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記和華生提到的「深喉」可能是他,如果不是,那他就比「深喉」還深!

深喉

文:詩人大衛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在方方昨天的日記,也就是倒數第2篇日記方方: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3月23日),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段落,提到了,武漢有一位深喉,大家知道是深喉是什麼意思?這個可能不用我再廢話了。

好,我們先來看看方方日記中的深喉的描述。

幾天前,看過經濟學家華生的幾篇文章,非常有意思。他的文章中提到武漢有一位「深喉」人物。不是這位「深喉」,疫情可能會被暴露得更晚。準確地說,這位「深喉」才是真正的吹哨人。看這篇文章時,腦子裡浮現出《潛伏》的畫面。前幾天跟朋友說,好想知道這位「深喉」是誰。朋友說,同感。這個人是可以寫進小說裡的。

那麼我們再看看經濟學家華生文章中提到的深喉是怎麼寫的?

武漢「深喉」30日晚上傳到網上的兩份文件, 使武漢與湖北方面去年12月份一手遮天的操作消息泄露,儘管被迅速刪除,但已經被中疾控中心主任截獲,最終導致國家衛健委的一干大員進駐武漢,一點也沒有短期撤走的意思。可以想見,武漢及湖北方面主事人與責任人沮喪與震怒到達何等程度!

但麻煩的是,這位「深喉」具備了經典吹哨人的全部定義要素:

  1. 他手握蓋了大紅公章的文件,應為較高層級的內部人士或其親近者。
  2. 他既不是像張繼先醫生那樣向領導報告,或是像李文亮、艾芬醫生那樣只是在醫護人員微信群內互通信息,而是直接上網向公眾發布,性質極其惡劣,後果非常嚴重。因此,追查和嚴懲此人,在當時絕對可謂師出有名、名正言順。
  3. 此吹哨人是真正的「深喉」,隱蔽的極好,沒有留下任何可追蹤的痕跡,因此在網上一時搜尋無果。

……而我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曾經寫過一個人。本來我真的沒想到深喉這兩個字,如果不是23號方方日記和華生文章提到,我想不到我曾經寫過的這篇文章極有可能,是他們所說的「深喉」。

但華生文章中指的提「他手握蓋了大紅公章的文件,應為較高層級的內部人士或其親近者」,但我覺得這個人,很有良知,值得敬重,但他是公開在網上發表的,也不知算不算真正的深喉?

為了防止有誤,我把我這文章重新看了186遍,越看越像,怎麼看怎麼像。但我又害怕這是我自己的那種心理學家所說的「孕婦現象」,自己是孕婦,看到滿大街都是孕婦。所以我把此文文章重新發出來,大家幫我分析一下子這個人是不是深喉?

武漢的疫情是有個戲劇性變化的,從早期的不會人傳人到有限人傳人,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把論文都在國外發表了,他還信誓旦旦的說不會人傳人——國家疾控中心主任不說,世衛組織也介入了,前後兩次,第一次反響不大,接著有第二次,正是這後一次,加上鍾南山的發聲,才徹底扭轉了武漢的局勢。

鍾南山院士——這個工程院院士,遠遠不如高福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坐著高鐵到武漢,然後火速趕赴北京,這才有了他面對全國民眾的公開宣布:武漢發現的這個病毒,會人傳人。

大家都看到了,世衛組織兩次介入,有沒有想過,在短短的時間內,世衛組織為什麼會兩次?國家最高領導出面接見。鍾南山到了武漢之後,時間也很短,但他很快就判斷出武漢會人傳人。狠狠的打了武漢有關部門和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臉。

大家也都知道,李文亮是英雄。他率先在微信群內向他的同事通報了人傳人的信息。李文亮醫生不幸去世。在全球掀起巨大波瀾。他去世的當日,更是在網絡上有了一場刷屏的國葬。

我們都知道李文亮、鍾南山,可是你知道嗎?在他們二人後面,還有兩位無名英雄。我也是剛剛通過一條微信知道的,感謝網絡讓我們知道了很多冰層以下的東西。

這篇微信字數很短,題目就叫《無名英雄》,作者顯然知道內幕,他說武漢NCP的轉變,離不開兩個神祕的人物,這兩個人甚至可以說,在此次武漢疫情的轉折中,起到了決定性的變化。

