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訓戒發哨人」蔡莉書記是裸官,其女畢業於「克萊登」大學,安排到江漢大學當老師

武漢中心醫院

繼《人物》雜誌3月10日刊登「發哨人」文章並迅速遭「和諧」後,《南方週末》11日再發文,披露更多武漢中心醫院高層打壓「發哨人」細節。學者指,武漢中心醫院負責人是導致「吹哨人」等人死亡的「直接責任方」,必須被問責;但有分析認為,當局目前低調處理,以免牽出更多上層責任人。採訪「發哨人」的記者疑似遭到壓力。

《南方週末》3月11日發表題為《四人殉職,四人瀕危——武漢中心醫院「至暗時刻」》的報道,進一步揭開了武漢中心醫院包括黨委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以及紀委書記李蜜等嚴苛壓制醫護人員預警,並迫使他們在沒有防護地暴露在巨量病毒下,並導致該院300多醫護人員感染、4人死亡,4人僅靠儀器維持生命。即使在數百醫護人員感染,多人死亡之後,武漢中心醫院的院長和書記,從疫情出現後長達3個月的時間裡,都沒有去現場看望倒在防疫一線的員工。直到3月8日,該院的負責人在厚厚防護服的包裹下,去隔離病房看了那些倒在防疫一線的醫護人員。

據知情人透露,無論是《人物》還是《南方週末》的報道,都隱去了幾個敏感的細節。其中一個細節是黨委書記蔡莉等人在訓誡包括艾芬在內的「發哨」、「吹哨」醫生時,扣上的三個政治大帽子分別是:「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凶。」另外,蔡莉3月初被衛健委命令必須24小時呆在醫院之後,立即給自己安裝了床、淋浴設備,因為洗澡怕冷,還裝了浴霸。 

一位知情者更舉報,蔡莉的女兒成績不好,卻能進入當地最好的中學,並且是最早在武漢開著寶馬7系、出入奢華場所的官二代之一。而作為一個該級別官員的工資,無論如何也買不起那樣的豪車。

今日網傳蔡莉將其女兒送到國外野雞大學讀完本科又在國外野雞大學讀完碩士,後將其女兒送到江漢大學當老師。其女兒揚言,她家除了她媽媽,其他人都是有加拿大國籍。

為此,記者多次致電武漢中心醫院,希望採訪蔡莉本人,但都沒能如願。 

資深心理學者譚剛強認為,導致「吹哨人」等人死亡的「直接責任方」是武漢中心醫院的負責人;該院高層對下級醫護人員和患者生命的漠視程度「讓人憤怒」。他認為,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哪怕只是作為替罪羊,也應該被問責。 

譚剛強說:一個是輿論的引爆,一個是官方拉替罪羊,也要把他們抬出來。因為中心醫院死了這樣多人,所有的焦點現在都集中在那裡了。人死了這樣多,書記和那個院長都沒有去,也是因為輿論大了以後他們才去,對患者、對自己的員工,都是一點沒有人性。 

希望匿名的法學教授周先生指出,蔡莉和彭義香這種人日後被拋棄是必然的,但現階段估計官方在權衡利弊,因為這些人一旦被問責,他們也會甩鍋給他們的上級。這會讓各方都難堪。 

周教授說:我估計到遲早會撤職的,但是目前的話,可能在掂量。因為他們實際上也是執行上面的命令的行為。現在他當然不會說話,只要追責的時候,他就會把上面賣出來的。現在像他們這種人呢,非常自私,然後他又非常窮凶極惡,是沒有什麼人性的,他才不管別人的死活。

新冠肺炎已致武漢市中心醫院多名醫護人員感染死亡。日前,繼《人物》雜誌之後,《南方週末》發文,進一步披露武漢中心醫院高層打壓「發哨人」細節,指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蔡莉等人嚴苛壓制醫護人員對外透露武漢肺炎疫情,並迫使他們在沒有防護的情況下接觸巨量新冠病毒。

《南方週末》11日發表文章披露,武漢中心醫院包括黨委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以及紀委書記李蜜等嚴苛壓制醫護人員預警,並迫使他們在沒有防護地暴露在巨量病毒下,並導致該院300多醫護人員感染、4人死亡,4人僅靠儀器維持生命。

文章稱,即使在數百醫護人員感染,多人死亡之後,武漢中心醫院的院長和書記,從疫情出現後長達3個月的時間裡,都沒有去現場看望倒在防疫一線的員工。直到3月8日,該院的負責人在厚厚防護服的包裹下,去隔離病房看了那些倒在防疫一線的醫護人員。

據知情人透露,蔡莉等人在訓誡包括艾芬在內的「發哨」、「吹哨」醫生時,扣上的三個政治大帽子分別是:「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凶。」另外,蔡莉3月初被中國衛健委命令必須24小時呆在醫院之後,立即給自己安裝了床、淋浴設備,因為洗澡怕冷,還裝了浴霸。

