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管制會死人的,很多很多人!

文:漫天霾

價格管制會死人?你們這些人啊,圖樣圖森破,就喜歡危言聳聽!

我沒有危言聳聽,這是邏輯推理的結果,也被歷史事實所證明。

比如黑水國際公司要去阿富汗救人,一個人6500美元。無知的白左認為這是在發災難財,呼籲美國政府管一管,結果會是什麼呢?

如果是6500美元,黑水公司有利可圖,會招募更多經驗豐富的退役特種兵,按完成任務數每人發2萬美元,他們會盡可能多的救人,這時候可能有100人得救。

為了樹立自己的商譽,在情況允許時,他們還極有可能「順便」再解救一些人出來,或者減免一些人的費用。這是私營企業常見的經營策略。

美國政府若「回應民意」,說只準收3000美元。那好,預期的收益下降了,就少招一些士兵,每月只發1萬美元,救人的積極性下降了,可能只有20人得救。剩下的80人是「看不見」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如果不準收費,那就不救了——實際上這時候黑水公司都不見了。所有人都「視金錢為糞土」了、「高尚」了,所以這100人都自生自滅吧。

談錢俗嗎?一點都不俗。它讓身處絕境的人多了一種選擇和可能,用錢能換來平安,是雙贏的交換。那些不談錢的人,道德倒是「高尚」了,表演得很到位了,可是死的不是他們。

所以,呼籲管一管的人,就是殺人犯的共犯。

佛羅裡達遭遇查理颶風襲擊之後,交通、電力中斷,食品、住宿、冰塊、家用發電機等價格飆升。佛州政府祭出了《反哄抬法》的大殺器,對這些「發國難財」的「美姦」嚴查重處。結果是:這些物資供給更加匱乏,大量老年人躲過了颶風,卻沒有躲過因飢餓和中暑而死。

美國獨立戰爭時期,賓夕法尼亞和其他一些殖民地政府所實施的食品價格控制,幾乎讓喬治·華盛頓的革命軍活活餓死。賓夕法尼亞對「軍需用品」施加的價格控制,造成軍隊所需的幾乎一切物資嚴重短缺。

法國政客在大革命之後重蹈覆轍,於1793年頒布了《全面限價法》,首先對穀物,接著對一長串名單中的其他物品實施了價格控制。結果是,成千上萬人食不果腹,由於缺乏營養,紛紛倒斃街頭。

二戰之後,納粹德國實行的價格管制,以及它的直接結果就是配額制,被盟軍佔領當局延續。結果是民生凋敝,物資極端匱乏,人們跌入了困苦的深淵。直到1948年,深受經濟學巨擘米塞斯和哈耶克影響的德國經濟部長路德維希•艾哈德勇敢地結束了價格管制,德國的貨架上馬上擺滿了琳瑯滿目的商品。這催生了「德國經濟奇蹟」,當然,這並不是什麼奇蹟,而只是回歸常識:讓價格由市場而非政客來設定。

其實不用捨近求遠,慘絕人寰的事情發生在東方。

1932-1933年,蘇聯搞農業集體化,農民被禁止吃他們自己種的糧食,因為那都是「社會主義財產」。再說了,我們這個制度,這麼有優越性,怎麼能讓人們為了果腹花這麼多錢呢,國家會管一切的,無良商人都應當被槍斃。嗯,價錢是挺便宜的,但是你買不到的。剛開始是排隊買麵包,後來排隊都買不到了,所以死了大約600萬-800萬人,其中400-500萬人是烏克蘭人。

還有……

所有大饑荒,都不是什麼天災,而是人禍。都是價格管制和一系列管制和乾預政策的惡果。

價格的形成機理十分複雜,要用到交換學中的主觀價值論、目的排序、直接交換與間接交換、供求定理、邊際價值遞減定律等抽象的經濟學原理才能闡述清楚。

但是它表現出來的「功能作用」卻十分簡單。每個人都可以用市場價格來規劃自己的生活。就如同我們對汽車的發動機、變速箱等技術構造和它背後的原理一無所知,但是卻都能駕駛自如一樣。

當需求旺盛,有無數消費者在競相購買某種商品,就會推高價格。在一個不受幹擾的自由市場上,價格這個「信使」就會迅速傳遞「信號」,讓眾多生產者加入供給者的行列,將稀缺資源配置到生產過程,以滿足消費者的迫切需求。當供給增加,價格就會慢慢回落。

價格機制還能夠篩選出此刻需求最迫切的人,讓那些需求不那麼迫切的人延遲消費,進而發揮稀缺財貨最大的經濟效用。那些願意付出高價購買的人,就是需求最為迫切的人;那些只在口頭上嚷嚷自己很需要、但是卻沒有付出高價購買行動的人,其實並不迫切。這就是經濟學上說的「展示偏好」。簡單一句話,不要看他嘴上怎麼說,行動最誠實(地展示了自己的價值偏好)。

如果這時候對價格進行管制,就是殺死了價格這個信使。在需求端,這會造成需求並不迫切的人的囤積,而真正需要這些財貨的人會買不到。而在供給端,邊際生產者就會退出供給,因為這個「價格」無法覆蓋其成本。較好的結果是,這種商品的質量變差。較差的結果是,沒有人願意去生產了,供給更少,供需矛盾更加突出。這時候就會出現排隊買麵包現象。

排在前面的能買到的終究是少數,大多數人有意見。這時候就還剩下一種辦法:配給制。每人每月的配額是20斤糧食、一斤豬肉,並給你配發糧票、肉票、各種票。沒有人願意生產,而且你手裡即使有錢也沒用,誰靠近權力,誰就能得到更多的配額。

價格被壓得越低,這個趨勢就越強烈,直至這種商品從市場上消失。價格看似很低,但是誰都買不到。

所以就死了。

整體性的價格管制會死人,死很多很多人,對個別或者某類商品進行價格管制,雖然不會造成這種極端惡劣的後果,但是在性質上沒有什麼區別。它們都意味著:

第一,這就不是價格了,這叫強制交易,俗稱強買強賣。強買強賣是野蠻行徑,跟搶劫沒有什麼區別。

第二,這就是宣布自願的交換是非法的。也就是對你說:大家都去種地,餵飽肚子,自給自足就夠了。

第三,就是在說,「你們想改善自身處境」的慾望,必須服從於「我想要價格符合我心願」的慾望。

第四,就是宣布他比所有人和所有聰慧的企業家都聰明,知道大家每時每刻都需要什麼,明白所有行業的成本收益核算。

第五,這就是公有製,就是沒有私人財產權。因為你想怎麼處置自己的財產,和別人怎麼交換,自己說了不算。當一件財產你自己不能處置的時候,你不能說它是你的。

第六,就是對你說,你是個弱智,不知道什麼對自己好,所以你的生活必須聽從他的安排。就是宣布你沒有自由意志,是必須聽從他調遣的奴隸。

 

來源 漫天雪798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