這兩個人就是武漢同濟醫科大學77級的學生,他們的名字很喜慶:一個叫劉運國,另一個叫揭盛華。

他們兩個人,仿佛就是為了拯救武漢人民而生的,就衛生系統來說,一個在最高層,一個在最基層。最高層的那個叫劉運國,劉長期在世界衛生組織工作,而他的同學揭盛華,則是長期「供職於武漢協和醫院感染科」——請注意,揭同學工作的,是武漢!是協和醫院!!是感染科!!!雖然我不喜歡感嘆號,但我依然在這裡用了遞進式的感嘆號。不用這個不足以表達我內心的那種驚訝。

大家想一想這兩個人是同學關係,隨時隨地可以溝通,一個是在最前線,一個是在最頂層。信息暢通無阻,而且都是第1手信息,真實,有效。如果不是這種關係的話,武漢的真實情況,報到世衛組織,那要經過多少關口,要拖多長時間?又因為他們是同學關係可以無話不說,無話不談。這一切的巧合,就是我這個不迷信的人,也不得不發出這樣的感喟:天佑武漢。

從今年的元月初起,武漢協和醫院感染科的揭盛華同學,就在第1線,親身經歷著疫情的發展,他把看到的情況,與世衛組織的同學劉運國,隨時進行溝通。也正是鑒於此,因為這一層特殊的關係,劉運國掌握了現場的大量的真實資料,可以說武漢的情況沒能瞞得過他,整個世衛組織,只有他知道武漢的情況到底有多嚴重。

所以當劉運國從WHO中國代表處獲得所謂「疫情可控可防”的答覆後,他知道根本就不是這樣的,「遂親自率團到京,與相關部門進行交鋒談判」——「這才有了後續的第二批專家到武漢」,以及鍾院士的緊急而又及時的發聲。

當我們都知道李文亮和鍾南山是英雄的時候,我們真的不知道,這背後還有無名的Heroes,李文亮和鍾南山值得我們點贊,但是這兩位同學我們更不要忘了對他們豎起大拇指。這兩個人也不是來蹭熱度。他們自己都沒有發聲。但,我們不能忘了他,特別是武漢人民,湖北人民。這篇文章的作者在其《無名英雄》一文中說,他也是剛剛知道這件事——「因為這兩人是我家李翻譯七七級的同屆校友」

該文作者還建議:「如果事後真要建一座紀念碑,碑上應該這兩位同學的名字:揭盛華和劉運國。」

至於建不建紀念碑,至於有沒有他們的名字,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但至少我們要知道,武漢新冠肺炎之所以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中央政府也採取了堅決果斷的措施,為我們國家贏得了非常寶貴的時間,使得現在中國的疫情控制住了。在此是要感謝「揭盛華和劉運國」這兩位無名英雄的!

我敢掏一塊錢跟你打賭,在看此文之前,你可能聽都沒聽說過揭盛華這個人,據接近這個醫生的朋友講,他拒絕採訪,拒絕宣傳,他認為做的事,都是本份工作,是應該的。這又讓我想起張文宏那句「我們不能欺負老實人」——所以,我才把這個文章,重新修整,發出來。退一萬步講,哪怕揭盛華醫生沒有做這個「深喉」——都值得我敬重。

這一次武漢新冠肺炎,如果說揭盛華醫生,李文亮,艾芬等醫生不是白衣天使,那哪類還算天使?寫此文,也為了向所有一線醫生,無名英雄,致敬。

不管方方,華生文章,還是詩人大衛此文中提到的深喉,是不是同一個人不重要,是不是深喉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正因為有他們存在——偶然或者必然的存在,那真是天佑武漢。天佑湖北。天佑中華。真給詩人大衛長歌當哭之感覺。

我們既要感謝這些「深喉」——其實,我更願稱他們為平凡英雄有意或者無意中,為武漢抗疫及至世界做出了了不起的付出,——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比960萬平方公里還大的希望。

這些人的良知,才是中國真正的軟實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