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是怎麼滅亡的?

墨家是怎麼滅亡的?

文: 紫府夜凝 

戰國時代,墨者曾經一度盛行天下,與儒學分庭抗禮,可最後卻消失無踪,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歷來人們對此語焉不詳,只能大概分析一下墨學衰落的原因,如教團內部分裂、不受大國歡迎、違背社會現實等等,推測的成分較多。沒辦法,誰要墨者都是理工科的技術男,留下的文字記載太少呢。但即便如此,如果我們研究墨家的發展史,深度考索史料文本,依然是可以得到一個答案的,並且會非常出人意料!

 一、南方墨者的分裂

墨學創立以來,以「 尚賢」「 非攻」「 節用」「 非樂」等信條,對現實世界進行了強烈的批判,反對當時的大國兼併戰爭和貴族禮樂制度,是一種非常接地氣的平民哲學,一度盛行天下,被稱為「 顯學」。但是,從文獻所見,這一學派在墨子死後很快就現出了衰敗之相。

墨家是怎麼滅亡的?

墨子的大弟子禽滑厘,在墨子死後沒有明確的行跡或著述傳世,大抵是一位劍俠式的人物,人狠話不多。有人認為他又名慎子,或慎子的老師,但焦循、錢穆等人已辨其非。其他墨學初代弟子高石子、高何、縣子碩、治徒娛、公尚過、耕柱子、管黔敖、高孫子、勝綽、曹公子、彭輕生子、弦唐子、孟山等人,除了在《墨子》一書中出現之外,事蹟微渺難求(其中多有齊國的高氏,本為齊公族,可能是田氏代齊過程中失勢的流亡者,被墨團收留),遠不如將儒學發揚光大的孔子眾弟子,所以墨學傳到第二代就已經顯出頹勢了。其中「 孟山」可能就是《呂氏春秋》中所載的「 鉅子孟勝」,他為了守護陽城君的封地,在吳起死後的楚國大變亂中,率領墨團上下一百八十餘人死守城池而亡,這對於墨家的發展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韓非子.顯學》說「 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鄧陵氏之墨」「 墨離為三」

《莊子.天下》「 相裡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獲、已齒、鄧陵子之屬,俱誦《墨經》,而倍譎不同,相謂別墨,以堅白、同異之辯相訾,以觭偶不仵之辭相應,以鉅子為聖人,皆願為之屍,冀得為其後世,至今不決」。

這裡提到的幾位知名墨者,都不在《墨子》記載之內,也不知其師門傳承,可見墨子直傳的核心團體(比如為墨子守宋的「 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因為鉅子孟勝之難而死傷慘重,剩下的人則流散四方、各自為政、互相攻訐。其中南方墨者主要是「 遊辯之墨」,已非革命團體,討論的都是「 堅白、同異之辯」,這後來發展為名家的主要命題,可見這些人逐漸向名家轉化。同樣有這一傾向的還有公孫龍,詳見下節。此後南方墨者逐漸消失,大概便是「 墨入於名」了。

孟勝死前傳位給田襄子,田襄子以新鉅子的身份下令,不准弟子再赴孟勝之難,可是被派來傳位的三名墨者就當下抗命反死,可見此時鉅子的權威已然動搖。而《韓非子》《莊子》所記載的墨團派別中均無田氏,想來這一鉅子是有名無實了。後來田氏墨者尚有田鳩(田俅子),此人在楚失意(《韓非子.外儲說左上》),後來轉赴秦國,匯入西方墨者一脈,反而別開生面。

  二、北方墨者的失敗

北方墨學的展開,似乎自相裡勤而始(參《莊子.天下篇》成玄英注疏),後有「 五侯之徒」,但具體事蹟不明。當時的中山國曾有「 墨者師」見重於朝堂(《呂覽.應言》),是北方墨者幫助小國的實例。但中山國終究為趙武靈王所滅,趙王封其長子趙章於代,此時仍有墨者見用於代(《淮南子.人間訓》「 代君為墨而殘」,孫詒讓以為「 代君」即趙章,錢穆以「 代」為中山之誤),後來「 沙丘之變」趙章死難,北方墨者所支持的政治勢力一一敗亡,從此銷聲匿跡。

