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解體可能在極短時間內發生

夏小強:習近平兩招即可化解香港危機

中共二十大已結束。二十大報告罕見地91處提到「安全」二字。這表明:中共已經意識到它的統治已經很不安全了,必須全力保安全。

但是,筆者認為,歷史的發展可能與中共的主觀意志相反,中共的解體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極短時間內發生,主要理由有五:

第一,中共二十大打破太多常規引發全方位不滿。

中共二十大是文革結束以來打破常規最多的一次黨代表大會,突出表現在:

(1)打破黨魁連任紀錄。

文革結束至今的46年,有六位中共黨魁——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習是唯一一個在三次黨代會上獲得連任的中共黨魁。

(2)打破「七上八下」規矩。

此前中共有一個不成文的正、副國級領導人「七上八下」的規矩,即黨代會召開當年,年滿67歲者,仍可繼任或新任;年滿68歲者,必須退休。2002年中共十六大,2007年中共十七大,2012中共十八大,基本遵循了這個規矩。

二十大上,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強、汪洋,都未滿67歲,但都退下了。72歲的張又俠連任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69歲的王毅「當選」政治局委員。

(3)打破派系平衡。

從毛澤東時代到鄧小平時代到江澤民時代,中共最高層都有一個派系平衡問題,即便毛澤東想一家獨大,也會搞幾個其他派系的人點綴和平衡一下。

但是,在中共二十大上,從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員,習派一家獨大;泛江派剩下王滬寧、趙樂際兩人。

已退休10年、79歲高齡的前中共黨魁胡錦濤,在閉幕會中途被架出會場,中共元老派受到重大打擊。「團派」全部被清零。59歲、已連任兩屆政治局委員的胡春華,沒能留任政治局委員。太子黨、官二代無一個新人進入政治局。

(4)打破任職資歷。

二十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強,預計明年3月接任國務院總理。但李強沒有在中央、國家機關任職的經歷,沒有當過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屬委、部、局、辦的第一把手,也沒有當過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

新任常委丁薛祥預計明年3月接任國務院副總理,但丁薛祥既沒有當過任何一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黨政一把手,也沒有當過中辦主任以外的其他中央、國家機關的第一把手。

李書磊、何衛東,此前既不是中央委員,也不是候補中央委員,二十大卻直升政治局委員。李書磊拿筆,任中宣部長;何衛東拿槍,任軍委副主席。

(5)無女性政治局委員。

2002至2017年,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都有一名女性政治局委員,分別是吳儀、劉延東(十七屆、十八屆)、孫春蘭。1997年,十五大雖然沒有女性政治局委員,但吳儀當選政治局候補委員。

中共二十大沒有女性政治局委員,打破了過去20年的慣例。

(6)中央書記處三人警察出身。

二十屆中央書記處書記七名書記中,有三個警察出身,分別是陳文清、劉金國、王小洪。陳文清此前任國家安全部長、總警監;劉金國在公安系統工作幾十年,曾任公安部副部長、副總警監;王小洪在公安系統工作38年,現任公安部長、總警監。有人戲稱未來五年,將是「警察治黨」。

(7)安全部長升任中央政法委書記。

此前的三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都是由公安部長升任。中共建政至二十大前,無安全部長升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先例。陳文清是安全部長升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第一人。

(8)沒有較年輕的潛在接班人。

二十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李強(1959年生)、蔡奇(1955年生)、李希(1956年生),五年後將分別達到68歲、72歲、71歲,都到了退休年齡。只有丁薛祥(1962年生)五年後65歲,可能留任。

但是,按照過去接班人的政治履歷——當過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黨校校長等來看,丁的政治履歷太過單薄,接班的可能性較小。

習的這些超常規安排,基本上是一種「任人唯習」的安排,這使得二十屆中共核心領導集體基礎薄弱(代表性太窄)、脆弱(剛有餘、柔缺乏)、虛弱(有豐富治國理政經驗的人才少),能夠進入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的人,主要靠與習個人的關係。

這樣的安排,表面上習派大勝,習可以大權獨攬,「定於一尊」,但可能引發元老派、太子黨、官二代、團派、以及其他派系、社會精英的反對,只能靠高壓維持。

高壓手段一旦失控,可能因為一件小事,觸發從上到下的連鎖反應,導致中共解體。

第二,民怨已達到爆發的臨界點。

標誌性的事件是,二十大召開前三天,10月13日,有人在北京市海淀區四通橋上打出反習標語:「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鎖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罷工罷課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

