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公主號夢魘的日本悲劇

日本鉆石公主號

文:謝遠東

01

山川異域,風雨同天。

這次肺炎,日本的好出乎很多國人的意料。更讓國人驚訝的是,自己居然要跟著日本人捐贈包裝來見識中國古詩詞的優美。

然而,現在很多人開始心疼日本來了:日本情況不太好。截止到2月19日,日本累計確診新冠肺炎患者達704例。新型冠狀病毒案例數,僅次於中國。

其中,有621例來自「鑽石公主號」遊輪。2月20日,有兩名患新冠肺炎乘客死亡,這是該遊輪首次出現死亡病例。

鑽石公主號遊輪,隸屬於全球最大的度假公司:美國嘉年華集團,製造地在日本的長崎。

鑽石公主號共有17層,擁有各種設施,劇場、影院、賭場、13間不同主題的餐廳酒吧、多個游泳池,被譽為史上最豪華的日式風格郵輪。

其他區域最早被發現感染的病例包括一名出租車司機和一名政府職員。

前者曾接送過「鑽石公主號」上未被隔離的乘客,後者曾負責運送「鑽石公主號」上的確診患者去醫院。

更讓人擔心的是,這之後確診的一名司機曾為日本共同社的10名員工提供過包車服務。

而這10名員工中有一名是採訪首相的記者,日常工作就是採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採訪時距離不足一米。

現在大家開始擔心安倍,有沒有事,需不需要隔離。

2

1月20日,日本橫濱。一位來自香港的80歲老先生踏上了「鑽石公主號」。汽笛聲響,一次前往東南亞的奇妙旅途開始了。

老先生17日到的東京,玩了幾天之後,他要搭乘這艘豪華遊輪回香港。上船時這位老先生有些不適,他已經咳嗽兩天了。

而彼時的香港自元旦以來媒體就已鋪天蓋地都是武漢肺炎的消息,而自己只不過是1月10日去過一次深圳羅湖。武漢肺炎與他何干?這不過是尋常小恙而已,有什麼當緊?

1月25號,老先生在香港下船回家,結束旅程。而同行的2666名乘客和1045名工作人員,繼續他們的初春東南亞大航行。

2月1日,遊輪在沖繩停留半天。剛一起航,就傳來香港老先生確診的消息。

一次本應愜意的旅行。現在再看這遊輪空間密閉,數千人聚集,空調互通……活生生一座海上漂浮的「病毒孵化器」。

接下來,鑽石公主的恐怖故事全世界直播,2月3日,「鑽石公主號」放棄後續航線停靠橫濱港,接受隔離和檢查。

一週前確診60多,一週後,確診人數10倍,達到了621人之多!全船15%的人確診!

隔離了14天之後,19日開始,遊輪上的旅客陸續下船了!

日本厚生省說,他們採集了全部旅客的病毒檢測樣本,如果結果陰性且無症狀的乘客將被允許下船,呈陽性則必須住院。

就在遊輪乘客下船前一天2月8日,有一位日本專家登上了遊輪。這位專家和1月23日來到武漢的管軼一樣,只待了一天就跑了。不同的是,日本專家是被官員轟走的。相同的是,他們結論都是聳人聽聞,也很真實。

這位日本傳染病學專家,是神戶大學教授岩田健太郎。2月18日晚9點,岩田健太郎在YouTube用日英雙語實名曝光:「鑽石公主號」郵輪內部傳染病管理混亂、問題嚴重、並稱鑽石公主號是「新冠病毒製造機」…

視頻發出之後,掀起軒然大波……

岩田先生在業內和管軼一樣,是大神級的專家,親歷過SARS和埃博拉。知道如何讓自己不被傳染。也清楚怎麼不讓別人感染。

即如此,鑽石公主號的情況還是令他「打心底覺得害怕」。「我已經覺得自己完全有可能已經被感染了。」

岩田介紹,傳染病學上有紅區和綠區的概念,也就是指「完全沒有病毒的安全區」和「可能存在病毒的危險區」,這兩個區域必須完全區分。在紅區,要穿戴好防護裝備(PPE)。在綠區不進行防護也行。