然而稍後有趙人公孫龍,他雖然號稱詭辯之士,但終身都在為「 偃兵」奔走,曾勸說趙惠文王和燕昭王,大談「 偃兵之意,兼愛天下之心也」(《呂覽.審應》),可見明顯受墨學影響。他又與孔穿、鄒衍等人相論,多談「 堅白之辨」(《史記.平原君列傳》),繼承的也是墨學傳統命題,如此公孫龍實為北方墨者的遺緒。但是其書《公孫龍子》被歸入名家,所以這也是「 墨入於名」了。此外趙多俠客,平原君就是廣收天下義士的「 卿相之俠」,我猜測北方墨者也不乏「 墨入於俠」者。 「 任」的概念本由《墨經》所提出,後世以為俠文化的源頭,墨之於俠實乃民間一脈相承,歷來論者甚多,這裡就不再贅述了。

三、東方墨者的衰落

墨家運動的起源,其實是東方諸小國在劇戰之下生出的自保觀念。關於墨子的出生地,有宋國和魯國兩種說法,但大抵是「 泗上十二諸侯」之間。這裡在春秋末年就興起了「 弭兵運動」,是墨學和平主義、反戰主義的先聲。墨子及其弟子的活動範圍也大致以淮泗流域為中心,即便到楚、齊等大國也不是直接效忠王室,而是支持其縣侯領主,可見墨學的原生土壤即為小國。只有小國才需要墨者這樣的防禦戰人才,才會支持節用、非樂這樣的「 極簡主義」理念。而且《墨子》所載的理想防禦城市是「 率萬家而城方三里」的小城,要求全民皆兵,統一受守城者調度,這和大國是完全不匹配的,若非小國領主生死存亡之際,也絕不會把守城權全權交給墨團。所以說,墨學很難離開自己的原生土壤而存活,他們在北方的活動也無非是支持小國中山與代,一旦國滅,墨團也就消亡。而「 泗上十二諸侯」艱難支撐到戰國中後期,也在大爭之世中一一凋零了,所以從其基本盤上來看,墨者的衰微是必然的。

故而東方墨者也隨著這一趨勢,慢慢丟失自己的立場,變為其他流派。如禽滑厘之弟子許犯,錢穆認為即許行,入於農家。田氏的「 於陵仲子」,按錢穆所考,也是「 墨入於農」。因為農家講究勤儉節約,有鄉社實驗的性質,和墨學自相契合。他們隱居山野、遠避戰亂,可以視為墨學的一種變體。而許行的弟子田系,錢穆認為即田鳩,後來入秦。

墨子另一弟子縣子碩,或即魯穆公時代的賢人「 縣子」,與子思多有問答。孟子之時又有墨者夷之與其辯論,梁啟超以為告子也是墨徒,但常和儒學者相往來。後又有墨者纏子,與儒者董無心論難(《論衡.福虛》)。這些人都是曇花一現,再無下文。郭沫若認為這些墨者最後終於歸入儒學,證據是秦末東方墨者曾經和儒者一起支持陳勝吳廣起義,「 齊魯儒墨縉紳之徒,肆其長衣,負孔氏之禮器詩書,委質為臣。」(《鹽鐵論.褒賢》),則此時墨者已經負儒家之禮器詩書;又見《淮南子.泛論訓》「 豐衣博帶而道儒墨者」,說的也是秦末儒墨混同了。如此,墨學本受儒學影響而生,這裡又變回「 墨入於儒」的結局。

考索其他散佚史冊的墨者,還有墨子弟子隨巢子,不知何處人,好言鬼神,其說近於陰陽家。墨子弟子胡非子,齊人,著書三篇,無傳。胡非子之徒屈將子,應為楚人,好勇,無後人。 「 東方之鉅狡」索盧參,禽滑厘弟子,名字很屌,事蹟很少。我子,有書一篇,名字少見,事蹟不見。最後有謝子,在東方待著沒啥希望,去了秦國,卻被秦墨唐姑果所詆毀,最終不能見用於秦,辭去。此外再無東方墨者的記載,而在稷下學宮百家爭鳴之時,東方便已無墨學一席之地。最終,關東諸國萬馬齊喑,只有西方秦國成為了墨學的福地。

