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弗洛伊德之死,美國因他引發了一場騷亂

文:熊飛白

黑人弗洛伊德被反綁著雙手,脖子上被一個白人警察的膝蓋壓著。他口中呢喃著,「求求你,我喘不上氣……」

過了7分鐘,當警察把膝蓋挪開的時候,弗洛伊德已經漸漸陷入昏迷狀態,一小時後,醫院宣布了弗洛伊德的死亡。

弗洛伊德被警察用膝蓋踩在地上

這是5月25日,一起發生在美國明尼阿波利斯的普通逮捕案件,但弗洛伊德的死引起了軒然大波,一場抗議活動席捲了整個明尼蘇達州乃至整個美國。

死者是黑人,肇事者是白人,美國再度陷入了黑與白的衝突之中

那麼弗洛伊德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他的死冤不冤?這場抗議活動的實質又是什麼?

上街遊行的白人也很多,美國種族問題再掀巨大波瀾

 

01  弗洛伊德本來想當個好人

1974年10月14日,喬治·弗洛伊德出生在德州休斯頓第三區,這是一個黑人聚居區,在這裡他渡過了人生中大部分時間。

弗洛伊德家並不富裕,就是靠著打工生活的普通黑人家庭,和許許多多黑人一樣,弗洛伊德小時候也有夢想。

弗洛伊德從小就非常高大,體育運動是他渴望改變自己人生的途徑。

他的髮小喬納森·維爾說:「我12歲時認識了弗洛伊德,當時他有六英尺高(1米8)。我從未見過這麼高的人。」

弗洛伊德擁有不錯的運動天分,當他在耶茨高中讀書的時候,他是美式橄欖球和籃球的兩棲球員,還曾參加過地區的籃球決賽。

只是,職業運動員之路並不是誰都能走的,最終只長到1米9左右的他並沒有獲得向職業發展的機會。

大塊頭的弗洛伊德被稱為「溫柔的巨人」

高中畢業後,弗洛伊德上了德克薩斯州農工大學-金斯維爾分校,這是一所全美排名200名開外的普通大學,但他並沒有完成學業,只在裡面呆了兩年,1997年之後就再也沒有讀書。

