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瑞幸面臨退市,股民們如何自救?

樂視

文:古溪

 01

2020年5月14日,深交所發布公告,樂視網將退市。

巧合的是,第二天,2020年5月15日,瑞幸咖啡也收到來自納斯達克交易所的股票退市通知。

樂視,瑞幸,這兩家公司都曾是資本市場的「傳奇」。

樂視市值曾經一度高達1500億,號稱「創業板一哥」。其創始人賈樂亭更是以一句「為夢想窒息」,不僅把二級市場的股民韭菜割到根部,甚至連恆大許家印、融創孫宏斌兩位久經沙場的富豪也斬落馬下,許家印被坑了8億美金、合56億人民幣,孫宏斌則被一波帶走了165億人民幣

後來壯士斷腕、認虧離場的孫宏斌直言樂視是一個失敗的投資,「損失了165億,你說還怎麼壯士斷臂,而是斷頭了」。其投資流血之巨,不可謂不慘烈。

當然,「下週回國」的賈樂亭,恐怕永遠也不會出現在中國大陸了。

瑞幸的故事則單純的多。

創始團隊係數出自「神州系」,用「星巴克勁敵」的身分製造了一個巨大的資本泡沫,並且以各種隱蔽的造假手段粉飾財務,其市值一度達到驚人的130億美元。

2020年1月31日,以精準做空聞名的渾水掏出了一份報告,用極其翔實的證據證明了瑞幸財務造假。4月2日,瑞幸承認造假,隨後停牌。5月15日,納斯達克通知其退市。

樂視和瑞幸,兩個靠造假、吹氣球起家的騙子公司,終於一地雞毛。

02

然而,在二級市場上的股民是無辜的。股民們相信了騙子的「夢想」,把真金白銀投入到股市、期望分享「夢想」的紅利,卻成為了聯合收割機下的韭菜。

一旦股票退市,持有樂視和瑞幸股票的股民們應該怎麼辦?

首先,我們要區分股票退市的兩種不同屬性——「主動退市」和「被動退市」。

主動退市,就是公司股東會、董事會決定不再上市,而是私有化。2014年,亞信聯創與中信資本達成私有化協議,從納斯達克順利退市。

被動退市,就是樂視和瑞幸面臨的情況,基本是公司基本面出現重大問題、不再符合交易所的上市要求,於是被人家一腳踢出門。

由於樂視和瑞幸分別屬於中國創業板和美國納斯達克,雙方規則不同,所以分開說。

03

先說在中國大陸上市的樂視。

大陸股票被要求退市後,其實並不會「死刑立即執行」,而會有一段時間的「退市整理期」。在這個區間內,股民如果想對樂視股票進行交易,依然是和平常一樣的,沒有區別。

目前,樂視處於停牌狀態,由於無法交易,其價格鎖定在 1.69 元,不足巔峰時期的 1%。可以想像一下,當停牌打開,面對已經確定的即將退市的停牌事實以及千瘡百孔的基本面信息,二級市場上必然掀起一輪踩踏——你賣單價低,我賣單價更低,看誰跑得快!

即便以現在的股價來看,樂視的價值已經所剩無幾、只剩空殼;但如果不趕緊趁著整理期逃命,日後,股民會更加難受。為什麼?

被動退市,意味著不再能繼續在創業板上自由交易,只能去老三板進行交易。而在老三板,淨資產為正的公司每週可以週一至週五正常交易5天;而淨資產為負的公司,其交易時間是每週的一三五。

目前樂視的淨資產為負143億,因此其交易時間大大受限,股票的流動性進一步降低,價值也因此大打折扣。股民如果等到退市以後再交易,不僅非常不便,而且可能要面對更為殘酷的市場。

雖然目前 1.69 元的絕對價格並不高,但重新開盤後能跌到什麼程度,誰也無法預測。本著能撈回一點算一點的原則,股民最優選擇就是在開盤時直接地板價掛單大甩賣,運氣好的話,跑得早一點,還能挽回一點損失。

04

再來說說在美國上市的瑞幸。

瑞幸從納斯達克退市之前,同樣存在一個和 A 股雷同的「整理期」(嚴格地說,這個長約1個月左右的時間其實是正常交易時間)。在今晚(北京時間 5 月 20 日晚),瑞幸已經復盤。由於美股不存在跌停板限制,因此在盤前交易階段直接閃崩50%。

可以看出,作為全世界制度最成熟、絕大部分玩家都是機構投資者的股票交易市場,美國股市及投資者對於這種因財務欺詐退市的企業的態度非常明確——抓緊一切時間,逃命!

如果瑞幸的股民未能在退市前逃出生天,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首先,和大陸 A 股一樣,股票退市並不代表股份消失,股民依然掌握該公司的股權,只是不再進入主板,而是通過 OTC (Over the counter 場外交易)的方式進行交易。但 OTC 交易的監管及客戶範圍縮小,交易市場面也在縮小。

其次,美股退市的情況,看上去和 A 股類似;但相比大陸股市,美股最大的優勢就在於,如果股票退市的原因是披露不全、信息欺詐、財務造假等信息,股民可以通過集體訴訟獲得賠償。

換句話說,如果在美上市的公司按照法律把所有信息都披露的清清楚楚,那麼根據投資者盈虧自負的原則,退市後的損失由投資者自己承擔;但如果企業退市的原因是其違規而被動退市,那麼投資者能夠依據自己的損失申請賠償。

另外,美國法律訴訟與中國最大不同就是有「懲罰性賠償」,不是按實際損失金額賠償(有些無法核算損失,比如精神損失),沒有上限;且法律繁多複雜,政府,機構,個人都可以發起訴訟。

最著名的就是安然事件,作為 97 年前後的世界 50 強,因為操縱財報,虛增營收和利潤,被強制退市,並且因為退市和處罰,被判賠股民約80-200億美元,公司拿不出巨額資產賠償,導致資不抵債,最終破產清算;

此外,還有 Facebook 在消費者不知情的情況下,泄露了消費者個人信息,被司法部消費者協會罰款 50 億美元之多

由於菸草導致人體健康傷害,導致各州醫療費增加,幾大煙草公司總計賠償約2000億美元

約 20-30 家各國在美國經營的銀行,由於 08 年經濟危機時買賣「有毒資產」導致經濟危機及財政損失(政府稅收減少,增大支出救援實體經濟),約被美國司法部罰款 1200 億美元

這樣的例子還有無數。

05

總之,一家企業被動退市,無論在中國還是美國,都是一件蓬頭垢面、灰頭土臉的事情。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企業不僅面臨商譽暴跌、股價瀕臨歸零的情況,更帶給無數投資者巨大的財務風險。

然而,在中國被動退市,企業通常並不會遭遇大規模的集體訴訟;在美國被動退市,卻一定會面臨集體訴訟甚至未來還將遭遇到懲罰性的賠償。巨頭如安然公司,也頂不住天價賠償從而只能破產。

也就是說,一家企業在美國的違法成本,遠遠高於在中國的違法成本。如扇貝跑了、扇貝又回來了之類匪夷所思的事情,絕不會發生在美國股市。

因此,對於股民來說,像納斯達克這樣健康成熟的市場,顯然更加安全,即便踩到了瑞幸這樣的老鼠屎,也依然有機會拿回屬於自己的賠償款。

瑞幸2019 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其股東人數為 28 萬人。希望這 28 萬股民都能拿起法律武器,奪回自己的權益,並狠狠的懲罰這樣的騙子公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