四、秦墨崛起和異化

秦墨的崛起,實在是墨學傳承中的異數。秦不是小國,卻積貧積弱,急需軍事人才和管理人才。何炳棣先生的重要論文《國史上的「 大事因緣」解謎——從重建秦墨史實入手》已經基本考索出了墨者入秦的概況。大抵在孟勝之難後不久,墨者就已經來到秦國,為之打下了軍事基礎,後來他們更配合商鞅變法,為秦國變法自強,田鳩、謝子之流更慕名西來,企圖效力於秦。秦國的「 守」「 尉」等軍職,都為墨者所傳來,這些職務也為墨者所擔任。 《墨子》城守十三篇早已有了系統的守城術、消息術、望氣術、機關術,這些終於在秦國有了勇武之地,包括賞罰分明的「 封爵制」「 連坐法」也是墨者首倡,後來成為秦制的關鍵(其中尚存一些爭議,但秦墨與秦國軍法的深刻淵源是無法否定的)。墨學以一種極為嚴酷激進的方式完成了和君主的合作,終於在秦國壯大,這恐怕是墨子生前再也沒有想到的。那麼,本文的關鍵問題也就變成了,「 秦墨最後是怎樣滅亡的呢」?

在傳世文獻中,除《墨子》之外,關於墨者的記載多見於《呂氏春秋》。此書在秦國編成,當然包含了大量關於秦墨的珍貴信息。其中我們發現,秦墨在戰國後期居然違反墨學的原教旨,提出了「 義兵」之說。出兵攻伐他國,本就違背了「 非攻」原則,何來正義呢?所以《墨子》原書中沒有「 義兵」的說法,只言「 義政」:「 順天意者,義政也。反天意者,力政也。」(《墨子.天誌上》 )包括後世所言的「 天誅」,也是墨子本人所反對的,他認為天意自會誅之,不能由人代勞(《墨子.魯問》)。不僅墨子沒說過「 義兵」,整個戰國時代諸子百家也沒有人稱道「 義兵」,唯獨《呂氏春秋》中一口氣出現了15次「 義兵」!

墨家是怎麼滅亡的?

墨子曾說「 天下之百姓,皆以水火毒藥相虧害」,所以人民需要政府,這本是「 民約論」的重要基石,類似英國霍布斯說的「 人對人是狼」。但《呂覽》的「 義兵論」卻如此破題:「 得良藥則活人,得惡藥則殺人。義兵之為天下良藥也亦大矣」「 古之聖王有義兵而無有偃兵」(《呂覽.盪兵》)「 兵苟義,攻伐亦可,救守亦可」(《呂覽.禁塞》)這真是好一出暴論啊! 「 義兵說」的這套話語,全部在墨學的理論基礎之上誕生:既然兵可以用來救守,那就也可以用來攻伐;既然人與人以毒藥相坑害,我們就用良藥去救人。而這一良藥就是「 義兵」,就是以殺止殺、以兵止兵!

《墨子》一書本來就存在一定邏輯漏洞,比如在守城戰中鼓勵快速殺傷敵方有生力量《墨子.號令》「 凡守城者以亟傷敵為上」),而又鼓勵正義者對不義者的討伐《墨子.非攻下》有人問:「 昔者禹徵有苗,湯伐桀,武王伐紂,此皆立為聖王,是何故也?」子墨子曰:「 ……彼非所謂攻,謂誅也」,這就是《呂覽》「 古之聖王有義兵而無有偃兵」的來歷,可謂嚴絲合縫),那麼人人都可以自認正義而行誅嘍?又比如墨者對城市居民非常嚴厲,不服命令者動輒處死,這固然是守城者生死存亡之際不得不為,但也著實違反了「 兼愛非攻」的初心。所以它一旦被有心人所改造,立馬就變成了殺伐果斷的「 義兵說」。而提出這一理論的人,應該就是極端熟悉墨學,又一向支持秦國軍隊的秦墨,他們只需稍稍把墨家理論推進一步,便可以義無反顧地投入統一戰爭之中《莊子.徐無鬼》中早就預言過「 為義偃兵,造兵之本也」)。何炳棣認為秦墨長年任職秦國之吏,此時已被政府慢慢消融了。此說並無證據,我以為值得商榷。 《呂覽.去私》中,秦墨鉅子腹䵍以「 殺人者死,傷人者刑」的墨者之法為原則,不顧王命而殺其子,可見秦墨自有之組織甚強,並沒有被瓦解的跡象。秦國尚需要墨者的組織力與號召力,去發動「 義兵」,直到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那一刻為止。

