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教育摧毀美國,「白左」的百年大計

奧巴馬

文:艾團長  沉思的托克維爾

上一篇文章(美國「白左」是如何發家的?)我給大家講述了白左是如何發家的,這篇文章我就談一談白左的主要思想。新左派在60年代盛極一時,但由於他們的行為過於離經叛道,遭到了大多數美國人的唾棄。

70年代,左派學生遭到了美國上下一致的譴責,隨著黑人民權運動的成功,越戰的結束,他們在一片罵聲中暫時退居幕後。

面對極為不利的形勢,新左派分成了兩撥人,一撥人放棄了新左派的思想,他們投入工作,並在後期接受了保守主義觀念。另一撥則潛入大學,決定利用高校不斷向新生灌輸新左派的理念,從而將希望放在下一代上。

馬克思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而新左派認為上層建築決定經濟基礎,他們相信只要不斷改變美國年輕人的思想,他們終有一天會掌握權力,到時新左派將不戰而勝。事實證明,他們賭對了,如今美國政壇上的白左政客,無不深受他們影響。

80年代,雖然新左派在學校之外已經銷聲匿跡,人人喊打,但在高校內,他們的勢力卻越來越大,徹底篡改了西方的社會科學傳統。

1982年,新左派大佬伯特爾.奧爾曼和愛德華.斐諾夫出版了《學院左派:美國校園裡的馬克思主義學術》一書。書中指出,經過10多年的努力,新左派對美國的大學教育,尤其是社會人文學科,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影響。

「大學中正發生一場馬克思主義的文化革命,越來越多師生在學習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解釋,它是如何興起、如何運作的,這是一場和平的革命,主要以書本和講座做武器。……以政治學為例,1970年以來關於美國政治已經出版了四本以馬克思為指導的教材,三個最權威的大學出版社——劍橋、牛津和普林斯頓推出了十五本研究馬克思主義的書籍,幾乎全是讚美的觀點。現在開設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課程已經超過了四百門,而1960年一門都沒有……。」

新左派吸取了60年代的教訓,不再追求參與民主或者支持具體的民權運動,而是退回學校,把重點全部放在解構資本主義上,新左派領袖詹姆遜認為:要建立一支馬克思主義的知識分子隊伍,建立起一種馬克思主義的文化。

而另一個左派學者華勒斯坦則認為美國的自由主義必將走向終結,他的任務就是號召全世界摧毀美國的秩序。

(華勒斯坦認為美國的自由主義必須被摧毀)

雖然打著馬克思的旗號,但是新左派在諸多核心觀點上與馬克思完全相反。

1.馬克思認為工人階級是革命的核心,但是新左派卻認為工人已經被資本主義腐化,已經淪為資本家的走狗,工人不再是左派的朋友而是左派的敵人。左派應該把重點放在學生身上。

2.馬克思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主張發展生產力推動生產關係的變革,但新左派卻認為上層建築決定經濟基礎。他們吸取了葛蘭西的理論,葛蘭西認為與利益和權力相比,思想和文化更能影響人的行為,因此上層建築比經濟基礎重要。

葛蘭西主張發動一場打碎舊傳統的自上而下的政治運動,通過瓦解文化霸權來追求權力。新左派由此認為,要想革資本主義的命不需要從經濟做起,相反要從文化領域直搗黃龍。這場革命的主角不是工人而是知識分子,工人階級已被虛假意識操控,只有知識分子能完成這場偉大的革命。

(葛蘭西與福柯)

在確定方針後,新左派學者開始不斷解構美國的秩序,他們不僅深入人文社科,甚至連自然科學都受到了影響。他們將一切學科都變得政治化,認為一切現存成果都是資本主義的壓迫,應該予以解構和摧毀。他們有著以下幾個共同點:

1.將一切學科政治化。

要從階級、種族和性別的角度來重新審視一切,要把已有的歷史完全顛倒,他們最喜歡用霸權、壓迫、控制這些概念,在他們眼中,愛國主義是虛假的,一切都是資本主義和白人男性的欺騙。
今天白左取消西方歷史課,開設中東、非洲歷史課,修改日常詞語、強行提高黑人學生比例、斥責很多學科種族歧視,攻擊某些科學家,都是政治化的表現。他們的目的是顛覆一切現存秩序。

2.將西方文化作為鬥爭目標,通過摧毀西方文明來顛覆現存制度。

他們認為西方文明全都是壓迫性的,他們否定存在的西方文明經典,將其稱為白人至上主義的代表。他們將一切問題歸結為西方的壓迫,他們甚至提出了非洲是陽光文明,歐洲是寒冷文明的說法,認為非洲人天性樂觀善良,而歐洲人天生陰毒凶殘。

有人甚至提出要用非洲中心論代替西方中心論,用黑人優越論代替白人優越論。如今白左對於白人男性瘋狂的攻擊來源於此。

3.理論晦澀難懂,語言十分另類。

新左派認為語言是權力的載體,為了擺脫資本主義和西方的壓迫,必須拋棄既有的文學成果,要另造一套語言論述學術。現在很多西方左派的文章晦澀難懂,就算是學者都難以看懂,就是為了有意的和過去切割,如今中國社科界也染上了這種疾病。(大家可以讀一讀福柯、薩特和馬爾庫塞的書感受一下)

新左派的所有方針,都直指美國賴以為生的美國價值觀和新教倫理,他們的目標就是摧毀美國的根基,以完成60年代未達成的夙願。他們相信,只有堅持不懈的努力,不斷改造美國的新一代,遲早會讓美國變成新左派的樂園。

他們確實成功了。

80年代里根執政後,雖然掀起了新保守主義的大潮,但是里根大幅縮減了美國大學經費,大幅削減新增教師,致使這些新左派學者獨領風騷,由於沒有新鮮血液進入,大學就這樣被他們霸占了幾十年。

90年代,當美國公眾意識到新左派的影響時,為時已晚,隨著全球化的開啟和新一代觀念的轉變,保守主義的根基徹底遭到動搖,新左派的思想已經不可阻擋。他甚至永遠改變了民主黨。

90年代前的民主黨,是羅斯福和林登約翰遜的繼承者,他們與共和黨的分歧主要在經濟領域,即大政府小政府的問題,但是90年代後,民主黨接受了新左派的政治正確,開始玩弄身分政治和多元化,民主黨就此走上邪路

在美國精英一致的推動下,新左派從被公眾唾棄的不入流思想一下登上了大雅之堂,他和自由主義左派結合,對保守派形成了壓制,如今,已經很難講美國精英是出於利益還是真的信奉了這種思想。

但從結果來看,新左派已經大獲全勝,百年大計至少完成了一半,山巔之城就此蒙上了一層陰影。

 

(弗洛伊德暴亂中,華盛頓傑斐遜被推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