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倒戈將軍」馮玉祥的逸聞趣事

在大陸官方的歷史書中,是這樣介紹民國的風雲人物馮玉祥的:馮玉祥,民國時期軍事家、愛國將領、民國軍閥、著名民主人士。由於馮玉祥生命的最後幾年全力「揭露」蔣介石,成了中共的同路人,加上他突然遇難,因此得到了大陸極高的官方評價。在軍隊出版社刊行的馮玉祥自傳中,他被讚頌成「剛直不阿、嫉惡如仇、痛斥腐敗、憂國憂民」的完美形象,中共官方對馮玉祥的評價極高,稱他為「堅定的民主主義戰士,為中國民主事業的貢獻是永垂不朽」。但是,當人們從這位歷史人物的言行軼事中,可以看到有「倒戈將軍」稱號的馮玉祥的另一面。

之所以被人稱為「倒戈將軍」,原因在於馮玉祥一生中時常背主倒戈,因此有人將其字「煥章」改為「換章」,換章意即打麻將中換牌之意,以諷刺其經常倒戈的行為。

馮玉祥一生叛變次數已無可考,有文史記載最主要的8次:灤州起義時叛清;護國運動時叛袁世凱;護法運動時叛段祺瑞;第二次直奉大戰時叛曹錕、吳佩孚;1925年叛張作霖,導致國奉戰爭爆發;北伐時,徹底叛賣北洋團體,聯蔣北伐;1930年蔣馮閻大戰時叛蔣,一蹶不振,最後,投靠了毛澤東,成為軍事家、愛國將領、著名民主人士。

關於馮玉祥的叛變,有如下細節:蔣介石北伐沒有飛機參戰,後馮玉祥在蘇俄重金收買下突然倒戈,蘇俄給兩百架飛機,雲南講武堂受訓的韓國空軍祖母權基玉等人,投向了西北軍參與了國民革命軍西路軍的北伐。李大釗秘密策反了馮玉祥,使馮支持南方的國民政府,策應國民革命軍北伐,這一成功的策反,尤其代表了蘇聯和國民黨的利益。

逼溥儀出宮

1924年,馮玉祥公然撕毀民國國會優待清室協議,違背契約精神,把大炮架在故宮門口,逼溥儀等皇室離開故宮,此事流毒極廣。溥儀等人離開後,馮玉祥穿著破舊軍裝進入故宮,看中了一個價值連城的翡翠西瓜,又怕明著拿了影響自己裝出來的廉潔形象,就拿舊軍帽包著帶走。他在故宮設宴招待北伐軍將領,席間突然將故宮全體雜役人員集合,對著客人高聲齊誦「馮將軍是清白的,沒動故宮一草一木」之類的話,搞得在場者嚇了一跳。在座的李宗仁在回憶錄中饒有興趣地記錄了這一段故事,也暗示了他對馮玉祥為人的看法。此後,李宗仁從古玩市場得到的消息表明,馮玉祥不過是在演戲。

馮玉祥撕毀《清室優待條件》、把溥儀趕出宮。段祺瑞對此很不滿,說:「清帝是和平退位的,條約是有效的!你背信棄義,民國政府的信用何在?」

簡樸趣聞

當年馮玉祥主政河南,白崇禧去鄭州,見到馮玉祥身著灰布皮襖、腳蹬布鞋,像個老農民,老白當場問:「你有那麼窮嗎」,隨後他離開鄭州去邢台,那是馮玉祥部下鹿鍾麟的駐地,那排場比馮玉祥還豪華,鹿鍾麟說:「我這兒老馮看不見,所以瞎搞了,其實馮將軍比我們都有錢得多,可是他就是個受苦的命。」

馮玉祥將軍吃飯要用粗瓷大碗,粗瓷大碗要從山東老家訂購,很遠,很費事。去任何地方都要專車帶著這套傢俬,拒絕細瓷代表的高檔消費,時人早就評論說帶這些餐具的運費遠遠超出當地新購細瓷,純屬做戲而已。