秦始皇時代,「 義兵」之說達到高潮。李斯誇讚始皇帝時便說:「 今陛下興義兵,誅殘賊,平定天下。」(《史記.秦始皇本紀》)但是很快,天下人又以同樣的理論來反秦:「 陳王興義兵,討不義。」(《孔叢子.獨治》)此語為儒者孔鮒向陳勝所說,宣稱陳勝之「 起義」是為了討伐秦人之「 不義」,其實就是「 義兵」對決「 義兵」了。於是後來所有起義軍均自稱「 義兵」,如劉邦稱:「 吾以義兵從諸侯誅殘賊」(《史記.高祖本紀》),酈食其言「 必聚徒合義兵誅無道秦」(《史記.酈生陸賈列傳》),則「 義兵」和「 天誅」總不分離(「 誅殘賊」與「 誅無道」都是自稱替天行道)。所以秦朝的話術反而為人所用,自稱義兵的人卻被義兵所反噬,報應不爽。而秦墨也正是在同樣的邏輯下被反噬而死的!

五、李信徵楚陰謀論

話說秦始皇在大興義兵,擊破韓趙魏燕之後(尚有少量殘餘勢力),便展開了二十萬人徵楚的行動。但最後將軍李信卻損失慘重、鎩羽而歸,這是始皇用兵唯一的敗績。但次年他就再興六十萬人以滅楚。此事藏有無數秘辛,田餘慶、李開元等人已經解開了一部分,我還將再深挖一層:秦墨就是滅亡於此役的,而這一事件的幕後黑手竟是秦始皇本人!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李信是與秦墨關聯極深的人物。他的祖父李崇為隴西守,父親李內德為南郡守(參見《新唐書.宗室世系表》,而《北史.序傳》《隴西李氏四修族譜》等與此略同) 。何炳棣的論文已經考證過,秦軍中的「 守」「 尉」多為墨者擔任,而李信家族世代居此職位,就算不是墨者世家,也和墨團淵源甚深。而李信本人更是在徵燕戰爭中使用了墨家獨門的機關術:

《史記.王翦傳》和《李廣傳》均雲李信「 卒破得丹」「 逐得燕太子丹」,可究竟李信如何擒獲太子丹,則語焉不詳。但我們從《太白陰經.卷四》中發現,李信是使用「 轉關橋」這一機械完成的:

「 轉關橋,一梁為橋,梁端著橫栝,拔去栝橋轉關,人馬不得渡,皆傾水中。秦用此橋,以殺燕丹。」(亦見《通典.守拒法》)

這種機關是墨家所創,《太平御覽.兵部六十八.攻具下》所引的古本《墨子》有「 轉關橋」,注文曰「 秦用此橋而殺燕丹」。今本所傳的《墨子》沒有「 轉關橋」,卻有同樣作用的「 發梁」。

《墨子.備城門》雲「 去城門五步大塹之,高地三丈下地至,施賊亓中,上為發梁,而機巧之,比傳薪土,使可道行,旁有溝壘,毋可逾越,而出佻且比,適人遂入,引機發梁,適人可禽。」

這種機關就是「 轉關橋」,是以孫詒讓《墨子間詁》把同篇中類似的「 沈機」也解釋為「 轉關」。概言之,這本是守城戰中的一種機關橋樑,在敵人通過護城壕溝時,突然將橋撤走(謂之「 發梁」),於是敵人可擒。但是李信卻用之於追擊戰中,提前在河上設下機關,又將燕太子丹驅逐到此,終於一舉成擒。這些證據都顯示了,李信應為秦墨的領袖人物。

後來李信帶領這支軍隊攻楚,卻大敗虧輸,其原因經過田餘慶《說張楚》、李開元《秦謎》的分析已經大白於天下。這並非是李信輕敵託大,而是因為效命於秦國的楚人昌平君(曾為秦右丞相)在他背後突然作亂,導致他不得不回師自救,於是被尾隨而至的楚軍大破,其麾下精銳因此損失殆盡。然而,這件事情背後還有三大謎團沒有被破解:

【一】李信的後方是韓國故地,之前已經反叛過一次(《史記.秦始皇本紀》「 二十一年……新鄭反」),為什麼秦始皇還要派楚人昌平君來作李信的後備呢?始皇帝是著名的沉猜多疑之主,怎麼可能在滅楚戰爭中把軍隊的後方交給一個楚人來治理?他又如何做到在喪師二十萬的次年,立刻再組織六十萬大軍滅楚,這難道是早有準備?

