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下一群未確診者的絕望

(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從2019年12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武漢開始擴散,至今已一年多,在這期間出現了一批核酸檢測陰性、沒有被確診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患者,他們長期被病痛折磨,到了絕望的邊緣。

而在其他人或者醫生眼裡卻被當作是焦慮症,有的甚至被懷疑是精神病人。他們所經歷的痛苦,只有他們感受類似的一群人才可以相互理解。

在大陸的社交平台知乎裡,有很多人發帖稱自己有和武漢肺炎輕型患者類似的症狀,乾咳、痰多、乏力、身體遊走性疼痛、腹瀉、腹脹、胸悶、發燒、肌肉萎縮、傳染等症狀,大多發病於武漢疫情爆發的去年一二月份;或在武漢,或在湖北以外,沒有武漢接觸史,因症狀輕,在發病早期做不上核酸檢測,後來做核酸檢測時抗體都是陰性。他們目前成立了自己的微信群,互相交流著治療經驗。

一位海南海口市的患者李軍(化名)向大紀元記者透露,「這樣的群體全國有多少不知道,我在兩個群裡面,一百多號人,只有一兩個確診的,都是年輕人,都是從知乎上認識的。你去百度上面搜索『胸悶』『低燒』,你會發現幾乎都是2020年年初的。我一看他們的症狀,我就知道是什麼情況。」

他們希望自己被正式確診武漢肺炎,這樣會得到正式的治療,而不是有病亂投醫。

武漢轉機後發病 賣房治病一年有餘

李軍在海口市一家公司上班,可謂年輕有為,有著20萬元的豐厚年收入,家裡還有個可愛的四歲女兒,與妻子一起過著幸福的生活,規劃著未來發展。但是,2019年12月下旬出差時他從武漢的轉機,變成了他的一場惡夢。

出差回來二十多天以後,2020年1月20日他開始嗓子痛,從第二天開始連續發高燒5天,打針吃藥都沒有效果。

「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打針沒效果,吃藥沒效果,沒有這樣地病過的。之後我就乾咳,咳的那種症狀是沒有出現過的,它是從肺的底部乾咳,像打鼓那樣咣咣咣那種咳,又腹瀉。」李軍感覺不對勁,當時正趕上大年三十(1月24日),他們一家在鄉下過年,他立刻決定與妻子回海口市。

回海口以後,他到醫院去檢查,他要求做核酸檢測,但是醫生以超過14天、沒有武漢接觸史不需要核酸檢查為由,只給了他一些藥。

發燒五天後退燒了,他以為自己的病好了,隨之他又出現半夜起來喘不上氣、大汗淋漓的症狀,嚴重時一晚上要換三次衣服,他要跑到窗前打開窗戶呼吸。

李軍說:「然後從那以後,我的身體各個奇怪的症狀就出現了。我喝水吃飯能感覺到我嘴巴裡有鐵鏽的味道,這種症狀大概持續了半個月。然後我感覺不到渴,因為我這個人很愛喝水,但是我感覺不到渴。我也感覺不到溫度,像我身體已經低燒,我感覺不到。然後從那以後每天晚上都冒汗,這個症狀幾乎所有人都有的,我一個晚上要換三件衣服,每天晚上冒汗。」

更為糟糕的是,他的妻子與孩子也出現症狀。他妻子在他高燒五天後也開始高燒,連續燒了九天,他活潑好動的女兒出現乾咳,天天喊累,不願意動,躺在床上。

此時,他在網上看到關於武漢醫生李文亮的報導,李文亮確診武漢肺炎後也出現了每天晚上冒汗的症狀。「當時我就第一次覺得我是中招了。」李軍說。

2月6日,距離他發病已過半個月,在他強烈的要求下醫院給他做了第一次核酸檢測,檢測結果是陰性。他也給海南省疾控中心講述了他們一家的情況,但是未獲得重視。

3月份開始,他又出現全身關節痛的症狀,「痛得我上下樓梯……我家住二樓,上不了樓梯,也下不了樓梯,就是止痛藥給你吃,也沒效果」。

再之後是咳嗽加重,一直咳嗽。期間他做了肺部的CT,雙肺有多發纖維條索影,期間也咳血咳痰兩次。後來他也做過肺泡DNA檢查,一切正常,醫生告訴他各方面沒事,肺部也沒有問題,只是有一點點肺氣腫,但是不至於這麼難受。

李軍是一個症狀消失後,又有另一個症狀出現。他的妻子也出現與他類似的症狀,至今他們兩人的症狀也是此起彼伏。從去年至今他們一家住院四次,每次住院都是十五至二十天,孩子因無人照顧必須得跟他們一起住院,現在他們一家三口在海南腫瘤醫院住院。他表示,現在他的症狀就是胸悶,胸部擴肌的肌肉在萎縮。

他的妻子症狀與他差不多,「我老婆腹脹腹痛還有,就是憋氣,她小症狀還有,比我多。」

去年六月他為了治病,把房子賣了,現在完全在靠賣房的積蓄進行治病,至今醫藥費已花了四十多萬元。「我非常絕望,花了不少錢,這種狀態也不能工作,老婆也不工作,說起來覺得自己特別慘。」