上述標語可能反映了許多人的看法。掛標語的人明知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他卻義無反顧地這麼做了,說明他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老子在《道德經》中講:「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老百姓連死都不怕,敢跟中共玩命時,中共確實危矣。

二十大後,民怨的爆發將集中表現在以下三方面:

(1)極端的「清零」政策導致的民怨。

2020年大瘟疫從武漢爆發以來,中共對疫情一直採取極端的「清零」政策,嚴重打亂億萬中國人民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由此引發的各種災難,在一些地方,甚至比疫情本身更嚴重,從最底層的老百姓到中產階級,怨聲載道。

據BBC報導,自3月以來,中國已有152個地級市遭部分或全面封鎖,影響人口超過2.8億,其中114個城市是在二十大臨近的8月以來被封鎖的。

目前,疫情在中國大陸仍呈遍地開花之勢。各種極端的「清零」舉措產生的次生災害,如食物短缺,看病延誤導致的死亡,企業減產、破產,外資撤離,大量人員失業等,將進一步加劇官民對立。

(2)中共當政73年來對各階層民眾鎮壓積累的民怨。

包括毛澤東當政時殺害8000多萬中國人積累的民怨;鄧小平下令「六四」屠殺積累的民怨;江澤民賣國、淫亂、腐敗、製造無數冤假錯案積累的民怨;當今中共對基督徒、新疆人、香港人、西藏人、公共知識分子、民營企業家、金融難民、退伍老兵、失業工人、失地農民、上訪民眾、公民記者、維權律師等的持續鎮壓積累的民怨等。

這些民怨,就像火山的岩漿一樣,在地底下奔涌了73年,已接近最後噴發的時刻。換言之,當今的中共正坐在一座民怨沸騰的火山口上。一個突發事件,就可能導致火山噴發。

(3)1999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積累的民怨。

之以所以將這一條單列,是因為這是文革結束以來持續時間最長(23年多年)、波及範圍最廣(全球)、涉及人數最多(上億人)、使用手段最邪(活摘器官)、在國內外導致的後果最嚴重(2020年從武漢蔓延全球、數億人感染、數百萬人死亡的大瘟疫,與這場迫害有直接關係)的人權大災難。

其中最邪惡的是,是由江澤民下令實施的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23年多來到底有多少法輪輪功學員被殺害,很難有確切的統計數字。

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著名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聯合發布「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調查報告」顯示,2000年至2016年,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可能高達150萬例,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這是上世紀30年代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以來又一場天怒人怨的大屠殺。

第三,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黨。

習當政十年查辦的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達570多人。

頭五年,習查辦了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原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等。

近五年,習查辦了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原公安副部長、司法部長傅政華,原公安部副部長、國家安全部紀委書記劉彥平,原公安部副部長、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原上海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龔道安,原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鄧恢林,原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立科,原山西省副省長、公安廳長劉新雲等。

近五年,習查辦的地方上的腐敗分子,遼寧省公安廳的四任廳長、五位副廳長很有代表性,其中包括原遼寧省人大黨組書記、公安廳長李峰,原遼寧省政協副主席、公安廳長李文喜,原遼寧省政協副主席、公安廳長薛恆,原遼寧省副省長、公安廳長王大偉,原遼寧公安廳副廳長白月先、周朝東、楊耀威、劉家鐸、劉樂國等。

習當政十年查辦的億元以上貪官,據筆者初步統計,至少112個,中共億元貪官數量之多,堪稱世界第一。

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家族,被認為是中共第一貪家族。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一邊升官,一邊經商,升官、發財兩不誤。江澤民之孫、江綿恆之子江志成,則充分利用江家權勢,在國內外「悶聲發大財」。

2018年2月15日,逃亡美國的中國億萬富豪郭文貴爆料:江澤民家族是世界首富,江家在海內外持有的現金和資產,合計超過5,000億美元(約4萬億人民幣)。

十八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習頭五年反腐打虎的總操盤手。但是,跟隨王岐山幾十年的大祕、原中央巡視組組長董宏,也是嚴重腐敗分子。董宏因受賄4.6億元被判死緩。王岐山的另一個祕書、原招商銀行行長田惠宇,也是嚴重腐敗分子,已於10月26日被逮捕。