【二】李信其實並不想攻打楚國。根據漢代嚴尤(王莽的同學,大學者嚴君平之後)的《三將論》一書,秦始皇問楚國和齊國應該先滅誰?李信認為滅齊容易滅楚難,所以應該先易後難。李信祖父為南鄭公,父親為南郡守,他對於南方戰事是很熟悉的。他並沒有輕視楚國,也不建議徵楚,但為什麼秦始皇最後又派他去呢? (這個疑點馬非百在《秦集史》中就已提出過

王翦為秦將滅燕,燕王喜奔逃東夷。秦王曰:「 齊楚何先?」李信曰:「 楚地廣,齊地狹,楚人勇,齊人怯,請先從事於易。」《太平御覽.人事部七十八》引《三將論》

【三】為什麼司馬遷在《史記.秦始皇本紀》《楚世家》《六國年表》中都絕口不提李信之敗,而只在《王翦傳》和《李廣傳》中言及此事呢?關於李信的記載極少,似乎都是司馬遷從李陵口中聽來的,為什麼其他書很少提及這一大戰?

墨家是怎麼滅亡的?

為了回答這三個問題,我們只能提出一個陰謀論的假設,那就是秦始皇是故意做此安排的。此時天下只餘齊楚兩強,統一大局已定,正是朝廷鳥盡弓藏之時,而提出「 義兵」這一暴論的人(秦墨)反而成為了最危險的存在,不得不除了。前面說過,秦墨自有其法,不完全按朝廷旨意行事,此時不除,日後必然尾大不掉。後來劉邦入秦、約法三章,正是用的墨者之法即前文所引腹䵍的「 殺人者死,傷人者刑」。劉邦深受俠文化影響,是以熟悉墨家傳統,我日後會有另文討論之),所以他深受秦人的歡迎,秦人父老以「 大王失職入漢中,秦民無不恨者」(《史記.淮陰侯列傳》)。劉邦不過在關中待了兩個月的時間,何至於有如此之深的人望,讓秦人恨其失職呢?原來是墨者本在秦人中有深厚根基,劉邦恢復墨者之法,所以得到「 父老」的支持和愛戴(「 父老」實為鄉里自治組織,守屋美都雄《父老》一文已詳論之。而其起源見於《墨子》一書,「 守入臨城,必謹問父老」,在墨者守城時全民皆兵,父老是重要的自組織單位)。這樣紮根群眾的組織,當然是秦始皇深為忌憚的,所以他要驅虎吞狼,借楚人的手除去李信的墨團勢力。

李信本不欲徵楚,在秦始皇的要求之下不得不去。 《史記》曰:「 始皇以為賢勇。於是始皇問李信:’吾欲攻取荊,於將軍度用幾何人而足?’李信曰:’不過用二十萬人’」,則李信並非主動請纓的,而是始皇早已設定好了戰略,讓李信來辦。李信只能從燕國的北方前線趕往南方。他要求只帶二十萬人也是有道理的,如果他手下是一支善用機關術的精銳墨團力量,則不能同時指揮六十萬人進行大軍作戰。要知道墨團是帶有秘密結社性質的技術組織,不可能像黨支部一樣建在秦軍的連隊上,其作戰方式必也和正規軍不同,如此六十萬人調度不齊,反成累贅。所以李信以二十萬人出征也是合理的其俘獲太子丹不過用幾千人),但是他沒有想到背後昌平君早有反心,於是首尾失顧,被楚軍「 入兩壁,殺七都尉」,因此慘敗。這兩壁應是墨者臨時構築的防禦工事,而七都尉就是墨者的骨幹(前已說明,守、尉都為墨者所設的官職。「 尉」字沒有甲骨文或金文,首見於秦簡,其本義是「 持火,以尉申繒也」(《說文》),即「 熨」的本字,指持火鬥熨平絲帛。這本是一個手工業者的術語,被墨者轉用於軍旅,表示「 以上壓下」之意,詳見《說文解字注》)。

