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生:一個「深喉」引發的冤案與…… ——武漢保衛戰:從錯失戰機、慘烈退守到逆轉反攻(三)

華生

前文「戰幕徐徐開啟——武漢保衛戰:從錯失戰機、慘烈退守到逆轉反攻(二)」說到,武漢「深喉」上傳的市衛健委保密文件,恰好被北京中疾控人士截獲,從而引發北京和武漢兩地的一系列異動。這種深夜的網上獲悉,當然具有極大的偶然性。

那麼,如果我們假設,萬一這一上網發布並未恰巧被發現,或未被直接匯報到國家衛健委的最高層,歷史是否會改變其發展軌跡呢?現在回過來看,答案是其發生改變或推遲,不會超過10多個小時,最後結果還是會大同小異。

這是因為「深喉」深夜上傳的文件,不管其在網上存在的時間有多短,它都會迅速為眾多熬夜衝浪的網友所發現,這就是有那麼多個人或媒體都在次日提及或想起的原因。現在回溯起來,無需依賴湖北省衛健委和武漢市委宣傳部的專線提供,最早和最完整獨立獲悉與披露這一消息的是上海的《第一財經》。

無比珍貴而又被如此忽視的獨家

 12月31日上午10:16分,第一財經App與其官網同步推出「獨家武漢不明原因肺炎已做好隔離 檢測結果將第一時間對外公布」的新聞。文章開頭便是,「30日晚間,一份名為《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落款為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處的紅頭文件在網絡上廣泛傳播」。「第一財經記者31日早間撥打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官方熱線12320得悉,該文件內容是真實的」。

12320熱線工作人員表示,「本次在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為何種類型肺炎,還有待查明」。12320熱線工作人員回應說,「武漢市疾控部門第一時間前往救治採集患者標本,具體是何種病毒仍在等待最終的檢測結果。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已做好隔離治療的工作,不影響其他患者到醫療機構正常就醫。武漢有著全國一流的病毒研究機構,病毒檢測結果一經查出將第一時間向公眾對外公布」。報道還分別提及了上網的另一份文件的主要內容。這證實了武漢「深喉」前一天晚上上傳網絡的是「救治」與「報送」的兩份「緊急通知」,而不是其中的一份文件,可謂和盤托出。

這說明,《第一財經》在12月31日早上已經得到自己或網民截屏的這兩份文件。他們所不知的是,武漢衛健委的熱線工作人員這麼爽快和胸有成竹地回答他們的問題,是因為文件上傳網絡後已經引起了京、漢兩地徹夜不眠的工作,以至武漢衛健委接聽熱線的工作人員,早上就已經拿到了上面發下來的標準口徑應答文本。

由此可見,不是中國疾控中心主任的發現與匯報,而是「深喉」的網上發布,才是改變歷史軌跡的關鍵!

感謝偉大的互聯網!它不僅創造和改變了人類歷史,也給我們留下了精確到分秒的即時歷史記錄!

由此也再一次證實了我們之前的判斷,即武漢和湖北方面根本不是如他們一直公開聲稱的,他們是29日或者最早是27日才第一次接到關於非不明原因肺炎的報告,而實際上是在更早之前。

他們不僅早在「第一時間」,即12月10日左右,就應該知道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已經達到國家網絡直報的門檻,知道12月15日之前就應該進一步申報病例,提請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專家們前來進行現場查核。

特別是12月20日之後,他們「第一時間」決定讓各相關醫院,避開整個國家衛健委的系統,不約而同地向不同的省市和不同的公司,遞送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標本去檢測,根本不是有人為他們狡辯的所謂醫院的「常規行為」——對於武漢這樣醫療資源極其雄厚、醫療水平居全國先進行列的大都市來說,他們會「常規」地遇到自己識別和診斷不了的「不明原因肺炎」嗎?