小時候的弗洛伊德是個靦腆的人,周圍的人都很喜歡跟他交朋友,人們叫他「溫柔的巨人」。

耶茨中學的美式足球的教練希基說:「他在學校裡沒有任何暴力傾向。」而且弗洛伊德因為球場上的「友好舉止」,教練還有點不滿意,體育運動需要一些「侵略性。」

弗洛伊德的弟弟也向媒體說:「他不會傷害任何人。」

在親人和朋友眼裡不會傷害任何人的弗洛伊德可能讓他們失望了。

1997年弗洛伊德第一次走上了法庭,23歲的他被控為他人運送管制物品,最終法官判罪名成立。

這次牢獄之災也讓他離開了學校,從此相當長的時間裡,他都在人生的歧途奔走著。

早年坐牢的弗洛伊德

一年之後,他又再度走上了法庭,這次是因為持槍盜竊被判服刑10個月。從此往後,弗洛伊德的人生便和犯罪交織在了一起。

在他的檔案裡,總共有9次被控的經歷,其中6次罪名成立。

包括2002年非法擁有毒品入獄8個月。

2005年再次因為持有毒品被判入獄10個月。

最嚴重的一次來自2007年,他參加了一次入室持槍搶劫案。

弗洛伊德的上庭檔案

弗洛伊德和同夥強行進入了受害女士的家,他用槍指著女士的腹部,強迫女士進入起居室。

隨後,弗洛伊德在房子裡搜尋毒品和金錢,他的同夥用手槍打擊了女士的頭部,最終他們搶走了一些珠寶和女士的手機。

在他們逃走時,車牌號碼被鄰居記下來,警察通過這個線索抓住了弗洛伊德。

這是他最嚴重的一次犯罪,法官在2009年判處他入獄5年。

弗洛伊德的持槍搶劫案卷宗

2014年,弗洛伊德出獄了,此時的他已經40歲了,之前的人生有將近8年是在監獄裡度過的。

這一次,弗洛伊德想換個活法。

對於一個慣犯來說,身邊環境朋友是非常大的影響因素,所以為了擺脫那個讓他無法自拔的犯罪泥潭,弗洛伊德離開休斯頓來到明尼阿波利斯。

在這裡,弗洛伊德先是在幫助出獄人員的救世軍商店工作過,然後他在酒吧找到了保安的工作,同時他還是兼職的卡車司機。

弗洛伊德每天都非常忙碌,但能通過上班掙錢,他的人生變得很快樂,總是樂樂呵呵的。

弗洛伊德經常面帶微笑

他的酒館老闆約萬尼·滕斯特羅姆對他印象非常好,「他是個很有禮貌的人。」

弗洛伊德身上具有幽默細胞,他笨拙的舞姿會逗樂身邊的人。老闆說自己想教他跳舞,可是沒有成功,因為他太高了。

弗洛伊德總是稱滕斯特羅姆為老闆,但老闆說:「我不是你的老闆,是你的朋友。

弗洛伊德也對新生活感到滿意,他在網上po過一條視頻,在視頻裡他告誡年輕人,一定要制止槍枝暴力。

弗洛伊德說:「顯然是我們後代迷失了,夥計。」視頻裡是回頭的浪子對後浪的深刻懺悔和殷切告誡。

弗洛伊德在視頻上告誡後浪要走正路

弗洛伊德到底是怎樣的人,還可以通過其他一些細節來感受一下。

他因為自己在體育方面的興趣愛好,結交了NBA球員斯蒂芬·傑克遜,前勇士隊的小前鋒。

兩人非常有緣分,因為長得非常像,簡直就和孿生兄弟似的,傑克遜回憶兩人見面時的情形,「我們互相問的第一個問題是:『誰是你的爸爸,誰是你的爸爸?』我們的友誼是從那裡開始的。」

從此以後,每次傑克遜去休斯頓,都會找弗洛伊德玩。為什麼呢?

傑克遜說:「作為職業運動員,很多人濫用你的友誼和友善,沒有誰會毫無動機地真正支持你,而弗洛伊德就是那個人。」

傑克遜(右二)對弗洛伊德印象非常好

顯然,弗洛伊德並不像那些圍繞在明星身邊的酒肉朋友,蹭吃蹭喝蹭錢。這也說明本質上弗洛伊德是個厚道人,有著他的尊嚴和底線

在明尼阿波利斯,弗洛伊德努力地工作,因為他還要養活6歲的女兒,他還是El Nuevo Rodeo俱樂部的保安。

這是一個當地很出名的live house,在音樂界頗有名氣。弗洛伊德經常在俱樂部組織的演唱會擔任保安。

在去年的流行樂之夜,弗洛伊德又來到現場工作,他可能沒有注意到另外一個保安,德里克·喬文(DerekChauvin)。

德里克是個白人警察,像許多人那樣,德里克利用業餘時間打打零工,掙點外快。

弗洛伊德(左)和警察德里克·喬文有可能認識

弗洛伊德和德里克曾是「同事」,他們在同一時間出現在音樂會現場,只是德里克負責外場,弗洛伊德在內場執勤,老闆聖瑪利亞不確定兩人是否認識。

但在2020年5月25日,弗洛伊德和德里克以一種激烈的方式相遇了,這次相遇以弗洛伊德身故為起點,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02  弗洛伊德因為20元美元「偽鈔」而死

2020年的春天,一場席捲全球的新冠疫情打擊了弗洛伊德,酒館老闆滕斯特羅姆找到他談話,告訴他無法在繼續賓主關係了。

弗洛伊德加入了失業大軍,滕斯特羅姆說:「他每天都要為生計奮鬥。」並且給他介紹了一些職業訓練項目。

5月25日下午,弗洛伊德駕車來到芝加哥街的「Cup Foods」超市購物,他購買了一些商品,包括一些香菸。

但超市店員隨後撥打了911,在通話記錄裡,店員說:「有人來我們商店使用假鈔,在他離開時我們發現了。我們追出去,他們坐在車裡,讓他們把東西還回來。」

店員說,發現弗洛伊德喝醉了,弗洛伊德歸還了買的東西,本來他可以走了,但似乎醉得太厲害,所以一直呆在車裡沒有離開。

警察接到報告後,派出了四人前往處理,他們是托馬斯·雷恩、透濤Tou Thao、亞歷山大·昆,還有一個是德里克·喬文。(從名字看至少有兩人是少數族群)

