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油燈、煤油燈、煤油馬燈以及假煤油馬燈引發的不安和憂慮

假煤油馬燈

文:胡錦成 

清代的袁枚曾有一首詩《寒夜》:

寒夜讀書忘卻眠
錦衾香盡爐無菸
美人含怒奪燈去
問郎知是幾更天

這首詩的頭兩句,寫的是一位為了中華之崛起而廢寢夜讀的大好青年,後兩句冒出了一個美人,想必是書生的新婚妻子,一個人在錦衾裡太孤獨了,爬出被窩奪了燈去,怒喝夫君,你TM也不看看現在是幾點鐘了,還不上床,還想不想完成國家交給我們的任務了? !

寶蓮燈

美人含怒奪的燈,不是寶蓮燈,而是油燈。

人類最早使用的照明工具應該是火把。

火把不需要什麼技術含量。當人們發現火可以取暖照明之後,火把就出現了,所以有許多民族都有火把節,比如彝族、白族、納西族、基諾族、拉祜族……

我小時讀過一本小說,書名都記不清了,似乎是叫《萬山紅遍》,有讀過的可以與我交流一下,那裡邊就是紅軍的隊伍打著火把行軍的場面,想想就壯觀得讓人熱血澎湃。再後來看電視劇,打火把滿山跑的又都變成了土匪。

燈、油燈、煤油燈、煤油馬燈以及假煤油馬燈引發的不安和憂慮

由此可見,火把這東西沒有政治正確的意識,但馬燈不同。

馬燈也是一種油燈,準確地說是一種煤油燈。

馬燈不是在馬背上打的燈,而是在馬路上拎的燈。

馬燈姓馬,馬克斯的馬。

油燈是火把之後最早出現的照明工具,出現油燈的前提是人們掌握了提煉各種油脂的技術。

最好提煉的油當然是動物油,其次是植物油,最後才是礦物油。

油燈還要有燈芯,燈芯不一定需要紡織技術,在沒有棉紗燈芯的日子裡,人們會尋找代替物,比如燈心草。

宋人寇宗奭在他的《本草衍義》上說:燈心草,陝西亦有。蒸熟,幹則拆取中心穰燃燈者,是謂之熟草。又有不蒸,但生幹剝取者為生草。入藥宜用生草。

瞧瞧這草,即可為人類照明甘心化為灰燼,又可以為人祛病甘心剝皮抽腸,如雷鋒叔叔,亦如白求恩大爺。

油燈發展到了漢代就已經骨骼清奇了。

1968年,河北滿城挖了劉備的祖祖奶奶中山靖王劉勝之妻竇綰的墓。墓中出土了一座宮燈。宮燈燈體為一通體鎏金、雙手執燈跽坐的宮女,神態恬靜優雅。燈體通高48厘米,重15.85公斤。

此燈設計的十分巧妙,宮女一手執燈,另一手袖似在擋風,實為虹管,用以吸收油煙。此宮燈因曾放置於竇太后(劉勝祖母)的長信宮內而得名長信宮燈。

燈、油燈、煤油燈、煤油馬燈以及假煤油馬燈引發的不安和憂慮

這盞燈在地下埋了兩千多年,世間的燈也發生的千萬種變化,然而直到電燈出現之前,人類的照明工具一真沒有什麼太大的本質上的變化。

如果說有了什麼改進,也就是燈具的材質和結構發生了改變,宋代時,瓷質的燈具逐步取代了銅質的燈具,這種改變一是因為銅在當時可以直接到作貨幣來使用,而宋代製瓷的技術空前的發達,還有一點就是瓷質的油燈比銅質的省油。

兒子上幼兒園時,一天回家給我背一首新學的兒歌:

小老鼠,登燈檯
偷油喝,下不來
喵嗚喵,貓來了
幾里古魯滾下來

背完了,兒子仰著臉問,什麼是燈檯?

