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性的多元,摧毀了美國的繁榮

美聯儲

文:漫天霾

美國新任駐華大使伯恩斯最近錄制了一段視頻,宣揚美國價值觀。他說要致力於促進重要的美國價值觀,包括平等、民主和自由。他說美國人來自世界各地,是文化多元和種族多元的一個社會,美國是機會之地,自由之地,多元是我們最大的力量。

這段話中充斥著各種自相矛盾,是當今世界思維混亂、認知錯誤和語言腐敗的代表。

平等,如果是指權利平等、機會平等,是沒有問題的。但不是美國現在搞的結果均等。法律只能保護每個人有平等的追求幸福的權利,但是不能承諾給你相應的幸福。越過這個界限,政府就超越了其職能,就會擴張其權力,就是對另一部分人的劫掠。正如克利夫蘭總統所說:政府由人民供養,但是卻不能反過來供養人民。

民主,如果是指每個人對自己的生活做主,誰要是違背我的意願去決定所謂的公共政策,侵犯我的自主權,那麼我可以宣布脫離,也沒有甚麼問題。然而美國現在的民主,變成了多數決定公共政策,強制少數人服從,並且向他人的財產主張權利,用民主的手段追求福利和結果均等,那就毫無正當性可言。

事實上,只要存在所謂「公共政策」,就必然意味著侵犯一部分人的財產權,對一部分人實施強制,這已經使國家站在了自己的職責——從古典自由主義的視角看:保障財產權,抵禦侵略——的對立面,使國家變成了侵犯人們財產權的強盜。

一個美國人,就是想跟一個俄羅斯人做生意,美國政府憑甚麼幹預?一個美國的貴格會信徒,堅決主張和平主義,反對任何形式的戰爭,卻為甚麼要被強制性地徵走一部分財富,反而客觀上支持了美國對阿富汗的戰爭?一個西部紅脖子,就想開大排量越野車,憑甚麼被強制性納稅支持所謂環保政策和新能源汽車;憑甚麼要多掏3萬美元給美國政府,才能買到豐田霸道?

在這些情況下,美國政府都扮演了侵犯公民財產權的犯罪角色。那麼按照真正的民主精神,這些被侵犯的人能不能宣布美國政府為非法組織?能不能徑自和志同道合者一道,在德克薩斯的傑斐遜縣宣布從美國獨立?

不能的。

所以正如赫伯特·斯賓塞所說:最好的民主也只能減少被強制的人口數量,卻不能消除強制。

所以,美國的核心價值觀應該是甚麼?

唯有自由。

是美國當初的自由精神,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種族和膚色的人們,來到這片充滿希望和機會的大陸。這片土地上,相對而言政府幹預最少,財產權最有保障,激發了世界各地的移民漂洋過海紛紛前來,激勵了人們創造財富的最大動力,造就了一個自由與繁榮的國度。

美國最自由的年代,就是建國初年至20世紀初期。美國的三次移民高潮,均發生在這一時期。第一次是1820年至1860年,移民總數達500萬。第二次是1861年到1880年,也有500萬。而第三次高潮從1881年到1920年,移民人數高達2350萬。1907年達到頂峰,一年接收移民128.5萬人。

正是在這一時期,美國經濟超過大英帝國,一躍成為世界第一,所有美國人的生活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世界級的企業迅速崛起,標準石油帶來能源革命,美國鋼鐵和美國鋁業奠定工業基礎,通用電氣和美國電話電報公司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而福特汽車,則不但重新定義了現代企業,而且讓美國在20世紀初,就成為車輪上的國度。洛克菲勒、安德魯·卡耐基、愛迪生、亨利·福特、西奧多·威爾等一眾偉大的名字讓自由的燈塔熠熠生輝。

那是一個自由奔放、狂飆突進的美好時代。原因就在於,人們在精神氣質上渴望自由,厭惡權力的幹預,於是美國實行的是相對自由放任的經濟政策,聯邦政府雖然也胡作非為,但是相比於現在,要好太多,於是財富實現了迅速的積累,美國人民生活在幸福的伊甸園中。

即使從國家主義的視角看,這一時期也是碩果累累。耗資巨大的伊利運河開鑿成功,橫跨兩大洋、連接美國東西的太平洋鐵路建成通車,世界第一摩天大樓紐約帝國大廈在15個月內拔地而起……美國,也曾經是「基建狂魔」。

沒有自由市場創造的巨量財富積累,即使那些愛打仗的國家主義者,也打不贏。二戰期間,美國生產了88430輛坦克,1942-1945年,美國制造了275000多架作戰飛機。整個二戰中,美國飛機生產數量超過30萬架!

