的;士和諸侯也存在斷溝,士的俸祿並不是諸侯給的,而是卿大夫給的。

而這個俸祿就是各級效忠物質基礎,這就是所謂的食君之祿,忠君之事。

極端情況下,當週天子和諸侯產生矛盾的時候,諸侯任命的卿大夫只會忠於諸侯,如果週天子和諸侯掐架,諸侯任命的卿大夫只會幫諸侯。

同理,諸侯是一國之主,按理說全國人都應該忠於諸侯,但是當諸侯和卿大夫產生矛盾的時候,卿大夫任命的士只會忠於卿大夫,如果諸侯和卿大夫掐架,士只會幫卿大夫。

通俗一點講就是,主子的主子,不是我的主子;僕人的僕人,不是我的僕人。分封制下的每一個人只對自己的上一級效忠,讓後上一級再去效忠他的上一級。

這才是儒家念念不忘要恢復的周禮,而這種禮制是當時的社會價值觀。

是不是有點暈?為了闡述這個道理,筆者就先引用兩個故事。

第一個,《國語·晉語》記載的「 辛俞從欒氏出奔」。

晉平公六年(公元前552年),晉國大卿族欒氏當家人,時任下軍佐的欒盈因為自己老媽欒祁和家臣偷情,被老媽還有自己的舅舅範鞅、外公範匄陷害,被迫從晉國逃亡到了楚國。

欒盈一跑,欒氏留在晉國的勢力幾乎被范氏連根拔起,一網打盡。

當時欒盈很多忠誠的下屬都跟隨欒盈跑路,其中有一個欒氏家臣叫辛俞,他就不顧危險,強行要追隨欒盈去楚國。

當時範匄下了道死命令——「 無從欒氏而從君」,「 不從君者為大戮」。意思是欒氏家臣不能追隨欒盈,而是要向晉平公效忠,否則一律處死,陳屍示眾。

但是辛俞無所畏懼,不管這個,依然追隨欒盈出奔,結果被人抓住了,把他獻給了晉平公。晉平公就問他:「 國家不是下了禁令嗎,你為什麼要觸犯它?」

結果辛俞振振有辭地回答道:沒有啊,我沒有觸犯禁令,禁令上說要「 從君」。我這是依令而行。緊接著,辛俞說了句名言:「 三世事家,君之;再世以下,主之。」

一個人祖孫三代成為大夫的家臣,事奉大夫就要向侍奉君主一樣;如果兩代以下,事奉大夫就要像侍奉主人一樣。

辛家從辛俞祖父開始就是欒氏的家臣,所以辛俞的君主不是晉平公,而是欒盈。

晉平公一聽這話,覺得辛俞說得有道理,不僅沒殺辛俞,反而獎賞辛俞,最後晉平公強行挽留辛俞失敗後,就讓辛俞離開晉國,追隨欒盈。

「 三世事家,君之;再世以下,主之。」這就是當時士大夫忠義價值所在。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辛俞拿的是欒氏的俸祿,效忠的對象就是欒盈而不是晉平公。對於辛俞來說,如果他背叛欒盈,效忠晉平公,他才是不忠。

第二個故事,就是辛俞的反例。

《左傳》記載,魯昭公十二年(公元前530年),魯國第一卿族豪門、三桓之一的季氏有個鎮守老本營費邑的家臣南蒯,他和季氏當家人季平子有矛盾。於是,他在組織了反季聯盟,想扳倒季氏,幫助魯昭公奪回大權。

而後南蒯在費邑發動一場為時三年的叛亂,最後叛亂失敗,逃奔齊國,可在齊國南蒯可謂是受夠了齊國人的白眼。

有次齊景公開了個趴體,南蒯大夫也在場陪酒。也不知道齊景是喝大了,還是早有預謀,指著南蒯,大聲罵道:「 叛夫!」

南蒯見新主子如此說自己,臉都紅了,硬著頭皮,可憐兮兮地解釋道:我不是叛徒,我造季氏的反,是想加強魯國公室,為魯國國君效忠。

這話一出,一旁的齊國大夫子韓皙指著鼻子痛罵道:身為卿族的家臣卻想要讓公室強大,沒有比這再大的罪過了。

按後世人觀點,南蒯反對架空魯昭公的權臣季平子,是效忠魯昭公;可是當時人看來,南蒯身為季氏的家臣,就該效忠於季氏,就像當初欒盈家臣辛俞所說「 三世事家,君之;再世以下,主之。」

南蒯是季氏家臣,居然背叛季孫氏,效忠魯昭公,這就是最大的亂臣賊子,為世人所不容。這個觀點就連齊國國君齊景公都認為理所應當。

由此可見,當時包括各國國君在內的所有人都認為卿大夫手下的家臣就該效忠卿大夫,而不是國君,更不是周天子。

士效忠的對象就是卿大夫,卿大夫效忠對像是諸侯,諸侯效忠對象才是周天子,任何人想越級效忠,都會被視作最大的叛徒。

而孟子就是卿大夫,他效忠的對像只會是魏國或齊國國君,而不是周天子。

說白了,這種情況下的君臣關係,其實更像是老闆與員工的關係,員工向誰拿了工資,就得向誰履行職業道德。

魯國國君不用孟子,孟子就去魏國;魏國國君不用孟子,孟子就去齊國;沒有任何心理負擔,誰給孟子工資,誰推行孟子主張,他就為誰效力。

就這麼簡單,因此春秋戰國時期,像孔子、孟子這樣周遊列國,遊說各國的士大夫還有很多很多,當時可不會有人說他們不忠。

在這樣的君臣關係,國君對卿大夫好,奉上高官厚祿,實行卿大夫的政治主張,卿大夫就會拼死效忠;可要是國君對卿大夫不好,棄之不用,那卿大夫就拍拍屁股走人,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真要不留爺,得,爺就獨善其身。

如果哪位卿大夫倒霉,碰上一些國君,打殺、辱罵、輕視自己,甚至奪人之妻,殺人之父,好一點的人會直接逃奔他國,狠一點的就會直接弒君。

這就是孟子說的「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至於後世所說的「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是壓根就不存在的東西。臣子不會這麼覺得,君主也不會這麼想。

當然,隨著歷史的發展,中國逐漸開始了從封建制度走向君主專制的進程。

自秦朝開始,開始逐步真正實現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秦制王朝的皇帝開始成為普天之下所有臣民共同效忠的對象,甚至出現了那句臭名昭著的「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戲文。

也就是說,在孟子那會,他完全有理由在還有周天子的情況下,去遊說魏齊兩國。

因此黃蓉的質問,孟子壓根就不要自辯,時移世易,用後世的價值觀去指責古人根本就是不可取的。

朱子柳之所以會被黃蓉給難倒,其實就是金庸為刻畫黃蓉古靈精怪形象的劇情需要。以朱子柳大理國狀元水平,正常來講是不會被黃蓉給難倒的,更不會生出孟子「 亦難自辯」之念。

大理狀元朱子柳怎麼可能被歪詩難倒

來源  文史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