像這樣的分隔防護是傳染病防控的基本準則。但在船上,紅區綠區完全混為一談,完全分不清哪裡是危險區,哪裡是安全區。

03

42歲的肯特和35歲的麗貝卡這對夫婦來自美國波特蘭,很不幸他們還是臭名昭著的鑽石公主的兩名乘客。他們是這趟完整旅程的客人,他們的旅程是在日本橫濱港的隔離禁閉中結束。2月3日,遊輪一概往日的愉快而平靜,船長宣布加速。航程開始變成噩夢。

媒體採訪肯特時,麗貝卡已被確診。

在下面與媒體對話中,可以看出遊輪隔離的真實狀況。

對你來說,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

我們計劃這次旅行已有一年了。我每七年有一次長假。我們決定乘坐遊輪,然後在日本再呆幾週。

你在船上的什麼地方?

我在十層。幸運的是,我住一個套間裡,有大陽台,大房間。我知道不少人住的沒有窗戶。

這次旅行計劃多長?

應該一個月。

你還記得事情過程嗎?

這次航行從橫濱開始。然後去了鹿兒島,去了香港,之後是越南和台灣,沖繩,回到橫濱。

公主號是比較時尚的遊輪路線嗎?

公主比大多遊輪更高檔點。如果你把它比作嘉年華,那更像是一艘派對輪。當然還有更高檔的。但是我們喜歡公主號。客人年齡相對大一點,所以趴體沒那麼多。

請問價錢?

這套房間售價約為6500美元。物超所值。

到達這些不同的港口時,有沒有冠狀病毒的跡象?

來到日本這裡,病毒才成為新聞,但那不是日本的新聞。我老婆就沒聽說過這事。在船上,我們天天看新聞,看到船上確診的人數天天在上升。在船上談論這個,還是令人擔憂的,但是沒人想到我們就處身危險之中。直到沖繩,我們才知道危險來了,知道那個香港客人確診的消息。

你知道他是誰,從哪來,去哪裡?

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病人的身分信息。不可能知道那個人是誰。

你知道那個乘客下船了。

在沖繩,我們得知日本政府對乘客進行更嚴格的篩查。測試了每個人的體溫。

他們是怎麼做的?

一個攝像機和一份問卷,每個人填寫自己是否有症狀。

你和你老婆有什麼症狀嗎?

沒有,我沒有任何症狀。我妻子確實有點咳嗽。但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然後呢?

我們前往橫濱。中間有一天在海上,應該在2月4日上午到達。2月3日晚,船長通知大家,他們正在加速開船,以早點到達橫濱。

所以要趕回橫濱。

他們加快了速度,因為日本人想要做額外的檢查。他們挨個房間給每個人量體溫。

船上有多少醫務人員嗎?

有兩個到了我們房間。他們花了大約24小時檢測完全船。

他們穿防護服了?

沒有。只是戴著手套和口罩。

那時你還能自由活動嗎?

直到2月5日晚上,我們還可以自由活動。那天晚上,大概是10點,我們在床上聽到船長在擴音器裡說,船上發現10例冠狀病毒,這艘船將被隔離14天。

你怎麼辦?

這是個巨大的衝擊。我們正準備睡覺,我們只是聊了一會兒這有多瘋狂。

隔離時有活動嗎?

在陽台上有些戶外活動。如果陽台上有其他人,你可以和他們說話。

但有嚴格的時間限制。

我可以隨時到陽台上去。

對,因為你有自己的陽台和套房。

任何有陽台的人,只要走出去,你就可以和他們說話。你離得並不近。可以互相交談。是的,只有特定的時間才可以登上甲板。對我來說,大約是三天一次。

大家都戴著口罩嗎?

是的,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藍色醫用口罩。如果你到甲板上去,即使打開門,你也要戴上口罩。

食物送到每個人的門口。

是的。

都有什麼?

他們每頓飯都給我們提供牛角麵包和烘焙類的食物。每天給我們菜單,每餐你可以選擇三種不同的食物。

網上說,遊輪就是病毒浮動培養皿。

有些乘客有點歇斯底里。我認為這種乘客比例很低。船長說空氣是新鮮空氣,不是循環的空氣,也沒有證據表明病毒通過空氣傳播。

它是如何檢測冠狀病毒的?