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是習近五年反腐打虎的總操盤手。趙擔任陝西省委書記時,他手下的一大幫官員都是嚴重腐敗分子,包括他當時的副手、繼他之後任陝西省委書記的趙正永,他當時的大祕、原陝西省委祕書長魏民洲等。趙樂際本人涉秦嶺違建別墅案、陝西千億礦權案、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案、青海非法採礦案等一系列大案。

自上世紀90年代江澤民以「貪腐治國」以來,中共的腐敗之癌惡性發展,至今已到了幾乎無官不貪的地步。一個腐敗分子倒下了,千萬個腐敗分子馬上被「複製」出來了。

第四,更多中國民眾走向覺醒。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通過對中共歷史的追根溯源,將中共假、惡、斗、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本質昭告天下。

從此,全球興起一個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據大紀元退黨網站統計,至今已有4億多中國人「三退」。

4億多中國人「三退」,是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垮台以來最偉大的一場精神覺醒運動。

隨著有關中共本質的真相廣傳,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包括許多外國人,都已經認識到:中共是全世界殺人最多的黨,全世界最大的賣國黨,全世界破壞傳統文化最邪的黨,全世界最大的國家恐怖主義黨,全世界最腐敗的黨;中共的終極目的,不僅要毀掉中華民族,而且要毀滅全人類。

與手上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中共徹底決裂,不做馬列子孫,做回炎黃子孫,正成為越來越多明白真相的中國人民的選擇。

波瀾壯闊的「三退」大潮正從根本上摧毀中共的統治基礎。

中共二十大之後,隨著中共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危機的全面加深,相信會有更多中國人加入「三退」大潮,為自己、為家人、為子孫選擇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第五,國際社會圍堵中共將加速。

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從經濟、政治、科技、外交、軍事、金融、人權、宗教、反間諜、反中共代理人、香港、新疆、台灣、西藏、意識形態等各個領域,一次又一次掀起圍堵中共的浪潮。

8月9日,拜登政府通過《2022年芯片與科技法案》,切斷中共芯片產業所需的高端設備與技術。10月13日,美國商務部將對華芯片出口限制擴展到禁止芯片人才流向中共。

這是美國對中共最新、最全面、最嚴厲的芯片出口限制。這也是美國對中共最強有力的科技戰、經濟戰、貿易戰、人才戰、在「人力物力財力」上拖垮中共的消耗戰。

10月24日,中共二十屆一中全會結束的第二天,美國公布了一份中共火箭軍內部人事結構與全國基地部署坐標的詳細報告,對中共火箭軍上至最高指揮層、下至炊事班人員的整個火箭軍組織結構進行大曝光。報告對火箭軍各部隊番號、駐紮地址、部隊主要功能、各基地坐標,以及火箭軍各部門主要負責人的照片、姓名、相互間的工作關係等,都一一標明並加以說明。

言外之意,有關中共火箭軍的重大情報,盡在美國掌控中,美國既可先發制中共,也可後發制中共。

美國總統拜登至少三次公開表示會保衛台灣。中共二十大前,10月12日,白宮發布《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二十大後,10月27日,五角大樓發布《美國國防戰略》,這兩大戰略,針對中共可能升級對台軍事行動的意圖明顯。

美國正在組建一個包括美、英、法、德、意、日、加拿大「七國集團」,美、日、印、澳「四方機制」,澳、英、美聯盟,美、英、澳、加拿大、新西蘭「五眼聯盟」,印太經濟架構,美國與歐盟,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加上包括日、韓、澳、新西蘭在內的「小北約」等多層次的圍堵中共機制。

可以預見,中共二十大之後,隨著中共對內對外「假、惡、斗」的不斷加劇,國際圍堵中共將隨之加速。

結語

9月28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台灣出席世界台商聯合總會年會時說,當年他在西德靠近東德的邊境服役過。就在他離開東德邊境兩週後,發生了歐洲的自由浪潮,柏林牆倒下,蘇聯恐怖統治的鐵幕也很快倒下。

蓬佩奧特別指出,當時沒有人想到這一天會這麼快到來,但是,當世界努力讓自由壯大時,蘇聯垮台就突如其來地發生了。「我相信同樣的情況很快也會發生在中國,那一天到來時,我們可能都不會料到,但可能比任何人的想像都要快。」

筆者認同蓬佩奧的說法。中共這艘破船早已千瘡百孔,八面漏風。中共的解體,很可能如蓬佩奧所說,比許多人的想像都要快。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