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層政府」真的存在嗎?

深層政府
文:西奈山峰

昨天,川普再次談到俄羅斯進攻烏克蘭時,用了「屠殺」一詞。

而不久前,川普還稱贊普京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是「天才之舉」,並說普京是因為看到拜登軟弱才發動了戰爭。

川普有老小孩性格,他對普京行動的第一反應是他真實的感觸,而最新又稱那是「屠殺」,則是試圖理智一些的做法。

就像小品裡,女孩說如果導演給她上臺的機會,她就「感謝導演八輩祖宗」,謝意是真的,但她難以分清「八輩祖宗」一般用於罵人。川普的用詞也常常讓人難以琢磨。

不過川粉可以放心些了,因為川普對普俄此次行動的稱贊,許多川粉都對川普心生芥蒂,更不用說更廣大的中間派了,在這種「大是大非」的事情上,他們可不願意站在政治不正確的一邊,誰有話「那還是人嗎?」

川普應該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改口了,並且用了更為激進的「屠殺」,試圖向川粉和中間派們表示自己也是站在「正義」立場上滴。否則,幾個月後的中選會出現甚麼情況,真很難說。

普京和川普,一度號稱雙普,此二人有個共同特點,那就是都反對所謂「深層政府」。

到底有沒有深層政府?爭議很大。有的人堅信有深層政府,川普本人就相信,他參政的最大志願之一就是要清除「深層政府」;但有的人認為「深層政府」是故作神祕的陰謀論。我看到一段話說:哪有甚麼子虛烏有東拉西扯的深層政府,如果有,也是在位20年不放權的普京。

甚麼是「深層政府」呢?就是在合法政府背後,能夠操控合法政府的產生與執行,試圖操控全世界全人類的一股隱祕而強大的力量。

「深層政府」這個詞為世人所知,主要是川普任期前後,川普雖然沒有指明「深層政府」具體由哪些人組成,但他上任前後都指明有這種勢力存在,他管它叫「華盛頓沼澤」,聯繫到與川普對立的人,那麼這個「深層政府」應該包括奧巴馬、拜登、希拉裡、佩洛西這些左派政客,以及聽命於他們的CIA、FBI、左派政客們的幕僚等待,而從這些政客的所做所為來看,還應該包括與他們價值取向一致的其它國家的政客們。

許多思想者從這些明面上的跡象進行更深的挖掘和推理,把「深層政府」指向了猶太財閥、光明會、共濟會、達沃斯世界經濟討論版等勢力。他們堅信,某些思想家、政客、財閥們,利用他們的財力和影嚮力,結成了一個不斷擴大的利益同盟,影嚮甚至操控著世界局勢。

這個團夥可以稱為「深層政府」,也可以稱為「深層力量」,這些人中間,不乏有「天下大同」情懷的思想家和政治家,也不乏唯利是圖的財閥、企業家、媒體家,他們相互配合,抓住人性的弱點,共同塑造了西方的「政治正確」,用氣候治理、種族平權、文化平等、取消文化等等捆綁了世界。

在他們的思想家,「深層力量」能幫助他們實現「天下大同(全球化)」的願景;在他們的財閥商人,「深層力量」能幫助他們攫取更多財富;在他們的政客,「深層力量」能幫助他們登頂權力之峰。

所以,所謂的「深層政府」,並不一定是組織嚴密、紀律嚴明、目標一致的一個團夥,卻能夠互相配合、各取所需,共同對付傳統道德、傳統文化、傳統法治。

其實在川普指明「深層力量」之前,西方有一個人早就更為深刻地指出這種力量的存在,並且以極為暴烈的方式予以了反抗。他就是2011年7月22日制造了挪威爆炸和槍擊事件的槍手——布雷維克。

起初人們都以為布雷維克是一個性格極端的恐怖主義者,但梳理他的事跡的時候發現,此人思想極其深邃,某種程度上不輸於當代任何職業思想家,甚至更為不凡。

布雷維克從2009年開始就周密策劃襲擊,襲擊案數小時前,布雷維克在互聯網上發布了一份多達1500頁的宣言,其中詳細闡述了他制造這兩起慘案的動機。在這份文件中,布雷維克揚言要發動一場保衞歐洲的「基督徒戰爭」,以抵抗異種文化的進攻。

布雷維克在襲擊當天發布在互聯網的《宣言》,表露了他對文化保守主義、右翼民粹主義的立場,主張以暴力消滅伊斯蘭教、「文化馬克思主義」和多元文化政策,以保持基督教歐洲。 

布雷維克的目標,是以日本和南韓為樣板,在歐洲實現「單一文化」。他說,這兩個國家「體現許多上世紀50年代歐洲經典保守主義原則」。

許多歐洲政要被他列為應鏟除的「A級叛徒」。在他看來,不少歐洲國家領導人、記者和公眾人物是「A級叛徒」,應該「執行死刑」,原因是他們允許多元文化存在和移民進入。他想殺害的「目標」清單列入英國王儲查爾斯和前首相布朗、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薩科齊、歐洲聯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等等。而這些人,全都符合所謂「深層政府」的特徵。

川普上臺後,號稱挺川的人士越來越多,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川普的文化保守主義、右翼民粹主義的立場。

但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畢竟是少數,更多的人擺脫不了近現代左派們宣灌的價值觀。包括之前堅決挺川的人。

今天看到一個消息,當前的俄烏談判,俄羅斯方面提出的條件之一,就是要烏克蘭把大學中2014年以後教「新自由主義」的教授全部解僱。還要求烏克蘭清洗類似美國「安提法」的暴力革命組織——麥丹廣場派。

我前文說俄烏之戰其實是文明的沖突,在這裡得以印證。而之所以本是同種同文的俄烏兩國卻發生了文明的沖突,最深層的原因,就是俄羅斯要從胡搞的蘇聯回到基督教主導的文明,而烏克蘭則要走現代歐美的「進步(放縱)主義」的道路。

此次挺烏反普的自稱的川粉們,就是沒有搞清這個本質問題,甚至有的揚言如果川普支持普京,他們則要放棄川普。呵呵,一群經不起三昧真火的白骨精。

來源:凡有所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