明眼人一看便知,這是武漢乃至湖北疾控和衛健委指揮下的有計劃有組織的行為。他們在連夜的慌亂之後,給熱線工作人員提供的回答樣本(在短短的30多分鐘後,官方的正式新聞開始發布,所以這個可謂孤本的信息和證據顯得更加珍貴),只不過是最後由自己提供了這一點的鐵證。

況且,直到這時,他們還在謊話連篇試圖掩蓋。因為與這個回答相反,他們很多天前就「第一時間前往救治和採集患者樣本」,然後送去檢測的單位,根本不是什麼武漢全國一流的病毒研究機構,而是捨近求遠,找了外省大多不具資質的檢測公司和機構。檢測結果也不必等待,因為這些機構中不少已經反饋了結果,只是武漢方面不願公布(須知各家檢測反饋結果儘管各不相同,但基本上都傾向於是高致病性的病毒。有的說是SARS或類SARS,有的說是新型未知冠狀病毒),也不敢公布(不僅因這些出來的結果均不具有權威性,而且因公布出來更會暴露他們嚴重違法違規操作的事實)。

位於武漢全國一流的病毒研究所即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是他們最後無奈之下,在12月30日,才剛剛給送去,檢測工作則從31日才正式開始。至於隸屬於國家衛健委的唯一授權單位中國疾控中心的病毒所,還要等1月1日才會由武漢、湖北方面提交樣本,1月2日才能開始檢測工作。

這段全殲病毒於萌芽狀況的黃金時間就是這樣一天天,乃至一週周,被武漢和湖北方面耽誤浪費掉了!這才是當國家衛健委的工作組抵達後的第二天即1月1日,湖北和武漢衛健委的官員們急急忙忙通知各相關科技公司,停止檢測、銷毀樣本、嚴格保密以毀滅違法違規證據(見《財新》等媒體報道)的真正原因。

武漢「深喉」30日晚上傳到網上的兩份文件, 使武漢與湖北方面去年12月份一手遮天的操作消息泄露,儘管被迅速刪除,但已經被中疾控中心主任截獲,最終導致國家衛健委的一干大員進駐武漢,一點也沒有短期撤走的意思。可以想見,武漢及湖北方面主事人與責任人沮喪與震怒到達何等程度!

但麻煩的是,這位「深喉」具備了經典吹哨人的全部定義要素:

1. 他手握蓋了大紅公章的文件,應為較高層級的內部人士或其親近者。

2. 他既不是像張繼先醫生那樣向領導報告,或是像李文亮、艾芬醫生那樣只是在醫護人員微信群內互通信息,而是直接上網向公眾發布,性質極其惡劣,後果非常嚴重。因此,追查和嚴懲此人,在當時絕對可謂師出有名、名正言順。

 3. 此吹哨人是真正的「深喉」,隱蔽的極好,沒有留下任何可追蹤的痕跡,因此在網上一時搜尋無果。

從追查「深喉」到「殺雞儆猴

儘管有地方衛健委的全力配合,對「深喉」的搜尋仍無功而返,但網上搜尋發現浮在面上的線索,如部分醫務人員在同行微信群內傳遞的相關信息則很容易被發現。因此,短短一、二個小時後,正在連夜開會的武漢市衛健委就接到通知,幾小時前醫療機構有人在微信群裡傳播關於不明原因肺炎消息,其中李文亮發轉提到某醫院發現了7例SARS病人的消息,尤為突出。這樣,據媒體報道,李文亮在31日凌晨1:30分就接到電話被要求立即去市衛健委。在那裡,李文亮被相關官員及已在那裡開會的中心醫院的相關領導反覆詢問盤查,直到凌晨4點多才被也在那裡的自己科室主任送回。天亮以後,李文亮又多次被院方監察科叫去進一步排查其消息來源和相關線索,並被要求寫了一份對不實消息外傳的反思。

還是在31日,據媒體報道,同樣在微信群裡發消息的武漢紅會醫院劉文醫生也被醫院相關管理部門約談。其後,武漢中心醫院的急診科主任艾芬、協和醫院的謝琳卡醫生都被約談或詢問。

儘管市衛健委之前已多次下達命令,讓各家醫院嚴控疫情消息外傳,但看來隨著病例增多,醫生們私下議論和傳播難以控制。現在國家衛健委的工作組和專家組又在陸續抵達,並著手調查了解情況,如果不堵住醫務人員的嘴,在北京派人來的新情況下,更不知道這些人會說些什麼。如果沒有更強硬的辦法封住武漢當地醫務人員的嘴,局面必然無法控制。顯然,這絕非僅靠武漢市衛健委的行政權力就能奏效的。