 弗洛伊德逐漸失去了知覺

從旁邊的監視錄像中,我們可以看到兩位警察一前一後左右夾著車,左邊靠近駕駛室的警察對車內人進行詢問,過了一分多鐘,警察將弗洛伊德拽出了車,並且給他上了背銬。

弗洛伊德被帶到路邊,隨後一輛警車趕到了現場,弗洛伊德被帶走了,鏡頭中依稀看到弗洛伊德跌倒在地,於是出現了文中開頭的一幕。

弗洛伊德被德里克的膝蓋壓在地面上,口中呢喃著:「我無法呼吸,給我點水,我好難受……媽媽……」

經歷了七八分鐘後,弗洛伊德漸漸失去了知覺,警察召喚了救護車,當他被抬上車的時候,醫務人員試圖用胸部按摩讓他恢復知覺,但並沒有用。

隨後他被送往了醫院,在醫院裡他接受了心臟啟動電擊,仍然於事無補,1小時候後弗洛伊德被宣告死亡。

隨後法醫發表聲明,稱弗洛伊德死因尚不明確。

警方在隨後的通告中說,弗洛伊德在警察執勤時進行了反抗,但現場的民眾表示反抗並沒有發生。

第二天,事件開始發酵,民眾和媒體對事件進行了報道,並且質疑警方在行動過程中過分使用武力。

黑人的命也是命

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局長梅達裡亞·阿拉東多表示,涉事警員已被停職,稍晚,4名警員被解僱了,等待進一步司法程序。

該市市長雅各布·弗雷也走上電視發表聲明,他說:「警察逮捕弗洛伊德的動作是不被允許的,沒有任何理由用膝蓋對一個人的脖子施加如此大的壓力。」

然後,大批民眾走上街頭抗議,不少人舉著印有「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字樣的標語牌,要求為弗洛伊德伸張正義。

明尼阿波利斯騷亂中被燒通頂的警署

到了週四,抗議者聚集在弗洛伊德事件出警的第三區警署,警署周圍成了騷亂的中心地帶。

警方施放催淚氣體和橡膠子彈,試圖驅散人群。不過警戒線最終被抗議者衝破,抗議者點著了警局和附近兩處建築。

該市警察局說:「有『未經證實的』報告指,第三區警署的煤氣管道被截斷,且建築內有其他爆炸品。」警方考慮到人員安全,在當晚22時以後疏散了人員。 

明尼阿波利斯的抗議演變成搶掠,通常這種帶種族色彩的騷亂會帶來大量的搶劫和破壞

於是警署燃起了熊熊大火,燒成了灰燼。

反對者稱警察故意撤守警署,從而造成混亂的情況。

抗議示威很快演變為騷亂,搶劫,破壞發生了。抗議者不但焚燒建築,還在大街上推翻並焚燒汽車。

路透社說,27日晚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家汽車零件商店「汽車地帶」(AutoZone)和一家零售百貨店「塔吉特」(Target)遭到洗劫。另外,也有超市和「一元店」遭到破壞、洗劫。

在破壞商店的抗議者

維持秩序的警察使用了橡皮子彈、催淚瓦斯等武力試圖維護秩序,但迎來了更大的騷亂。

第二天,明尼阿波利斯市長雅各布·弗雷再度呼籲人們停止使用暴力,他說:

「現在我們的城市充滿了痛苦和憤怒。我知道,整個城市都認識到這一點。在過去的幾個小時和過去的兩個晚上,我們看到的掠奪是無法接受的。」

但他又承認弗洛伊德是因為自己是黑人而死的:「如果他是個白人,今天還能活著。我所看到的事實有限,這些事實讓我認為種族主義與此事有關。」

騷亂之後,猶如戰場

隨後,明尼蘇達州州長蒂姆·沃茲宣布國民警衛隊介入,恢復當地的秩序。

而在騷亂地區,已經出現了沒有參加抗議的人群持槍保衛商店,防止有暴徒利用抗議示威行劫掠之事。

而且騷亂有向外擴散的趨勢,29日,紐約、洛杉磯、亞特蘭大等地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騷亂,在洛杉磯抗議者堵了高速公路,並試圖襲擊警車。

如果從另一個角度觀察,上述地區都是民主黨執政的地區

持槍守衛店鋪,防備騷亂的自衛者

 

