獎項設立十年後,共有5位男歌手獲此殊榮。

分別是張國榮、張學友、黎明、郭富城,和倫永亮。

前四位都是天皇巨星,夾在其中的倫永亮顯得平平無奇。

但其實他是天王天后背後的功臣。

(林憶蓮、倫永亮、關淑怡)

(林憶蓮、倫永亮、關淑怡)

一曲《第四晚心情》讓郭富城在香港站穩腳跟,曾為梅豔芳作了37首歌,曲曲經典……

他是一個優秀的製作人、作曲家,卻為何不能成為一個好的歌手?

和那時樂壇大部分窮得叮噹響的歌手不同,倫永亮家境不錯,單一座祖宅就有5000英尺。

倫永亮最小,上面有七個哥哥姐姐,自小便很得寵,中學畢業之後就被送到了美國留學。

他在美國讀完了中學、大學,取得了文學學位之後又去攻讀碩士,專業是古典音樂。

那時候,他的夢想是自己能成為下一個「音樂教父」。

學成回國,倫永亮到各大音樂公司面試,可是沒有一家肯要他。

大家都嫌他的專業不好:「古典樂都是些老古董了,現在人們聽得是流行樂。不行你拿把小提琴去地鐵站試試?」

他不服氣,沒有唱片公司要他,他乾脆自己出專輯。

1986年他自費製作了一張專輯,取名為《倫永亮創作歌集》。

他沒有請任何一個幫手,專輯裡的所有作曲、編曲、混音、錄音外加監製,都是他一個人包攬下來的。

專輯的內容,正是他在外國留學期間學過的「高雅音樂」:有搖滾風、電子風、鄉村風還有黑人音樂和百老匯音樂劇。

這是一張極具實驗性質和先鋒味道的專輯,在當時並沒有多少人能聽懂,發行之後銷量很差,只賣出了6000多張。

只看銷量的話,這無疑是一張失敗的專輯。

從另一個意義來講,這張專輯讓他得到了更多關注。

其中就包括後來和他一起參加亞太區流行曲創作大賽的潘光沛。

潘光沛本是個律師,因為對音樂劇重度迷戀才報名參賽。

倫永亮熱愛創作,卻不擅長唱歌,潘光沛看過倫永亮的那張《創作歌集》,覺得自己和倫永亮的格調很搭。

就這樣,兩人搭檔參加了這次比賽。

比賽時,倫永亮穿著一身禮服坐在三角鋼琴後面,邊彈邊唱,陶醉又忘我。

他在心裡對自己很有信心,卻不知他此番表現讓電視臺的收視率直接降到歷史最低。

這樣的表現讓不少收看節目的市民嚇得關掉了電視,其中就包括後來和他合作半生的林憶蓮。

不為別的,實在是他和潘光沛合作的這一首名為《歌詞》的新曲太過於跳躍,普通觀眾根本無法欣賞。

好在這首歌雖不和當時觀眾的審美,確是實打實的高級音樂。

評委很識貨,倫永亮拿到了最後的冠軍。

當年賽場上有在日後成為金馬影后的劉美君、唱紅《晚秋》的港樂詩人黃凱芹……

劉美君

劉美君

劉美君

黃凱芹

倫永亮踩著這些人的肩膀「上位」,足以見其實力。

當時華星唱片高層黎小田看了比賽,得知倫永亮既能寫又能唱,立即給他發了邀請函。

倫永亮就此簽了華星,正式踏進了香港樂壇。

進了華星之後,他的第一首歌是寫給許冠傑的《擦鞋仔》,第二首是給羅文的。

許冠傑

許冠傑

許冠傑

羅文

但一直給別人寫歌並不符合他當時對自己的計劃。

他進入華星是想當歌星的,他想站在臺前唱自己的歌,因此,他推掉別人的邀歌,向公司提出要發自己的唱片。

這時他家裡出了變故,手裡沒剩下幾個錢。

幸好當時「原創大賽冠軍」的名頭還沒過期,華星給他發行了一張同名專輯《倫永亮》。

只可惜這張專輯的反響平平,唯有其中一首《還我所有愛》勉強入圍了勁歌金曲獎的季選提名。

那年正是譚張二人風頭最盛的1987年,歌迷們所有的視線幾乎都聚焦在他們二人身上,根本沒人理會倫永亮擲出的這一點波瀾。

華星不會一直給一個不會賺錢的歌手出唱片的

華星不會一直給一個不會賺錢的歌手出唱片的。

倫永亮的歌手這條路是走不下去了。

他又回到了幕後,但心裡是極為不情願的。

當時尚且年輕的倫永亮,執拗地渴望著臺前的光。

直到一次偶然機會,他認識了梅豔芳。

第一次見到梅豔芳,是在一次華星酒局上。

梅豔芳看過他的電臺節目,很欣賞他的才華,在酒桌上便向他邀歌。

當時的梅豔芳已經連續幾年打破香港唱片的銷量記錄,是當之無愧的樂壇天后。

倫永亮受寵若驚,回去之後立馬全身心投入了創作之中。

其中有三首曲子被梅豔芳收入了自己的第七張專輯之中,分別是《魅力在天橋》、《孤單》,和被選為主打歌的《烈焰紅唇》。

尤其是其中那首《烈焰紅唇》,風格大膽熱辣,在當年「十大中文金曲」和「十大勁歌金曲」兩場頒獎典禮上大放異彩。

並自此為梅豔芳的事業掀開了全新的一頁

並自此為梅豔芳的事業掀開了全新的一頁。