於是,從12月31日到1月1日,在接待並與國家衛健委來人的周旋過程中,武漢與湖北方面策劃了一步更大的棋。

 1月1日即元旦假日的17:38分,「平安武漢」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消息,稱「近期,我市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了多例肺炎病例,市衛健委就此發布了情況通報。但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警方提示,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在網上發布信息、言論應遵守法律法規,對於編造、傳播、散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行為,警方將依法查處,絕不姑息。希望廣大網民遵守相關法律法規,不造謠、不信謠、不傳謠,共建和諧清朗的網絡空間。@武漢發布。」該消息後來被從「平安武漢」上刪除。

那麼,這份以武漢市公安名義的發布就一定是武漢市公安局自己的作品嗎?這似乎遠遠不是剛剛榮立集體一等功的武漢市公安局的水平。從內容上看,則存在多處差錯和誤導:

一、這些人不是一般的「網民」,而是醫生,不是在網上「發布」,而是在私密的同事同學微信群中告知。

二、這些醫生發消息不是在武漢衛健委31日發通報之後,而是在這之前。即武漢醫院裡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不斷增多,而又沒有官方消息的情況下,醫生們才內部發消息提醒的。

三、這些醫生不是「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消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相反,他們的消息很確實,即便是李文亮先發的SARS一說略偏差(現在看過去,新冠病毒比SARS更危險,造成的損失、代價、範圍都大得多)。李文亮本人也在同樣的微信群中迅速更正為「是冠狀病毒,具體還在分型」,可謂十分準確。真正不經核實和故意隱瞞、歪曲事實的是武漢市衛健委。他們先是在內部發出隱瞞事實的「緊急通知」,31日又發出扭曲事實的通報,其中竟還混搭關於國家衛健委的失實消息(如隱去其工作組,將明明是剛抵達還尚未安頓下來的部分專家,說成是「正在展開相關檢測核實工作」)。前者被人泄露在網上發布,後者更是向全國媒體公開發布。可見,如果真讓公安部門秉公「調查核實」,應當被「傳喚」和「依法處理」的恐怕是他們及其指使者。

因此,在疫情失控發展、輿論轉向,社會普遍同情這8名被指稱造謠傳謠的醫生,乃至到了1月29日,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分別通過官方公眾號或微博發聲,為這8人恢復名譽。

這時,武漢廣大公安幹警也已在疫情迅速發展後,承擔了前所未有的武漢封城的艱巨任務。他們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連續疲憊作戰,為維持武漢社會穩定和秩序,支援一線救護工作付出了極大努力乃至自身人員傷亡,此時自然更不願背這個黑鍋。於是1月29日當天下午14:13,《平安武漢》再發消息:

「【情況通報】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部門發布關於肺炎疫情的情況通報。隨後,多名網民舉報有人在網上傳發不實信息。為查明情況,公安機關先後對8名行為人進行了調查、核實。根據調查情況,8人分別傳發了『X醫院已有多例SARS確診病例』、『確診了7例SARS』、『Y醫院接收了一家三口從某洲回來的,然後就疑似非典』等未經核實的信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相關規定,因上述8人情節特別輕微,當時,公安機關分別進行了教育、批評,均未給予警告、罰款、拘留的處罰。」

這個【情況通報】對武漢公安進行了安撫,說明他們是依法辦事,且因上述8人情況特別輕微,當時只進行了教育批評,並未給予任何處罰。顯然,如果這個通報的擬定人知道李文亮手中還有一張訓誡書,上面寫著「警示和訓誡」、「嚴重擾亂」、「違法行為」、「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等等字眼,特別是如果知道二天後的1月 31日,李文亮在接受採訪引起廣泛關注後,躺在病床上帶著呼吸機,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把這張訓誡書全文的照片公開的話,這裡的措詞內容恐怕還得重新修改措詞。

那麼,這樣明確標示的官方信息還可能另有隱情?這幾則已被央地太多新聞媒體反覆報道的消息背後,還會隱藏著什麼不能也不敢想像的祕密呢?(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