什麼是燈檯,小老鼠為什麼會從燈檯中偷油,如今的小朋友是不會有感性的認識的。因為再也不會有什麼人家點用可以讓老鼠喝油的油燈了。

但直到上世紀的七八十年代,即便是中國的城市家庭裡,也是有油燈的。如果沒有呢?好辦得很,碟子裡倒上一點豆油,用家裡縫衣的線捻個燈芯,就可以寫作業了。

古人也在和偷油的老鼠不懈地鬥智斗勇,於是發明了省油燈,也就是夾瓷盞油燈。

燈、油燈、煤油燈、煤油馬燈以及假煤油馬燈引發的不安和憂慮

這種帶水夾層的油燈之所以能省油,一是令老鼠難以「 登燈檯 」 ,再就是有水對油進行冷卻,如果是導熱較差的瓷質的燈檯,就能更好地減少燃油的揮發。

當年陸游「 細雨騎驢入劍門 」 以後給成都的軍政首長范成大當參謀長,那時,他就在《陸放翁集》中記載:「 蜀中有夾瓷盞,注水於盞唇竅中,可省油之一半。

夾瓷盞 」 這種省油燈出現以後,「 不省油的燈 」 就成了一種人品的代名詞

李準《黃河東流去》裡有這麼一句:「 陳柱子開始沒有找到掃帚,後來看春義在掃,也就任他打掃。他情知這是鳳英教給他的,心裡想,這媳婦可不是盞省油的燈​​ 」 。

這樣的話一般是用在中老年婦女身上的,如「 老娘也不是省油的燈 」 ,多少有一點年齡和性別歧視。

公平且公正地說,省油燈應該是我們先人的一項偉大的發明,其意義至少是超過了四大發明中的活字印刷術。因為省油燈推廣到了千家萬戶,而活字印刷術其實從來就沒有人真正用過。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古籍不論是哪個朝代,除了手抄的就是雕版印刷的。

煤油是從石油中提取的燃點比較高的油,也不易揮發,燃燒起來也比較溫和,所以比較適合用來當燈油。不信?你換成汽油試試?

呵呵,千萬別換,否則出現事故概不負責。

煤油燈出現在公元九世紀的巴格達,中國十一世紀的科學家沈括也說過石油這種能燃燒的液體,但沒說用它來當燈油,沒別的原因,當時的中國人還沒掌握石油分熘技術,直接用石油點燈,一頁某章還沒學完,人人就都變成包公了。變成包公倒不是因為心更紅了,而是因為臉更黑了。

近代意義上的煤油燈,是那種帶有玻璃罩的油燈,火焰可以自由調節,亮度也比以往的油燈大,更重要的是不怕風了,因為有玻璃罩罩著。

據說當年美帝的美孚要打入中國市場,最先賣的就是煤油,但中國人不認這洋貨。於是美孚就把一個個裝上煤油的煤油燈免費送給中國人。中國人拿回家一點,萬德福呀,第二天再點 ,亮了一會,沒油了,只好自己花錢去買。

近代意義的煤油燈據說是一個姓盧卡斯威茲的波蘭人於1853年發明的。

這個東西很快就在西方國家普及了。土耳其在1870年代統治保加利亞時就曾經有過一道命令——太陽下山後,保加利亞人在街上走時必須提馬燈。

為什麼被奴役的人民要提馬燈上街呢?這和今天的人臉識別其實是一樣的。

馬燈,就是可以拎著走的煤油燈。

當年美國人免費送給中國人的煤油燈,我猜想就是馬燈,為什麼呢?因為這樣的煤油燈可以讓人拎著滿大街溜達,咱中國人有這個心理,一旦有了別人沒有的東西,生怕別人不知道,比如一個人要是戴上一塊幾十萬的名表,他一定會給你不停的夾菜。

拎著馬燈滿街走就等於一個移動的活廣告。

一百年前的今天,一位毛姓青年就是拎著這樣一個馬燈走家串戶地訪貧問苦。他也許並沒有意識到,他正在給美帝做廣告。

一百年過得很快,就在人們都已經快忘記了初心,不對,是初燈時,一夥人在大白天拉上窗簾點亮了馬燈。

燈、油燈、煤油燈、煤油馬燈以及假煤油馬燈引發的不安和憂慮

不過你要是認為他們點的是真馬燈,那你就圖樣圖森破了,就算是給了他們真馬燈,他們也沒地兒去買煤油去呀。

如果真的是真馬燈呢?那一個屋子裡幾十個煤油燈用不了多一會就會都嗆跑的。

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所點的無一例外都是仿古的工藝馬燈,這種東西在某寶或某多多上幾元到幾百元的都有,那些裝修成懷舊風格的酒吧咖啡店,會買去招徠顧客。

燈、油燈、煤油燈、煤油馬燈以及假煤油馬燈引發的不安和憂慮

但也有例外,比如某些官員會指使人買去營造某一種噱頭,商家若是遇到這樣的主,一定會心花怒放的,因為只要可以開機打發票,價格可以翻上好幾番。

一個可以充電的LED馬燈,這種本來就是西方人別有用心騙我們使用的東西,如今又配備了西方的核心技術,比如USB充電插口、鋰電池和LED燈泡。用這樣的洋貨來指引我們前進的道路,是不是在做戲我們且不必去過問,我們應該思考的是,這樣做會不會有偏離正確軌道的危險。

餘深為不安和憂慮。

來源     花月滿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