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1927年在鄭州見到了馮玉祥。後來她寫道:他故作儉樸地從一節貨車上下來,他的發言人告訴我,他坐貨車是「因為我的士兵兄弟也坐貨車」。很久以後我才聽說,馮玉祥在鄭州的前一站才上了那節貨車,在這以前他一直坐在同一列火車的一節舒適的私人包廂裡。

蔣介石生活簡單,餐食清淡,但是規矩多,不易親近。北伐至河南時,與馮玉祥見面,行結拜禮。蔣問手下馮是何等人?手下說,馮非常簡樸,裝束如老兵,官兵親如一家,戰力強。蔣介石道:他外面穿破棉軍服,裡面是裘皮。後驗之,果然。

帶兵軼事

李宗仁回憶錄說:馮玉祥治軍多土辦法,動輒體罰高級軍官。然無緣無故體罰,即是要陞遷的徵兆。接到到府中打屁股的消息,檢點自己無細故,高級軍官一方面領罰,一面命家人割肉沽酒,以備宴席。徐州會議後,蔣多有屬下黃浦軍官派往馮軍,竟有不願接受體罰(陞官)而攜眷潛逃者。

陳公博曾憤憤然說,馮玉祥那個禁慾狂,自己在人前不嫖娼、不賭博、不抽大煙,也讓手下士兵裝著不嫖娼、不賭博、不抽大煙,尤其在自己地盤上更是嚴禁,結果每次他的士兵來漢口,都像放風的囚犯,比亂軍還亂軍,個個大嫖大抽大賭,比其他任何部隊都凶,擾民無算。

馮玉祥為籠絡人心,常用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小花招,比如經常讓士兵脫去鞋襪,親自為他們剪腳指甲,以便大家去戰場上賣命。但也並非所有人都領情,有一個士兵因喝酒被罰,於是三個月不洗腳,一脫鞋就臭不可聞,他逢人便說:「這次我一定要讓馮將軍暈掉,一定要臭死他!」

馮玉祥視部下為孫子,打一個電話就能讓吉鴻昌當眾下跪。

兩件醜事

 

1927年,馮玉祥為擴充實力,大肆收取苛捐雜稅,連河南大小佛寺也不放過,河南首剎開封相國寺住持敘惠法師堅持不肯「捐錢」,馮玉祥便派出軍警包圍相國寺,驅逐所有僧侶,並沒收寺院全部財產,把相國寺改為中山市場。除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被認為有美術價值而保留外,其餘全數搗毀,千年佛寺毀於一旦

蔣馮閻大戰前,孫殿英去洛陽參加馮玉祥的軍事會議,馮握著他的手說:「殿英老弟,你的革命精神我很佩服!咱們是好同志!在反對滿清這一點,我幹的是活的(指驅逐溥儀出宮),你幹的是死的(指盜陵)。」孫後來對人說:「總司令真偉大,他要是叫我賣命,孬種才會含糊」。

當年做漢奸最多的,一是馮玉祥的西北軍,還有一批,則是西安事變時張學良手下那幫囚禁蔣介石的。

殺徐樹錚

徐樹錚,13歲中秀才,詩詞均有成就;他34歲成為陸軍次長,37歲獲銜上將,人稱「小扇子」;他是段祺瑞的智囊,但1919年,他率兵進入外蒙古,迫使外蒙古在11月17日正式取消自治,回歸中國,孫中山讚其成就可與傅介子、班超相比。由於徐樹錚剛愎霸道,鋒芒畢露,心狠手辣,樹敵極多,最後死於馮玉祥之手。

結語

當年的相士彭涵鋒曾研究過馮玉祥的面相,並用三國人物作比喻,說馮玉祥「貌似劉備,才如孫權,志比董卓,詐如呂布,運只袁紹耳」,相術真是超凡。

原因很簡單,馮玉祥此人,大奸小智,只看重利益,其他如道德倫理等,在他眼裡都是浮雲。

發表于大紀元,署名張東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