一位知情者更舉報,蔡莉對醫護人員凶殘無情;但她的女兒成績不好,卻能進入當地最好的中學,並且是最早在武漢開著寶馬7系、出入奢華場所的官二代之一。而作為一個該級別官員的工資,無論如何也買不起那樣的豪車。

資深心理學者認為,導致李文亮等人死亡的「直接責任方」是武漢中心醫院的負責人;他指該院高層對下級醫護人員和患者生命的漠視程度「讓人憤怒」。他認為,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哪怕只是作為替罪羊,也應該被問責。

他說:「輿論在這裡引爆,因為中心醫院死了這樣多人,所有的焦點現在都集中在那裡了。人死了這樣多,書記和那個院長都沒有去,也是因為輿論大了以後他們才去,對患者、對自己的員工,都是一點沒有人性。」

一名關注此事的媒體人透露,此事的複雜性還在於:下令懲戒李文亮和艾芬的指令,應該直接來自更高層級。因為去年底,在李文亮等8名醫護人員被懲戒之後,官媒新華社湖北分社的記者廖君就發消息稱「8人發布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而在本月8日,廖君又被作為官方評選的所謂抗疫先進代表,在國務院新聞辦武漢的新聞發布會上高調露面,稱要向世界講述中國的戰疫故事。

在《南周》這篇報導之前,《人物》雜誌月初專訪了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專訪文稿《發哨子的人》在10日刊發。

受訪者艾芬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第一手的見聞,從一個醫護人員的角度,敘述了武漢疫情發生、發展、發現到公開的過程。

因為隱瞞疫情,武漢中心醫院醫護人員付出巨大代價。各個科室亦有人「中招」。醫生們一個接一個倒下。艾芬敘述,僅僅急診科,就有40多人感染了。有三個女醫生全家感染,兩個醫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個女醫生的爸爸、媽媽、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個人感染。「大家都覺得這麼早就發現這個病毒,結果卻是這樣,造成這麼大的損失,代價太慘重了。」

艾芬還說,她現在的感覺是「後悔」,後悔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看到同事一個個倒下,更覺得當初應該大聲疾呼。「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她說。

越來越多的細節顯示,武漢醫院領導層隱瞞疫情源於武漢衛健委的指示,而武漢衛健委又聽命於武漢市委。根據財新網報道,即使在中國衛健委最初得知武漢疫情的情形後,也要求不能向社會公開疫情。

誰該為此次疫情的隱瞞負責呢?

附:武漢市中心醫院蔡莉十大罪狀(來自曹三郎2016的微博)

#武漢中心醫院書記#武漢中心醫院書記蔡莉十大罪狀。

  1. 疫情初期,欺上瞞下。

本院醫生艾薇在12月底提醒同行做好防護措施時,竟然遭到她嚴厲的批評,說了很多莫須有的話,用了一串排比句痛斥艾薇,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市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凶。好大的帽子,好大的官威。嚴令本院所有的醫生不允許談論疫情。

2.疫情初期,為了隱瞞疫情,不讓醫生做好防護措施。

在1月20日之前,一直強調不讓醫生戴口罩,做最起碼的防護,致使該院200多名醫生感染病毒,4 名包括李文亮在內的醫生殉職,4名醫生目前瀕危。如果當時能做好防護,也不至於損失這麼慘重。

3.疫情期間,管理混亂。

武漢市別的醫院都是後勤對接醫用物資,而武漢市中心醫院確是各個科室被迫對接救援物資,讓本來就緊缺的醫療資源更加捉襟見肘,增加了醫生的負擔。

4.臨陣脫逃

當所有醫護人員都投身於抗疫中時,作為該院的書記,竟然在3 月8日才珊珊來遲,如此尸位素餐,其心可誅。

5.享樂至上

三個月不去醫院的書記,卻在接到衛健委命令24 小時在醫院之後,安了床,裝上浴霸,因為她洗澡怕冷。

6.狂刪負面評論微博

武漢市中心醫院對於負面評論,為了維護其形象,瘋狂刪除。

 

  1. 不允許本院醫生悼念去世的同事

當醫院醫生自發悼念犧牲的同事時,遭到她的嚴厲批評,強令他們刪除微博。

  1. 外行領導內行,瞎指揮

早在疫情爆發以前,讓不同科室的患者聚集在一起,造成了交叉感染,人為造成了很多醫療事故。

  1. 對一些殉職的醫生,沒有及時公布訃告

至今,有些醫生已經殉職超過24小時了,仍然沒有公布其殉職信息。

  1. 寡廉鮮恥

如此作為,但凡稍有天良,但凡對殉職的下屬和因防護措施不當而感染的醫護人員稍有愧疚之心,但凡有一點自知之明,就該引咎辭職,負荊請罪,而迄今為止,卻不見這位書記有絲毫悔過之心。

希望所有的人都能轉發起來,都能擔負其自己的責任。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讓這樣不作為的官員無處遁形,承擔自己該承擔的責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