打仗,也打的是經濟,沒有19世紀以來積累的雄厚資本,以及由資本推動的超強生產能力,打不贏的。

一切繁榮,都必然有自由因。是因為自由,吸引了各種種族和文化背景的創業者來到北美大陸,造就了繁榮的國家。而不是種族和文化不同匯聚在一起,所以就繁榮。這是典型而且致命的錯誤歸因。

如果把種族和文化多元視為繁榮的原因,那麼美國人建立起來的利比裡亞,種族和文化不可謂不多元,為甚麼戰亂頻仍,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日本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為甚麼在二戰後卻迅速成為世界上最發達的經濟體?中國有56個民族,為甚麼同是這56個民族,改革開放之前和之後,簡直就判若兩國?

自由,唯有自由。

自由就是財產權。

只要有自由,財產權有保障,多少個種族、多少種文化,都可以和諧共處,並且揚長避短,共同促進繁榮。就像德國人移民美國,帶來了鐘表制造、啤酒釀造、精密光學儀器等優質產業,造福了全體美國人一樣。

而如果沒有自由,沒有對財產權的保障,種族和文化的多元,只會制造族群之間的撕裂和群體之間的對立,把社會引向動亂的深淵。就像「黑命貴」暴力分子,只想著平等主義,劫掠他人財富吃福利,在就業、入學等方面都要求高人一等的待遇,並且要通過所謂民主手段達成這一目的,種族的沖突就會接踵而至。

一個國家,無非由一個個社區組成,一個個家庭組成。人們有自己的價值傾向,有自己的文化認同,你要來,應當尊重人家的價值觀和文化,尊重他人的私產。而不是來了甚麼都沒幹,就說你的文化是狗屁,你要尊重我的文化;更不是自己百無一用,卻主張別人有義務拿錢來養活你。你算那根蔥?

想來,人家自治的社區願不願意接收,也是人家的財產權。我們這個社區,是我們共同的私產,我們都信奉天主教,討厭加爾文宗,不想接受他,有甚麼不可以?我們是天主教徒小區,厭惡LGBT群體,有甚麼不可以?你們自己可以建立一個小區,我們之間各自江河萬古流,誰不影嚮誰,又有甚麼不可以?

美國政府不可以越俎代庖,替各個社區和家庭決定所謂移民政策。強制隔離不對,強制融合也不對,因為這都是侵犯私產。正確的做法永遠是,讓人們在財產權的範圍內自主決定。

所以,所謂的種族和文化多元,是一個偽命題。它必須以財產權為根基。脫離財產權談多元,就是耍流氓。試問,你一個穆斯林,決定到我家裡做客,卻以文化多元主義為名,反對我吃豬肉,我能不能讓你滾出去?反之,你一個漢族,到穆斯林社區,非要吃豬肉,人家能不能請你滾出去?

中國人講「入鄉隨俗」,既是一種樸素的生存智慧,也是對他人私產的尊重。

現在,美國的新保守主義和共和黨政客,整天鼓噪國家主義,試圖讓所有人整齊劃一聽從國家的號令。民主黨政客和所謂的多元主義者,打著文化和種族多元的旗號,推行平等主義的福利政策,讓其成為一種政治正確。他們都是居心叵測的壞人,其目的都是為了穩定自己的票倉,都是為了收買選票,穩定自己的統治。他們都是在侵犯財產權,也就是在侵犯自由的根基,摧毀美國本已岌岌可危的繁榮。

這些人,都是自由的敵人,都是美國走向衰落的罪魁禍首。美國聯邦政府,應當立即解散,回歸到北美邦聯時期;回到偉大的托馬斯·傑斐遜起草的《弗吉尼亞決議案》和《肯塔基決議案》上來,由各州、各縣、乃至各個自治社區自行決定自己的事務,讓人們用腳投票,在競爭中重整自由的旗幟,實現精神氣質的徹底轉變。

自由,就是人類生活的方式,誰侵犯自由,誰就是在與人類為敵。誰摧毀這個繁榮的根基,誰就是在殺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