現在,每個人都在自我監控體溫。在發燒的時候報告,他們進行測試。

這是什麼測試?

這像摺紙測試。他們拿著巨大的棉簽狀的東西,然後把它塞進你的喉嚨裡。就像一個深喉摺紙。

他們當時告訴你結果?

不,測試結果需要10小時到3天才能出來。他們要送實驗室。

你沒事吧?

是。

你妻子,她咳嗽的時候,體溫怎麼樣了?

她的病毒檢測呈陽性。所以送進了醫院。

她在橫濱嗎?

她在東京的一家醫院裡。

怎麼樣?

當時有三名日本官員和一名翻譯告訴我妻子,她的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他們說,她將在醫院呆三到四天。當她到達醫院的時候,她被告知將在那裡呆14天,不會再回到船上。

她的情緒怎麼樣?

經歷一段情緒低落期。這幾天好多了。

你妻子可能在哪裡染上這種病嗎?

真的很難說。

但可能只是碰到了門把手,對吧?

可能是任何東西。在遊船上我們離其他人很近。有各種各樣的娛樂活動。在走廊裡與人擦肩而過。真的很難說。

麗貝卡醫院怎麼樣?

她在醫院的負壓室裡。門上有一個塑料前廳,可以進出房間。必須快速進出。

04

鑽石公主號遊輪19日結束了為期兩週的特別隔離。許多專家說,這是一次失敗的實驗:這艘船似乎是新病毒的孵化器,而不是用來防止疫情惡化的隔離設施。

疫情專家認為,顯然隔離措施沒有奏效,這艘船現在成了一個感染源。

隔離措施未能遏制病毒的傳播,這是「一個巨大的失敗」。一些返回的乘客現在將面臨第二階段的隔離,這是不幸的。

岩田教授的視頻,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進行了反駁,他說:政府已採取全部措施來防止感染進一步擴大。

同時,厚生勞動省副大臣橋本岳也連發數條推特進行了抨擊。只不過他抨擊的重點並不是關於船上的真實狀況,而是關於岩田教授到底是如何上船的……

日本有對付流感的一整套措施,大家都比較習慣了,每年晚秋到次年春天,一些機構都會要求員工戴口罩上班,量體溫、洗手消毒更是天天進行,體溫超過37度的員工不允許上班……

可能因為這些對策,他們對新冠的擔心並不大,可惜的是,「恐怖郵輪」、「病毒製造機」鑽石公主號打破了這種幻像。

05

鑽石公主號的情況讓不少朋友對日本印象幻滅,但如果對日本文化有所了解,也沒感到不太意外。

日本的處事文化向來不能好好地處理危急情況,缺乏效率的溝通加上僵化的官僚系統,從民間到政府,都一直是慢慢來。

日本文化並不是目標為本。他們會更側重於處理事情的過程本身,而非完成目標。也正因如此,雖然經常可以感受到對工作的熱誠,但是對於達成目標卻不一定有效。對於有熱誠但工作能力低下和沒熱誠但工作能力高,日本老闆更青睞於前者。而熱誠的背後,更多是虛無縹緲的願景。

日本雖有很多創意爆表,天馬行空的產品設計或者多媒體產品,但他們什麼都要先做出來才能確認效果。這對於計劃而言可說是毫無效率可言。

在溝通時注重「閱讀空氣」,也就是看對方臉色,無法揣摩對方意思,就會造成誤會。影視劇中,公司開幾個小時會議最後都不清楚上司的要求,要到下班後上司喝得半醉才酒後吐真言,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的現實。

如此效率緩慢的作業模式,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完美主義和精雕細琢,熱心追求細節,是日本獲得成功的助力。不過,當全球化之下產品節奏加快,周期縮短,互聯網讓信息處理變得實時,這個模式成為現在的問題。

二戰時馬來亞戰區的英國將領這樣評價日軍:如果計劃順利,他們會與螞蟻一樣猛與殘忍,如果計劃被打亂,他們會跟螞蟻一樣慌亂。

這個說法今天也不過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