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李師師吃頓飯要花多少錢

文: 齙牙趙  

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宋史,跟宋代歷史沾點邊的小說作品,沒事兒的時候我也翻翻,比如說《水滸傳》。 《水滸傳》裡的第一美女是誰,這個問題應該是沒什麼爭議的,開封府的歌妓李師師。

那麼問題來了,李師師既然是歌妓,那價格如何呢?

我們先來看看李師師的人設。

首先我們說相貌。在所有可以公開露面的開封女人裡面,她應該是屬於最頂級的那個行列,開封顏值的金字塔尖那一小撮。別的不說,能夠被后妃成群的宋徽宗看上,那就是最好的證明。

順便說一句,關於宋徽宗喜歡逛青樓這件事,並不是民間附會,徽宗宣和元年十二月,曹輔就曾經上書諫言,要求徽宗少去青樓,此事在《宋史·徽宗本紀》和《宋史·曹輔傳》中都有記載。

然後說說專業技能,歌舞和樂器。在歌舞方面,李師師是很有自信的,否則也不會在自己的門牌上掛十個字:「 歌舞神仙女,風流花月魁。」

至於樂器,李師師也是個中好手。在第二次和燕青單獨相處的時候,她就展示了兩項技能,吹簫(臭流氓不要說話)和彈阮。李師師吹簫,「 穿雲裂石」,聽得音樂素養極高的燕青「 喝彩不已」;彈阮的時候,「 玉佩齊鳴,黃鶯對囀,餘韻悠揚」。

最後我們說說文學素養。宋江跟李師師喝酒的時候,寫了一首詩,正準備給李師師解讀,遇到宋徽宗「 從地道中來至後門」,所以就耽擱了。雖然沒人解讀,但是李師師看出了其中的蹊蹺,尤其是那一句:「 六六雁行連八九,只等金雞消息。」

她自己都跟燕青說:「 我那時便自疑惑,正待要問。」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六六三十六,八九七十二,宋江指代的是梁山一百零八好漢,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等待金雞的消息。

金雞是什麼意思?皇帝頒布赦詔時用的依仗。

所以,這兩句詩的意思就是,我們梁山一百零八個反賊,在等著皇上下詔書赦免罪過、招安呢!

從上面的分析我們就能看出來,李師師相貌頂尖、技能頂尖、文學素養也不差,確實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頂級歌妓。

更難得的是,她雖然站在金字塔的頂尖,但是並不裝,跟各種客人都能打成一片:上至皇帝這種權貴,下至燕青這種鮮肉,連宋江、李逵這等拉低梁山顏值平均線的人,也能開開玩笑,說說「 街市俊俏的話」。

我這麼說吧,作為一個歌妓,李師師差不多已經做到無可挑剔的境界了。

那麼,李師師平常的主要客戶都是誰呢?

看過《水滸傳》的客官都知道,其中的超級VIP當然就是宋徽宗。宋徽宗為了能夠隨時隨地來看李師師,還專門修了一條地道,從內城直達李師師在御街中段的家中。

只要宋徽宗來了,不管李師師在接待什麼客人,都得馬上暫停。而且宋徽宗來之前不列計劃、不提前通知,經常搞得李師師很被動,這其實很影響業務的,李師師本人也經常給客人道歉。

那麼李師師什麼時候有空呢?

宋徽宗這人很討厭,不出去御駕親征,不到處巡遊四海,頂多去一趟道觀。所以李師師也說了:「 來日駕幸上清宮,必然不來,卻請諸位到此,少敘三杯。」

可以說是非常誠懇了。

而且,因為李師師屬於皇帝戰鬥過的地方,所以接業務的時候也很受限制,至少開封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怎麼敢去明目張膽地照顧她的生意。書上也說了:「 原來李師師家,皇帝不時間來,因此上公子王孫,富豪子弟,誰敢來他家討茶吃。」

所以,李師師的客戶,大多來自於外地的土豪,比如宋江這種。

現在終於切入正題了,要跟李師師吃一頓飯(喝茶也行),僅僅是吃飯,需要花多少錢呢?

我們以宋江為例。

宋江第一次去見李師師,是開的空頭支票,一分錢沒給就跟李師師喝了一次茶。這完全得益於燕青的口才,他一出現就給李師師的媽媽桑畫了一個大餅,而且是以糅合了宋江和柴進的特徵畫的:「 山東客人,有的是家私……燕南河北(燕山以南黃河以北)第一個有名的財主……實有千百兩金銀,欲送與宅上。」

燕青這麼一說,媽媽桑自然開心,趕緊安排大傢伙兒見了一面,結果剛喝完茶還沒來得及深入細緻地談合作,宋徽宗就來打斷了行程。

宋江第二次去見李師師,還是燕青打的頭陣。貴客上門,這一次接待規格就高多了,媽媽桑和領班一起出來迎接,還說「 今日上元佳節,我子母們卻待家筵數盃,若是員外不棄,肯到貧家少敘片時。」

當然,能夠讓媽媽桑說出這句話,是有前途的。燕青第一次上門是空頭支票,這是第二次來,就不能空頭支票開路了。

燕青給出的價碼,是一百兩黃金。

北宋末年的一百兩黃金,也就是約等於一千兩銀子。按照實際購買力(不是白銀價格!不是白銀價格!不是白銀價格!)來換算,一兩銀子大約折合今天的人民幣300元左右。一百兩黃金,也就是差不多人民幣三十萬元。

也就是說,宋江為了跟李師師吃一頓飯,花了三十萬。

這個價格跟今天傳說中的明星飯局價比起來,不算很誇張,那麼在當時,算不算昂貴、或者說,有沒有被媽媽桑耍心眼多要了錢呢?

感覺並沒有——這從燕青第三次去見李師師的時候,媽媽桑的態度就能看出來。

媽媽桑看到燕青過來,態度十分冷漠,甚至都不願意讓燕青和李師師相見:「 你前番連累我家,壞了房子,你有話便說。」

我們按照常理來分析啊,燕青第一次出手就是三十萬元,應該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財主了,但是媽媽桑因為李逵出手打壞了房子(還放了火),就對燕青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這說明,上次接待宋江的時候,她雖然說不上虧錢,但是跟以往的生意相比,可能賺得併不多。

直到燕青再次拿出了一張帕子,「 攤在桌上,都是些金珠寶貝器皿」,媽媽桑這才轉變了態度,「 請燕青進裡面小閣兒內坐地,安排好細食茶果,殷勤相待。」

這一包金珠寶貝器皿值多少錢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至少不會比上次的三十萬元少太多,否則媽媽桑也不會那麼開心。

所以,這麼算起來,要找李師師吃一頓飯,價格至少是二十萬元人民幣以上。

嗯,這個價格怎麼說呢?還算實誠吧……

我真是膨脹了,看新聞看太多,都沒查看自己的銀行卡餘額,連「 還算實誠」四個字,也敢說出口了。

備註:本文不是歷史、民俗、經濟方面的專業考證,僅僅是根據《水滸傳》小說記載的一篇讀後感,見諒。

史書上關於李師師的記載我以前寫過,想複習的朋友請戳》》》史書裡的李師師:徽宗南逃之後她被欽宗抄家了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