「我身體就是難受,難道不要去醫院住院治療嗎?在家又生不如死那種,讓你很絕望的那種,然後只要去醫院找到一種安慰而已,但是打針打得也沒效果。」李軍說。

「所以我們很清楚,我們非常想確診,能得到國家相關的藥,如果我們一齊徘徊在外面,打這些普通的抗生素真的沒用,現在我就是很絕望。」

此群體集中於武漢 當時也被強制隔離

李軍還透露,像他們疑似武漢肺炎患者大約40%集中於武漢,但他也相信全國有很多人是這種情況。

劉華(化名)是武漢人,她在武漢封城的第一天2020年1月23日就出現類似感冒的症狀。

這次感冒與平時不同,出現一些奇怪的現象,吃藥也不好使。

「從那天開始,那個感覺與平常不同,早上還有點低燒,到下午就突然一下好像胸部那裡被電擊了一樣,有一點發涼的感覺,透遍全身,像被電流過了一遍,從胸部向四周擴散。然後有點拉肚子,但又不嚴重,只拉一次,吃了消炎藥,就把這個拉肚子好像壓住了。結果這就不好了,不該吃消炎藥,然後就發燒。」劉華表示,她一直燒到六月份。

在她發病的第二天她去醫院做核酸檢測,是陰性,也做了CT,肺部沒有異常。之後是半個月後她與社區聯繫,再次檢測,做CT發現肺部有結節,她被當作疑似患者進行了14天的隔離。

劉華表示,她隔離結束後,她的家裡人也被強制去賓館隔離,搞得她與家裡人的關係緊張,認為她是小題大作。

直到現在,劉華身體也都出現過與其他人同樣的症狀,低燒、胸悶、咳嗽、有痰、心律不齊等等。不過她與其他人相比,或許更樂觀一些,她主張中藥調理,不要隨便亂吃藥,調節自己的情緒,避免被當成抑鬱症病人。

她也向記者證實,在武漢甚至全國各地有很多像她這樣的沒有確診的疑似患者。她透露,當時武漢有一名醫生,組織了一個群,都是與劉華相同類似症狀的人,同一時期患病,這位醫生把他們歸類到一起進行數字調研,群的人數多時達到500人,後來她感覺在那裡搞得自己精神太緊張,因此退出了該群。

被當成焦慮症甚至精神病人 生不如死

他們這群人經常被醫生以及周邊的人當成焦慮症患者,有的甚至被當成精神病人,他們說自己難受、有傳染性,沒有人相信。

李軍表示,「醫生說(我是)焦慮症。焦慮症會咳嗽嗎,拍CT胸部會有炎症嗎?」

「真的太痛苦了,我每天都生不如死。」這是大連一位美甲師李燕(化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的第一句話。

她是在去年12月份大連疫情爆發時期感染的,她當時與疫情隔離區的人有接觸,之後她出現乏力、肌肉痠疼、喉嚨有異物感、發熱、胸悶氣短、心律不齊、嗓子有痰等症狀,一直持續至今,各種症狀此起彼伏。

她也做過核酸檢測,全部都是陰性,她感覺自己肯定是中招了,害怕有傳染性,她就自我隔離。「我自己差不多自我隔離了兩個月,幾乎沒接觸過別人,後來身體各種症狀出現。隔離期滿我又去檢測了一次,醫生把我當焦慮症。」

她現在因病無法工作,「家人不相信,我們這些人都被家裡當神經病,但是身體不舒服的感知只有自己知道。沒人為我們發聲,我每天都想去死,也許我只能活到27歲了。」

河北杞縣的周玉(化名)是一飯店服務員,她到現在也不清楚是怎麼染病的,最初只是嗓子感覺不舒服。

「就是喉嚨有點癢,有點痰,很輕微症狀,後來網上諮詢,就買的連花清瘟吃的,一吃就有效,吃了兩盒就差不多好了。」

但是到了(2020年)五月、七月,她的病症加重,出現喉嚨乾癢疼,咳嗽,低燒,乏力,肌肉痠痛等。10月份她還做了肺部CT,有炎症。期間她也因病情嚴重住院治療。

她最未料到的是,她的兒女和母親也出現了跟她相同的症狀,她才知道自己可以傳染。

她還表示,期間她也做了許多次的核酸檢測,全部都是陰性,她始終認為自己是感染武漢肺炎,但是醫生們都不承認,她也拿不出什麼證據。

「我上報,去醫院找醫生,她們都認為我是神經病。他們說你核酸也做了,血也不顯示,就肺上有點輕微的慢性炎症。他就讓我看心理科。」

周玉目前是身體免疫力下降,三五天就感冒一次,身體非常虛弱,輸液、吃普通的藥都沒有用。

因為自己的病給她帶來了很大的精神壓力,讓她快撐不下去了。「我一個小老百姓,人家也不相信我啊,但是微博你也看了,各地都有這種情況。」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