03  大選年的黑白衝突加深了美國左右兩派的對抗

在美國,黑人犯罪一直是他們深層次的問題,因為按照人口比例,黑人在謀殺、搶劫、重傷害以及強姦這些重罪上黑人都占有更高的比例。

因此在美國警察在面對黑人犯罪時經常面臨相對較高的危險性,

2015年《華盛頓郵報》調查稱,黑人被警察槍殺的概率大約是白人的2.5倍。

這種情況,導致了黑與白在犯罪與滅罪的博弈中走入了一個死循環,黑人更危險,犯罪率更高,警察在對付這類犯罪時更緊張更容易擦槍走火或者使用過度武力。

以紐約市為例,犯罪比例

這種困境導致了更多的問題產生,1992年因為白人警察槍殺黑人被判無罪,引發了洛杉磯大騷亂。

1994年辛普森案件,都讓這個國家陷入尖銳的撕裂之中。

白人保守主義者認為司法因為種族問題放過了真正的罪犯;而白左則認為是社會不公造成了黑人群體犯罪率高。

對於弗洛伊德來說,不過又是這種困境引發的悲劇。

《國家評論》認為:「明尼阿波利斯的公民有權要求進行調查和可能的起訴。儘管視頻看起來很糟,但是我們有一個憲法程序來審查此類案件。」

它又說:「儘管正義之輪在迅速發展,但這並不能阻止機會主義者爆發騷亂,搶劫和縱火,燒毀當地企業絕不能為任何人伸張正義。」

在驅散過程中,警察使用了催淚瓦斯

最新的發展之下,一些人把怒火傾斜在了亞特蘭大CNN總部之上,他們隔著警察防線扔石塊,破壞了CNN的辦公室大門。但CNN難道不是代表左翼自由派的媒體嗎?

PS:CNN也挺慘的,他們三名記者在明尼阿波利斯採訪的時候被警察扣留,隨即被釋放,當地警察道了歉。

作為左翼頭部媒體的《紐約時報》發表了米歇爾·戈德堡的評論文章則代表了白左的思路:

「這些示威是由特定的警察暴力事件引發的,但它們也發生在廣泛的健康和經濟破壞的背景下,而有色人種,尤其是窮人,則承擔了過多的健康和經濟破壞。」

她巧妙地避開了暴力行為本身,而是說暴力行為使窮人承受了更大的代價。最後,她還把矛頭指向了川普:「在川普時代,噩夢般的場景在接下來的一天將變成家常便飯。」

騷亂蔓延至洛杉磯,抗議者圍攻一輛警車

更加激進的左派同樣存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泰勒教授有點不嫌事大,他在《紐約時報》上寫道:

「如果你無法通過參與該制度來實現正義,那麼你就必須尋求其他手段來改變它。那不是一個願望;這是一個預兆。」

但也有的民主黨人反對暴力行為,亞特蘭大的黑女市長凱莎·博頓斯,譴責了在亞特蘭大造成暴力的人。

她指出騷亂者正在「剝奪」亞特蘭大和「喬治·弗洛伊德以及在這個國家被殺害的其他人的生活」。

那麼川普在這個事件裡做了什麼呢?

他首先感到了抗議者的怒火,昨天有少量抗議者衝擊了白宮外面的鐵碼防線。然後他慰問了弗洛伊德家人,並承諾儘快展開調查:

「我已經要求這兩個部門(司法部和FBI)儘快展開調查,感謝地方執法部門所做的工作。我向弗洛伊德的家人及朋友表達敬意,正義終將會到來。」

川普的微博被推特進行事實檢查,這條要求國民警衛隊參與恢復秩序的推特,被官方在該條推文上加上「注意公共利益」的標籤。

「正義」來得很快,昨天,明尼阿波利斯的檢察機關已經逮捕了當事人德里克·喬文,並且以三級謀殺罪和過失殺人罪對他進行起訴。

儘管如此,抗議活動仍在全國範圍蔓延,明尼蘇達州和喬治亞州的州長都已經調動國民警衛隊進駐騷亂城市。

美國各地暗流涌動,已經分不清哪些是對於種族歧視的憤怒,哪些是趁機劫掠的渾水摸魚。

也許在漫長的疫情之下,許多人都壓抑了很久。

弗洛伊德的女友羅斯說:「弗洛伊德愛這座城市。他從休斯敦來到這裡,因為這裡的人和機會。」

但是「我希望人們以和平方式抗議。」

全美發生抗議(騷亂)的地區(圖片均來自網絡)

 

 END

部分參考資料:

《EXCLUSIVE: A new start turns to a tragic end for GeorgeFloyd, who moved to Minneapolis determined to turn his life around after beingreleased from prison in Texas》

《An athlete, a father, a ‘beautiful spirit’: George Floydin his friends’ words》

《George Floyd attended Texas A&MUniversity-Kingsville in the 90s》

《City Of Minneapolis Releases Transcript Of 911 Call OnGeorge Floyd》

《MFD releases incident report in George Floyd’s fatalarrest》

《掩蓋種族犯罪率差異正使西方社會走向崩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