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為何沒被查?

高福

2020年,A國的XD930航班降落在寧夏銀川河東機場。

航班上一名旅客在通過入境檢疫通道時,被體溫監測儀探測到發熱。海關衛生檢疫人員引導該旅客至醫學排查室。實驗室快速檢測結果顯示,該旅客X病毒陽性。

機場海關立即啟動口岸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向銀川市衛生健康部門通報信息。隨後,海關工作人員初步確定該旅客的密切接觸者名單,登記密切接觸者的個人信息和聯繫方式。

衛生健康部門接到海關通報後,上報上級主管部門和同級政府;疾控人員到達機場核實疫情,旅客相關標本送往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以下簡稱「中國疾控中心」)覆核;傳染病專用救護車抵達機場,將感染者和家人送往醫院……

這不是科幻電影中的場景,而是2019年7月25日,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演練正在寧夏進行。這次演練通過模擬突發急性傳染病突然傳入中國的情景,對我國衛生應急體系進行「全面體檢」。

這是非典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演練,花了不少錢。

很可惜,這個近在咫尺的演習,成了演戲。僅僅5個月後,一場比非典更嚴重的疫情在武漢全面爆發。

而演戲的主角,中國疾控中心和他的掌門人高福,因為毫無建樹,而陷入輿論漩渦。

這不能怪老百姓憤怒。平時的高福們是用民脂民膏供養的公職人員,人民共和國的人民當然有資格在疫情時批評庸碌無為的幹部。

就像老百姓會對海瑞等人感恩戴德,是一樣樸素的道理。

2003年的「非典」——那場奪取了眾多生命的大疫情,像一道「分水嶺」,影響至今。中國衛生應急體系建設由此發端,並在此後十多年間快速成長,日漸完善。

2019年3月4日,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開展小組討論。來自醫衛界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目前我國傳染病防控工作進展順利,39種法定報告傳染病總體平穩,國家傳染病監控網路運行平穩,與SARS類似病毒可能隨時出現,但中國不會再出現當年的「SARS類似事件

當年全國兩會上,高福帶來了5個提案,內容涉及流感防控、消除狂犬病等多個熱點問題。在談及備受關注的疫苗安全時,高福表示,我國疫苗整體安全有效、質量可控,公眾應該有信心。

然而,形勢急轉直下。

2019年年底,從來都未被官媒稱呼為英雄城的武漢,突發疫情。

高院士等作為專家組趕赴武漢進行疫情考察,認為未見明顯人傳人和醫護感染;

2020年1月22日,高福院士在新聞發布會上指出,目前證據確實顯示兒童、年輕人對病毒不易感。然而10天之後,國家衛健委明確:兒童易感!

1月31日之前,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一度接受專訪、參加新聞發布會,直到一篇高院士參與的關於此次疫情的論文在國際頂尖級醫學雜誌發表引發巨大爭議後,在公開場合,很少能看見高福院士露面。

民意洶湧,要求查辦高福的聲音迅速高漲,在湖北省委領導調整後,這一聲音達到頂峰。

這讓本科是獸醫專業的高福,陷入窘境。

2月15日,貴州綜合廣播發布消息稱:高福被調查。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月15日發布: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紀律審查和國家監察委員會監察調查。

針對2月15日「貴州綜合廣播」等網絡上散布的不實消息,《中國科學報》記者採訪了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高福表示,他現在正接待從世界各地趕來的世衛組織專家,研討、溝通新冠肺炎的防治工作。

高福表示,在近日與世衛組織專家的科技與創新網絡會議上,世衛組織對中國此次戰「疫」工作和成效給予了很大肯定。他表示,中國一直堅持公開、透明、負責任的原則和態度,和國際社會廣泛合作。

據悉,高福領導下的中國疾控中心連日來一直聯合全國疾控中心的馳援團在湖北一線開展病人的檢測和流行病學調查。中心也正在抓緊疫苗研發、藥物測試工作,各種防控方案制定和科普宣傳工作等也一直在有序進行中。

對於這種社交網絡上的不實傳言,《麻省理工學院技術評論》2月12日在「技術與健康」欄目刊文稱,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實際上是第一個通過社交媒體傳播的「信息流行病」——社交媒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壓縮了來自全世界的信息和謠言,人們很難獲得真實信息,這就加劇了恐慌、種族歧視以及對希望的渴求等情緒和行為的蔓延。

貴州綜合廣播作為官方媒體,很快發布致歉信,稱他們於2月15日11:16發布的有關機構查處中國疾控中心相關人員的消息為謠言。對個別工作人員未經核實予以轉發再次深表歉意。

當然,作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也曾信誓旦旦的表示:大家知道研發疫苗、研究疫苗是需要很長很長時間的。但是從我們對SARS、對這類病毒的認知,我可以拍著胸口講,這個疫苗肯定會成功!但是要尊重自然規律,它需要一步一步的實驗。

那麼高福應不應該被調查,如果被查,應該被誰調查呢?

根據《中央編辦關於國家衛生健康委所屬事業單位機構編制的批覆》(中央編辦復字〔2018〕90號),設立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為國家衛生健康委直屬事業單位。主要職責為:

(一)開展疾病預防控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環境與職業健康、營養健康、老齡健康、婦幼健康、放射衛生和學校衛生等工作,為國家制定公共衛生法律法規、政策、規劃、項目等提供技術支撐和諮詢建議

(二)組織制定國家公共衛生技術方案和指南,承擔公共衛生相關衛生標準綜合管理工作;承擔實驗室生物安全指導和愛國衛生運動技術支撐工作;承擔《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履約技術支撐工作;開展健康教育、健康科普和健康促進工作。

(三)開展傳染病、慢性病、職業病、地方病、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和疑似預防接種異常反應監測及國民健康狀況監測與評價,開展重大公共衛生問題的調查與危害風險評估;研究制定重大公共衛生問題的干預措施和國家免疫規劃並組織實施。承擔疾控信息系統建設、管理及大數據應用服務技術支持。

(四)參與國家公共衛生應急準備和應對,組織制定食品安全事故流行病學調查和衛生處理相關技術規範。指導地方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調查、處置和應急能力建設以及食品安全事故流行病學調查。承擔新涉水產品、新消毒產品的技術評審工作。

(五)開展疾病預防控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公眾健康關鍵科學研究和技術開發,推廣疾病預防控制新理論、新技術、新方法,推進公共衛生科技創新發展。

(六)開展公共衛生專業領域的研究生教育、繼續教育和相關專業技術培訓。

(七)指導地方實施國家疾病預防控制規劃和項目,開展對地方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的業務指導,參與專業技術考核和評價相關工作。

(八)開展全球公共衛生活動和公共衛生領域的國際交流與合作,執行有關國際援助任務。

(九)承辦國家衛生健康委交辦的其他事項。

如果您認真看看國家疾控中心的職責,以高福院士為首的中國國家疾控中心的科學家,確確實實有錯,也有點冤枉。

真正應該向全國人民道歉的,除了高福,另有其人。疫情爆發至今,他始終在媒體和公開場合隱身。

那麼,究竟是誰沒有給武漢授權,是誰讓高福院士擋在前面,是誰一直隱身到現在呢?

文章來源:一把手頻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