等待李信大敗之後,秦始皇才盡起大兵六十萬伐楚。這些人如果早點部署開來,昌平君就不可能反叛成功,李信也就不會進退失據了。如此,王翦在接任大軍之前異常的謹慎小心也就容易理解了《史記.王翦傳》王翦曰:不然。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國甲士而專委於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顧令秦王坐而疑我邪?),誰知道秦始皇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呢?此後戰況異常激烈,從睡虎地4號墓所發現的兩封家書推測,寫信者「 黑夫」和「 驚」久攻反城不下,後來雖然進入反城,但兩人也最終陣亡,這樣墓主人「 衷」才會把兩個弟弟的絕筆信收入墓中。可見,在秦始皇統一中國的最後關頭,卻仍有不少人為了他的小算盤而枉送了性命,秦墨就算沒有在李信之敗中全部覆亡,到此時也被你來我往的消耗戰磨滅殆盡了。 「 黑夫」會不會也是一名墨者?他的哥哥將這兩封信永埋地下之時,到底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呢?今人是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至於李信,他並沒有在本戰中死亡,似乎還參加了日後徵齊的戰爭,但太史公並沒有多加筆墨。我們只知道李信和王氏(王翦-王賁-王離)、蒙氏(蒙驁-蒙武-蒙恬、蒙毅)這樣的將門不同,他的後代並沒有繼續為秦作戰。他後來被遠封到隴西,其子李超歸漢為漁陽太守(《新唐書.宗室世系表》),這一族早早離開了秦國的政壇,除了司馬遷的追溯之外,在其他史料中幾乎毫無記載。

而司馬遷知道李信的故事也純屬巧合,只因為他的好基友李陵是李信的後代,所以李信的事蹟見於《李廣傳》,但詳細敘述卻穿插在《王翦傳》中。我們試比較《秦始皇本紀》《六國年表》《楚世家》與《王翦傳》可以得到下表:

史記四篇文本比對,注意灰色行的李信事蹟

我們知道《史記》的史料來源駁雜,《秦》《六》《楚》三篇應是來源於各國的官方史料,而《王翦傳》中李信的事蹟是司馬遷聽李陵敘述的,連準確的年月都沒有,我們只能強行納入時間表中。經過比對我們可以清楚看出,前三份史料完全沒有提及李信其人,連二十二年徵楚之事都隻字不提。以《始皇本紀》羅列之詳,二十萬人的大戰竟也被完全抹去。而《王翦傳》中所謂王賁、李信共同完成之事,官方史料中只有王賁一人。到底是官修材料故意刪去了李信的記錄,以湮沒秦墨滅亡的真相,還是李陵一人向司馬遷信口開河呢?通過《睡虎地秦簡》我們可以得知當時的戰況確實是非常複雜而激烈的,但是簡文也並沒有提及李信其人。說到底,如果我們沒有李陵的講述,只看前三篇史料和《睡虎地秦簡》,這個徵楚的故事竟也是完全自洽的。只要我們不相信李陵,李信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於歷史,都是值得懷疑的。

至於要不要相信李信徵楚的陰謀論,都在看官您的自行抉擇了。

 六、墨者的最後一刺

秦墨就這麼完全隕落了麼?或許還沒有。十年後,我們看到了墨者的最後復仇。

「 三十一年……始皇為微行咸陽,與武士四人俱,夜出逢盜蘭池,見窘,武士擊殺盜,關中大索二十日。」(《史記.秦始皇本紀》 )

這條記錄沒頭沒腦,是歷次始皇行刺案中最為隱晦的。單這一句話,就有數條疑點:

【一】始皇帝如此小心謹慎的人,為什麼會夜遊微行?又怎麼會被人知曉其行踪?

【二】蘭池為始皇帝所建,有蘭池宮,應該護衛森嚴,怎會有一般盜賊潛入? (《三秦記》「 秦始皇作蘭池,引渭水東西二百里,南北二十里,築土為蓬萊山,刻石為鯨魚,長二百丈」;《水經註.卷十九》引《地理志》曰:「 縣有蘭池宮。秦始皇微行,逢盜於蘭池,今不知所在也」。

【三】如果只是一般歹人,已經被當場擊殺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關中大索?當年博浪沙的刺殺案如此險惡,兇犯在逃的情況下,也不過是「 大索十日」。這次為什麼要大索二十日?究竟在索什麼?