梅豔芳對他讚不絕口,不僅再朝他邀歌,還請他來做自己演唱會的監製。

在其他人眼裡,倫永亮就此成了梅姐的人。

在其他人眼裡,倫永亮就此成了梅姐的人

作曲編曲的名氣越來越大,來朝他約歌的人也越來越多。

但是除了梅豔芳之外,倫永亮就給林憶蓮寫的歌最多。

1985年正式進軍歌壇的林憶蓮走的一直是青澀玉女風。

可在那個時代最不缺的就是玉女。

這條路沒走出什麼名頭,林憶蓮決意轉型,改走都市輕熟女路線。

正好倫永亮既具備正統音樂訓練,又受到歐美流行音樂的薰陶,在R&B,爵士及舞曲上均造詣匪淺,是圈內最好的合作對象。

1987年,林憶蓮和自己的團隊找上了倫永亮。

當時倫永亮正給梅姐寫歌,全心全意都投在創作中,不太想接這樣的合作。

但聽到林憶蓮都市西洋風的訴求之後,又有些動搖。

這無疑是一次極對他胃口的合作,思慮之下,他答應了。

按著林憶蓮的要求,他起先寫的都是輕熟爵士風,很符合林憶蓮當時的定位。

但在那個時代,又過於前衛,沒有引起太多關注。

但在那個時代,又過於前衛,沒有引起太多關注

給自己寫歌可以自在隨性一點,但對別人,要負責。

之後,倫永亮更苦心研究林憶蓮的唱片和舞臺。

之後,倫永亮更苦心研究林憶蓮的唱片和舞臺

在作曲的時候減少了過於高端化的西方元素,讓它更激情、更性感、更摩登時尚。

1988年,林憶蓮發行新專《都市觸覺 Part 1》,主打歌《三更夜半》是倫永亮為她全新打造的一隻舞曲。

林憶蓮野性柔情的風格就此奠定,兩人成了最佳拍檔。

之後,倫永亮又作出《燒》《傾斜》《微雨撲巴黎》等多首好歌,後續幾部《都市觸覺》接連上線,林憶蓮的人氣在香港徹底爆炸。

倫永亮親手將林憶蓮推上了天后寶座。

而梅豔芳這邊他也未曾懈怠。

《黑夜的豹》、《一舞傾情》、《愛我便說愛我吧》等多首好歌加持,百變梅豔芳在香港樂壇長開不敗。

看著舞臺上華麗美豔的天后,聽著她們唱出的熟悉旋律,倫永亮很有成就感。

他也終於明白,自己當初執意當歌星並非留戀舞臺,只是對音樂太過熱愛。

臺前幕後,哪個又不是在做歌呢?

1990年,他給自己出了一張《鋼琴後的人》。

1990年,他給自己出了一張鋼琴後的人

這張專輯裡,十首歌曲裡,倫永亮自己寫了7首,是他專門寫給自己的。

倫永亮在鋼琴後面,幾乎坐了半生。

這張專輯,他是為了紀念成熟後的自己。

年末的叱吒樂壇流行榜上,他一舉擊敗了譚詠麟和林子祥,憑藉《鋼琴後的人》拿到了男歌手金獎。

1994年,他在東京、大阪和福岡等地開演唱會,一開就是40多場,更是和日本殿堂級歌手森進一同臺唱歌。

當時的樂壇仍是流行曲風,但是倫永亮從未放棄自己熱愛的優雅西樂,他將自己熱愛的搬上舞臺,將自己喜歡的化成歌聲,唱給每一個人。

臺前幕後雙豐收,就在大家都以為他會徹底走到臺前來的時候,他又用實際行動告訴眾人。

不會。

同年,梅豔芳發行唱片《是這樣的》,十首歌中有四首都是倫永亮作曲。

之後的《鏡花水月》、《女人花》等,也都有倫永亮的參與制作。

可以說,倫永亮見證了這位天后的輝煌和隕落,並始終跟在她的身後。

兩人生活中既是搭檔又是朋友,在音樂上相互信任又合作默契,這麼多年幾乎沒有吵過架,但唯有一點,兩人總是鬧矛盾。

梅豔芳太愛遲到,兩人每次約定錄歌,到了時間,梅豔芳總是見不著影子。

倫永亮抱怨過,卻沒什麼用,反倒是梅豔芳還振振有詞的教育他:「阿亮,要做大牌,就要遲到!」

這一合作又是十年。

2003年11月,倫永亮為身懷絕症的梅豔芳在紅館一連監製了8場演唱會。

站在臺下,他親眼看著那個在舞臺上風光了一輩子的女人告別舞臺。

2003年12月30日,梅豔芳去世,病房外,倫永亮悲慼感嘆:「為什麼在你人生的最後旅程上,不繼續做大牌,不繼續遲到呢?」

從那之後,倫永亮的性格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他開始變得沉默,不愛出門,平時除了和朋友在一起唱歌作曲,便沒有太多的愛好。

他開始更多的在生活中扮演傾聽的角色,在每一次的沉默靜聽中,了解著身邊的每一位朋友。

溫柔寬厚、不好錢財

溫柔寬厚、不好錢財。

倫永亮用自己有限的時間追尋無限的夢想。

臺前幕後,他對指尖流出的每一枚音符,終生熱愛。

來源:淘漉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