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我和蒼井空的差距

我和蒼井空的差距
文:張是之

如果你有關注鄭淵潔的微博,你會發現他微博內容最多的就是舉報和投訴。

皮皮魯、魯西西、舒克貝塔,都是鄭淵潔筆下虛構出來的任務或者動物形象,當然,虛構的非常成功,舒克貝塔也是我童年記憶的一部分。

作品的成功,也是市場的成功,所以鄭淵潔並不缺錢,而且是很有錢,有錢到北京幾套房子專門用來存放讀者來信。

我相信,不缺錢的鄭淵潔對盜版的憎恨的打擊,完全是出於心中的那份正義和理想。

帶著這份正義和理想,鄭淵潔甚至在這些年的維權過程中背下了知識產權法,自己親自上陣打官司。

在他看來,「皮皮鹵」是對「皮皮魯」的侵權,「鹵西西」是對「魯西西」的侵權,皮皮魯牌子的山椒豬皮小零食是侵權,舒克牙膏是侵權,名叫童話大王旗艦店的賣衣服淘寶店也是侵權。

這其中有的已經申請到了自己的商標,那也不行,要麼要求工商局註銷人家商標,不註銷就連工商總局一塊告上法庭。

總之,不達目的不罷休。

鄭淵潔的影響力,加上這麼多年不遺餘力地奔走呼籲,終於見到了他想見的局面,我們國家保護知識產權的力度越來越大。

近幾年大案要案頻頻出現,動輒涉及金額就是幾億幾億的,而且動不動就是刑事案件。

也就是說,這些知識產權案件的嫌疑犯,最後幾乎都是要罰款吃牢飯的,前面怎麼賺的錢都要怎麼吐出來。

而最近被鄭淵潔實名舉報的侵犯著作權案開庭審理,涉案金額也是近億元,被定性為特大案件。

該案涉及一個龐大的專業盜版生產鏈條,11 名被告人當庭認罪悔罪。

雖然還沒有宣判,但有罪加實刑鐵定是跑不了了。

關於盜版的問題,此前專門寫過一篇《盜版非盜》。放在延伸閱讀中,沒看過的新讀者建議一看再反駁。

核心問題有三:

其一,盜版和正版是不同的產品,僅僅是內容相同;

其二,購買盜版和正版的人群並不一定是同一群體,存在重疊但帶來的是競爭而不是侵權;

第三,選擇買盜版還是正版,是消費者的自由,是消費者的選擇,當然前提是不能欺騙,不能以盜版冒充正版來銷售。

雖然邏輯井然,分析的頭頭是道,但一方面經常會有讀者直接反駁,你自己的書如果有盜版怎麼辦?

另外一方面,我也會常常問自己,真的有盜版出現,自己該怎麼辦?

有的讀者當然是為了求真的思考,當然也不排除有希望我陷入自相矛盾、言行不一的境地。

而所謂的維權,已經形成了一條賺錢的產業鏈,但我真的這種知識產權並不是真的保護市場。

但這個問題其實並不難回答,因為我們否認知識產權,但並不否認產權。

知識產權的很多問題,其實都是產權的問題,用新創的知識產權的概念並沒有起到解決問題的作用,而是帶來了更多的問題。

盜版正版的問題也是產權之內的問題,並不需要知識產權來解決。

有人說你反對知識產權,為什麼還使用微信的原創保護功能呢?

這就是一個明顯的產權和自由的問題,我在騰訊的產權規則之下,選擇我認為可以接受的規則,這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自由。

再比如先知書店,作為一家小眾書店,經常高價賣書,他們為了自己的名聲就不會賣盜版書籍,而只會和正版渠道、正規作者合作,簽名售書等等。這就是他們的規則。

淘寶、京東和噹噹,也各自有各自的規則, 他們是否允許盜版的存在和銷售,也是他們的權利和自由。

但我們要清楚認識到,權利≠鼓勵,這是兩碼事。

正如吸煙有害健康,但吸煙是你的權利,國家也從來不鼓勵吸煙一樣,也沒打擊菸草行業。

另一方面,盜版製造商也不是傻子,什麼書都拿來盜版製作銷售,他們也是追求利潤的,要活下去的。

所以只有真正受歡迎的書他們才會去盜版,比如當年金庸的小說。

作為一名「碼農」,我當然也希望有更多人來購買我的正版書籍和課程支持我繼續創作。

但退一萬步講,如果我的作品真的受到追捧和歡迎,而大山裡的孩子們無法支付幾十元、幾百元的正版定價時,我是不介意他們購買盜版作品的。

再退一步講,如果哪天正版作品的正軌渠道被全面封殺,作品的流傳恐怕還是要靠正版渠道,正如蒼井空的啟蒙作品。

在正版渠道完全沒有可能流通的情況下依然頑強存活,這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作品。

一個人的作品到底有多受歡迎,其實看看有多少盜版就知道了。

盜版市場經久不衰,正版市場實際上也會跟著盤活,只是時間和模式的問題,看看蒼老師就知道了。

我和這個空師(蒼井空)的距離,中間可能還差了 N 個另外的空師(空空追夢)

表面上看有人盜版蒼井空卻沒有人盜版我的,背後主要還是作品實力問題。

所以,我還要努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