我認為,這絕不是一次偶然的遇盜事件,而是一次精密策劃的刺殺,而且是內部人士所為。只有內部人士才能知曉始皇帝的行踪,才能潛入蘭池宮附近,並且在首惡已經伏誅的情況下,始皇帝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搜索,以求將這一刺秦組織一網打盡。而這一內部人士,很有可能是秦墨的後人或同情者。

因為,咸陽城是商鞅時期營建的,此時秦墨已經紮根當地,他們作為職業守城者肯定廣泛參與了城市的規劃和建設。目前咸陽到底有沒有城郭仍在爭議之中,即便有,對秦墨知情者來說也是穿行自如的。因為根據《墨子》城守十三篇所言,在城牆上應設「 突門」(關鍵時刻可以突然出擊的暗門),在城中應挖地道,深達井水泉水,這樣才好知道敵人是否使用「 穴攻」。只要知道這些隱秘設施的地點,咸陽城便任墨者往來了。最關鍵的是,「 寇闉池來,為作水甬,深四尺,堅慕狸之。十尺一,覆以瓦而待令」《墨子.備城門》),按照墨者之法,為了防備敵人掩埋護城的「 池」,應在地下埋設「 水甬」,類似地下水管。到秦始皇時,咸陽城已經建立一百多年,沒有人知道當年秦國弱小時,為了防備外敵,曾經修建過什麼地下設施。但是,秦墨卻可能知道。秦始皇所修的「 蘭池」在咸陽郊外,極可能是當年的護城壕溝擴建而來,那麼有陳舊的「 水甬」甚至地道也不足為奇。秦墨的複仇者只需有一份古早的規劃圖,便可以打通地道,然後潛入蘭池宮,靜待秦始皇自投羅網。這也是為什麼雖然「 蘭池盜」被當場擊殺,但仍然需要「 關中大索二十日」的原因。一來是為了搜索其秦墨同黨,二來更重要的是搜索整個咸陽城此類的暗道,永絕後患!

墨家是怎麼滅亡的?

饒是如此,秦始皇仍然不放心。四年後,方士盧生對秦始皇說「 人主所居而人臣知之,則害於神」,於是秦始皇「 乃令咸陽之旁二百里內宮觀二百七十復道甬道相連,帷帳鐘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行所幸,有言其處者,罪死」。這樣秦始皇擁有了完全自建的甬道系統,就再也不怕秦墨後人在咸陽城中搗鬼了。而秦始皇高度緊張的高壓政策,似乎正說明「 蘭池盜」事件給他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想必就在此時,盧生還會向秦始皇匯報最後一條墨者的消息。他在北海求仙之時,見到了一位神秘人。據《淮南子.道應訓》所載,此人「 深目而玄鬢,淚注而鳶肩,豐上而殺下。軒軒然方迎風而舞」,似乎是個天外飛仙。東漢的王充不相信此說,他說「 盧敖言若士者有翼,言乃可信。今不言有翼,何以升雲?」(《論衡.道虛》那麼這個無翼飛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且看他自己的陳詞:「 若我南游乎岡㝗之野,北息乎沉墨之鄉」,原來此人是一個會機關術的墨者,其能飛的「 鳶肩」不過是墨家發明的「 木鳶」而已《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墨子為木鳶,三年而成,蜚一日而敗」),這應該是個裝逼的滑翔裝置,並不是真的能飛。這位來自「 沉墨之鄉」的奇人沒留下姓名,只是裝神弄鬼一番就跑了。不知道盧生把這則見聞告知秦始皇的話,會不會讓這位滿手鮮血的嗜殺者在晚上睡覺時,再次嚇出一身冷汗呢?

我考索這則不大靠譜的八卦消息並不是為了強行開腦洞,而是想說明,最後的墨者確實有一部分裝神弄鬼,入於道家。道家早期經典《太平經》與墨家思想之間有著緊密的承襲關係,這已得到學界的公認,具體考釋可見王明《從墨子到<太平經>的思想演變》。而奉《太平經》的早期道士,如於吉、張角等人,做了什麼裝神弄鬼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張角、張魯等人秘密結社,組建半軍事化的平民組織,又祭天事鬼,很可能是受了墨學的啟發。是以後來《道藏》之中,也存有多條對墨子的記載,如《抱朴子》所記《墨子五行記》《墨子丹法》等,皆為道家託名墨子而作。此外還有《墨子隱形法》《靈奇墨子術經》《墨子枕中記》《五行變化墨子》等諸書。在這些書裡,墨子不僅身俱內功,尚且能煉丹、隱形、變換相貌、役使陰物,還做了一回賭王「 蒱博必勝」),到了《太平廣記》裡,乾脆成了一位「 地仙」,極其荒誕不經。但由此亦可見道家對墨子情有獨鍾,大概墨者的末流,最後亦入於道吧。

墨者傳承示意圖

而如果有一部小說,能把墨者滅亡的全部故事詳細寫出,那一定會非常精彩!

來源     紫府夜凝話平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