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摔跤冠軍之死

文:小碼哥

阿夫卡裡案引發了全球關注。伊朗當局在上週六處死了27歲的摔跤冠軍納維德·阿夫卡裡,原因是他「參與了反政府的示威活動,並在2018年刺死一人。」而伊朗一家組織稱,阿夫卡裡是被刑訊逼供的。

一直以來,伊朗體育界不乏有反抗精神的運動員,阿夫卡裡的悲劇不是個例,伊朗的嚴苛律令在體育界就能窺見。

1

摔跤是伊朗的國民運動,地位相當於中國的乒乓球。在歷屆奧運的各類型摔跤比賽中,伊朗是最強的國家之一,共獲得43枚獎牌。國際摔跤協會在六月公布了觀眾投票評選出的世界最受歡迎摔跤運動員,正是來自伊朗的雅茲達尼。

阿夫卡裡曾在伊朗國內多次獲得摔跤冠軍,在民眾中擁有廣泛影響力。2018年,他參加了一場抗議活動,同年9月被捕,被指控殺害了一名安保人員。之後,當地一家刑事法院將他定罪,判處阿夫卡裡死刑。直到兩週前,伊朗國家電視台播放了阿夫卡裡的認罪錄像和書面供詞。

這起案件在國際社會上引發了巨大爭議。阿夫卡裡的律師表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犯法。阿夫卡裡的家人表示,阿夫卡裡是遭受到了酷刑而被迫認罪的。也有組織指責伊朗官方媒體存在虛假宣傳,但遭到了伊朗否認。

國際政界和體育界都在試圖拯救阿夫卡裡。特朗普希望伊朗政府能給這位「偉大且受歡迎的摔跤明星」一個機會。代表85000名運動員的世界運動員協會表示,如果阿夫卡裡被處決,就把伊朗逐出世界體育競賽。

但一個27歲的青年、摔跤冠軍還是倒下了。

2

據國外機構記錄,阿夫卡裡曾多次被處以刑罰,其中包括74次鞭刑,用警棍毆腿、手和腹部,在他的鼻子中倒酒,在他的頭上套一個塑料袋使其窒息等。在阿夫卡裡的面前,不僅有隨意指控的罪名,還有一整套酷刑。

1979年後,伊朗實行了新憲法。巴列維時代被廢棄的一些伊斯蘭舊法,又回到了伊朗人的日常中。比如不准飲酒,不准養寵物狗,女性需要戴頭巾,男性不能留長髮等。在一些嚴格的伊朗「道德警察」眼中,甚至染指甲、紋身也被視為「西方腐朽文化」而遭到禁止。

對私人日常行為的過度規範像是一條條繩索,而嚴苛的刑罰則把這些繩索編成了網,將伊朗緊緊包裹。在伊朗法律條文裡,鞭刑、砍手、以及古老的石刑仍存在於各個罪名之中。

阿夫卡裡死前接受的鞭刑,在伊朗法律中的適用範圍很廣。從飲酒到「有意聯絡」以色列人,再到賣淫等等,都可能被判處鞭刑。伊朗法律甚至「體貼」規定,鞭打不得在過冷或過熱的天氣進行。

但相比於鞭刑,更殘酷的還是石刑。石刑是一種原始的死刑,被判石刑的囚犯會被埋入沙土中,留部分身體在外,行刑者向受刑者反覆扔石塊。伊朗法律對石刑的行刑有著詳細的規定,「在石刑實施時,應該將囚犯的雙手捆綁起來,並裹上三塊裹屍布,囚犯為男性應被埋到腰部,女性應被埋到胸部」另外,實施石刑的石塊也有要求,「不應過大也不應過小,太大了兩三次就殺死罪犯,沒有效果,太小了又算不上石頭。」

2006年,伊朗發生了著名的「阿什蒂亞尼事件」。一位名叫阿什蒂亞尼的伊朗婦女被判石刑,此前,她已經因為「婚外不正當的關係」被判處99下鞭刑。阿什蒂亞尼的兒子發起了「釋放阿什蒂亞尼運動」,吸引了國際社會的關注。當時,巴西總統盧拉、歐盟主席、美國國務卿希拉里等人紛紛為阿什蒂亞尼求情。幸運的是,阿什蒂亞尼最終被伊朗當局釋放。

但幸運之所以是幸運,就是因為這樣的例子太少了。大多數被判處石刑的罪犯,只能在土坑中死去。

除了鞭刑和石刑,伊朗法律還保留著「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原始規則。2009年,伊朗男子薩赫勒向一名出租車司機潑酸性物質,導致司機雙目失明。後來,他被判處10年監禁,以及「以眼還眼」—他的雙眼被滴入酸性物質,最終也雙目失明。2019年,美國福克斯電視台報道了一名伊朗公民因犯盜竊罪在牢裡被官員剁手,BBC也播放了一個視頻,稱一位勞工者遭到電纜毆打而被迫供認。

3

在伊朗這些嚴苛的律令下,不止是阿夫卡裡受到迫害,還有很多運動員苦之久矣。

比如阿里扎德,她在裡約奧運會跆拳道項目中獲得一枚銅牌,這是伊朗女性在奧運會上的首枚獎牌。阿里扎德一度是伊朗的「民族英雄」,政府為她建立了官方網站,用以宣傳她的相關信息。但現在,阿里扎德是個「民族叛徒」了,她在今年一月宣布離開伊朗。她稱自己只是政府的宣傳工具,官員們私下會用「女人伸腿是不道德的」來侮辱她。伊朗勞工和社會福利部長還強行讓她成為伊朗福利大使,因為她的成功表明了伊朗女性在這個國家過得很幸福。

再如伊朗柔道運動員賽義德,他在2018年世錦賽上獲得一枚金牌,是伊朗柔道項目15年來的首位世界冠軍。去年8月,在他為了衛冕冠軍而努力時,伊朗官員卻兩次命令他退出比賽,原因是他的對手可能來自以色列。但他並沒有理會,最後進入了4強。雖然未與以色列運動員競爭,但他開始擔心自己被迫害,比賽後直接去了德國,「在這種政治制度下,我可能永遠不會回到伊朗。」 

還有伊朗著名的美女棋手Dorsa,她因拒絕戴頭巾比賽而被國家隊開除,罪名是「危害國家利益」。她的弟弟因為在面對以色列選手時沒有選擇罷賽,同樣被踢出國家隊。此後,Dorsa宣布自己代表美國參賽。

更近的是在去年3月,被處罰的是一位普通的伊朗女球迷莎哈。她女扮男裝試圖潛入體育場觀賽,但入場時被保安發現,後被逮捕,並被判處6個月監禁。為了對抗政府,她在法院外往自己身上澆滿汽油,自焚身亡。

諸如此類的例子有很多,並且不僅限於體育界,在更廣泛的社會中,這種制度和管控以更深度的方式滲透和生存著。

阿夫卡裡不是最後一個。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